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曾节明文集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电视连续剧《大唐情史》在辨机被腰斩的残酷的惨酷血色中徐徐地落下了凄艳的帷幕,与《还珠格格》纯属虚构不同的是,这一撼人心魄的浪漫爱情悲剧是一段真实的历史史实:贞观末年,唐都长安破获一起和尚与公主的通奸案,可谓是惊世骇俗。事情的起因竟然是一个小偷的被捕,在小偷的赃物中却发现了一只精美的女用枕头,小偷招出,枕头来自辨机和尚住处。官吏发现,这是只有皇家才有这样的枕头,不禁大惊失色。御史台慌忙亲自招来辨机审问,在严刑与诱骗之下,辨机招出:绣枕乃高阳公主所赠。御史案经过卖力的调查,查出了辨机和高阳公主长达八年之久的罗漫史,并上报唐太宗李世民。

   实际上,唐太宗对女儿偷情的事心里早就清楚,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大概有以下两个原因:一是那个时代是一个个性张扬的时代,整个社会对男欢女爱之事十分宽容,偷情并不是十恶不赦的罪恶(这从唐代的众多史籍中不难看出);一是怕动作大了,欲盖弥彰,丑事得到证实,影响皇家形象。所以,对此,以唐太宗之精明,自然选择聋作瞎,流言蜚语由他去,反正没证据。但是,到了御实台上报时就不同了,以被自己的统治机器抓住了证据,形成了案卷,只能靠杀一儆百来立威了。

   于是,公元649年,长安街头就发生了腰斩的惨剧。

   《大唐西域记》的卷末语中,也对辨机作过间略的介绍:他出生苦难家庭,15岁出家为僧,师从大总持寺道岳法师,贞观十九年正月,从西天取经回来的著名的唐僧玄装在弘福寺主持译经,辨机以其博学敏慧,成为从事译著的缀文大德九人中的最有名的一位,被唐僧选为自己口述的整理人。皇家绣枕案发生时他正在弘福寺译经,年仅二十六岁。

   不管导演经意不经意,《大唐情史》,人物个性生动跃然,连一个和尚,都是那样的个性鲜明,充斥着张扬的生命气息,唐太宗李世民,倒成了不太显眼的人物。回忆《还珠格格》,最显眼的,有个性的永远只有皇阿麻,皇家小燕子,和个别不肖“阿哥”。这或许是这两部片子反映的唐,清的两个不同历史背景给人的直觉差异感。

   辨机之死,易使人觉得那个时代血腥,其实不然(当然腰斩的酷刑是华夏文明的耻辱)。《大唐情史》悲剧的背景是唐朝的盛世之一“贞观之治”,这期间平均每年全国的死刑犯人只有几十人。而《还珠格格》的大团圆结局,易使人觉得那个时代很文明,其实不然。《还珠格格》喜剧的背景是清朝的“盛世”,“康乾盛世”,这期间因文字处死人的(文字狱)的案子都有一百三十多起,几乎每年一起,每次都要杀几十人以上,几乎每次都有人被凌迟处死(一刀一刀地割,剐而死)。康熙年间间发生的文字狱庄廷栊案,七百多人被杀,十八人被凌迟处死,庄廷栊等两人虽然在案发时已死,仍被开棺戮尸,雍正年间吕留良文字狱,处斩128人,吕留良虽死去多时,仍被“挫骨扬灰”。乾隆在位六十年,制造了一百二十起文字狱,几乎一年两起,残杀数千人。

   整个唐朝,只有一起文字狱,那是在唐高宗发动对高丽(朝鲜)的一次战争之前,有个叫元万倾的狂放诗人,写了一首诗,提醒高丽人人:唐军来犯,应提前备守鸭绿江天险。结果唐军无功而返。元万顷此举,实际上有泄露国家机密之嫌,可是唐高宗居然没有严厉地惩处他,只是把他充军到岭南了事。不久竟又把他招回来,封给他一个著作郎的官职。武则天在唐代君主中恐怕是最为好杀的一位,但对以文犯“忌”之人却十分地洒脱大度,著名的天才诗人,“唐初四杰”之一骆宾王曾为反武则天势力写下赫赫有名的“《讨武造檄》”,文中直斥武则天“狐媚惑主”,武则天读后却只是“嘻笑”,不仅没有加害骆宾王,反而埋怨大臣们,没有将骆宾王这样优秀的人才罗织在她身边。不难想见,“康乾盛世”的人如果犯下元万顷这样的事,死几次都不够;骆宾王此举要是发生在清朝,那就不仅是当事人怎么死的问题,而是株灭九族的问题!

   相形之下,唐统治者的优容雅致的气度,是何等的潇洒!只有在这样的开明宽松的时代里,才能够生长出迄今为止中国最伟大的诗人:李白,杜甫;才能够涌现出一大批如璀璨群星般的才华横溢的作者:王勃,骆宾王,王维,白居易,孟浩然,李商隐,柳宗元,王昌龄,岑参......才会留有华夏文明史上最富个性的诗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才能够创造出举属目的华夏文明成就的一大顶峰-唐诗。

   言论环境的截然不同是唐,清这两大“盛世”的最大不同。

   言论环境自由的程度,深远地影响着文明的活力和创造力,文字狱,毁灭和摧残的不仅仅是作者的生命,更是对人类精神活力和创造力的毁灭性打击。由于极其严酷的言论环境,除了极少数落难隐居遁世的明朝遗老(黄宗曦,顾炎武,吕留良等),整个康乾盛世找不出一个有个性尊严和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正如鲁迅说的,清统治者杀“尽了汉人的骨气和自尊”。整个清朝,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一本《红楼梦》(据传作者为一个叫“空空道人”的隐居明朝遗老,曹雪芹只是批阅成书而已)。

   “康乾盛世”,是一个靠战后人口恢复,国家鼓励多生(康熙颁行的政策:“滋生人丁,永不加赋”),减免租息,农业恢复发展而生的盛世,而并不是一个靠技术创新,制度创新造就的盛世,因此,“康乾盛世”比起前朝历代的盛世,并没有实质性的进步。相反,由于空前的专制扼杀了社会的活力和创造力,使得“康乾盛世”是个进步停滞,坐吃老本的“盛世”,一个牺牲民族国家的前途和未来的“盛世”。

   长达一百三十年的“康乾盛世”结束之后,仅过了四十年,巨大的问题便暴露无遗,明末时比之西方差距不大的技术,此时有如天壤之别。整个清朝到鸦片战争之前,技术不仅没有进步,与明朝末年的相比还有倒退。整个社会体制更是远远落后了。

   “康乾盛世”,反倒不如“贞观之治”更真实。

   《大唐情史》与《还珠格格》的背景差异之二是服饰和人物气质的巨大差异。看得出,这两部电视剧的导演都极力表现唐清两朝服装的精美。《看大唐情史》,如看一场精彩的时装表演,真正的唐装如此美丽纷层,使人有恍若隔世之感:原来华夏的服饰,也可以如此美丽!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比起潇洒俊逸而又多元化的唐装(注:不是现在以满装为唐装的“唐装”),清朝的服饰是那样的相形见拙,特别以男子的服饰对比最为显著。唐朝的男子,其发式既可以系方巾,扎网巾,可以束发峨冠,也可披发,或可作马尾式(类似如今日本武士发状)。清朝男子发式只有一种:半光头加“猪尾巴”。这种丑陋的发式在形成习惯之前,并不是中国人犯了贱要它,而是因为“留头不留发”,这根辫子,是“砍了我们祖先多少颗脑袋才种定的”(鲁迅语)。

   与发式一样,清朝男人千篇一律的长袍马褂“乌龟服”,是严酷专制的恶果,是多尔衮“去汉服”令以死相逼的结果,也是“砍了我们祖先多少颗脑袋才种定的”。其美观如何,参照日本和朝鲜半岛的态度就知道了:和服保留了很多唐装风貌,朝鲜,越南民族传统的男人服装也保留了很多明代汉服风貌 ,他们都不愿学满清服饰一丝半点!

   身着真正的唐装,很多人能够自然地透露出俊逸潇洒的精神气质,而身着满装,非常便于打千磕头,口称奴才,连来自西方的大山都有几分奴才相(当然民国时期经过改造的女性旗袍也是很好看的)。

   由于虚荣和历史失忆,中国人普遍地不知道(或无所谓)真正地唐装,把满装当成了唐装,口称国服。日本人对此十分轻蔑,称:中华民民族是一个没有传统民族服装的民族。这话有他的道理,因为事实上中华民族的主体民族是汉族,而最能代表汉服的唐装以被这个民族自己抛弃。

   但是天真的年轻人却能作出质朴的选择,他们去照相馆照艺术照时,往往宁可选择日本和服,也不愿选择“唐装”(满装)。这因为他们媚日吗?当然不是!因为“唐装”(满装)丑陋。

   一个历史教训是:专制的结果必然丑陋。人类最美丽的花朵是自由之花。

   “贞观之治”虽然比“康乾盛世”更完整,更真实,但同样是专制王朝下的“盛世”。无论是李世民,还是爱新觉罗.玄烨,其专制帝王的本质是一样的,贞观不同于康乾的仅是“开明专制”而已。帝制下的盛世,老百姓所享有的种种自由,好处都是帝王的“恩赐”而已,并没有任何体制上的保障。“有伤风化”的辨机,既因为高贵的公主的热烈追求而盛情难却,情不自禁,又能因为社会的优容而安然无恙,也可以因为为李世民一句话而被腰斩,多少也反映了即使在盛唐这样开明宽容的时代,普通人物的命运象浮萍野草一样不可确定,不由自主。其实,华夏文明五千年来,迄今为止最后一个灿烂的顶峰,大唐,其命运又何尝不象发生在盛唐时期的辨机,高阳的情史那样,是一出永恒的凄美的千古绝唱呢?

   今天,只有以尊重和保障人权为目的,建成以权力制衡为基础的新五权民主宪政体制,才能够开启比盛唐盛世更美好,更长久,更稳定的新的盛世!

   曾节明 星期五 2004年7月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