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极端血腥丑恶的发家史、过程相似、时间相等2005年4月20日 星期三

   二,两者都是靠极端残暴野蛮的暴力起家,而且】都是靠乘乱发难、乘火打劫、乘虚而入的方式夺取全国,过程相似,时间相等。满清(后金)政权的创造者,努尔哈赤,兴于暴力、死于暴力,是十足的杀人狂。以“十三副盔甲起兵”,发动部族暴乱之后,他只知杀,不能抚,身上血债累累,双手沾满无辜人的血。他不仅后来大肆屠杀汉人,对于反抗他残暴统治的女真其他部族,也残施杀戮,以致于身被叶赫部首领的血咒:“我叶赫哪怕只剩下一个女人,也要报仇!”

   他一生追逐权力,但是他追逐权力只为了两件事:杀人和掠夺,至于后来的马屁汉奸满奸伪史家吹捧他的什么“胸怀伟略”,要安定天下,纯粹荒诞扯谈。努尔哈赤学习汉语,通读《三国演义》,根本不是向往中华的先进文化,而是为了获取杀人和掠夺的智谋、技术、手段而已(一如后来毛泽东等人阅读美国《独立宣言》等自由民主文献译件,不是向往美国民主,而是为了获取欺世盗名的技巧)他的所作所为表现的,是一种从心底蔑视和仇恨以汉人为主体的中华民族的心态:蔑视汉人的武力不振,仇恨明政权在东北的存在,令他的杀人抢劫集团碍手碍脚。

   不仅是杀人狂,努尔哈赤还是一个心胸极端狭隘的种族灭绝主义者。万历十一年,明朝辽东经略李成梁在征伐侵扰明境的建州女真的行动中,误杀了努尔哈赤的“二老”(其老子和爷爷),作为补偿,李成梁不仅亲自收养努尔哈赤,明朝后来还封他为“建州左指挥司”,“龙虎将军”,但是,这个努尔哈赤不仅丝毫不念李成梁、中华政权对他的补偿之恩,反而后来大举“伐明”,对明朝人实施种族灭绝,屠杀东北两百万汉人。

   比成吉思汗等蒙古征服者更卑劣的是,努尔哈赤杀人没有任何道德底线:蒙古军西征屠城,尚有低于蒙古战车车轮者不杀(即不杀小孩)的惯例;努尔哈赤在辽东伐明,“攻一城屠一城”,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杀死。努尔哈赤的屠杀汉人,一如后来中共在江西的“中华苏维埃”政权实行的“烧杀政策”,对有产者、“反革命”实施的群体灭绝,杀人的数目恰好也是两百万左右。

   努尔哈赤不得好死之后,其继承者皇太极为了笼络人心,挽救危机四伏的后金政权,在杀人方面一度有所收敛,对明朝将官、士人、百姓大行招抚之术,如同1935年以后,逃窜到陕北的中共残余势力为了活命,暂时收起苏维埃烧杀政策,对民国政府军政人员、国统区百姓大搞“统战工作”,在边区实行安抚士绅的“三三制”。但是,到了皇太极统治的末期,随着满清国力对明朝优势的显现,满州政权又露出了残虐的本性:松锦决战获胜之日,皇太极下令大肆屠杀锦州、松山、塔山的明朝军民,已投降的也要杀,男女老幼概不能免;皇太极末期,入关掳掠的清军,接连制造屠城惨案,仅济南屠城,就杀死十七万老百姓。这就像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期,随着“解放军”在内战中胜势的显现,中共即撕下“新民主主义”的伪装,厉行“土改”,大肆屠杀解放区的地主、士绅、富农。

   皇太极死后,其实际上的继承者多尔衮在入关征服的过程中,更是以屠刀取天下,厉行“留发不留头”的民族压迫政策,将血腥屠杀政策推向了极致:六年中中屠城数十个,杀人上千万,其野蛮残暴,远在其老爷子努尔哈赤之上,直令后来的侵华日军自叹弗如。

   满清(后金)政权依靠屠杀起家,而老百姓的本性都想过平安的日子,对暴恶的东西是排斥、憎恨、逃避的,因此,满清(后金)这个极端野蛮残暴的政权一开始就是是不得人心的,就其性质来说,其成大气候的可能性并不高,为什么到能坐大为患,终至席卷天下呢?

   这首先是因为满清(后金)政权得到了发家崛起的最佳天时。建州女真早在明朝嘉靖年间就开始蠢动,时常侵扰明境,但在明朝杰出将领李成梁的打击和分化下,其势力形不成大患。到了明朝万历后期,李成梁病死,明朝在东北没有了良将,国防大大削弱,努尔哈赤得有机会窜上历史舞台,兴兵作乱。本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明朝虽衰,但在东北经营多年,也不至于跨得那么快。偏偏在努尔哈赤蠢蠢欲动的时候(1592年),日本人大举入侵朝鲜,明朝又不自量力,倾尽全力去援救这个友好小国,虽然打退了日本人,但是损失惨重、伤了元气、得不偿失,从此其在东北的军事力量一蹶不振,为满清(后金)政权在东北迅速兴起创造了条件。

   再则,满清(后金)兴起时,一家独强,周边没有可与其分庭抗礼的制衡力量,“国际环境”颇佳:经过16世纪末的朝鲜战争,明朝、朝鲜、日本三败俱伤,日本人的势力已影响不到东北,朝鲜军队更是不堪一击;原先强大的蒙古早已四分五裂,已经衰落;而最强大的西方势力-俄罗斯老毛子的扩张步伐虽已迈近黑龙江流域,但要伸手进东北尚需时日,其远未具备大举入侵东北的条件;英、法等西欧强国尚未完成近代化转型,更无力影响中国。

   可见,满清(后金)兴起的条件和时机是多么的得天独厚!若晚得数十年起事,就完全有可能被背后的俄罗斯老毛子掣肘,而无法问鼎中原!可见,努尔哈赤的起家,实在是典型的乘乱发难。

   在努尔哈赤之后,后金-满清政权乘明朝被陕西农民大起义弄得自顾不暇之际,频频入塞,威胁京畿、拆毁城郭、烧杀掳掠、大肆破坏,掳走明朝上百万人民。这是典型的乘火打劫。

   满清(后金)虽然在东北成了气候,但要入关夺取天下,却远非易事。原因就是明朝的存在,明朝再衰,只要还存在,满清的入主就没有合法性;只要其明政权系统不崩溃,就可以凝聚起很大的的力量对抗满清的入侵。只要明朝还在,满清就无法在关内站稳脚跟,其入关“灭明”的战争就会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这是人力、物力都远逊于明朝的满清所无法支撑的。

   昔年大金国的实力决不在满清之下,但却就是吞不下衰弱腐败的大宋朝;而世界头号军事强权蒙古,进军中欧只花了几年的时间,但消灭更衰弱的南宋却花了四十年。什么原因?就是因为宋政权的完整存在。

   但是明朝这个堡垒却被李自成、张献忠从内部攻破了。李自成陕西称帝,其农民大军进军北京,将北方四省的明政权摧毁殆尽,逼死崇祯帝,消灭了明朝的政权中枢。虚弱透顶的明政权被斩首,顿成瓦解之态势,张献忠势力又在湖广横加破坏,打进四川,大砍大杀,加剧了明朝的分崩离析。

   最糟糕的是,李自成集团进了北京,不仅不能够迅速的稳定局面,还将明朝最精锐的部队-吴三桂军逼到了满清一方。吴三桂军有着最丰富的抗清经验,又占据着山海关这个黄金咽喉要道。吴三桂的献关降清,等于是把中华这个重病虚弱得不省人事的巨人交给满清任意处置。

   多尔衮就是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顷巢出动,挥师入关,以组织严密、其势如炽的新兴集权,横扫关内分崩离析、内讧腐朽涣散的各派势力,招降纳叛,各个击破,怎么能不席卷天下呢?满清之征服中国,实为典型的乘虚而入。

   中共起家的残暴,丝毫不在满清之下。早在1927年发动背叛中华民国的武装暴乱之前,中共就已“国共合作”为掩护,“国名革命”为借口,在南方农村大搞打砸抢烧杀运动。彭湃号召广东农民杀光所有有产者,毛泽东东等人煽动农民协会自结武装,取代民国基层政权,“一切权力归农会”,大搞痞子运动,喊出“有土皆豪,无绅不劣”的诬蔑混帐口号,尽情屠杀农村中稍有一些田产的人。1927年,中共发动大规模叛国暴乱,更如一头吸血狂魔,以屠杀的腥风血雨来维系自身的生长。1927年至1934年,中共在华南、华中、华东不仅大杀有产者,对中立的群众也一概扣以“反革命分子”,就地“处决”。当年带头暴动的中共大佬毛泽东、朱德、张国焘、周恩来、邓小平等人无一不杀人如麻:毛泽东曾亲自下令杀害地主全家,几岁的小孩都不放过;“东方道德家楷模”周恩来杀人功夫更是了得,不仅指挥杀人,更亲自动手杀人,亲自带人将别人灭门、灭族...七、八年的“革命洗礼”,南方数省生灵涂炭,仅江西一省,死于中共屠刀就达二百一十万人以上,其中大部分竟是“无产阶级”。

   流窜到陕北之后,中共为一己之生存发展而暂时改弦更张,杀人有所收敛,大搞“统一战线”骗取人心,以更顺利地夺权打江山。但是夺取全国政权后,中共马上露出了真面目,发动了比当年在南方暴乱时更大规模的屠杀。一如满清入主中原,为强迫人民“剔发易服”而兴起屠刀,中共一上台就迫不及待的发起“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运动,以“人民民主专政”的名义,杀害农村有产、已放下武器的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城市有产者五百万人以上。中共以大屠杀的恐怖吓阻一切“异端”、抢私为“公”,以达到“共产”的目的。和多数朝代开张之初,以“仁政”安抚天下不同,中共这个以血为生的反人类的邪灵政权似乎不杀人就不得安生,“反”也镇了,产也共了,“人民江山”也巩固了,它还要继续杀人: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严打、六四、揭批法轮功......因为若是不杀人,人性就会苏醒,道义就要回归,中共的危机就要来临。

   中共杀人的“伟大成就”,直可以令“国民党反动派”鸣冤而死;中共杀人的“正大光明”,直可以令努尔哈赤在地狱里大开眼界。

   如同满清一样,中共暴发的方式也是乘乱发难、乘火打劫、乘虚而入。

   中共建党之初,乘当时北洋军阀治下的民国政权失控、军阀混战,人心混乱,大肆兜售马克思邪教精神海洛因,煽动暴力。中共并掩藏祸心,加入国民党阵营,利用国民党的威望,拼命扩充邪教黑帮势力,大量散播马克思邪教;利用当时军阀纷争的混乱,假冒国民革命之名,大搞恐怖暴力活动。“国共合作”期间,中共利用孙中山的糊涂和国民党的内部混乱,对收容自己的恩师国民党大搞阴谋破坏:参沙子、插钉子、内部渗透、分化瓦解、“拉一派斗一派”,将邪灵的触角伸遍国民党全身,企图从内部将国民党绞杀、吞噬,以走捷径的方式,将国民党的地盘、势力劫夺为苏维埃邪魔势力。然而,中共的恶毒野心被国民党内蒋介石势力察觉和粉碎,阴谋败露之下,中共恼羞成怒,乘1927年中国政局群奸并起、四方割据、蒋介石政权立足未稳之机,纠集城乡流氓无产者、土匪强盗、国民党军队邪灵附体成分,发动大规模武装暴乱。但在民国政府军的反击下,共产邪教匪帮效仿列宁,迅速夺取城市的美梦泡汤,只得窜到井冈山,建立土匪苏维埃政权。中共的起家,是活灵活现的乘乱发难。

   在南方受挫,窜至陕北之后,中共处于阎锡山和马家军的东西两面夹击之中,本已穷途末路,难成大气。但偏偏这时日本人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大举入关,攻陷京津,长驱直入,北方抗共中坚大老阎老西老家被端,民国北方政权,分崩离析。日本人的疯狂入侵,是一切不可能成为可能,为中共邪教黑帮的再度兴起创造了大好条件。这如同明末日本丰臣秀吉势力的大举侵朝,耗尽了明朝在东北的元气,为努尔哈赤在东北的崛起创造了大好条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