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曾节明文集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因为本质邪恶,中共是花岗岩的脑袋,对此异议人士队伍中某些老资格人士不会不清楚。但是,有两位颇具代表性的老资格的先生,一位以“和平理性”为名,一个以基督为名,空喊口号、空谈论道,鼓励国人放弃抗争,对中共残暴的迫害逆来顺受、畏缩忍让,而寄希望于中共高层良心发现,自动出现赵紫阳第二。然而,除了一厢情愿之外,对于如何实现“和平理性”,这两人又都提不出具体可行的方案来。

   这是为什么呢?

   鄙人以为,其真相是:这两人一则为了获取中共的招安,走所谓“体制内和平理性的道”;一则出于中共新八旗子弟官本位偏见,不自觉的欲维护中共既得利益。

   某两位先生的言行,实际上是滥用和平理性、歪曲基督之道,对广大中国人进行新的麻醉。

   由于某先生甲是老资格民运人士,有能说会道,长于社交,因此很有迷惑作用;某先生乙不仅是老资格异议人士,又有澳洲留学镀金光亮色彩,更有教授头衔,其空话又有“学术”金纸包装,因此,更具有极大的误导性。

   不难看出,这两人对民运的误导,比彭明更甚。因为,彭明虽然误入枭雄黑道歧途(以流氓手段反对中共流氓政权),但他能够提出系统的现实可行的方案、计划,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因而,其对错成败可立见分晓,以供民运及时借鉴。(实践表明:彭明流氓反共的道路走不通,因为中共是全世界最强大的流氓组织)

   可是由于某二先生之道纯属空谈,其对错不易知晓,等到广大民运志士醒悟过来时,大好时机已经错过了。

   因为民运界的无动于衷,反应迟钝,近期中国大规模的民众抗暴事件虽风起云涌,却流于无组织、无灵魂,以致收效甚微。这与某二先生的空谈式民运的影响不可谓不息息相关。

   某先生甲只是老资格民运活动家,自己并没有创建系统的民运理论;某先生乙则拿出了一大堆政治学、经济学方面的看似瞩目的理论,其中的精髓部分是他的“基督教民主主义”理论。然而,通晓英国老洛克和艾克顿著作的人不难发现,某先生乙的“基督教民主主义”,只不过是一百年以前英国自由主义先贤思想的某氏中文版而已,不仅没有独创性,倒多了一大堆对先贤思想的误读和对基督精神的歪曲。

   应该说,基督教民主宪政确实是救治当今中国的最佳良药,但是,基督教民主宪政的实现途径并不排斥暴力革命,基督的精神也不是绝对的非暴力,耶稣亲口教诲,他来不仅赐平安,也要地上动刀兵:“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圣经》之《新约》之《马太福音》第十节第三十四句)。不承认基督教民主宪政的实现具有暴力的一面,就无法解释美国独立战争、东欧剧变(多个国家发生了武装起义和暴力冲突)、苏联819事件(白宫争夺战)带来的巨大进步,也无法解释战争摧毁的意法西斯、日本邪恶帝国带来的进步。倘若按照某先生乙的设想模式,坚持用“和平理性”来解决德、意、日问题,不知还要增添多少千万的冤魂,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解决得了。

   同理,要等到中共良心发现,大发慈悲,主动实行民主宪政,不知还要增添多少千万的冤魂,要等到猴年马月才实现得了。

   后来,某先生乙似乎觉察到,自己站在维护中共新八旗子弟既得利益的立场上空喊和平理性口号,无视中共特权官僚“精英”集团变本加厉地对广大弱势民众厉行残酷的压榨、掠夺、迫害,有不光彩之嫌,于是,无奈之下,对其理论作了轻描淡写的修正,他写道“革命对统治者总是一种威胁,没有这种威胁,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承诺就不可信;有威胁,其行为就不会太离谱。美国宪法明确指出:人民的权利是天赋的,而政府的权利是人民给的。所以美国人普遍认为:你要统治我们,就必须得到我们的同意。要是你搞得不好,人民就可以革你的命。如美国的弹劾制度,就是人民表达革命权利的一种方法。”

   但是,他仍然不愿承认革命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革命有短时间内解决问题,减轻人民痛苦的一面(在他眼里,革命似乎只等同于“法国大革命”这样的负面典型,或“十月革命”等专制复辟的假革命);当今中国已到了非多种手段并用不可,非用革命(政变、民变、兵变、地方独立等等)手段不足以铲除一党专制毒瘤的地步!

   鄙人以为,成功的道路应该是类似于法轮功那样非暴力抗争的道路,抓住中共“真”字死穴,持续不断的起诉、“策反”、插播和讲真相),并结合有组织、有计划、有领导的民变、兵变乃至政变的暴力手段的道路。

   当今中国,仇恨遍地,民变频频,潜行的地火已经开始无序喷发。海内外民运不可再错失时机,必须立即走出非暴力空谈的误区,及时调整战略,同大陆的民变、上访结合起来,领导人民作有组织的抗争!必须一方面谦虚学习和使用法轮功对中共的斗争经验和手段;另一方面建立和加强对中共党政军官员的策反机制。

   只有采用包括暴力手段在内的多种手段,才能尽快结束中共一党专制,避免中国生态环境彻底毁坏、中华民族被中共挟持殉葬的悲剧;只有这样,才能尽早建立基于基督教民主宪政的中华合众国,实现中华民族的最佳归宿,并将转型期间的痛苦,降至最低。

   曾节明 星期二 2004年12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