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
曾节明文集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下在《北京已不适宜作为中国的首都》(见2004年6月9《看中国》,《大纪元》,《博迅》)拙文中,揭示了北京巨大的险恶不祥所在:生态地质灾难危急险恶;极度充斥着专制毒素鬼魅。以北京为首都:人权毁弃,文明摧残,民族劣等,腐败黑暗,专制邪恶势力却以之延年益寿,妖运亨通,实为遗害长久的祸国殃民之举。为解危救亡,唯有迁都南下。迁往何处?建都事宜,关乎华夏体统,有建都历史传统的城市不能不首先考虑: 除北京之外,有华夏政权建都历史的著名城市有西安,开封,杭州,南京,他们在历史上曾各具建都的优越性,不同程度上具备“王气”,但在今天都缺乏作为中国首都的条件。 (博讯 boxun.com)

    西安有着最长,最辉煌(作为中华最强盛的汉,唐时期的首都)的国都历史,其位于中国地理位置上的最中心的区域,古丝绸之路上的东方大站,便于东,西部和陆路上的东,西方交流,也不易受外敌自海,空发起的突袭。由于历史悠久,历史上的文明,文化十分灿烂,而后虽然衰落却基本没有断绝,所以西安地区的传统文化积蕴十分深厚。虽然西安深居内陆,不易受西方影响,较为闭塞,但也造成其地域文化少受西方文化糟粕异化,因而民风古朴厚道,中华习性保存得较为完好。这是西安的建都优势。但是繁盛的年代已相去久远。现在的西安已成了较为贫穷落后的西部地区的城市,时过境迁,关中,这历史上富饶的“八百里秦川”,如今已成了经济上边缘化的次贫穷地区,仅好于陕北,甘肃,西藏,青海等最贫穷的西部地区。由于关中地区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所以建都西安是不切实际的,早在明朝初年,朱元璋就觉得定都南京有偏安之嫌,一度想迁都西安,就因为关中的破败,未能如愿。今天的关中地区依然贫穷,而且更为边缘化,如果硬以之为都,则会无休无止地劳民伤财,即便在贫穷的渭河平原上堆彻出一座富丽的孤城,也坠入了建都北京的恶性模式。

    开封,以曾作为北宋国都而著名,其建都的优势有与西安西安相似之处,就是具有悠久的华夏文明历史,处于中国的地理中心区域,不易受到外敌攻击。开封更处于华夏文明传统的中心区域-中原地区(夏朝的发源,兴起之地),在地理位置上,对于华夏文化比西安更具代表性。但是,与西安相似的,由于历史上长期剧烈的战乱,开封的悠久的文明文化几乎被破坏无遗,比西安更惨的是,由于地处黄河泛滥的灾害中心区域(开封以北不到一百公里,头上顶着的这段黄河,是最易决口的黄河段,今天河面高出城市十几米以上,成为悬在头上的名副其实的“一把利剑”)多次的黄河决口改道的大泛滥,不仅使得隋,唐,北宋时代中原的繁盛气象不再,就连繁盛时代毁灭的废墟,都埋在几十米以上深的泥沙下,难以发掘。在人祸和天灾的长期摧残下,如今的河南,生态恶化,土地沙化,贫穷落后,比关中地区犹甚,隋,唐,北宋时期优容典雅的中原文化古风荡然无存。今天的河南,传统文化底蕴不如陕西,而其闭塞愚昧专制之风气却在陕西之上。开封,如此落后衰退之所,当然十分不适宜以之为未来民主自由中国的首都。

    这些城市当中,杭州无疑有着最宜人的自然条件。杭州降雨充沛,气候四季分明,既避免了北方长时间的严寒,又避免了岭南长时间的酷热,城市依山抱湖临江傍海,集奇美,秀美,壮美之景于一身,不可谓非得天独厚也。建都杭州于西北可据守淮河长江钱塘江等众多水系阻隔,以及大别山,紫金山,天目山等众多山险,十分有利于抵御北来,西来之敌。而其临江傍海的特点,使其在历史上是一个难以被围死的城市,十分有利于统治集团在危急情况下从水路撤离。了解了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当年宋高宗赖着脸皮也要留在杭州,一再拒绝一大批主战派,儒臣强烈要求还都健康(南京)的动议,现在看来这个看似软弱昏聩的宋高宗实则极其精明老到,没有他建都杭州的决策,南宋王朝多半和南明一样短命。在十二到十三世纪,这北亚游牧渔猎民族最强大最肆虐,横扫欧亚大陆大部分地区的时代,以杭州为首都的“弱宋”居然顽强地生存了近一百六十年。这不能不说明:杭州深具国都之运!此外,杭州地区是中国经济文化发展比较协调的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传统中国文化积蕴深厚纯正,又因为沿海,易受欧风美雨之影响,以之为都,有助于引导中国发展的先进方向。但是,杭州具备的只是偏安之国的国都之运。当今中国的版图已远非南宋可比,在当今的版图中,杭州偏居东南沿海一隅,在地理位置上对东西部的交流完全不具备连接纽带作用,对中国的东北西北更有鞭长莫及之势。文化经济都发达的杭州地区虽然能代表,能引领中国发展的先进方向但由于其偏居浙东一隅,与临近富庶的长江三角洲抱成一团,而与中国广大贫穷内地有脱离之势,在加上其强大而自成一统的地域文化,对其与中国北方及腹地的交流更造成阻隔。所以,今天若再以杭州为都,不仅十分不利于协调中国各地,还在西北方向上潜藏着分僵裂土的巨大危险。

    除了西安,北京之外,最具建都传统的城市是南京。南京号称“六朝故都”,实际上建都南京的政权何止六朝?三国时东吴定都于此五十年以上,东晋建都于斯一百年以上,接下来,南朝的宋,齐,梁,陈,皆都于斯,跨越一百七十年,唐灭后,天下大乱,中土的一个边缘政权南唐(李煜为其著名君主),以此为中心偏安几十年,之后,南京更成为明朝的“龙兴之地”,做了五十多年的大明国都。南京的建都历史,还包括短命的南明,颇具争议的”太平天国“。“最荣耀的是,南京有着光荣的真正的革命历史(本质不同于中共伪革命),随着伟大的辛亥革命的胜利,南京一度成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的首都,此后,南京的首都历史为北洋军阀中断十六年,1927年,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政权击败北洋军阀,重建民国,从此确立并稳固了南京的中华民国首都地位,直至中共暴力摧毁中华民国,效法满清王朝建都北京。由此可见,南京故都,资格之老,历史渊源之深。

    从风水上说,南京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具有王气的”虎踞龙蟠”之地,“山河险固”。南京位于长江口附近,是长江这条龙的“龙首”(中国现在和未来的经济文化人才重心在长江流域),东向太平洋,这种由西向东向往海洋文明的形态符合中国的未来发展趋向。定都南京,北可以据长江之险以控中原腹地,左有上海,江浙这样的人才济济,文化经济高度发达,面向太平洋的三角洲及商埠港口;右有广阔的鱼米之乡,同样是人才济济的荆楚大地;南有不远的珠江三角洲这样的经贸商贾云集之地为脚垫,依托港澳,兼具开风气之先,吸纳欧风美雨的南风窗之利,方便与国际接轨。总之,南京均衡地代表着中国最发达的人才,经贸,文化,建都南京决不会出现象定都北京那样的政治与人才,经贸,文化脱节,分裂,对立的大悲剧。

    从自然条件上讲,南京不可谓不优越,与杭州相似。南京坐落在亚热带与温带交际之处,四季分明,降雨充沛,偎依长江,水源极为充足,完全没有北京等城市沙尘暴,缺水,地陷的危机(这反倒部分得益于中共的刻意忽视和压制),南京夏天虽有“火炉”之称,但为期不足一月,且渐已过时(现在北京郑州等地夏天在摄氏四十度以上的天数已越来越多,司空见惯。)

    既然南京在建都上拥有传统和自然条件,以及现实的人文,地理的巨大优势,那么,是否可以说,应该选择南京作为新中国的首都呢?在下以为,万万不可。

    南京虽有着众多王朝建都的历史,但以南京为都的政权,除东晋存在了一百多年以外,无一例外是只能维持几十年的短命政权。奇特的是,南京既是虎据龙盘的具有王气之地,又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亡国之都,真可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589年,南朝之陈朝末代皇帝陈叔宝亡国于斯,为后人留下了“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千古咏叹,974年南唐颇具艺术家才情的君主李煜向宋朝大军投降,再次使南京成为著名的亡国之都,治国无方,却在艺术上才华横溢的李煜亲自留下了“...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凄美绝句。最可叹的是,蒋介石先生以儒家之忠恕精神,投入极大的毅力,耐心致力的中华民国宪政事业,在一九四六年《中华民国宪法》产生,中国的民主宪政刚刚露出曙光之际,转瞬之间,横遭中共暴力毁灭。首都南京标志性地陷落,讣告了辛亥大业在大陆的灰飞烟灭,真是: 辛亥功名终一日, 长天碧水叹弥弥。

    今天面对南京,我们只能无比惋惜的背过身去,以无限向往的眼睛望着碧海那边的中华民国。

    南京是优美的,典雅的,文明的,先进的,但是,其美好的一次次毁灭悲剧,千百年来耐人回味,令人动容,也使人奇怪:在中国,近五百年来,没有那一个城市象南京那样,国祚如此之短,如此频繁地成为野蛮,落后,邪恶势力逞凶作恶的牺牲品。

    1405年,朱棣以明藩王的身份发动军阀叛乱,将南京攻陷于血与火之中(所谓“靖难”),篡位之后,迁都北京。此举似乎揭开了南京更大厄运的序幕。两百四十年后,在南京重建明朝的弘光政权仅存在了一年时间,便倒在了满清的铁蹄之下,八旗军兵不血刃拿下南京时,南明壮观的投降场面-二百多文武官员,二十多万军队,对华夏文明构成了绝大的讽刺。鉴于南京弘光政权的重要官员,阮大成,马十英,不以外族入侵者为敌,在华夏存亡之际,一味弄权内斗,贪污腐化,招致华夏国丧失最后划江而治的契机,整个中华亡于外族之手的大悲剧。鉴于这一幕幕最凄厉的亡国悲情一再在南京上演,有后人悲愤地怒斥南京:“养男为奸,养女做妓,为都亡国!”

    近代以来,南京之厄运更甚。1853年,太平天国建都南京之日始,洪秀全等人似乎即因江南佳丽粉黛而精力不支,仅派偏师北伐,进取之心大减。三年之后,南京城内即发生“洪杨之变”,十几万人被杀,血染秦淮河。1864年,专替满人主子杀自己同胞,穷凶极恶的汉奸奴才刽子手,专制王朝卫道士曾国藩率湘军杀入南京后,大肆屠城,杀害数十万人的生命。七十三年之后,侵华日军再次在南京杀死中国人三十万人以上,将南京变成血腥的人间地狱。

    现在寓于过去之中,未来寓于过去和现在之中,否则,人类的历史经验将毫无意义。南京的建都史一再告诉我们:南京是王者之地,兼具兴国之运,但是立国之后,国祚短暂,倏尔即成亡国之都,虽求偏安而不可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