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俩]
曾节明文集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胡锦涛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现在谜底已经完全解开:胡锦涛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极端的专制主义者,其本质是不择手段的嗜权狂。

    迄今为止,胡锦涛的这一邪恶本质已经完全得到证实。铁证如山的事实是:随着胡锦涛权力的加强和巩固,他不仅没有丝毫的民主化改革的动作,其对自由、民主、人权诉求的打压反倒是越来越疯狂。

    2004年九月十九日,胡锦涛取得中共军委主席职位以来,下发中央文件,狂喊要向朝鲜、古巴学习,严令加强镇压和控制;紧接着,当年年底,抓捕赵岩、师涛等独立记者、绑架威胁刘晓波、余杰、王怡等独立写作人士,并非法操没其财产,违宪重判异议人士清水君;以胡为首的中共高层,掀起一波迫害良心律师的逆流,、郑恩宠、郭国汀、高智昇等人,受到残酷迫害、威胁、乃至抓捕...同时,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仍然继续。

    除迫害法轮功为继承僵贼泯的暴政,其残酷性暂时未超过僵时期外,胡锦涛的其余所有暴政专制,都超越了僵贼泯1992年—2002年的十年统治。十多年来,僵贼泯虽然也对持不同政见者、信仰组织横加打压,要“将不稳定消灭在萌芽状态中”,但其重点是组织和活动,对知名异议人士、中共党内自由派倒也不敢轻动。胡锦涛却不仅要“将不稳定消灭在萌芽状态中”,还要堵住“错误思想”的源头,“不给错误思想的传播提供载体”。早在2002年,胡锦涛就亲自下令开除刘军宁出社科院,因为刘出书倡扬自由民主;从2003年下半年起,胡某人连出狠招,禁播《走向共和》、查禁《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去年九月以来,胡锦涛全面严打敢言的报刊、杂志、更加严密的封锁互连网、疯狂镇压上访民众;今年三月十三日,胡锦涛拿到国家军委主席一职后,变本加厉的强化专制镇压措施:百倍疯狂的迫害上防民众,五月一日又推出新的《上防条例》,进一步残酷剥夺公民权利,企图将访民阻挡在北京之外;进一步取缔报刊、压缩有责任心的学术组织“研究所”独立生存空间,以至于茅于轼惊呼:“改革与战略研究所”在奸贼泯时代生存了十年都无问题,现在快生存不下去了—连“擦边球”都不能打了。

    从去年年底开始,胡锦涛又开始了加强专制能力(所谓“加强执政能力”)的“保先”愚党运动,企图以制造紧张气氛来加强专制控制。今年年初开始,胡共中央又进一步加强了对法轮功、独立宗教组织的镇压;对宽带互联网的封锁升级。

    最赤裸裸的暴露胡锦涛专制暴君面目的莫过于其对赵紫阳丧事的冷血处理、对悼念赵紫阳民众的残酷镇压。陈毅死时,毛泽东尚能遵从“死者为大”的传统,悼文中未加微词;周恩来死时,面对老百姓自发的大规模的悼念周的行为,毛泽东、“四人帮”尚且没有阻止;赵紫阳死后,与赵在立场、观点上不共戴天的“左王”邓力群尚且能够亲往祭悼...而胡某人不仅对死者家属不闻不问、百般阻挠丧礼、还要在悼文责骂其“犯了错误”,给冤死的长者一记耳光!根本不用说专制了,由此足以见胡锦涛天良丧尽、人性泯灭的程度!

    已经够清楚了了,胡锦涛是一个典型的共产邪教流氓专制者,这一点无可置疑。至于“胡、温新政”,铁的事实和孰轻孰重的利害关系无情的告诉我们:所谓“以人为本,依宪治国”是彻头彻尾欺世谎言;取消遣送站、减免农业税完全是治标不治本作秀“德政”!

    在下今年三月在拙文《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一文中,提到了胡某人与戈氏的历程有神似的一面,胡某人完全有条件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在下呼吁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然而此后的事实再次无情地证明:胡锦涛是与戈氏完全相反的那种人:戈尔巴乔夫在增强个人权力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是民主化改革的逐步深入;胡锦涛在加强权力的过程中则表现出专制控制的全面加强和专制意识形态的再度回流(崇毛热、“反资产阶级自由化”)。

    胡锦涛是极端的专制主义者,这不是没人察觉。早在其上台之前,陈泱潮老先生就已经在其文《从胡锦涛亮相之旅识其人其迷》(见4/30/2002 《博迅》)最早揭露了其共产邪教流氓专制面目,之后,陈老先生又于2005年初在《胡锦涛的真面目—----走金正日父子专制独裁蹂躏国家奴役人民的社会法西斯超级暴政之路》,生动揭示了胡锦涛的邪恶本质;此外,刘宾雁、朱学渊、魏京生、李洪宽等少数敏锐人士也发文揭露了其专制嘴脸。然而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包括民运人士)对胡锦涛心存幻想。最近连战应邀访问大陆,又激起了海内外新一波对胡锦涛“新思维”的期待。

    这是什么原因?这就不能不谈一谈胡锦涛所惯用的鬼域伎俩。

    深藏不露、作秀欺世、突下狠手、过河拆桥这四招是胡锦涛惯用且十分擅长的“政治斗争”招数。实际上正是靠着四手绝招,胡某人才得有今日。

    胡锦涛记忆力惊人,反映出其智商不低,决不是有的人所指的“呆子”。但是,光智商高是远远不够的。胡能够蹿升中央,靠的是所谓“党性强”,即吃透了共产党的邪性(认定赵紫阳的温和开明是没有前途的,不惜背离总书记路线),突下狠手,率部于1989年三月五日在拉萨街头开枪屠杀和平示威的藏人,震惊世界。由此,胡锦涛甚得邪教大佬邓小平的欢心。

    六四大屠杀后,胡锦涛邪恶眼光过人,率先表态支持屠杀,终于被邓小平看中,提拔至中央。

    由于胡锦涛满脑子的毛共反动思想,与邓矮子的跛脚改革也不合拍,如被邓察觉一切都完了。于是胡某人动用用其深藏不露这一招,一面对矮子及邪教元老毕恭毕敬,桥牌功夫恰到好处,寡言少语,只说矮子最爱听的话,并在深藏不露之间,私下里对邓矮子表露了自己支持邓氏改革大业的“心迹”,这一招是作秀欺世,胡某人大奸若忠,再加上僵贼泯在六四屠杀后一度望极左方向作机会主义游走,邓矮子被蒙骗得下定决心,隔代指定了胡锦涛为皇太孙。

    达到目的之后又是深藏不露,反正责任由贼泯同志扛着。胡某人十多年如一日的装孙子,弄得大搞帮派治国的僵贼泯欲废之而找不到把柄。2002年秋,贼泯交班的大限已至,老贼却模仿矮子,赖着军委主席不退,企图垂帘听政。次年胡锦涛忽然借“萨斯”一灾,一变孙子脸,撤换僵贼泯亲信,短时间提高新闻透明度,利用吕加平作马前卒,在全国四大班子大曝僵某人之旷世丑闻,突下狠手和作秀欺世两招并用,把僵某人搞的臭气熏天,党心军心尽失,不得已于2004年秋让位。胡锦涛在不动声色之间,不仅逼退了贼泯势力,还博得了“胡温新政”美誉。

    胡某人眼看大权在握,立即翻脸不认人,再次突下狠手,对包括功臣吕加平在内的广大人民及自由派知识分子极尽法西斯之能事;对曾经支持期盼他的人、甚至恩师邓小平则尽显“过河拆桥”之面目,足见其冷酷无情。

    胡锦涛短时间内激起了民众的万丈怒火,和所有的极权者一样,胡某人根本不在乎民意,他只在乎党内、军内高层的“党心”、“军心”。

    但是,胡锦涛的倒行逆施,不仅没有博得中共党内的一致认同,反而加剧了中共的内斗纷争。首先,曾庆红等野心勃勃的江家帮旧部,不甘心久在人下,正在利用胡的倒行逆施推波助澜,力求生乱,伺机夺权;解放军鹰派、开明派也对胡的无所作为日益不满。

    胡锦涛迅即地回以作秀欺世的招数:先是祭出《反分裂国家法》,主要为安抚军内鹰派,顺便吓唬台湾。但是此战争法一出,中共遭到全世界的声讨,欧盟武器的解禁计划泡汤;胡锦涛急忙又借中日民族纠纷煽动反日游行,转移视线,如今眼见反日有失控的危险,胡又极端冷血卑鄙的残酷压制民间反日活动。胡锦涛的罔顾民族大义的行为,终于激起了军人的普遍不满,上个月,刘亚洲等太子军在曾庆红的暗中支持下发布文告,强烈表达了对胡锦涛的憎厌。

    胡锦涛再怎么“有定力”,对此都不可能“坐得住”了,他急忙抛出了邀请江丙坤、连战、宋楚瑜等国民党、亲民党头头访问大陆的招数,一来再次转移视线;二来以“破冰之旅”、“国共合作”、“和平统一”等姿态,大肆欺骗国际社会,离间台湾政界,伺机搞乱台湾;三来全力吊起广大国人对“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热切期待。

    欺骗是颇具成效的,中华天地间又涌起了国民党光复大陆、民主化、两党政治的幻想热潮。当然,国人手持青天白日旗,借欢迎连战表达对中共的极端憎恨,却是胡锦涛猝不及防的。

    胡锦涛企图利用党内外对其一次又一次的期待与幻想,来延续其专制统治。

    综上所述,胡锦涛不仅不是什么“呆子”,而是一个应变能力很强、极其冷酷、及其狡诈的反动分子:

    他迟迟不启动政改,不是什么江泽民势力掣肘,而是他根本就是一个与民主势不两立的毛共专制主义者;

    他继续镇压法轮功,不是他迫于江泽民实力的无奈,而是他根本都赞同对包括法轮功在内的独立宗教信仰组织的镇压(他仅仅嫌僵贼泯的镇压方式太蠢,让国际社会抓住了证据);

    他容留高层江家帮分子,根本不是什么为人厚道或“民主作风”,而完全是因为政治需要:无数的把柄抓在手里,贾庆林、李长春等人敢不听令?至于奈何太子党、太子军不得,只是因为胡某人还没有这个实力而已;

    他廉洁奉公,没有丑闻,不是因为他高风亮节,实在是政治斗争,“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抓人把柄的需要。获取利益,他胡某人有更好的办法—将女儿许配给新浪集团的总裁—无懈可击,何必去走僵贼泯化公为私的蠢路呢?

    总的来说,胡锦涛是一个比江泽民更凶残、更狡诈的反动分子,他比僵贼泯更擅长镇压人民,不过,胡锦涛最危险的鬼域伎俩却不是冷酷镇压,而是他作秀欺世的鬼域伎俩:

    他人性极端泯灭,连自己养母刘秉霞都不顾,“党性”以使其变成了一具算度精准人形机器,“深藏不露”功夫远超出正常人之外,大奸若忠,这是他作秀欺世的鬼域伎俩屡屡能够迷惑人心的主要原因。在这种迷惑下,人们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和期望,也就一次又一次地帮助胡锦涛延续其反动专制统治。

    胡某人能否得逞?答案是否定的。人算不如天算,形势比人强,且胡某人双拳难敌四手,我们等着看他的好戏罢。 曾节明 二○○五年五月三日星期二下午5时1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