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曾节明文集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民主墙”运动据今已过去二十七载了。

    当年“民主墙”的旗手们大都已过“知天命之年”。
   如今在网上,他们中除了个别人士偶尔展现一下“访谈”、“声明”等之外,其他的人文字都泯然不见,要找,必须查二十多年前老皇历.但是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在网上愈战愈勇,著文立论之数量和速度,超过了好些二三十岁的网上写手。最近他更是抓住中共制造的汕尾屠杀惨案不放,在网上向中共连发重炮,以致中共恼羞成怒,派出网特流氓,三次向他发出死亡威胁,企图骚扰他,阻止他对中国民主运动发挥指导和领军的作用。
   这个网上民主斗士就是早在“民主墙”运动之前,就已经写出了堪称民运理论代表作《特权论》的陈泱潮老先生。
   陈泱潮不仅是民运老兵中现在在网上最活跃的人,也是民运队伍中唯一一个把宗教与中国民主运动有机地结合起来、并创办了特色网站的人。
   早在2001年,他在刚刚逃亡到泰国之初,在颠沛流离的状态下,陈老先生就将友人资助他的生活费,节衣缩食拿来创办了“中华合众国”网站。开创性地提出“救世救心”口号,敏锐的指出中国不仅仅是需要进行政治革命建立民主制度的问题,而且还必须进行道德重建,拯救人心匡扶世风的问题。
   我是从陈老先生“中华合众国”’网站(一开始叫“中华联邦”网站),看到陈先生写的《真民主建国论》的。陈泱潮老先生在这篇文章中,第一次提出民主运动不是为运动而运动的中共体制内的改良主义运动,而必须是以真正的民主内涵重新建国的革命运动。换言之,陈泱潮老先生的“中华合众国”网站,旗帜鲜明地不仅提出了中国必须非共化,反对共产党一党专制,而且,明确挑战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 的合法性,针锋相对,旗帜鲜明地提出要以【中华合众国】取而代之!
   这是前所未有地指明了中国民主运动方向的雄文!
   这是所有在他之前流亡海外的民运领袖们,或者在他之后出国的或者仍然在国内的民运领袖们,这样奖那样奖的得主们,迄今为止所没有做到的,甚至是迄今为止仍然讳莫如深、避而不谈的禁区话题。
   陈泱潮老先生还十分明确具体的提出了建立【中华合众国】的蓝图构想。
   不仅拿出了诱导中共和平地演变到民主化的方略,也拿出了一系列强力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措施,向中共施加压力,例如《以独攻独宣言》、《改造联合国》、甚至不排除武装起义等等方案。真是左右开弓,软硬两手都来。篇篇文章都具有攻心为上的威力!
   而且,陈泱潮先生还明确提出以国家政治体制民主化和有神论宗教思想相结合,拯救中国的前途命运和中国人的道德人心……
   第一次读到这些思想,象我这样的一批人都被深深的启蒙了。因为中共的专制邪恶,而且“固若金汤”,我们这些人满腔怒火却又徒呼奈何,求索于海外民运论坛,获得的却是嫉妒、狭隘的恶劣宣泄。我们苦闷、失望,却又不甘心堕落,偶然间登录“中华合众国”,这才打开了一扇通往阳光世界的大门……
   当时“中华合众国”网站在《看中国》、《博讯》等热门网站的主页上都有连接,每天登录浏览很方便。陈老先生行文又深入浅出、内容极为广泛、从时事、政治、宗教、哲学、伦理、阴阳术数到生态环境,涵盖千山万水……阅读陈老前辈笔墨,既补了宗教、传统文化课,又获得了独特的新的启发,整个人焕然一新。
   正当“中华合众国”网站影响逐渐扩大之际,中共悍然于2004年向有关网络服务机构施加压力,迫使有关网络服务机构关闭了“中华合众国”网站。直至今年上半年,陈老前辈才在朋友的资助下,恢复了自己的特色网站,但可惜原来域名 www.cnfr.org,中华合众国已经不能恢复,只得改名为“天药”网。
   
   如“中华合众国”网站一样,“天药网”仍然是一个非营利网站,它继续了“中华合众国”网站的宗旨: “不敌视、不对抗、非暴力、偃武修文、共同扬弃、互动都赢、皆大欢喜”,以理论为武器,以对中共高层统治集团攻心的方式,力促中国走代价最小的和平演变实现民主宪政的道路。
   为了创办极维持中华合众国及天药网站,当年陈泱潮老先生不顾已近六旬的年纪,忍受着流亡生涯的种种困苦,倾其所有、殚精竭虑、废寝忘食,以惊人的毅力奋斗至今。由于用脑过度,无暇保养,陈老先生原来斑白的少年白头不仅早已全白,而且已经秃顶。
   
   三十年来,陈泱潮老先生为了中国的民主宪政事业三次坐牢,妻离、子散、母亡,其第二次坐牢,就被中共重判十年,以至于从三十六岁至四十六岁这一段对于思想者和社会活动家来说最成熟最旺盛的生命阶段都被埋没于中共黑狱。
   出狱后,陈老先生受严密监控,连经商的权利也被剥夺,只因他以杰出的组织活动能力当上了中国云南全益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更不用说从事异议活动 ……
   为了继续从事中国民运事业,他不得不冒死越境,出逃流亡异国他乡。
   陈老先生为了中国的进步正义事业,几乎牺牲了个人的一切幸福。
   
   三十年来,陈老先生既没有向中共淫威低头、也没有为各种利诱所腐蚀,始终坚持良心和道义。他至今依然孑然一身,过着清贫的流亡生活。
   难能可贵的是,三十年来,以及在今天的困苦的流亡生活中,陈泱潮先生没有故步自封,停留在原有的思想境界上,而是不断地进行着自我思想的再创造、再升华。
   作为远在“民主墙”运动之前毛泽东时代,就自觉投身民主革命的先行者,陈老先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写成的《特权论》,是迄今为止最系统、最深刻的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揭露共产党反动本质的理论著作。
   《特权论》对于唤醒进出中共党校爬上去的中共官员,对于从小就被中共以马克思主义教育和洗脑成长起来的中国人,是非常好的启蒙教材!正如陈先生所说,是特殊的对中共的掏心手术刀。
   也如刚刚去世的刘宾雁先生深有体会的话:以马克思主义反对共产党一党专制独裁,比反对马克思主义,更能分化瓦解共产党,更加能够产生结束共产党专制独裁反动统治的奇妙作用。
   陈泱潮先生写作《特权论》时,是彻底的无神论者。但后来在坐牢时,通过极度的深思及奇妙的感悟交织走过来的心路历程,陈老先生又悟出了新的道理:无神论不仅不是真理,而且是马克思主义错误的核心、是共产党邪恶的根源。
   持无神论观点的人,道德难生根,难以自律,往往无法无天,胆大妄为,或者容易懦弱退缩、或容易为物质利益诱惑而堕落。
   由是,陈泱潮由坚定的无神论者、变为坚定的有神论者。经历微妙的体验和对基督教促进民主的研究,陈泱潮又成为虔诚的基督教徒。
   陈老先生又进而认识到教派本位主义的狭隘和局限性,有心于推动世界各大宗教融合贯通的事业。
   陈老先生的《金鸡三唱》是了解佛教大义和精髓之作。
   陈老先生的《圣灵福音》,更是了解《圣经》全部奥义的入门捷径。
   陈老先生在不断地积极探索当中,近年来创造性的发展出一整套系统的【有神论人权灵本主义】理论体系。
   针对当今西方发达世界广泛存在的不治之症:在“自由”、“人权” “人本”的名义下的极端个人主义、追求感官刺激、物欲横流、社会普遍面临道德危机、环境污染、资源超前消耗和浪费、地球面临生态危机……大胆地提出了超越“人本主义”的思想。重新审视无休无止的人类的物质贪欲、以宗教智慧、转世轮回、因果报应,达成人类向善既重视开源又强调节流惜福、寻求心灵平衡的【人权灵本主义】的思想。
   这不仅在中国的民运思想界,在世界人文思想界,都是独树一帜的。
   
   我相信,陈泱潮提出的【人权灵本主义】不仅对中国,对全人类都有着不可限量的积极意义。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比戈尔巴乔夫的伟大的“新思维” 更为深刻。
   
   “天药”网就是陈泱潮思想的汇总与荟萃。在众多海外民运网站中独树一帜。而且,从“中华合众国”网站或者其前身“中华联邦”网站,及至现在的“天药”网,陈泱潮先生都一直保持着和法轮功网站如法轮大法、明慧网的链接。现在,更是已经成为法轮功的友好网站。
   
   作为陈老先生的朋友,我很了解他的为人:作为老资格民运人士,陈泱潮诚恳、大度、热情、没有架子,几乎对谁都是有信必复。我亲眼看到,有很多甚至是恶毒咒骂他的信,我看了都愤怒,他都有礼貌的回复。他思维敏捷、想像力惊人、精力极其旺盛,不减少年,根本不像是六十岁的人,笔耕不辍,著述丰浩……
   当然,陈老前辈也有很多缺点:由于深受中共迫害,他为人谨慎,但有时也太过自信,不受儒家谦虚礼节束缚,他是性情中人,敢爱敢骂,嫉恶如仇,性子上来了,对一些恶意攻击他的人和视为背景可怀疑的极其卑劣丑恶之徒,会痛加回击。
   在网上无奇不有谩骂纠缠恶毒攻击往往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歪风中,面对[鬼怕恶人]的现状,陈老先生有时甚至以恶制恶,破口还骂,尽管十分有效,但是往往会使读者产生误解……
   但是,我认为陈泱潮的缺点并不带有任何邪恶的禀性,完全是人的个性和气质以及斗争对象和环境所使然。
   况且,他的一些缺点,与他的幽默感密不可分,甚至有时候并不见得是“缺点”,而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战斗力和斗争艺术。
   如对少数恶意攻击他的人和极其卑劣丑恶之徒,他的痛加回击、破口大骂,以强劲的骂功和凌厉酣畅猛烈的文风,将对手打得晕头转向,再也不敢登门挑衅!
   我相当理解陈老先生的这些“自卫反击战”的意义——我亲眼所见,陈老兵从未主动恶意攻击过任何人!而且,在遭到恶意攻击之后,总是一再忍让,在忍无可忍之后,才后发制人。而一旦出手,就攻势凌厉锐不可当!使敌手毫无招架之功!这种战斗力和斗争技巧,实在是有着一种气势凌空、压倒一切的力量!
   读陈老先生的这些战斗文字,会使你感到一种势如江河奔流滔滔雄辩酣畅淋漓的感觉,享受到一种今人文章不可多得的泰山压顶的气势之美!
   这也是陈泱潮先生大大区别于其他民运领袖们的地方。一些大家所熟悉的民运领袖,常常在网上无力缠斗,婆婆妈妈,一点劲都没有,对手也毫无敬畏之情,老是与他们纠缠不休。盖因他们没有陈泱潮先生这种非凡的气慨、非凡的思想威力和非凡的文字功夫!
   在今日中文网上,不说共特出没横行,而且有一些天良丧尽、不可理喻的邪恶分子,这些人禀性就是恨恶真、善、美、忍,往往欺软怕硬,对付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猛烈反击,彻底打垮其嚣张气焰,使之邪恶行径不得不有所收敛。对这等人,哀求、讲道理、“以德报怨”是根本行不通的。谁能够以良心感化希特勒、萨达姆、僵贼泯、罗干?我以为,深谙宗教之道的陈泱潮正身体力行地修正某些宗教的缺憾:过于消极、不分场合、不讲条件的不抵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