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曾节明文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05年三月十三日,胡锦涛“当选”为中共国国家军委主席,正式成为了中共国第四代领导核心,与之惊人巧合的是:1985年三月十三日,戈尔巴乔夫正式成为苏联第五代最高领导人。因为中共国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集列宁、斯大林于一身,其一代跨越苏联两代领导人,因此,胡锦涛这“第四代”正好相当于戈尔巴乔夫这“第五代”。

   胡锦涛与戈尔巴乔夫惊人的巧合,远不仅此两点:其出身、大学、工作经历、共青团背景、升迁、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能歌善舞的特点、温文尔雅、深藏不露的性格...与戈尔巴乔夫何其惊人的相似!对这些,温辉先生在其系列文章《遥远的戈尔巴乔夫》中有翔实的叙述,这里就不再赘言。

   我想说明的是,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生长于不同的年代、资质迥异的两个不同的国度,两人出现的诸多的、林林种种的酷似,难道是偶然的巧合所能解释得了的吗?更何况,在“苏东波”之后,中共统治集团对戈尔巴乔夫恨之入骨,已经挖空心思地防止党内高层出现与戈尔巴乔夫类似的人。现在看来,却是:众里“防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胡锦涛)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再次印证了一句话“人算不如天算”。三月十三日,使一个朦朦胧胧的意象变得清晰起来,那就是:胡锦涛确实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共产红朝的末代皇帝。

   但是,迄今为止,胡锦涛却是一个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就任总书记之初,他曾短暂让人耳目一新:派人到北欧考察民主社会主义;访问法国时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2003年“sars”期间惩处撒谎官员,增加媒体透明度;提出“以人为本”,“依宪治国”...然而这些,基本停留在口号上。2004年秋,胡锦涛摇身一变,在内部会议上大骂他的同命鸟戈尔巴乔夫、狂喊要学习朝鲜、古巴、全面加重打压异议人士、独立作家、良心记者、律师、强化新闻封锁、无耻地疯狂镇压上访冤民...现在又竭力欲推出《反分裂法》,似乎准备放手大打内战。

   这些倒行逆施,使得亿万民众对胡锦涛既失望、又愤怒,因为胡具备戈尔巴乔夫的一切,现在却硬在走齐奥塞斯库、昂纳克之路。对这,最高兴的当属江泽民,因为他的“接班人”多同流合污一点,他的罪孽就少凸显一分。

   胡锦涛为何要这般倒行逆施?

   或许,他是有“新思维”的,只是前段时间,他推行“新思维”的时机尚未成熟。历史经验表明:在共党体制下,要想成功地推行改革,非得完全获取最高权力不可。在除掉了贝利亚、驱逐了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冈察洛维奇之后,赫鲁晓夫才得以推行他的新农业政策;在结束了“老人政治”,完全掌握了苏联最高权力之后,戈尔巴乔夫才得以推行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而中共改革派胡耀邦、赵紫阳就是因为没能掌握最高权力,最终都“出师未捷身先死(囚)”。因此,胡锦涛如果这段时间采取的倒行逆施是一种策略,自有他的道理:说违心话、做违心事,藉此诱骗江泽民交出权力,顺利地扫除其梗阻,完全抓取最高权力。

   只要能给人民带来福址,作为政治斗争的策略,这是可以理解的。现在胡锦涛已经大权在握,如果从现在开始,如果胡锦涛能够启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兑现他的“以人为本”,“依宪治国”,“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诺言,以中华民族的厚道重情,完全可以原谅他这近两年的倒行逆施。

   或许,胡锦涛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新思维的人,是顽固不化的毛泽东主义者。那么,胡锦涛先生,我想耐心地奉劝你:

   亿万中国人在“十七年”、“文革”期间惨遭整肃、迫害,其中许多人依然在世,心有余悸;“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多年,计划经济早已解体,亿万中国人感受到了西方先进的物质文明带来的实惠,一切都已经不可逆转,现在的中国怎么可能走得了回头路,向朝鲜、古巴学习?现在还有没有“解放”之初的真共产主义信仰、意识形态狂热?你想学毛泽东吗,胡锦涛先生?你一无毛泽东的天才;二无毛泽东的“革命”威望;三无毛泽东的历史条件和机遇,你的毛泽东路线怎么走得通?即使以毛泽东的天才,在二十世纪上半叶枭雄乱世的大好夺权条件下,也得经历了二十二年提着脑袋的苦斗才得以成功,可见毛泽东路线是容易走的吗?

   中国应该学习朝鲜、古巴?胡锦涛先生,你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智商不可能不高,应该有健全的判断能力。请你暂时取下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闭目静思片刻:金正日、卡斯特罗之流究竟是“意识形态正确的”“先进的代表”,还是形单影只、日暮途穷、四面楚歌、即将被历史淘汰的反动没落势力的代表?没有中共国的粮食、石油支撑,朝鲜金家政权连一个星期都生存不了,作为最高领导,这个“国家机密”你不知晓?朝鲜、古巴的经济究竟是“暂时困难”,还是因为其共产奴隶制生产关系之无效率、无效益,必然地走入了国民经济衰退、崩溃的死胡同?胡锦涛先生,你是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的过来人,邓小平为什么要改革开放你难道不清楚?他真要学习美国式资本主义,还是毛泽东时代与朝鲜类似的计划经济之路已经“暂时困难”,再也走不下去了?

   戈尔巴乔夫是社会主义的“叛徒”?是苏联解体的罪魁祸首?胡锦涛先生,请你不要坚持“历史宜粗不宜细”的片面观察方式,稍微细翻一下苏联历史,看看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初衷:他究竞究竟是想创建一个民主的、人道的新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还是想把苏联“颠覆”成美国那样的国家?答案是前者!苏联之所以突然解体,主要原因是苏联的老本已经耗光,与人民离心离德。请问胡锦涛先生,苏联的老本究竟是在位只有六年的戈尔巴乔夫吃光的,还是不做任何改革、积压问题如山、赖在台上十八年之久的勃列日涅夫吃光的?再则,直接导致苏联解体的那最后一块砖(突发事件),究竟是戈尔巴乔夫抽掉的,还是容不得任何民主的社会主义的一小撮反动的特权既得利益分子-“紧急状态委员会”抽掉的?可以肯定,如果没有“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政变,苏联就不会在1991年解体,可以存在更长的时间,以另一种形式和平地转轨。

   胡锦涛先生,不要再咒骂戈尔巴乔夫,天命前定,戈氏是你的同命鸟,咒骂戈氏,就是咒骂你自己。“苏东”解体,乃共产政权性质的必然,你不要以为负隅顽抗就能避免共产政权灭亡的命运。试问,毫无“新思维”、负隅顽抗、“意识形态一贯正确的”齐奥塞斯库为什么比戈尔巴乔夫倒台还要快,而且下场悲惨?

   胡锦涛先生,如今你大权在握,不要在往极左的那条死路上走了,你难道没看见曾庆红、李长春、罗干、郭伯雄等江泽民、李鹏残余势力正装扮着极左的面孔、投你所好、将错就错、推波助澜,内心巴不得你身陷困境,好伺机机枪班夺权、取而代之!

   不要热衷于什么“反国家分裂法”了。最近江泽民遍放厥词,谆谆叮嘱你“挥师收台”,又向军委委员大送郑成功收台陶瓷,其煽动党内、军内的战争狂热,祸乱中华的野心昭然欲揭。你难道到没有注意江泽民那一脸的奸笑,一旦你中他的贼计,成为战犯,他江某人的汉奸、间谍、卖国贼、群体灭绝罪名就不再显眼、不再重要了!胡锦涛先生,你难道没注意近期僵贼泯在上海搞独立王国、大摆酒宴、笼络人心、图谋不轨的举动吗?你一旦被他拉下了水,他就有机会让他的真正的“接班人”曾庆红取你而代之!

   邓小平死后,江泽民本有条件、机会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能够更早、更妥善的是中国完成现代化转型,可是他“天予不取”,倒行逆施,获罪于天,终于丢弃良机,修成了“僵贼泯”邪果,千夫所指、万众唾骂、全球追诉,如今正心惊肉跳地等待着历史审判。

   胡锦涛先生,江泽民“僵贼泯”的结果,你应该以此为鉴。如今,你获取了比江泽民当时更好的改造中国的条件:如今中国的老人政治比江泽民时代更加式微,贼泯同志现在虽然退而不休,蠢蠢欲动,可是他的威信极差,数症并发,健康每况愈下,他的“天时”已经过去了。上帝现在几乎已经把戈尔巴乔夫当政那时候的条件和机遇全部赐给了你,就是要赐恩于你,成就你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通过你拯救苦难的中华民族!

   胡锦涛先生,虽然你无毛泽东之才,但您也有您独到的优势,并且有条件做成真正伟大的事业,将使毛泽东远不能及:您为人低调、行事谨慎周全,极象中国古代伟大预言诗《推背图》里的中国当代圣人:“...中国而今有圣人,虽非豪杰也周成...”您要是顺天应时,启动民主化进程,正可以应验《推背图》的以下预言:“...四夷重译称天子,否极泰来九国春...”

   就是说,您的民主化改革将给您带来极高的国际声望,完全有可能比戈尔巴乔夫的声望更高,因为你拯救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十三亿人口的中华民族,给世界带来了和平!

   然而,上帝的救恩能否实现,还在于人的选择。胡锦涛先生,如果您逆天而行,做江泽民第二的话,您将应验另外一种预言:

   “...老水(寿水,即”涛“字)为王不出头,民民死绝...”

   您如果不启动政治改革,将为中华民族带来大灾难,您自己也不能活命。这个预言还写道:“...王出头,二十八死(共产党),民半救...”意即,共产党是注定要消亡的,您如果启动政治改革,中华民族虽然要付出牺牲,但还有救。

   胡锦涛先生,您没有腐败丑闻,我相信您是一位有责任心的人;您年轻、还有潜力,完全有能力实现戈尔巴乔夫式的转变,在这历史时刻作出正确的选择,拥抱上上帝的救恩!

   如今,共产党的基业,十多年来,已经被江泽民,这个中国的勃列日涅夫掏空,胡锦涛先生,您何必要为江泽民背黑锅当冤大头呢?胡锦涛先生,您与其和江系、李系的贪官污吏坐在一起,僵尸般地无所作为,哈欠连天,何不振作起来、一扫颓势、“敢教日月换新天”?

   你难道真的不愿意听到有那么一天,自由民主中国亿万民众发自内心的呼喊:

   “自由万岁!”“人权万岁!”“民主万岁!”“谢谢锦涛!”

   中华民族是重情的、厚道的,胡锦涛先生,如果您能够领导中国成功地民主化,您不仅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也完全不必象戈尔巴乔夫那样下台,中国人民肯定会用选票将您留在台上,您将成为中华合众国(中华联邦)的世袭国家元首!

   曾节明

   星期一 2005年3月1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