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博讯2006年2月4日)

   《网路文摘2006年2月4日

   〔《民主论坛》200624〕

《酒宴继续进行!》

   丁林超,何许官也?丁林超非公元前秦吏,其乃是共产党21世纪浙江省台州市地方官僚。丁林超恶贯满盈的残暴,由一斑可见官场黑暗的全豹?见严正学先生对《官权毁容案》的披露报道,严正学关注此案,仅在数日之前。而记者接此案的种种举报和投诉、控告,已达10月之久。记者一直为不能揭黑而内疚,被害人杨春红面对的是赤裸裸的反人类凶残之恶官,恶官施暴从不避忌光明,嚣张气焰上达天庭。但严知其一不知其二,现将可圈可点的举报材料公布,由读者评判。

   丁林超为台州地方高官,曾为仙居县县长,后为台州市水利局、民政局局长。其明目张胆,在众目睽睽之下气壮如牛地伐杀、毁人容貌,仅因为属下女公务员拒绝和他碰杯敬酒。丁林超贪恋凶残是基于“物化女属下”,吃着碗里的,惦着手捏的。直至鸡犬不宁的血案发生后,一个抗命的女公务员被戳破脸额,在血流如注的挣扎求救声中,丁林超竟仍宣布:“酒宴继续进行!”这是何等的残忍。

   早年共产党的“理想”已在权、钱、色汹湧的官场泯灭,衣冠禽兽的铁腕统治是豺狼当道,奸妄凶逞。

   丁林超整肃下属手段之残酷,之穷凶极恶,但丁林超的恶行不是空前的,也不是绝后的,所以我们必须共诛之。

《一个水政女监察员的血泪控诉》

   我是台州市水利局水政监察员杨春红,经济师(财政)。受到原局长丁林超出于个人利益和个人目的以组织的名义进行的一连串迫害。

   起因是财务方面的得罪(当地政府已作过调查),为我潜下了深深的祸根。

   (1)、丁林超说:“那我不是对你白好了?”

   2003年我妈走的那晚,丁林超执意要用他的专车送我,说一个女人晚上出门不安全……他要让那辆车在临海让我用几天,主动提出我可以要求困难补助。我回绝了“组织”的关心,让小车当晚回了椒江。这下他不高兴了,后来,连组织应当送的花圈也不送了。事后丁林超说:“那我不是对你白好了?”

    2003年年度考核,丁林超不让我参加局里统一考核,丁说:“你在河道办工作,我怕有些领导对你有看法,影响你考核结果。不让你参加考核是我做了工作,我是在保护你。你回去后对谁也别说,你自己一个人心里知道就行了”。其实考核合格和不合格的一样要待岗,这是他显示他的威风:他有权,他在这里说了算!

   (2)、莫名其妙待岗(受迫害的开始)

   待岗的计划主要是针对原局会计郑冬菊,因为她反对发“机关效能奖”和要对往来款进行清理。丁林超说:“我到水利局来,要整八个人!待岗是针对某某某的,杨春红是拉来陪陪的” 从此他开始了有计划的整人行动。原水政处长蔡启发的被整,拉开了他整人的序幕,我名列黑名单第三。待岗就待岗吧。我一声没说,和寄纪委《关于维护会计人员名誉制止乱发奖金的请求》的局原主办会计郑冬菊一起去待岗室,安静待岗了。丁林超当着水利厅长的面说:“你臭、你差、你没人要,就是你这样的人下岗!”我知道我“待岗”是丁林超一手策划的。

   待岗头一星期,发生了一件意味深长的事。丁林超主动把我叫到局长室“只要你揭发恶赵××,你过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复岗”“我还要提拔你”我自然不会昧着良心这样做。丁林超大搞一言堂,实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3)、办公室遭猥亵,继暴力殴打。

   在市政府领导的顾问下, 2004年10月18日,丁林超终于让我上岗了。但不让我回河道处,把我弃在打字室,连办公桌也没有。二台电脑已有二个打字员,我连打字员也不是。

   10月27日,迫不及待的丁林超来到打字室,当面大声说我神经不正常,成了10月28日上午,在办公室遭河道处郑俊杰处长猥亵,继暴力殴打的导火线。不想在上班时间、上班地点,我遭强制猥亵,在我躲逃时,他还不放过。追打10米,当场头颈被打红肿,软件组织挫伤(椒江公安分局于10月31日开出0000995号伤势鉴定委托书)。幸亏同事闯进来才没有遭强暴。

   下午我向局里打书面报告,要求郑俊杰处长赔礼道歉,局领导内部统一口径,28日下午近五点,人事处长柳崇标、办公室主任李建勇向我宣布处理结果:“关我禁闭!”我愤而向海门派出所报案,请求现场鉴定,寻求公安保护。郑俊杰涉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

   在这期间,局里竟向公安提出要内部解决。11月2日在派出所内,武桂荣书记说:多考虑郑处长个人前途,要我把责任扛下来,丁林超亲自作伪证,并派金华斌去公安作伪证。从此,武书记奉丁林超旨意,经常诱哄、威逼我接受了调解。理由:“因你去公安报案,损害了局形象”

   2005年1月11日,在市政府领导的主持下,此案终于得到公正处理:郑俊杰调离河道处。

   2005年1月13日,在科级干部读书会上丁林超当着全休人员的面说:“对杨春红我还会进行处理,但我会注意方式方法”

   (4)、不愿与丁林超敬酒,将我毁容。

   真正阴谋开始实施了。2005年2日2在椒江宾馆多功能大厅,丁林超官费设下“鸿门宴”。因我不愿与丁林超敬酒,丁林超就用眼色指使手下,金华斌(工会主席)吼叫着:“你想找死”,挥拳打在我左脸上。我哀叫着,惊恐地向丁林超求饶,丁林超不但不制止,反而笑笑说:“瞧,这两个人打起来了”。金华斌仅“两拳一杯”就让我脸上扎出法医学认定 “锐器致伤”的大血口。我遭毁容了,贯穿性伤,右脸面缝了59针,腮腺、咬肌裂伤,(瘢痕伤疤)单线长度达6厘米半。水利局工会主席、党员金华斌用锐器将我毁了容。案发现场近百多人竟不敢为我打110,办公室主任李建勇给公安说“那是杨春红自伤的。”同事不敢到医院来看我,怕受牵连。丁林超开会要大家统一口径“说她自伤”同事不敢讲真话,对于现场只说没看到。

   逆来顺受,面对这伙恶官、歹徒的淫威只能忍气吞声?我内心是充满着绝望,是对生活失去希望,对政府失去信心!这是对法制的无奈,对法律的绝望。“不在沉没中灭亡就在沉没中爆发!”

   (5)、丁林超以党组的名义诬我是“神经病”。

   丁林超的冷酷无情、淫威凶残达到了极致。事后,他就以党组的名义作出了我是神经病的论断。丁林超以回原岗位诱哄我,要我承认有神经病。在局党组中宣布我有神经病。据×××说:“丁林超自己写了杨春红有神经病的材料,自己盖上了局公章;然后,寄到了台州市委”。假如真有神经病应该由具有法定鉴定部门作出,不是由党组认定。

   对丁林超这种流氓诬告,2005年12月7日,我向海门派出所要求出具“神经病鉴定委托书”。派出所张春祥教导说:“你很正常,我们不会给你出这个委托书。谁说你不正常谁出。” 在同事的声音里:“你被丁林超整成这样,能活下来,我们都佩服你的坚强!”

   (6)、毁容凶手说:“杨春红就是我打的,我就是不会受到任何处分。”

   此后,金华斌一直说:“杨春红就是我打的:我就是不会受到任何处分。” 为了要回一个法律上的说法,我两次分别向椒江区法院和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刑事自诉,市水利局纪检组长武桂荣说:“杨春红告到中院,是我动用关系去中院几次;中院连案子都不给她立,都不受理”中院于2005年11月2日以(2005)台刑立终字第2号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金华斌说 “杨春红输了官司;就作凭这张法院判决,我就可以去法院告杨春红,让她别想活!(海门派出所作了笔录)”

   (7)、包庇罪恶,刑事证据《监控录像》没有了!

   丁林超对人事干部柳崇标说了:“这个人没背景,整她们没事”我逃不掉躲不开,只有向相关部门申诉。公安那张证明上这样写着,意思大致为:2005年2月2日杨春红报案后,2月3日公安去了现场,但宾馆服务员没有告诉他们有监控。等到2月21日轻伤鉴定出来后,2月23日公安才将案子转到刑事案件受理,再到椒江宾馆调取监控,已迅保存时效,监控没有了。

   2月2日报案当晚,我明确告知派出所翁国方伤情。后来海门派出所教导张春祥告诉我:“当5:12分你报案时,派出所只是当作治安案件看待。待到你当晚再来报案,说了伤口长度和针数59针时,我们所里马上重视起来。第2天就到了现场作了笔录。”

    9月我再去椒江宾馆,负责人(女)告诉我:“我们这里录像保存个3个月,你凭合法手续可以来调。”

   翁国方作为初始经办人,从开头“别的地方都有监控,就伤害你的地方没有按装”到后来“监控看不清”“监控别的地方能看清,就你脸具体受伤关键情节录像中看不清,录像没有用。”而据宾馆卫生员说他们的监控比电影还清楚。而监控位置刚好在案发地上方,并且有两只摄像头。凭警察的职业敏感怎么就能没看到?(6月份我向警方提出更换经办人请求,他们同意了。把卢华敏、翁国方更为洪廉、汤春来)

   有关办案机关做出的鉴定竟是“轻伤!”,丁林超以党组的名义做出了我是神经病的论断。司法机关包庇罪恶“将众目睽睽之下的犯罪,将两只电子眼对准的毁容” 的刑事证据《监控录像》没有了!办成的结论竟是“自伤”!警方竟用“没人为你作证,我们立不了案!定不了罪!!”来推诿;就算法医鉴定为轻伤(应是重伤),施暴毁容者竟未被拘留过一天!!!接着发生的事情更不可思议,毁容案发生后才半个月,我被传唤,限制人身自由在预审室里。当夜天气严寒,我伤痕未结疤,被冻不断颤抖,我苦苦哀求,仍被冻了近10个小时,熬过五更才放我回家。

   我向检察院不断控告、向公安部、省公安厅上访,没有结果。我的“刑事自诉”,法院不予立案。仍官为台州市民政局长的丁林超竟扬言:“如果杨春红再上访一次,我就让黑社会修理了她!”

   公民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我遭到了如此凶狠残忍的暴力,这伙恶官、歹徒如此嚣张暴虐,无视法律,如此淫威凶残,法律何在,公理何在!!!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法制社会?我们普通人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何在?

   我们强烈要求:

   严惩毁容凶手!法办幕后指使者!

   还法制、公理、公道!还法律尊严!

   台州市水利局杨春红 2005年12月18日

附件(1)“检举证明”

《呼唤党纪和国法 希望人间有正义》

   张贤根(原台州市水利局水文站站长)

   我是一位从单位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老干部,也是一位高级工程师。我在要此呼唤党纪和国法,希望人间有正义,希望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普通干部群众的人身权利有保障。现在,我以党性和人格写如下检举

   证明材料。

   原台州市水利局局长(现任台州市民政局局长)丁林超,名义上是一位领导干部,实际上是一位滥用职权,专门欺压弱势群众的恶人,他的特长和爱好就是利用手中所掌握的权力,拉帮结伙,整人和害人。因此,2001年~2003年在仙居当县长期间,每个年度考核,均为全市最差的县长。由于与干部群众关系紧张,2003年下半年被调离仙居县,到台州市水利局任局长。他到水利局后,即将水利局搞成犹如黑社会。在2003底年至2005年5月间的短短2年中,他按插调入亲信(以同乡人为主),排挤异己,扶持重用与黑社会有联系的打手,实施顺其者昌、逆其者亡的高压政策,使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在台州市水利局荡然无存,大搞一言堂,弄得上到党组每位成员,下到普通职工,人人自危,只怕大祸临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