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曾节明文集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所谓“文字狱”,就是国家政权机关(朝廷、官府)大规模地、制度性地迫害言论、文字作者或传播、发行者的暴政。文字狱是极端专制的结果,是反文明、反人类暴政登峰造极的表现。

   秦朝之前的中华历史,并无文字狱传统。那个时期中国一直是诸侯分封政体,根本没有强大的专制,所以即使如周厉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暴政,仅仅限于周王的领地范围,不算是一次文字狱。

   中华历史来说,有史可查的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文字狱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秦始皇残酷镇压儒家信徒,下令焚毁除医书和占卜的书以外所有的书,等于是群体灭绝和文化灭绝,就如同现今“伟光正”揭批法轮功、销毁“非法出版物”。由于秦国消灭了别的诸侯国,建立了专制大一统体制,文字狱有了施行的条件,所以秦始皇的这个“始作俑”起了很坏的影响。

   由于秦始皇以“焚书坑儒”而骂名昭彰于史,后世的君主便很顾忌,以之为戒,虽然一直有因为不中听的话、字而杀人者,但都没有形成意在扼杀思想、摧残文化的文字狱。

   但是到了清朝就不同了。清朝的建立者女真—满洲人,当时属于中华文明的化外之民—北亚通古斯族群,这个外来政权在中国大乱、青黄不接之际乘虚而入,在三千万到六千万汉人及其他“南蛮”的尸体上建立了清朝。

   自己恶贯满盈,罪恶滔天,被后世子民知道得多了可不得了,这会影响到“稳定”和“长治久安”。怎么办呢?满清统治者就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发扬光大。

   清朝的文字狱从顺治二年僧人函可“藏书案”开始,到1799年乾隆帝死去才基本收敛,历时154年,跨越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占了整个清朝统治的一半还多。

   满清对思想言论者的迫害,是典型的制度性的迫害。《大清律》中设有残酷苛刻的以言治罪的条款:不仅言论者、作者本人要治罪,作序者、出钱刊印者、刻书者和看过此书未首告者统统也要治罪,仅戴名世一案,牵连族人、门生、朋友及其亲属三百余人,其中有平日与他论文的尚书、御史等京官32人。清朝顺治时期,还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设立了文字、言论检察官,在钳制舆论上做到了“专人专项负责”。

   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最出名的,但实际上满清文字狱的残酷程度远远在“焚书坑儒”之上:秦始皇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秦朝也只搞了十五年,清朝在两百六十多年中制造了160多起文字狱,残杀数万人以上。仅庄廷珑一案,就有三百多人被杀,七十多人被凌迟。

   比以往历朝历代更绝的是,除了杀人和禁书,满清统治者采取抽、删、改、毁多管理下的手法,把自己的入关征服史乃至整部晚明史歪曲成一本糊涂帐。这些做法,对文化的保存、反思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自己是侵略者,是外族征服者,这些,满清统治者内心十分清楚(始终比广大汉人清楚),正因为此,满清政权就要忌讳、掩盖、扭曲、贬低一切华夏政权抗击外来侵略的历史;就要忌讳、掩盖、扭曲、贬低蒙恬、李广、岳飞、文天祥等人事;就要摧残中华文化,编撰《四库全书》,抽、删、改、毁包括孔孟的某些言论在内的一切存有华夏民族精神、缺乏奴性的古书;在一切文章中严禁“胡”、“狄”、“夷”、“虏”、“戎”和“中华”、“中国”等字眼......此种种做法,就是要蒙骗愚弄广大被征服的老百姓,挖空心思掩盖其外来征服者殖民统治的不合法性。

   清朝的文字狱,大大加深了中华民族的奴性和愚昧,极大地扼杀了中国社会的活力,造成了中国200年的大愚昧、大停滞乃至大倒退,直接引发了绵延至今的近现代的百年屈辱、苦难。

   再谈谈中共政权的文字狱。

   因其“专政”本性,中共自然是搞文字狱的天才,其迫害思想犯的刑法虽然没有满清的残忍,但打击面更大、手法更绝。

   中共在“在野”时期就有了文字狱。

   早在其在野作乱的山大王“革命”时期,中共就大杀大整异议人士:“江西肃反”、“延安整风”,异议分子当然不能免。王实味自以为可以做善意批评共产党的鲁迅第二,谁知仅因为一篇《野百合花》,就被“伟光正”砍掉了脑袋。连中共自己的高级理论家李达,身居高层、又有斯大林作靠山的邪教理论权威王明,只因言论不合毛共之意,也落得一死一逃的下场,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比起山大王时代的中共,满清在关外稍微文明些,但入关后就不同了,刚刚拿下南京,满清就迫不及待的掀起文字狱,拿僧人函可开刀;与之相似,毛泽东一站稳脚跟,就将“胡风反革命集团”打倒,株连甚众;祭出“公安六条”,对“传播谣言”者杀无赦,杀戮甚多;又大批电影“武训传”,株连甚众。毛始皇还觉得满清式文字狱效率不高,干脆不等案例出现就动手,主动出击,引蛇出洞,以“阳谋”之术一举打倒“右派”百万以上,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文字狱的辉煌。但是“我党”的本性决定了他永不满足于整人的成绩,自文革始,又发明了一种新的文字狱形式,“集体表态”、“人人过关”,你要是“不老实”,要么当众捉“奸”(毛泽东时代的手法);要么秋后算帐(现在的手法),总之没你好果子吃。

   比起满清的文字狱,这一手法绝就绝在你:既没有说话的自由,也没有不说话的自由;比起满清的文字狱,中共的文字狱的更阴毒之处是“改造思想”,让无辜的人真觉得自己十恶不赦;比起满清的文字狱,中共的文字狱更恶劣之处在于:满清可以没有文字狱而更好的存在(仁政或君主立宪);而文字狱是却是中共的命根子,少了文字狱,中共赖以为生的欺骗和罪行就要曝光,中共就要解体、就要死亡,所以只要中共不垮台,文字狱就会永远存在。

   综而言之,满清文字狱和中共文字狱的性质是相同的、恶果是相似的:都是极端专制的体现,都大大加深了中华民族的愚昧。不同的是,整肃思想犯,满清喜欢手起刀落,更加直接、残忍;中共则喜欢“治病救人”,更加隐晦、彻底;满清的文字狱的恶劣程度取决于皇帝个人的影响,容易废止,中共的文字狱却有与生俱来的的制度性顽固性,非中共垮台不能废止。

   满清、中共的文字狱,各自在中华黑暗史上抹下了最浓重的一笔。

   曾节明 下午 1:04:24 星期一 2005年5月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