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
曾节明文集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 (五)儒家的千古罪错:平均主义 (博讯 boxun.com)

    第三,儒家有平均主义的深远传统。 孔子追求的理想社会,除有圣王统治外,经济上还有平均主义的特征,级所谓〈天下大同〉,〈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田同耕〉。孟子则在其经典作〈舍生取义〉一文中直言:〈...君子不患寡而患不均...〉儒家的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一大二公的乌托邦梦想在本质上是相通的。儒家这种把物质分配上的平均主义理解为社会公正的观念,实际上是误把物质上的平均当作机会的均等,是对社会公正的歪曲理解。诚然,平均主义使得老弱病残优等弱势群体的生存受到稳定的保障,但在平均主义原则的实践下,通过正当手段增殖财富应得的报偿却无从兑现,勤劳、精明、智慧被漠视、创造力受压抑,因此,平均主义的社会是难以取得进步的。

    由于儒家主张通过教化的方式、而不是像马克思主义那样的暴力方式实现理想社会,因此,它对社会的自然进程并没有起到强力破坏的作用。中国社会一直是建立在自然私有制经济基础上的专制王朝社会。儒家信徒一直没能像马列信徒做共产主义试验一样,做大同社会的试验。直至二十世纪,共产主义暴力试验和非暴力的印度民主社会主义试验,间接的为〈大同社会〉作了评估。

    因为缺乏效益,整个社会往往陷入普遍的贫穷当中,在物质的极度匮乏当中,保障人的权益成为空谈(即使政府有保障人权的诚意)。平均主义的社会如果具备民主制度,可能看上去人道、和谐,但同样因为缺乏效益,人道、和谐的积极意义最终也要被贫穷所抵消,八十年代之前的印度就是一个例子。

    印度还是较为另类理想的情况。因为平均主义的实践,是一种非自然状态的人为分配,非得有一个高度集中的政府的权力来主导,这使造就专制政府的最佳社会。于是,〈大同社会〉更普遍的情况是既贫穷、更专制,比如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北朝鲜。

    儒家不主张通过“打碎旧世界”实现大同理想社会,这使得儒家没有象马克思主义实践那样残暴猛烈高效地祸害人类, 但是儒家的平均主义的深远影响,使得广大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有着根深蒂固的平均主义思想。唐朝大诗人杜甫在其《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呼吁:“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宋朝农民起义领袖王小波、李顺喊出“均田地,等富贵”,这都反映出浓厚的平均主义思想。即便是饱浴欧风美雨的孙中山,其革命口号“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仍然带有鲜明的平均主义色彩。

    儒家的深刻影响,使得近代的中国大批知识精英、政客和社会活动人士、革命者对来自西方的自由民主宪政的理解发生了偏差:因为头脑中存在的把物质的平均当作机会的均等的错误,以致于把物质的平均分配当作自由、社会公正和“解放”;注重经济实惠而忽视政治自由;误把民粹当作民主的精髓,注重多数人的意志,忽视个性和人权。

    平均主义的痼疾使中国知识政治精英界的素养迟迟不能完成向近现代的转化(真正完成转化的只有胡适一人)。大批的知识才俊,如李大钊、陈独秀、鲁迅、瞿秋白等人,对辛亥革命仍然广泛存在的贫富不均感到愤恨、不理解,并因此全盘否定辛亥革命的成果,质疑中华民国的道路,这位播种马克思暴力平均主义的邪说,准备了大好的心理条件。

    可以说,儒家的平均主义传统,是阻断中国在近现代成功转型的主要心理障碍之一。 曾节明 星期三 2005年7月6日上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lianzai/2005/07/200507061545.s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