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曾节明文集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下今年三月发表的拙文《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推测了胡锦涛难逃戈尔巴乔夫的宿命,面临生死抉择;而后又发表了《胡锦涛的真相及其鬼蜮技俩》揭露了胡锦涛的反动保守本质,是当代摄政王载沣。四、五月间,胡锦涛的一系列倒行逆施曾激起了太子军的异动,僵贼泯势力也利用胡的左倾,蠢蠢欲动,使我作出了《僵贼泯已有卷土重来之势》的判断,当时我以为胡锦涛这么继续错下去,位置难保。

   但是天意难测、政局诡僪多变,胡锦涛在回归毛腔调的同时,竟然悄然低调的进行了系列变奏,不仅逐渐控制住了局势,也使得中国政局更加扑朔迷离:既不是一潭死水般的绝望,也远非形势大好,今年下半年转折变幻的可能性骤然增加。

   今年以来,在加强镇压和言论管控的背后,胡锦涛先是运用传统的专制行政手段加大了惩治贪赃枉法、刑讯逼供、滥用职权、乱收滥派等腐败行为,使得政府、公检法机关、教育单位的腐败行为比僵贼泯时代末期有所收敛;胡锦涛还从环保入手,对疯狂征地、滥上项目等严重激化官民矛盾的腐败行为进行打击.......

   这些朱镕基式的整顿手段,眼看又要成为一阵风,但胡锦涛现在却悄然变脸,忽然把矛头指向了邓小平的跛脚经济改革体制,这就非同寻常了。

   最近国务院发出《国务院研究机构对中国医改的评价与建议(要点) 》,全文毫不含糊地坦承:中国医疗市场化改革理念是完全错误的,总体上是失败的,其文得出了结论:不是任何领域都是可以市场化的。 文中放出了出了胡温要向“左转”的明显信号:

   “商业化、市场化的道路不符合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规律和要求是一个早已被理论和各国实践充分证明了的问题。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问题是重新走了一遍已经被认定为错误的道路。这种倾向必须纠正。”

   这是中共领导者第一次公开承认在某关系国计民生重大领域上“改革开放”的全面失败,突破了二十多年来,“改革开放”事业只能歌功颂德,不能批判指摘的禁区。胡锦涛指向邓小平跛脚经济体制改革的矛头十分明显,同时也表达了对这条由邓小平带的头、被僵贼泯、朱镕基走到极端的“走资派修正主义”路线强烈的否定。

   看来胡锦涛确实看到了造成现实的巨大危机和灾难的经济体制上的原因:那种毁弃毛泽东计划经济体制下的那点可贵的善待弱势群体的公正的制度,不顾老百姓死活,包括医疗在内所有公益性事业全面放开投向市场:经济上胡开乱放、巧取豪夺、残酷剥削、恶性竞争、虐民卖国的邓江“改革开放”路线,是灾难之源,再也不能走下去了。

   可观的说,胡锦涛的这一认识虽不完整,却是部分正确的,对中国也是相当及时的。

   在邓小平、僵贼泯为了一己私利,顽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中国的政治体制严重滞后的情况下,经济上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毫无监督的胡开乱放、就是官僚特权垄断操控市场、贪腐横行,结果是少数人暴富、广大老百姓更加无依无靠、生态环境和社会道德全面彻底败坏,比之毛泽东时代,可谓是雪上加霜,更难救治了。最糟糕的是,由于跛脚经济改革导致权力进入市场,目前已形成了获利巨大的官僚特权既得利益既集团,这些人几乎绝对抵制改革,使得政治体制改革更加难以进行。

   邓江改革路线的结果使得中国形成了最坏的社会模式:一方面几乎原封未动的保留了毛泽东时代的残暴的专制制度;一方面又彻底去除了毛泽东时代对弱势群体尚有温情的经济制度,全面引进了最坏的资本主义模式:权钱交易、权贵当道、残酷剥削、冷酷无情、动辄镇压,一幅典型的、暗无天日的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社会图景,真应了毛泽东临终前的话:

   “中国不能变修,中国要是变修,只能是最黑暗的法西斯统治。”

   胡锦涛已经看到了问题的一面:即邓小平引领的这条跛脚经济改革路线,在许多方面已经造成了比改革前还要严重的后果,开始踩刹车。现在已经放出风来,继整顿医改之后,“教育产业化”也要叫停。

   现在中国的所谓“改革开放”,已经变成了权贵对老百姓实行巧取豪夺的幌子,天怒人怨、万众唾骂,确实到了“改还不如不改”的地步。继续走这条路线,只会彻底破坏中国的生态环境和社会基础,使今后中国民主化转型更加困难。

   因此,胡锦涛对“改革开放”的“左转”,不是反动,而确实是“以人为本”,善待广大弱势群体的表现,是进步的、得人心的。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胡锦涛就在不动声色地与邓江路线拉开距离:去年低调处理邓小平百岁诞辰;今年二月九曰,胡锦涛签署主席令,解密邓小平遭七度暗杀未遂的资料。这是中共领导人第一次彻底解密密档(九二年杨尚昆解密自然灾害档案并未彻底)。胡锦涛此举,贬低邓小平形象的意图相当明显。现在口口声声“建设和谐社会”,只字不提“改革开放。”

   然而,作为一个毛泽东主义者,胡锦涛至今未能看到:中共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才是现实危机的总根源。

   很多人以此觉得胡锦涛不可期望,但是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满清末年,当权派摄政王载沣满脑子皇权主义反动思想,但由于他是弱势领导人,在体制内外压力的逼迫之下为保权位,作出了开放党禁、报禁,实施君主立宪的决策(可惜辛亥革命已爆发,来不及了)。 胡锦涛现在也是满脑子毛泽东反动思想,是新皇权主义者,但他也是弱势领导人,权欲很强,为了保住权位,他未必不能变革。 最近,胡锦涛在中共内部会议上公然否定了僵贼泯欺世盗名的“三个代变”,讲话中竟有有“...共产党还不能符合或称得上是个马克思主义政党...”诡异之语,其中不乏改组共产党之企图。 邓江之路已经走不通了,对邓江跛脚“改革开放”叫停的下一步,即使胡锦涛有心,在社会、文化上回归毛泽东时代已完全不可能,剩下的就只有民主化改革一途了。 种种迹象表明表明:在日益增加内外的压力下,不久的将来,胡锦涛很有可能作出石破天惊的政治变革举动。 最后说一句,希望胡锦涛吸取满清摄政王载沣的教训,不要等到危机总爆发,一切都无可挽回之际,才急忙推行改革,到那时无论您怎么努力,也是“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即使您不愿向戈尔巴乔夫那样下台,也应效法波兰前主席雅泽鲁尔斯基,在最后关头顺天应时,亲手开启启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总开关,改组共产党、逐步开放党禁、开放新闻自由、逐步清理历史积案,以中国老百姓企盼清官圣人的习惯心理,凭借这些,您绝对可以顺势一跃而成为新的中国的国家元首,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誉满全球。 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现在还来得及,越早改越主动;越晚改越危险,胡锦涛先生,是成为中国的圣人,还是要落得个“胡紧逃”的下场,您自己看着办吧。

    曾节明 星期一 2005年8月1日下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