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曾节明文集
·高压只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腾笼换鸟”是打着“改革”旗号的倒退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

   佛教和基督教都有训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这,中华的老祖宗也甚为认同。但仍有许多人不相信报应,他们觉得:善不一定有善报,恶不一定有恶报。他们也能举出好些例子来反驳,例如:中共、毛泽东、江泽民作恶多端,怎么没得到什么报应呢?云云。这些人错了,错就错在太性急,怎么不闻老祖宗还有一句古训:“...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呢?报应乃天道循环的表现,小至个人,大至民族、政权都有报应。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报应现象实在是太多了,试举一些重要的例子:

   秦始皇以暴虐夺天下。征讨六国过程中,秦军残酷屠杀,遍流无辜人之血。“长平”一战,活埋已放下武器的四十万赵军;王翦攻楚,野蛮屠杀楚国百姓,楚人悲愤地喊出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咒语。夺得天下后,秦朝又以暴虐治天下,焚书坑儒,对百姓施以酷刑峻法,动辄残杀,终于酿成大泽乡之变,农民暴动势如暴风骤雨,刘邦、项羽先后攻入咸阳,消灭秦朝。巧的是,灭秦的刘邦、项羽都是楚地人。秦朝以坑杀赵国降卒起家,巨鹿一战,其二十万秦军却被项羽坑杀,关中父老,哀哭动地。项羽进入咸阳,杀死秦王子婴,族灭秦皇家族,焚毁阿旁、咸阳,弄到不可一世的始皇后裔身死、国亡、族灭,彻净灭亡。秦王朝兴于残暴,死于残暴,是最生动的报应例子。

   汉朝开创者刘邦,借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而兴,使用流氓无赖、背信弃义的卑鄙手段击败项羽,最终夺得天下。刘邦得意洋洋,怎料到近四百年后,汉朝因张角发动的农民大起义而大衰,之后,汉政权被曹操父子使用流氓无赖、背信弃义的奸雄手段篡夺。这是不折不扣的报应。

   曹丕篡汉后仅五、六十年,曹魏政权又被司马懿父子用同样的奸雄手段夺去,又是报应。 司马懿大杀曹氏家族,篡夺曹魏政权,却不料自己死后不及六十年,晋朝发生了“八王之乱”,司马懿子孙自相残杀,“八王”死亡殆尽,北方外族“五胡”乘机大举入侵,大杀司马懿子嗣,司马懿后人的下场,比曹家还惨。

   继说隋朝。隋朝的开国者杨坚,本是北周王朝的隋国公,他乘北周周宣帝昏暴无道,掌握了朝政实权。580年,周宣帝病死。继位的新皇帝只有八岁,杨坚乘机于581年发动政变,取而代之,建立隋朝。然而,还不到两代人的时间,隋朝的晋阳太守李渊同样乘杨坚之子杨广昏暴无道,势力坐大,乘农民起义、全国大乱之机,举兵反叛,以唐代隋,这又是一个报应。

   唐朝统治者借隋朝农民大起义而兴,以地方军阀的身份兵变夺权,其衰、灭的方式却正如它的兴起:唐朝因黄巢大起义而大衰,之后不久,被一个借黄巢起义之力兴起的一个大军阀—朱温(出卖农民军的大叛徒)所灭。报应毫厘不爽。

   接着说宋朝。宋朝创始人赵匡胤本是后周大将,身被国家重恩厚禄,他却乘后周周世宗新死,发动陈桥兵变,将后周的孤儿寡妇统治者逼下了台。不幸得很,赵匡胤的报应是现世现报。976年宋太祖赵匡胤病重,死于“烛光斧影”之中,其留下的孤儿寡妇横遭迫害,帝位被其弟赵光义夺去。

   1279年,宋朝的孤儿寡妇统治者被蒙古大军赶下海,蒙古人追到海上,走投无路,大臣陆秀夫背着年幼的宋朝皇帝跳海自杀,宋朝灭亡。大宋江山真是得之于孤儿寡妇,失之于孤儿寡妇。

   不过,宋朝所受的报应也有好的一面:自赵匡胤始,赵氏家法仁厚而不尚杀;宋朝的律法也是历朝历代最宽容的之一。陈桥兵变,仅杀了北周顽固派韩通一家,基本上做到了“和平演变”,这是旷古罕有的。北宋皇帝极少诛杀朝臣,赵匡胤对大臣甚至“不肯诛杀一人”。宋朝的优容宽厚的作风,使明、清难望其项背。因而,宋朝虽弱,但福寿绵长,虽先后遭受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游猎政权—辽、西夏、金、蒙古的猛烈入侵,却顽强生存了三百一十七年。即使在为蒙古所灭后,赵氏子孙几乎全部受到了蒙古统治者的宽大礼遇,没有一人被杀。

   与赵匡胤截然不同的是,明朝的开国者朱元璋出生微贱,生性残暴。他在生计艰难之际为郭子兴收留、重用,完全借郭子兴而兴,得势后他却忘恩负义,反戈一击,害死小明王。依靠一大批忠臣、猛将、结义兄弟,他在血腥的农民暴动势力的搏杀内讧中胜出,但在夺得天下后,朱元璋翻脸不认人,“火烧独角楼”,大杀功臣、朝臣,在位三十年,杀了二十万,基本上将功臣杀光,连毫无二心的幼时放牛娃朋友徐达也不放过,可谓冷酷刻暴到了极点。

   到了明亡的时候,不得好死的灾殃却临到了朱元璋子孙的头上:崇祯帝吊死煤山,朱家宗室几乎被入关的满清剪除净尽。朱元璋家族以滥杀群臣始,以家族被滥杀而终,活生生的报应。

   满清入主后,企图避免象辽、金政权那样被汉化的结局,推行极端专制野蛮残暴的“剃发易服”政策,强迫汉民族满洲化,企图同化关内人民、消灭汉民族的民族特征,“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为之不惜杀人上千万。结果两百多年下来,汉民族不仅没有满洲化,满州人倒是丧失了基本的民族特征,彻底地汉化了,成为中国少数民族中唯一一个丧失了自己民族语言、民族信仰的“少数民族”,名存实亡,远不如当时没有对汉人搞残暴民族同化的蒙古人的民族性那样保留完好。满人的今天,实在是因为其先祖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而活该受的报应。

   努尔哈赤及后来满清入关时全无仁义,大杀汉人,“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两百年后,同治、光绪、宣统三代清帝莫名其妙地没有生育能力,“五十年宫中无儿啼”,清朝皇统直系实际上已经断子绝孙。这也是上帝对满清嗜杀的一种很宽大的报应。

   清朝成就的关键是叛徒吴三桂开关降清,清朝覆灭的关键同样是叛徒袁世凯拥兵逼宫,真是成也叛徒,败也叛徒。

   满清入关时,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是幼儿(六岁的顺治帝)寡妇,实权掌握在摄政王(多尔衮)手中。鬼使神差的是,清朝灭亡时,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也是幼儿(六岁的宣统帝)寡妇,实权掌握在摄政王载沣的手中。这也称作:“幼儿寡妇得天下,幼儿寡妇失天下”。

   天道循环实在不虚!

   国外也有一个很生动的天道循环的例子,那就是前苏联的兴亡。前苏联靠突发事件“十月革命”(实际上是政变)而兴,七十年后,却同样因为突发事件“819事件”而亡。而且,前苏联成于秃子(列宁),亡于秃子(戈尔巴乔夫)。这般巧合,真是意味深长。

   最后回到现实,说说恶贯满盈的中共。实际上中共已经有所报应,只是暂时不明显而已。始作俑者毛泽东,其家破人亡,兄弟姐妹全部死绝,妻离子散,剩下一个毛岸青,却又是疯子,不能接班,导致毛始皇帝业后继无人,其孙子毛新宇,又是一个肥胖如猪,天庭塌陷扁平,毫无毛泽东年轻时的英发聪颖之气,庸才面目一望便知...许多当年跟随中共积极“干革命”的人现在却遭中共“卸磨杀驴”,拆迁、受冤、挨整.....这实际上是他们早年助纣为虐的报应。中共的报应看来是自下而上,只是暂时还没轮到其他高层而已。

   根据天道循环的报应,可以预言:中共借突发事件(西安事变)而转危为安,必然因为突发事件而转安为危;中共携毛泽东主义(毛泽东本人)而上台,同样将携毛泽东主义(胡锦涛)而进棺材;就如同满清“摄政王(多尔衮)始,摄政王(载沣)终”一样,中共注定安徽人(陈独秀)始,安徽人(胡锦涛)终。

   这,数年之内就可见分晓。

   2005年3月2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