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曾节明文集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六)儒家的千古罪错:对神秘世界的虚无逃避态度 第四,也是最重要、最根本的一点。儒家对世间的神秘现象持回避的态度,没有对广大未知领域探索求问的精神。 (博讯 boxun.com) 孔子创立的儒家学说,是一套纯粹迎合世俗需要的伦理道德统治术学说,没有任何超越世俗之上的精神追求。孔子本人就“敬鬼神而远之”,“子不语怪力神”,儒家学说充满入世精神,指望在自己的影响下,世间能产生圣王,通过圣王实施“仁政”而实现理想社会。对天文奇观、大自然奥秘、生物起源、物质规律、生命之谜、死亡之谜、前生后世......统统视而不见、避而不谈。儒家这种陶醉于社会伦理统治术现世小圈子精神模式,实际上又是对远为巨大的未知领域的逃避,是精神虚无主义价值观。

    孔子说得很明了:〈未知生,安知死?〉儒家的这种对现世以外以及一切神秘领域的虚无逃避态度,可以使人忽略大自然、茫茫宇宙的令人畏惧的空灵、浩淼、幽秘;忽略人类自身的渺小、无助;忽略难以预测、在劫难逃的自然灾祸;忽略世事命运的变幻无常、难以把握...儒家只关注现世的态度,确实可以为人免除诸如无知的惊恐、求索的苦楚、深重的彷徨感、恐惧感、面对自然的卑微感等等巨大的精神痛苦,这有助于人的现实精神和精神安宁:妥善解决身边和眼前的问题,也有利于维系一个安土重迁的社会。

    可以说,在中国古代生产力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儒家的这种纯粹关注现实的态度,很有效地引领中国人解决了首要的生存问题,引领中国社会走上了一条在较低生产力基础上建立和维系良好秩序的社会的道路。

    儒家的纯粹现世态度,使得古代中国人很早就能够以较客观、较清醒的眼光看待事物,西汉以后的中国,比起同一时期的中东、北非、欧洲(基督教教化以前)、北亚萨满教诸民族、美洲印第安人,中国更少受假神迷信邪教的影响,杀人杀婴杀童祭祀等血腥残暴的陋习恶俗,在中国并不普遍。

    但是,儒家的纯粹现世的态度和对神秘领域的精神虚无主义,反过来又使人盲目自信、夜郎自大、妄自尊大:

    一则是,认为〈人定胜天〉(荀子语)、事在人为。

    从这种观念出发,中国人在对自然生态滥取滥采、随意改变自然形态上表现得肆无忌惮。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对天然树林丝毫不加怜惜,人力所及之处,几乎砍伐一空,直至近现代受了西方的影响,才懂得要保护树木。

    从古至今,中国的居室、建筑、园林、环境建设,一直带有浓重的人工化做作的风味,充斥着假山、假石、盆景、人工池沼、人工堤岸、碑刻、壁刻,这与西方尊崇、保留山水湖林的〈野性〉风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比起西方许多民族,中国人特别认同规模巨大的工程,对大工程破坏自然生态环境感觉迟钝。至今,中国民众如此轻易地被中共蒙骗得对〈三峡〉、〈南水北调〉等邪恶的巨大工程持认同心理,这与中国对待自然的妄自尊大的深厚的传统有很大的关系。

    在对待人自身的自然形态上,中国儒家妄自尊大传统的影响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以致使中国人到了以畸形为美的地步:历史上中国人长期以妇女裹小脚而造成的〈三寸金莲〉为美;中国人在清朝时受满洲人的影响,以扁头为美,人为地用硬枕头将婴儿的头压扁,根本无视头骨的畸形对人造成的损害或潜在损害,这种邪风陋习由于中共由东北入关夺取天下而得到加强,现在愈演愈甚。

    二则是,在儒家(中国传统)深远的影响下,中国人普遍没有思索彼岸前生来世的习惯,对与那些个容易触发平等思想的思路航标,(如:任谁也难免一死,即使是权势遮天的君主)中国人从来没有查看的习惯。同西方和印度大相径庭的是,中国人普遍对死亡极力回避、讳莫如深,并没有认真留意死亡-这超越君主之上的可畏的东西。没有对超越君主之上事物的畏惧,就不可能习惯把君王看作是同自己一样的人。

    儒家对彼岸前生来世的虚无逃避的态度,又容易使人过注重现实的功名利禄和物欲享受,而缺乏死后受惩罚、来世受报应的畏惧感、负罪感,因此儒家社会容易滋生腐朽奢靡之风,这也是中国残忍劣等陋习远比西方基督教世界为多的根本原因。例如,中国女人为了取悦勾引男子而把脚裹得纤小,而中国男人为了满足恋足、色欲而鼓励纵容妇女缠足,由是缠足之风,愈演愈甚,向极端发展,到了完全无视人的身体的自然比例(反自然),无视人的痛苦的地步(反人道),而且,对于缠足陋习,一千多年来批评的声音非常少。中国历史上根深蒂固的缠足陋习,充分暴露了了儒家纯粹关注现世,缺乏负罪感(漠视人的痛苦)、缺乏对自然的敬畏的极其丑恶的一面。

    就中国历史上的君主来说,他们按儒家的标准是神的儿子(天子),但却根本没有对神的的信仰,也没有真正的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他们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和罪恶感,因此妄自尊大到了极点;再加上君主手中掌握着最高的专制权力,由此这些人往往穷凶极恶、穷奢极欲,无以复加。

    秦始皇焚书坑儒、汉武帝滥杀臣僚家眷、汉成帝、隋炀帝纵欲变态乱伦、明太祖大杀功臣、崇祯帝推责诿过、苛暴嗜杀、视群臣如草荠、满洲君王狂屠汉人:〈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满清雍正、乾隆二帝以言治罪、大搞文字狱、大杀文人......中国历史上君王的残暴,完全可以让欧洲中世纪最残暴的国王自我感觉仁慈。

    历代君主们为了维护一己之私,不惜发明、采纳最残暴、最残忍、最惨无人道的酷刑去残杀、折磨它们所憎厌的人:车裂、腰斩、凌迟、剥皮、抽筋、挖心剖肝、阉割.....无所不用极其。其中,车裂、腰斩、凌迟这样的最残忍的酷刑,居然先后堂而皇之地进入历朝律法刑典。

    中国历史上的君王们为了独占众多的女人,居然采取阉割所有的内宫的男性服务人员的做法,如此惨无人道的规矩,竟能成为历朝历代冠冕堂皇的典章制度,延续数千年之久,而几乎没有招来任何(儒家的)非议。

    除满洲入关征服者之外,大多数昏君、暴君都受过良好的儒家教育,儒家却不能象基督教教化欧洲国王一样,使这些人象欧洲基督教君王一样,稍许收敛一点自身的恶。

    可见,儒家的完全关注现实俗世的变相无神论意识形态极大地纵容了中国人人性中的恶,对促使中国社会向人道、文明转型没有任何积极意义。

    对未知领域、神秘现象、彼岸世界的漠视、回避、忌讳,使得儒家不思进取、满足于低水平层次上的和谐、固步自封,最终使得整个文明停滞。 古往今来,人类不断的发现和研究成果证实,人类的知识是非常微不足道的(至今仍然如此)。人们唯有对巨大无边的世界宇宙万事万物乃及自身做勤奋的探索,才能够使文明有所进展。对世界宇宙万事万物的外在研究探索,促成了科技进步;对世界宇宙万事万物的想象和内心感悟,则促成了宗教的发达。而儒家对对大自然奥妙的虚无态度,是无所谓文明进步的蒙昧主义价值观的体现。

    由于儒家的精神虚无主义和蒙昧主义传统,两千多年来,儒家始终没有任何科技探索的精神力和热情。这是两千多年来中国科技始终难成气候的根本原因。

    由于第四大类的缺陷,儒家的〈敬鬼神而远之〉实际上成了〈既不敬鬼,也不敬神〉,〈避鬼神而远之〉,儒家对〈鬼〉、〈神〉等超自然神秘事物的冷漠和疏远,甚至在马克思主义(在一定程度上,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还得研究了解宗教,以便找准“要害”,挥舞批判的武器;抓住弱点,以党控教耍“阳谋”)等无神论之上。儒家实际上是披着〈天命观〉外衣的超级无神论。

    因为对超自然神秘事物的冷漠和疏远,因此两千五百年来,儒家也就始终无法形成对超越君王之上的神秘力量-神(上帝)的崇拜,所谓的〈儒教〉也就始终无法发展成为一门超越君主、制约君主的真正的宗教。在儒家的支配性影响下,中国本土始终无法产生任何超越世俗君王之上的真正的宗教。而由印度传入的佛教,在儒家的排斥和扭曲下变味,成了一门向世俗君王行跪拜、精神屈从于世俗权力的极端避世的活死人组织。基督教虽然在唐朝时已传到中国,却因为儒家的强烈排斥,长期处于极度的边缘化境地。

    儒家无能产生宗教、以及阻挠破坏宗教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产生了深远、重大的恶果,反过来又大大强化了儒家的上述所有重大缺陷,成为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不人道、不民主、不自由、无法治、无科学的总根源。儒家根深蒂固的非宗教性影响,是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主要障碍。 作为这一结果,最显著的是,儒家这种无能超越世俗君王的局限性,反过来又使它为世俗君王所凌驾,利用,大大强化了其专制帮凶的性质。汉武帝将儒家笼络为捍卫君主主专制的道统,开启了儒家思想统领的王朝时代;元世祖忽必烈看中理学提倡的反人性反理性的忠君思想;第一次将其拔到〈国学〉的高度;朱元璋第一次将理学定为进身之敲门砖,同时却撤太庙孟子像,大肆诋毁孟子的民本思想;满清统治者一面继承朱元璋对儒家的态度,另一方面却大力封杀孔子的〈尊王攘夷〉等民族主义思想,以掩饰自己的外族征服者面目,防止汉民族民族自主意识的复苏。

    在这种被世俗君王凌驾、利用的发展过程中,儒家的精华不断地流失、糟粕却不断地强化、膨胀,发展到满清乃至后满清时代,终于成为一门反民主(专制主义和官本位)、反人权(长幼尊卑、忠孝节烈)、反文明(阻碍科技进步)、反人道(存天理、灭人欲)的〈四反〉歪理邪说,似教非教、似学非学,成为中华文明完成近现代化转型的巨大障碍。 曾节明 (星期四 2005年7月7日上午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