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曾节明文集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道德光辉和中国的未竟事业
   

   十四年前的圣诞节,苏共最高领导的戈尔巴乔夫亲手埋葬了苏联。
   
   在前苏联苏维埃体制下,能够产生戈尔巴乔夫这样的有神论(东正教徒)真善忍的伟人,并且能够在勃涅日涅夫僵化时代意外地获得苏共总书记宝座,岂非上帝的造化使然?
   
   我相信戈尔巴乔夫必然是上帝的使者,上帝指派他,于十四年前的圣诞节解散苏共,拯救了俄罗斯民族,和平地解放了世界六分之一的土地!戈尔巴乔夫功莫大焉,德莫重焉!
   
   实际上,戈尔巴乔夫比华盛顿更伟大。不要说受到立法和司法两权制衡的美国总统之权比不了苏共总书记之权,即使华盛顿听从保皇派建议,加冕做国王,其权力也远不及共产党国家的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明知民主化改革会危及自己的总书记的专制权威,却能够舍弃这无与伦比的巨大既得利益,舍弃仅次于美国的世界超级大国甚于沙皇的专制权力,毅然推行“新思维”改革,救俄罗斯民族脱离苏维埃魔掌、为世界选择了和平,为自己选择了下台!戈尔巴乔夫功莫大焉,德莫重焉!
    何况,华盛顿拥有自己的庄园和丰厚的私产,舍弃了权力,照样可以过着优裕的生活;而在苏维埃体制下,戈尔巴乔夫并没有丰厚的私产,失去了权力就几乎“失去了一切”。
   
   更何况,戈尔巴乔夫在下台之前,就已经把自己辛勤写作《改革与新思维》一书所得到的数百万美元的版税,全部捐献出来,建立了救助切尔诺贝利事故受害者的基金。
   
   相比之下,今天那些腰缠万贯的中共特权者,对中国今日愈演愈频的矿难、毒难,怎不见有一人、有一次慷慨解囊?胡、温等人,有何面目发动老百姓向灾区捐钱捐物!?活脱脱的法西斯流氓骗子小人脸孔。
   
   任何人,只要捧着自己的良心说话, 都无法否认:
   
   戈尔巴乔夫实在是功莫大焉,德莫重焉!
   
   相形之下,被吹捧为“伟大”、“英明”、“敬爱”的瞪小瓶、僵贼泯等人是多么的可鄙、可恨,实在是禽兽不如、人类渣渣;那些主动吹捧他们、咒骂戈尔巴乔夫为“叛徒”、“内奸 ”、“间谍”,邀功请赏的专家、学者、作家...怎不是黑心烂肝、天良丧尽!?
   
   戈尔巴乔夫值得歌颂、值得倾慕,但是,同时应该看到,由于中共比当年的苏共烂得更透、坏的更绝,中共内部,已不可能再产生戈尔巴乔夫。因为中共的极端邪恶和不可救药,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已不再是一相情愿的呼唤“体制内改革派 ”,哀求恶魔弃恶从良,而是退党、退团……勇敢地站出来与中共决裂,勇敢地指着中共说:“你就是邪恶,就是坏、就是毒!”
   
   在中共的刻意误导和毒害下,当今中国,普遍的物欲横流不问“政治”,“现实”、“唯物”、不择手段一切向钱看,妖风大作、邪焰熏天,已坠入了整体性道德败坏的万丈深渊。
   
   中共就是要老百姓道德败坏,老百姓道德越败坏,人们对虚假、邪恶就越“见怪不怪”,它的统治就稳固,等到老百姓跟中共一样邪恶,“人民(红色)江山,万年长”的歌词就会成为现实!
   
   六四屠杀十六年来,中共统治就是垂而不死,缘何?就是因为人心败坏!六四屠杀十六年后,汕尾的武警依然铁石心肠地执行邪恶命令,就是不能如同当年前苏联戒严军队、罗马尼亚军队那样,拒绝向同胞开枪、调转枪口铲除那一小撮败类,缘何?就是因为人心败坏!十六年来,民运各界不仅没能群策群力、瓦解或有效的打击中共,反而内斗成风、四分五裂、呈自行瓦解状,缘何?也是因为人心败坏!
   
   大家不可忽视,苏、东共产政权解体,有着这样的深层次背景:道德苏醒(人心向基督教的重新版依)的温暖,融化了共产极权的坚冰。这才是苏、东军人普遍拒绝向人民开枪的深层次原因。
   
   但是应该看到,当年苏、东各国普遍没有经历类似于瞪小瓶路线的极端畸形的经济上的胡开乱放,道德人心远不如中国现在这样败坏。而中国今日面临的道德危机问题非常严峻。
   
   因此,我以为,当今中国面临的首要问题是救心的问题。救心的捷径当然是推翻中共邪恶政权,建立民主宪政,但是,在目前的极权高压下,和平演变不可能,策动起义、兵变、政变的时机没有最后成熟最近,我们能做的最现实最实在的事情就是“救心”。
   
   戈尔巴乔夫最近提出了“道德是解救人类危机的最终出路”的伟大观点,非常切合中国现状。这与陈泱潮老先生提出的“救世救心”观点息息相通。
   
   任何人,要想灵魂得救,最好能够树立有神论的世界观,因为没有对冥冥之中主宰和因果报应的坚定信心,就不容易有罪恶感,道德就很难生根。
   
   具体来说,当前我们能做的我们能做的最现实最实在的事情就是就是积极传播《转法轮》、《九评》、和陈泱潮先生代写的《圣灵福音》,而不必在乎中共具体在什么时间倒台,因为只要我们所行的公义,上帝必然赏赐我们,上帝不是一经赏赐了苏、东人民了吗?我们传播这些东西,就是在完成一项把共产邪恶政权连根拔除的伟业!
   
   戈尔巴乔夫的伟大品性在人类中是罕见的,戈尔巴乔夫的精神和其所代表的事业,并不仅仅属于俄罗斯,而属于全人类,因此,中国的民主化大业,也是戈尔巴乔夫先生的未竟事业。愿我们在戈尔巴乔夫先生成就的的伟业的光芒,和道德光辉的温暖下,自信地成就解救中国的伟业。
   
    曾节明 星期一 2005年12月26日下午2:36:4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