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曾节明文集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就六四死难人员统计匿名投书的真伪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一文是我转发的,但不是我弄出来的,它于元月中旬在《大纪元》首发,看了之后我很震惊,并将其转发。因为我个人直觉觉得这个统计很特别,不象造谣。

   《统计》精细严密,死亡人数分成三类,其中二三类又细分为八小类,并罕见的公布了军、警的死亡人数(310人),其中军人的死亡原因又细分为受袭和军人自相误杀,并各列了细数,113人和197人。此外十分特别的是,这份统计迄今为止第一次提出了便衣警察被军人误杀的情况,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侧与南侧镇压时误杀了混在示威人群中的近百位便衣人员”。《统计》列出了二十六个杀人地点,每个地点都单列了尸体数。

   《统计》如此精细严密,不象是业余人士所为,因此,不象是造谣捏造的东西。要伪造出这样一份《统计》,难度不小,即使是专业人士,也得煞费苦心,可是,这样的煞费苦心,又为了什么呢?

   但六四问题的权威人士封从德先生认为这个统计“基本上不能采信”,并提出了他的理由。我以为,封从德先生提出的理由,并不能论证这个统计是“基本上不能采信”的。我冒昧的异议如下:

   一,这个统计不可能是中共当权派放出;也不像是民运人士发出,因为,关于六四死难者问题,封从德这样的六四权威已早有“定论”,十多年来民运这边也没有大的不同提法;这份统计,因为其匿名,又不可能是哗众取宠之人博名之举,因此,这份统计由中共内部高层的失意、受害、或义愤人士抛出的可能性是现实存在的:

   一名中共军方机密部门的怨愤的高官,将这份统计以电邮匿名发给一名类焦国标那样的有良知的教授,电邮中只透露他的总参身份,而这位小有名气的教授根本不认识他。接下来,这个匿名军官还约教授见面,说是要给他更多的六四资料,教授赴约,见到的却是一具尸体,这个已经暴露的军官已遭灭口。自始至终,教授都不知道其人姓名,也未能得到相关文件。由于电邮教授已转发,相关文件材料并没丢失,教授又小有名气,因此中共未动教授,就此罢手,免得过于多事,反而自我暴露。

   中共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其所有人员也并非漆黑一团,因此,发生以上这一幕是现实可能的。2001年前中共高层幕僚“张良”携六四的机密文件(其真实性已被赵紫阳的公开信部分印证)成功逃到美国并公布就是一例。

   封从德先生以“该匿名读者说明的资料来源非常模糊,这一点就不太可以理解了...”;此人既然已"被杀",就应该不怕公布其真名实姓,如果真有此人,也是对这样的英雄的尊敬,但这些都没有,这就不太可以理解了”,以他个人的不理解和“似乎...”,“应该...”等等臆想,来否定产生这样的真实统计的现实可能性,未免简单武断。

   封先生你说:“..."对仍在现场的近四万人进行了血腥屠杀",这一点是最容易证伪的,因为六四清场时纪念碑附近只有三五千人...”,这显示出你《统计》原文有些误解,统计原文说:“许多示威人员在被从纪念碑上清场并向东西长安街方向退散,但是为了斩草除根,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消灭未来威胁统治的动力,对仍在现场的近四万人进行了血腥屠杀...”,其中,“...许多示威人员在被从纪念碑上清场并向东西长安街方向退散...”和您的对清场的回忆并没有矛盾,您所误解的是,《统计》的“现场”并不单指天安门现场,而是指包括天安门、纪念碑、东西长安街在内的所有现场。统计中,纪念碑地带尸体共计7177具,与您当年在慌乱撤离时目测的三五千人相差并不远(目测是极不准确的)。

   由于当年你们学生领袖撤离得较早,因此绝大部分人得以逃生,为中国未来的民主保留了火种。但是,也因为你们撤离较早,所以,看不到后来发生的一幕,对六四屠杀所见不全是肯定的。对此,《统计》作了这样的解释:

   ...“由于在镇压时采用分割方法,许多示威人员是被群体分割后以群为单位处决的,许多受伤人员后被补杀,这也就是为什么初期死亡人数很少的原因。许多离场的人员只见到小部死亡,大量受伤的情况,事实上在完全包围后,现场的人员均被处决,或被补杀...”

   从逻辑上说,这是能够解释您封从德先生和许多从现场逃生的人士所目击的现象的:没有死那么多人。你们看到的现场还没有合围,否则你们根本走不了。也就是说,看到更惨烈的屠杀的人统统要被灭口。

   你说:“我和其他当事人都有大量回忆证明这一点还有大量照片、录音、录像为证..”实际上,这些只能证明你还有他们各人所看到的冰山一角。

   封先生已经提到,在台湾的二二八事件中,实际死亡的人数比原先估计的高数倍,实际上,岂止一个二二八事件是这样,印度的阿姆利则惨案、沙俄的1905年惨案极至最近的东南亚海啸莫不如此:目击者估测的死亡人数几乎总是偏少。这是因为瞎子摸象的原理:瞎子摸到的总是象的一部分。

   封先生坚持认为:六四死难者人数在几百人~数千人,聪明的bbc的记者曾抢在医院封锁前,点到约三千具尸体......在国家公布六四档案那天到来之前,我个人敢作这样大胆的预测:六四的死难人数远远高于数千人的数目!(历史会印证我的预测)

   封先生花了五六百字,以数万具尸体的处理难度来否定《统计》的可能真实性。但你提出的这方面的问题却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你提出:广场焚烧;附近掩埋(为何一定是附近?);飞机运走;军车运走;地铁运走。“广场焚烧”是一个废问题,中共又不是小儿科?绝大部分尸体当然是不会在广场焚烧的。

   除此之外,掩埋、飞机、军车运、地铁运走尸体的都是中共都完全现实可用而且好用的办法,中共完全能够多管齐下,四手共用,数十万国防军,在几个日夜之内,清理不完数万具尸体?

   而你说的“...那么,近三万尸体从其它地方搬来,是相当大的规模,必然有广泛的报导和回忆,但从六四至今将近十六年,我们很少看见这样的报导和回忆”,您这段话,不仅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反而凸现您的对中专制体制的严密性认识不深,仍然是当年的学生腔调。

   试问,中共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怎么会让你目睹,让你“广泛的报道”!?血腥“清场”后的那个高压恐怖的黑夜里,长安街民宅窗口偷看的人都被狙击手打得脑浆迸裂,面对数十万轻重武器的黑洞洞的枪口,有几个人敢在、能在街上探头探脑?封先生,共军是不是你们大学的一个社团?

   封先生,您低估了中共铁幕的严酷性!中共历史上搞了那么多次群体灭绝,在“平反”之前,哪一次有“广泛的报导和回忆”。

   没有看见,并不能证明没有发生。

   当年,斯大林调集苏军装甲部队,在铁幕笼罩下屠杀车臣人上百万,若没有苏联解体,相关档案的解密,这一历史的血腥外界从何得知?

   没有发现。也不等于不存在。

   您仅仅说明了: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中共燕麦六四死难者尸首的万人坑而已。但是试问,在中共专制下,这样的“国家机密”时那样容易发现的吗?

   若没有美英美盟军攻克巴格达,颠覆伊拉克独裁政权,沙达姆屠杀伊拉克人的万人坑又有几人得知?

   历史经验表明:通过军事戒严,一个国家是能够构施行重大的举动同时又将老百姓蒙在鼓里的,更何况是数十年来厉行共产党一党专政,老百姓从无知情权的中共国!

   当然,我的上述言论也根本不能证明《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是真实的,因为我没有证据。我只想从逻辑和常识出发,匡正封从德先生的一些明显偏颇的观点,即:封从德提出的理由不能排除《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真实的可能性。

   在中共军方六四机密文件解密之前,除了明显的荒谬(如六四事后袁木说的:天安门没死一个人;中共在九零年声称的:只死了六十个人)任谁也不能肯定自己掌握的六四死难者数据可信,别人提出的六四死难者数据是“不能采信”的。(言辞未免有激烈之处,还请封先生见谅!)

   曾节明 星期二 2005年2月1日

   附:《统计》及封从德“编者按”原文:

   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

   (此资料由一读者提供,应读者要求公开)

   以下的数字出于中共内部,时间为2004年1月11日,其本人已于2004年11月21日在北京被杀。其姓名不详,只知道是总参的高级官员。

   1989年6月,在中国下达武力镇压的命令后,由于内部指挥问题导致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侧与南侧镇压时误杀了混在示威人群中的近百位便衣人员。许多示威人员在被从纪念碑上清场并向东西长安街方向退散,但是为了斩草除根,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消灭未来威胁统治的动力,对仍在现场的近四万人进行了血腥屠杀,由于解放军在人数上的安排,为了避免内部一些军队的不满,导致不同番号的部队协同镇压,线行推进,造成了千古奇冤,被杀后的许多人员在死后,尸体被堆成小山,除一小部份被允许象征性摆放家属领回或认领外,大部分被强行火化,死无对证,天安门镇压地区随后进行了大规模的内部清洗及修复工作,清除血迹及弹痕,由于在镇压时采用分割方法,许多示威人员是被群体分割后以群为单位处决的,许多受伤人员后被补杀,这也就是为什么初期死亡人数很少的原因。许多离场的人员只见到小部死亡,大量受伤的情况,事实上在完全包围后,现场的人员均被处决,或被补杀,实际死亡人数远远高于人民的预期。

   在中国军队内部有许多人保存有六四镇压的文字资料与影片及图片,甚至有许多远距离的天安门地区的镇压资料,或许在六四平反或中共垮台后,那些如日本法西斯的南京大屠杀一样的血腥一幕会展现在国人面前,以下是在1989年10月12日总参统计的部份资料

   (不含受伤人员):

   1989年6月1-10日 死亡总人数 31978人1。 其中学生(身份确认) 10974人2。 普通人员(身份确认) 7992人3。 不明人员(不予确认) 11865人(2类3类人员含工人,农民,教授,医务人员,武警,公安人员,便衣警察,国家部委人员,离退休干部,僧尼,教会人士,外国人等)被袭军队死亡(身份确认) 113人军队内部误杀(身份确认) 197人因伤过重死亡人数(医院) 837人死亡地区:(以下含军人)颐和园地区 12人北京大学地区 17人清华大学地区 23人万寿路地区 39人木樨地地区 11人燕京饭店外 27人民族饭店外 57人西单地区 113人西单至新华门地区 389人人民大会堂北 271人(尸体堆群)南长安街至南池子大街 933人(尸体堆群)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一侧 3569人(大的尸体堆群)天安门广场历史博物馆一侧 5781人(大的尸体堆群)人民英雄纪念碑底南侧 2544人(大的尸体堆群)人民英雄纪念碑底北侧 4633人(大的尸体堆群)天安门广场长安街侧 9531人(大的尸体堆群)金水桥 289人(尸体堆群)午门 812人(尸体堆群)前门大街 53人崇文门地区 29人北京饭店外 21人建国门外 19人二环建国门至朝阳门 33人红庙地区 17人进入居民宅及办公区处决 1918人医院 837人合计 31978人许多人员被杀后尸体被集中,并由所在部队进行数字统计作为军队业绩的表现,许多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