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曾节明文集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前面说过,红龙邪灵害人又第二种方式,就是是吸附于人体,逐渐汲取人的生命力精华,终其一生,汲干为止。这是大红龙长期采用的一般的采补方式。
   
    邪灵吸附于哪些人的身体?一则是受其蒙骗,执迷不悟的人;一则是虽然不信邪,但是为了物质利益而入党(团、队),因而头上打上了兽印的人。现在的中国,前一种人已经很少,但后一种人还很多,因为邪灵非常善于抓住人的弱点,以财、色诱惑人。

   
    打上了兽印,身体就被邪灵的触角上的吸盘粘附着,生命力的精华就会源源不断地被邪灵取走。很多为了利益入党的人,过着人格分裂的生活,因为根本不信邪灵,既得不到邪灵的庇佑,又对于邪灵来说,没有利用价值,邪灵就会大量地取走这些人的生命力的精华,这些人就容易暴死、横死、患上癌症等各种疾病。这就是今天很多中共的贪官恶吏离奇死亡的原因。
   
    实际上,就连共产党的领袖都无法避免被利用完后,被邪灵抛弃的悲惨下场。邪灵通过列宁获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又通过列宁之手大杀富农,吸饱了人血,但是接下来列宁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因为列秃子头脑太过敏锐,看到强制实行共产主义制度会对经济造成大破坏,因而患得患失,搞起了“新经济政策”,要“转换路标”,容许私有经济,至此,列宁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因为邪灵政权这时候,需要的就是杀人、破坏,而不是让人们过得好。被邪灵抛弃后,原本很强健的列宁,很快,很快就在梅毒和枪伤的发作下死去。其后斯大林因为比列宁更专横、更残暴而受到邪灵的拣选,在残酷的内斗中胜出,然后废止新经济政策,强制推行共产主义制度,导致苏俄大地饿殍千里......
   
    在中国,邪灵通过毛泽东的领导,打下了共产党的江山,再通过毛泽东之手,完成对经济的大破坏--社会主义改造,以及一系列杀人、整肃、清洗...刘少奇因为主张容许私人经济、彭德怀因为太实事求是而丧失了利用价值,被邪灵抛出,通过毛泽东之手打倒,下场悲惨。但是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末期突然萌生了自我否定的意识,认为共产党官僚比资本家还厉害、革命的对象就在党内等等。毛泽东要砸烂他亲手建造的专制机器...至此,他也丧失了利用价值,邪灵立刻抛弃了他,毛泽东死于一种极为罕见的怪病--中枢神经细胞衰死。邪灵选择邓小平来做毛泽东的接班人,一则是因为,邓小平的邪恶程度不在毛泽东之下,更主要的是,中国社会当时濒临崩溃,邪灵需要邓小平推行走资派路线来恢复元气,挽救邪灵政权,以供邪灵更好的采补。
    邓小平后来仍然却没有摆脱被抛弃的命运。邓小平虽然对六四运动大开杀戒,他还是照样被邪灵抛弃了,因为他对宗教信仰采取“三不”政策,没有及时对法轮功和其他气功采取镇压措施,邓小平被抛弃后立时中风,有四年时间几乎成了植物人、半个木乃伊,大小便都要在床上进行,一直到死,十分的窝囊。
   
    不相信马列主义的人要想彻底摆脱邪灵的吸附,唯一的办法就是公开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因为这等于抹掉了额头上的兽印,抹掉了兽印,邪灵的触角也就脱落了,再也粘不上来。
   
    很多摆脱了共产党邪灵的人的运气和健康都悄然改观。
    叶利钦1990年毅然退出共产党,退党之后一帆风顺,当选为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命越来越硬,影响力越来越大,后来遭逢“八一九”政变,紧急状态委员会为抓近在咫尺的叶利钦,出动了国防军和“阿尔法”特种部队,却就是抓不了叶利钦,反而被的叶利钦登高一呼,枪口调转,亚纳耶夫等人,本来物质上占有压倒优势、蓄谋已久、志在必得,转瞬间竟大势已去。叶利钦当时手无兵权,为何能行这样的大奇事?从物质层面上难以解释,但从精神层面上缺很好理解,因为当时叶利钦已经退了党,彻底摆脱了邪灵的控制,得以心明眼亮,他天生的大智大勇就能够在“八一九”事件的关键时刻发挥的淋漓尽致;再加上叶利钦又是受过洗的东正教徒(基督徒),关键时刻受到上帝眷顾和大力扶助,他面对精锐部队登高一呼的壮举,全凭上帝的灵在行事,而依靠邪灵负隅顽抗的亚纳耶夫等人怎敌得过上帝的大能呢?
   
    与之相对的是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虽然受到上帝的护佑和启发,可是他一直留恋共产邪党,幻想把那个邪党改造成民主的、人道的政党,因此,他就一直没有完全摆脱邪灵的操控,他的灵魂始终处于上帝和撒旦争战的战场上。
    在上帝的引导下,戈尔巴乔夫取得了政治体制改革的伟大成就;但是邪灵却又在关键时刻蒙住他的眼睛,使他错误地任命了亚纳耶夫这个并不高明的反动分子为副总统,后来在危险信号频频发出的时候,又和流氓讲绅士风度,未能采取果断措施一举粉碎顽固派阴谋集团,以致落入软禁陷阱,若不是叶利钦挺身而出、一举扭转危局,戈尔巴乔夫注定落得和赵紫阳一样的结局。
   
    与戈尔巴乔夫十分相似,赵紫阳同样受到上帝的护佑和启发,可是他一直留恋共产邪党,幻想把那个邪党改造成民主的、人道的政党,因此,他就一直没有完全摆脱邪灵的操控,他的灵魂始终处于上帝和撒旦争战的战场上。在上帝的引导下,赵紫阳决心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但是邪灵却又在关键时刻蒙住他的眼睛,使他错误地支持了凶恶奸诈的反动分子李鹏出任总理,在自己身边按上了一颗定时炸弹;邪灵又使紫阳的心昏暗,在斗争最关键的阶段出访北朝鲜,从而使局势为李鹏操控;一九八九年五月中旬,徐勤先、何燕然两军长抗拒戒严令,外地的部队远未调来,北京城完全处于亲民运部队的包围之中,邓小平等老人帮对局面一度失控,李鹏集团甚至作好了逃窜的准备,如果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只要两个团的兵力,就可以将中共“斩首”,一举推翻中共邪恶政权。岂料这个时候,邪灵又牢牢束缚束缚紫阳的胆气和智慧,在军心、民心完全倒向他自己的大好形势面前,不敢登高一呼,带领军民铲除王震、陈云、李鹏、罗干、僵贼泯...逼迫邓小平就范。赵紫阳由于不能够摆脱邪灵,不仅使中国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民主化的宝贵时机,耶断送了自己的自由和生命。
   
    当年,参与六四运动的上百万学生、市民,下场为何那样凄惨?而民心丧尽的的屠夫刽子手邓小平等老人帮、李鹏、僵贼泯、罗干等一小撮人,何以得那样妖运亨通?从物质层面上难以解释,用因果报应一时也解释不完,但从灵性层面来看,原因却非常清楚:
    当年参加民运的学生和市民绝大多数人士无神论者,学生绝大多数还是中共团员(党员),他们当年鲜有人有退出中共组织的觉悟。这就是说,参加六四民运的广大民众一则得不到神的护佑;二则受邪灵控制。而这些人要争取民主,对大红龙这个邪灵是个巨大的威胁,大红龙就通过邓小平、李鹏等人之手,要这些参与示威游行的人去死,要把他们浸入血海当中!当年北京的示威游行群众,党团员死的特别惨,什么原因?因为邪灵可以直接操纵党团员去送死。
    因为不信神,所以当年绝大多数老百姓和学生的不到神的帮助,而邓小平老人帮、李鹏、僵贼泯、罗干等一小撮坏人,却得到邪灵的大力扶助。凡人的能力是无法对抗灵的能力的,所以,参与六四运动的上百万学生、市民,下场怎么会不凄惨?邓小平老人帮、李鹏、僵贼泯、罗干等一小撮坏人人,妖运怎么会不亨通?
   
    由上可见,如果不与中共彻底决裂、如果不退出中共组织,人就摆脱不了邪灵、就会受到附体邪灵的加倍迫害;从事正义事业的人就注定倒大霉、背厄运,无论怎么努力,正义的事业也成功不了。而与中共彻底决裂、并且公开退出中共组织的人,几乎都会教上好运、步入佳境、命运豁然开朗。
   
    同为异议作家,苏联的索尔仁尼琴与共产党彻底决裂,坚决否定苏共,由是,索尔仁尼琴彻底摆脱了邪灵的控制,这是他一度身患癌症却能够战胜癌症的灵性原因。索尔仁尼琴依然健在,八十八岁高龄了,依然笔耕不辍;而中国的刘宾雁却至死坚持对中共的“第二种忠诚”,至死不愿声明退党,由是,刘老始终没有摆脱邪灵的迫害,终于被癌症夺取了生命。
   
    拿身边活跃的人士来说,高智晟先生自去年年底公开退党后,表现出了焕然一新的命运趋势:摆脱邪灵之后的那种高度的自信、乐观、机智,就像耀眼的光芒,把中共原先嚣张的邪恶气焰完全压了下去;退党之后,高律师在国内外的人气加倍飚升,引起了西方大国政要密切关注,邪党迫害他的底气现在已经越来越虚弱,高律师其实更加安全了。高智晟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领袖、道义英雄!
   
    “民主墙”运动的旗手之一陈泱潮先生在中共监狱中大彻大悟,彻底抛弃了马、列、毛无神论邪说,虔诚地版依了耶稣基督,出狱以后,陈先生命途多桀的厄运逐渐改变。2000年的时候,陈老兵以五十五岁之身,从云南冒死越境逃亡,居然奇迹般地成功抵达曼谷,获得了自由。陈老先生在曼谷希望教会正式受洗入基督教,五年下来,智慧闪烁、百病不侵、精力旺盛胜过许多青壮年人,几年中著书立说论战上百万字,成为民运理论界重量级人物,陈老兵几乎招招打中中共要害,成为当前海外民运中中共最恐惧最仇恨的人物之一。中共虽然恨他,现在却徒呼奈何,因为陈泱潮先生现在受到北欧基督教发达国家的有力庇护,早已摆脱当年之厄运。
   
    近年来,许多与中共决裂、公开退党、退团的人士以前所患的各种疑难顽症奇迹般地好转,身在大陆的人只要细心观察,都可以验证这一奇迹。这实际上是因为这些人摆脱了邪灵的控制。
    在今天的中国,有很多不相信马列主义的人不愿退党,因为他们觉得中共在实际行动中已经抛弃了马列主义,因而认为中共正在变好。
    这些人大错特错!实质上,马克思主义信仰并不是共产党的本性,大红龙的本性--专制和嗜血才是共产党的本性。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仅仅是共产党在其夺权过程中和其兴起的早期用以欺骗、诱惑广大民众的超级精神武器,建立邪恶统治之后,一旦形势有变,它就会抛弃马列主义这一工具,弃之如草荠!
    事实上,前苏、东国家从来没有完全遵守马克思主义的民主和消除剥削的精神;金正日的北朝鲜体制,实际上是马克思严厉抨击的那种特权专制与金家封建王朝结合的超级奴隶制!中国和越南如今则是与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的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流氓国家!
   
    但是,从列宁时代到胡锦涛时代,共产党的专制和嗜血性根本没有改变、丝毫没有改变,这不变的,才是共产党的本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