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曾节明文集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05年三月十三日,胡锦涛“当选”为中共国国家军委主席,正式成为了中共国第四代领导核心,与之惊人巧合的是:1985年三月十三日,戈尔巴乔夫正式成为苏联第五代最高领导人。因为中共国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集列宁、斯大林于一身,其一代跨越苏联两代领导人,因此,胡锦涛这“第四代”正好相当于戈尔巴乔夫这“第五代”。

   胡锦涛与戈尔巴乔夫惊人的巧合,远不仅此两点:其出身、大学、工作经历、共青团背景、升迁、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能歌善舞的特点、温文尔雅、深藏不露的性格...与戈尔巴乔夫何其惊人的相似!对这些,温辉先生在其系列文章《遥远的戈尔巴乔夫》中有翔实的叙述,这里就不再赘言。

   我想说明的是,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生长于不同的年代、资质迥异的两个不同的国度,两人出现的诸多的、林林种种的酷似,难道是偶然的巧合所能解释得了的吗?更何况,在“苏东波”之后,中共统治集团对戈尔巴乔夫恨之入骨,已经挖空心思地防止党内高层出现与戈尔巴乔夫类似的人。现在看来,却是:众里“防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胡锦涛)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再次印证了一句话“人算不如天算”。三月十三日,使一个朦朦胧胧的意象变得清晰起来,那就是:胡锦涛确实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共产红朝的末代皇帝。

   但是,迄今为止,胡锦涛却是一个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就任总书记之初,他曾短暂让人耳目一新:派人到北欧考察民主社会主义;访问法国时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2003年“sars”期间惩处撒谎官员,增加媒体透明度;提出“以人为本”,“依宪治国”...然而这些,基本停留在口号上。2004年秋,胡锦涛摇身一变,在内部会议上大骂他的同命鸟戈尔巴乔夫、狂喊要学习朝鲜、古巴、全面加重打压异议人士、独立作家、良心记者、律师、强化新闻封锁、无耻地疯狂镇压上访冤民...现在又竭力欲推出《反分裂法》,似乎准备放手大打内战。

   这些倒行逆施,使得亿万民众对胡锦涛既失望、又愤怒,因为胡具备戈尔巴乔夫的一切,现在却硬在走齐奥塞斯库、昂纳克之路。对这,最高兴的当属江泽民,因为他的“接班人”多同流合污一点,他的罪孽就少凸显一分。

   胡锦涛为何要这般倒行逆施?

   或许,他是有“新思维”的,只是前段时间,他推行“新思维”的时机尚未成熟。历史经验表明:在共党体制下,要想成功地推行改革,非得完全获取最高权力不可。在除掉了贝利亚、驱逐了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冈察洛维奇之后,赫鲁晓夫才得以推行他的新农业政策;在结束了“老人政治”,完全掌握了苏联最高权力之后,戈尔巴乔夫才得以推行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而中共改革派胡耀邦、赵紫阳就是因为没能掌握最高权力,最终都“出师未捷身先死(囚)”。因此,胡锦涛如果这段时间采取的倒行逆施是一种策略,自有他的道理:说违心话、做违心事,藉此诱骗江泽民交出权力,顺利地扫除其梗阻,完全抓取最高权力。

   只要能给人民带来福址,作为政治斗争的策略,这是可以理解的。现在胡锦涛已经大权在握,如果从现在开始,如果胡锦涛能够启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兑现他的“以人为本”,“依宪治国”,“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诺言,以中华民族的厚道重情,完全可以原谅他这近两年的倒行逆施。

   或许,胡锦涛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新思维的人,是顽固不化的毛泽东主义者。那么,胡锦涛先生,我想耐心地奉劝你:

   亿万中国人在“十七年”、“文革”期间惨遭整肃、迫害,其中许多人依然在世,心有余悸;“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多年,计划经济早已解体,亿万中国人感受到了西方先进的物质文明带来的实惠,一切都已经不可逆转,现在的中国怎么可能走得了回头路,向朝鲜、古巴学习?现在还有没有“解放”之初的真共产主义信仰、意识形态狂热?你想学毛泽东吗,胡锦涛先生?你一无毛泽东的天才;二无毛泽东的“革命”威望;三无毛泽东的历史条件和机遇,你的毛泽东路线怎么走得通?即使以毛泽东的天才,在二十世纪上半叶枭雄乱世的大好夺权条件下,也得经历了二十二年提着脑袋的苦斗才得以成功,可见毛泽东路线是容易走的吗?

   中国应该学习朝鲜、古巴?胡锦涛先生,你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智商不可能不高,应该有健全的判断能力。请你暂时取下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闭目静思片刻:金正日、卡斯特罗之流究竟是“意识形态正确的”“先进的代表”,还是形单影只、日暮途穷、四面楚歌、即将被历史淘汰的反动没落势力的代表?没有中共国的粮食、石油支撑,朝鲜金家政权连一个星期都生存不了,作为最高领导,这个“国家机密”你不知晓?朝鲜、古巴的经济究竟是“暂时困难”,还是因为其共产奴隶制生产关系之无效率、无效益,必然地走入了国民经济衰退、崩溃的死胡同?胡锦涛先生,你是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的过来人,邓小平为什么要改革开放你难道不清楚?他真要学习美国式资本主义,还是毛泽东时代与朝鲜类似的计划经济之路已经“暂时困难”,再也走不下去了?

   戈尔巴乔夫是社会主义的“叛徒”?是苏联解体的罪魁祸首?胡锦涛先生,请你不要坚持“历史宜粗不宜细”的片面观察方式,稍微细翻一下苏联历史,看看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初衷:他究竞究竟是想创建一个民主的、人道的新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还是想把苏联“颠覆”成美国那样的国家?答案是前者!苏联之所以突然解体,主要原因是苏联的老本已经耗光,与人民离心离德。请问胡锦涛先生,苏联的老本究竟是在位只有六年的戈尔巴乔夫吃光的,还是不做任何改革、积压问题如山、赖在台上十八年之久的勃列日涅夫吃光的?再则,直接导致苏联解体的那最后一块砖(突发事件),究竟是戈尔巴乔夫抽掉的,还是容不得任何民主的社会主义的一小撮反动的特权既得利益分子-“紧急状态委员会”抽掉的?可以肯定,如果没有“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政变,苏联就不会在1991年解体,可以存在更长的时间,以另一种形式和平地转轨。

   胡锦涛先生,不要再咒骂戈尔巴乔夫,天命前定,戈氏是你的同命鸟,咒骂戈氏,就是咒骂你自己。“苏东”解体,乃共产政权性质的必然,你不要以为负隅顽抗就能避免共产政权灭亡的命运。试问,毫无“新思维”、负隅顽抗、“意识形态一贯正确的”齐奥塞斯库为什么比戈尔巴乔夫倒台还要快,而且下场悲惨?

   胡锦涛先生,如今你大权在握,不要在往极左的那条死路上走了,你难道没看见曾庆红、李长春、罗干、郭伯雄等江泽民、李鹏残余势力正装扮着极左的面孔、投你所好、将错就错、推波助澜,内心巴不得你身陷困境,好伺机机枪班夺权、取而代之!

   不要热衷于什么“反国家分裂法”了。最近江泽民遍放厥词,谆谆叮嘱你“挥师收台”,又向军委委员大送郑成功收台陶瓷,其煽动党内、军内的战争狂热,祸乱中华的野心昭然欲揭。你难道到没有注意江泽民那一脸的奸笑,一旦你中他的贼计,成为战犯,他江某人的汉奸、间谍、卖国贼、群体灭绝罪名就不再显眼、不再重要了!胡锦涛先生,你难道没注意近期僵贼泯在上海搞独立王国、大摆酒宴、笼络人心、图谋不轨的举动吗?你一旦被他拉下了水,他就有机会让他的真正的“接班人”曾庆红取你而代之!

   邓小平死后,江泽民本有条件、机会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能够更早、更妥善的是中国完成现代化转型,可是他“天予不取”,倒行逆施,获罪于天,终于丢弃良机,修成了“僵贼泯”邪果,千夫所指、万众唾骂、全球追诉,如今正心惊肉跳地等待着历史审判。

   胡锦涛先生,江泽民“僵贼泯”的结果,你应该以此为鉴。如今,你获取了比江泽民当时更好的改造中国的条件:如今中国的老人政治比江泽民时代更加式微,贼泯同志现在虽然退而不休,蠢蠢欲动,可是他的威信极差,数症并发,健康每况愈下,他的“天时”已经过去了。上帝现在几乎已经把戈尔巴乔夫当政那时候的条件和机遇全部赐给了你,就是要赐恩于你,成就你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通过你拯救苦难的中华民族!

   胡锦涛先生,虽然你无毛泽东之才,但您也有您独到的优势,并且有条件做成真正伟大的事业,将使毛泽东远不能及:您为人低调、行事谨慎周全,极象中国古代伟大预言诗《推背图》里的中国当代圣人:“...中国而今有圣人,虽非豪杰也周成...”您要是顺天应时,启动民主化进程,正可以应验《推背图》的以下预言:“...四夷重译称天子,否极泰来九国春...”

   就是说,您的民主化改革将给您带来极高的国际声望,完全有可能比戈尔巴乔夫的声望更高,因为你拯救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十三亿人口的中华民族,给世界带来了和平!

   然而,上帝的救恩能否实现,还在于人的选择。胡锦涛先生,如果您逆天而行,做江泽民第二的话,您将应验另外一种预言:

   “...老水(寿水,即”涛“字)为王不出头,民民死绝...”

   您如果不启动政治改革,将为中华民族带来大灾难,您自己也不能活命。这个预言还写道:“...王出头,二十八死(共产党),民半救...”意即,共产党是注定要消亡的,您如果启动政治改革,中华民族虽然要付出牺牲,但还有救。

   胡锦涛先生,您没有腐败丑闻,我相信您是一位有责任心的人;您年轻、还有潜力,完全有能力实现戈尔巴乔夫式的转变,在这历史时刻作出正确的选择,拥抱上上帝的救恩!

   如今,共产党的基业,十多年来,已经被江泽民,这个中国的勃列日涅夫掏空,胡锦涛先生,您何必要为江泽民背黑锅当冤大头呢?胡锦涛先生,您与其和江系、李系的贪官污吏坐在一起,僵尸般地无所作为,哈欠连天,何不振作起来、一扫颓势、“敢教日月换新天”?

   你难道真的不愿意听到有那么一天,自由民主中国亿万民众发自内心的呼喊:

   “自由万岁!”“人权万岁!”“民主万岁!”“谢谢锦涛!”

   中华民族是重情的、厚道的,胡锦涛先生,如果您能够领导中国成功地民主化,您不仅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也完全不必象戈尔巴乔夫那样下台,中国人民肯定会用选票将您留在台上,您将成为中华合众国(中华联邦)的世袭国家元首!

   曾节明

   星期一 2005年3月1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