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俩]
曾节明文集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胡锦涛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现在谜底已经完全解开:胡锦涛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极端的专制主义者,其本质是不择手段的嗜权狂。

    迄今为止,胡锦涛的这一邪恶本质已经完全得到证实。铁证如山的事实是:随着胡锦涛权力的加强和巩固,他不仅没有丝毫的民主化改革的动作,其对自由、民主、人权诉求的打压反倒是越来越疯狂。

    2004年九月十九日,胡锦涛取得中共军委主席职位以来,下发中央文件,狂喊要向朝鲜、古巴学习,严令加强镇压和控制;紧接着,当年年底,抓捕赵岩、师涛等独立记者、绑架威胁刘晓波、余杰、王怡等独立写作人士,并非法操没其财产,违宪重判异议人士清水君;以胡为首的中共高层,掀起一波迫害良心律师的逆流,、郑恩宠、郭国汀、高智昇等人,受到残酷迫害、威胁、乃至抓捕...同时,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仍然继续。

    除迫害法轮功为继承僵贼泯的暴政,其残酷性暂时未超过僵时期外,胡锦涛的其余所有暴政专制,都超越了僵贼泯1992年—2002年的十年统治。十多年来,僵贼泯虽然也对持不同政见者、信仰组织横加打压,要“将不稳定消灭在萌芽状态中”,但其重点是组织和活动,对知名异议人士、中共党内自由派倒也不敢轻动。胡锦涛却不仅要“将不稳定消灭在萌芽状态中”,还要堵住“错误思想”的源头,“不给错误思想的传播提供载体”。早在2002年,胡锦涛就亲自下令开除刘军宁出社科院,因为刘出书倡扬自由民主;从2003年下半年起,胡某人连出狠招,禁播《走向共和》、查禁《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去年九月以来,胡锦涛全面严打敢言的报刊、杂志、更加严密的封锁互连网、疯狂镇压上访民众;今年三月十三日,胡锦涛拿到国家军委主席一职后,变本加厉的强化专制镇压措施:百倍疯狂的迫害上防民众,五月一日又推出新的《上防条例》,进一步残酷剥夺公民权利,企图将访民阻挡在北京之外;进一步取缔报刊、压缩有责任心的学术组织“研究所”独立生存空间,以至于茅于轼惊呼:“改革与战略研究所”在奸贼泯时代生存了十年都无问题,现在快生存不下去了—连“擦边球”都不能打了。

    从去年年底开始,胡锦涛又开始了加强专制能力(所谓“加强执政能力”)的“保先”愚党运动,企图以制造紧张气氛来加强专制控制。今年年初开始,胡共中央又进一步加强了对法轮功、独立宗教组织的镇压;对宽带互联网的封锁升级。

    最赤裸裸的暴露胡锦涛专制暴君面目的莫过于其对赵紫阳丧事的冷血处理、对悼念赵紫阳民众的残酷镇压。陈毅死时,毛泽东尚能遵从“死者为大”的传统,悼文中未加微词;周恩来死时,面对老百姓自发的大规模的悼念周的行为,毛泽东、“四人帮”尚且没有阻止;赵紫阳死后,与赵在立场、观点上不共戴天的“左王”邓力群尚且能够亲往祭悼...而胡某人不仅对死者家属不闻不问、百般阻挠丧礼、还要在悼文责骂其“犯了错误”,给冤死的长者一记耳光!根本不用说专制了,由此足以见胡锦涛天良丧尽、人性泯灭的程度!

    已经够清楚了了,胡锦涛是一个典型的共产邪教流氓专制者,这一点无可置疑。至于“胡、温新政”,铁的事实和孰轻孰重的利害关系无情的告诉我们:所谓“以人为本,依宪治国”是彻头彻尾欺世谎言;取消遣送站、减免农业税完全是治标不治本作秀“德政”!

    在下今年三月在拙文《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一文中,提到了胡某人与戈氏的历程有神似的一面,胡某人完全有条件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在下呼吁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然而此后的事实再次无情地证明:胡锦涛是与戈氏完全相反的那种人:戈尔巴乔夫在增强个人权力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是民主化改革的逐步深入;胡锦涛在加强权力的过程中则表现出专制控制的全面加强和专制意识形态的再度回流(崇毛热、“反资产阶级自由化”)。

    胡锦涛是极端的专制主义者,这不是没人察觉。早在其上台之前,陈泱潮老先生就已经在其文《从胡锦涛亮相之旅识其人其迷》(见4/30/2002 《博迅》)最早揭露了其共产邪教流氓专制面目,之后,陈老先生又于2005年初在《胡锦涛的真面目—----走金正日父子专制独裁蹂躏国家奴役人民的社会法西斯超级暴政之路》,生动揭示了胡锦涛的邪恶本质;此外,刘宾雁、朱学渊、魏京生、李洪宽等少数敏锐人士也发文揭露了其专制嘴脸。然而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包括民运人士)对胡锦涛心存幻想。最近连战应邀访问大陆,又激起了海内外新一波对胡锦涛“新思维”的期待。

    这是什么原因?这就不能不谈一谈胡锦涛所惯用的鬼域伎俩。

    深藏不露、作秀欺世、突下狠手、过河拆桥这四招是胡锦涛惯用且十分擅长的“政治斗争”招数。实际上正是靠着四手绝招,胡某人才得有今日。

    胡锦涛记忆力惊人,反映出其智商不低,决不是有的人所指的“呆子”。但是,光智商高是远远不够的。胡能够蹿升中央,靠的是所谓“党性强”,即吃透了共产党的邪性(认定赵紫阳的温和开明是没有前途的,不惜背离总书记路线),突下狠手,率部于1989年三月五日在拉萨街头开枪屠杀和平示威的藏人,震惊世界。由此,胡锦涛甚得邪教大佬邓小平的欢心。

    六四大屠杀后,胡锦涛邪恶眼光过人,率先表态支持屠杀,终于被邓小平看中,提拔至中央。

    由于胡锦涛满脑子的毛共反动思想,与邓矮子的跛脚改革也不合拍,如被邓察觉一切都完了。于是胡某人动用用其深藏不露这一招,一面对矮子及邪教元老毕恭毕敬,桥牌功夫恰到好处,寡言少语,只说矮子最爱听的话,并在深藏不露之间,私下里对邓矮子表露了自己支持邓氏改革大业的“心迹”,这一招是作秀欺世,胡某人大奸若忠,再加上僵贼泯在六四屠杀后一度望极左方向作机会主义游走,邓矮子被蒙骗得下定决心,隔代指定了胡锦涛为皇太孙。

    达到目的之后又是深藏不露,反正责任由贼泯同志扛着。胡某人十多年如一日的装孙子,弄得大搞帮派治国的僵贼泯欲废之而找不到把柄。2002年秋,贼泯交班的大限已至,老贼却模仿矮子,赖着军委主席不退,企图垂帘听政。次年胡锦涛忽然借“萨斯”一灾,一变孙子脸,撤换僵贼泯亲信,短时间提高新闻透明度,利用吕加平作马前卒,在全国四大班子大曝僵某人之旷世丑闻,突下狠手和作秀欺世两招并用,把僵某人搞的臭气熏天,党心军心尽失,不得已于2004年秋让位。胡锦涛在不动声色之间,不仅逼退了贼泯势力,还博得了“胡温新政”美誉。

    胡某人眼看大权在握,立即翻脸不认人,再次突下狠手,对包括功臣吕加平在内的广大人民及自由派知识分子极尽法西斯之能事;对曾经支持期盼他的人、甚至恩师邓小平则尽显“过河拆桥”之面目,足见其冷酷无情。

    胡锦涛短时间内激起了民众的万丈怒火,和所有的极权者一样,胡某人根本不在乎民意,他只在乎党内、军内高层的“党心”、“军心”。

    但是,胡锦涛的倒行逆施,不仅没有博得中共党内的一致认同,反而加剧了中共的内斗纷争。首先,曾庆红等野心勃勃的江家帮旧部,不甘心久在人下,正在利用胡的倒行逆施推波助澜,力求生乱,伺机夺权;解放军鹰派、开明派也对胡的无所作为日益不满。

    胡锦涛迅即地回以作秀欺世的招数:先是祭出《反分裂国家法》,主要为安抚军内鹰派,顺便吓唬台湾。但是此战争法一出,中共遭到全世界的声讨,欧盟武器的解禁计划泡汤;胡锦涛急忙又借中日民族纠纷煽动反日游行,转移视线,如今眼见反日有失控的危险,胡又极端冷血卑鄙的残酷压制民间反日活动。胡锦涛的罔顾民族大义的行为,终于激起了军人的普遍不满,上个月,刘亚洲等太子军在曾庆红的暗中支持下发布文告,强烈表达了对胡锦涛的憎厌。

    胡锦涛再怎么“有定力”,对此都不可能“坐得住”了,他急忙抛出了邀请江丙坤、连战、宋楚瑜等国民党、亲民党头头访问大陆的招数,一来再次转移视线;二来以“破冰之旅”、“国共合作”、“和平统一”等姿态,大肆欺骗国际社会,离间台湾政界,伺机搞乱台湾;三来全力吊起广大国人对“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热切期待。

    欺骗是颇具成效的,中华天地间又涌起了国民党光复大陆、民主化、两党政治的幻想热潮。当然,国人手持青天白日旗,借欢迎连战表达对中共的极端憎恨,却是胡锦涛猝不及防的。

    胡锦涛企图利用党内外对其一次又一次的期待与幻想,来延续其专制统治。

    综上所述,胡锦涛不仅不是什么“呆子”,而是一个应变能力很强、极其冷酷、及其狡诈的反动分子:

    他迟迟不启动政改,不是什么江泽民势力掣肘,而是他根本就是一个与民主势不两立的毛共专制主义者;

    他继续镇压法轮功,不是他迫于江泽民实力的无奈,而是他根本都赞同对包括法轮功在内的独立宗教信仰组织的镇压(他仅仅嫌僵贼泯的镇压方式太蠢,让国际社会抓住了证据);

    他容留高层江家帮分子,根本不是什么为人厚道或“民主作风”,而完全是因为政治需要:无数的把柄抓在手里,贾庆林、李长春等人敢不听令?至于奈何太子党、太子军不得,只是因为胡某人还没有这个实力而已;

    他廉洁奉公,没有丑闻,不是因为他高风亮节,实在是政治斗争,“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抓人把柄的需要。获取利益,他胡某人有更好的办法—将女儿许配给新浪集团的总裁—无懈可击,何必去走僵贼泯化公为私的蠢路呢?

    总的来说,胡锦涛是一个比江泽民更凶残、更狡诈的反动分子,他比僵贼泯更擅长镇压人民,不过,胡锦涛最危险的鬼域伎俩却不是冷酷镇压,而是他作秀欺世的鬼域伎俩:

    他人性极端泯灭,连自己养母刘秉霞都不顾,“党性”以使其变成了一具算度精准人形机器,“深藏不露”功夫远超出正常人之外,大奸若忠,这是他作秀欺世的鬼域伎俩屡屡能够迷惑人心的主要原因。在这种迷惑下,人们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和期望,也就一次又一次地帮助胡锦涛延续其反动专制统治。

    胡某人能否得逞?答案是否定的。人算不如天算,形势比人强,且胡某人双拳难敌四手,我们等着看他的好戏罢。 曾节明 二○○五年五月三日星期二下午5时1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