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严正学文集
·严正学《狱中画展》(1)
·严正学《狱中画展》(2)
·严正学《狱中画展》(3)
·严正学《狱中画展》(4)
·严正学《狱中画展》(5)
·严正学《狱中画展》(6)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民告官是一种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下)
·【行為藝術】嚴正學起訴政府賣淫
·【行为艺术】《 官违法 民要告 》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嚴正學

   博讯2006年01月30日发表

   民主论坛01/30/2006

   网路文摘(2534)01/30/2006

   【大紀元2月1日訊】

   海纳百川 论坛02/01/2006

   国际文坛动态02/01/2006

一、亂象

     對中共地方高官的解剖。

     

    為「官權毀容案」我退掉了十天前預定直達北京的客車票。向台州官方的方方面面交涉,至25日仍找不到局長丁林超,尚末領教此官的為人。丁林超原是仙居縣縣長,在那個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做慣了「父母官」,到台州府仍是那個德行。

     

    2005年2月2日,在他主辦的公費宴請中,因下屬一個年輕女公務員當眾不對他敬酒,丁林超覺得寒慘了他的面子;小雞肚腸的一束目光,心領神會的手下,那個叫金華斌的工會主席吼叫著:「你想找死」,對那個女子揮拳過去,打在左臉上。女子哀叫著,驚恐地向她得罪了的叫丁林超的台州高官求饒,丁林超不但不制止,反而笑笑說:「瞧,這兩個人打起來了」。金華斌僅「兩拳一杯」就讓屬下年輕女子臉上扎出法醫學認定「銳器致傷」的大血口。一個年輕女子遭毀容了,貫穿性傷,右臉面縫了59針,腮腺、咬肌裂傷,(瘢痕傷疤)單線長度達6厘米半。怕受牽連,100多名參加公費宴會的人,沒一個人敢報警。後該女子醒來報了警,警方當日遲遲未來現場,出警公安竟不提取對準毀容現場的兩台電子監控記錄。後警方說:「人手不夠,做不了筆錄。」最後,公安機關竟以「不予立案」告終!

     

    「台州衙門的西門慶!」,就算在1000年前的宋王朝,也不敢如此明目張膽作案。在現代化的椒江賓館(政府招待所),有電子監控(兩隻電子攝像頭剛好對準被毀容的位置)的多功能大廳,當夜僅參加官宴的有10多桌(丁林超是最高長官),還有服務員等,不下120多人。

     但有關辦案機關作出的鑑定竟是「輕傷!」,丁林超以黨組的名義作出了楊是神經病的論斷。司法機關三套馬車在政法委協調下,「將眾目睽睽之下的犯罪,將兩隻電子眼對準的毀容」辦成的結論竟是「自傷!」警方竟用「沒人為你作證,我們立不了案!定不了罪!!」來推諉;就算法醫鑑定為輕傷(應是重傷),施暴毀容者竟未被拘留過一天!!!接著發生的事情更不可思議,毀容案發生後才半個月,受害的被毀容者(楊春紅)被傳喚,限制人身自由在預審室裡。當夜天氣嚴寒,楊春紅傷痕未結疤,被凍不斷顫抖,苦苦哀求,仍被凍了近10個小時,熬過五更才放其回家。

     楊春紅向檢察院不斷控告、向公安部、省公安廳上訪,沒有結果。楊春紅的「刑事自訴」,法院不予立案。仍官為台州市民政局長的丁林超竟揚言:「如果楊春紅再上訪一次,我就讓黑社會修理了她!」看官,西大官人們,把我們一個個現代公民矮化,都修理成了武大郎!武大郎們提著滿籃「火燒」這就是結局,也是亂象。

     

    2005年,浙江省台州市絕滅人倫的惡案,都出自丁林超這個台州高官之手。其一、是因政治異見,畫家嚴正學的祖墳被掘後轉賣,法院判決說:「嚴正學祖墳(民政局出售的公墓)按台州市天台縣人民政府的有關規定處理掉的(祖墳還可以被處理)」,天台縣人民政府的有關規定是抽像行政行為,那挖(公墓內)嚴的祖墳轉賣的具體行政行將實施者丁林超就難逃其責。其二、是無錢治病的民工被送台州火葬場,焚屍妒前溢出眼淚。這讓全世界華人心寒的傑作,也記在丁林超這個台州高官之名下。上述因拒絕與其敬酒,楊春紅當場遭毀容之血案,丁林超仍逃脫不了干係。筆者將發起全球華人的呼籲,為中華民族道義不再淪喪,請聯署遣責人神共憤的台州惡官丁林超。

二、濤聲依舊

     2006年1月26年上午,搭上臨客到杭州已是下午2時。朋友已幫我買好了18時40多分N510到上海的軟臥車票。到杭州城站時,眼前的一幫民工讓我心酸。在侯車甬道前,兩個跪地一個仰臥的民工,個個傷痕纍纍,一張《告地狀》壓著一骨灰盒,下邊同時排列著「公安的立案文書」醫院傷情診斷和法醫重傷的鑑定。它們道出了一個血腥的暴力事件:這伙來自安徽的民工,因向開發商索討苦力錢,穿狀衣向政府維權,被黑惡打成一死三傷。民工在受難,殺手在逃竄,民工討薪的故事,在中國一再上演。一個叫溫家寶的總理被感動涕淚直流,還親自幫過一位川藉女民工真討回了工資。於是大報登、小報載、電視唱、電台喊,成了那一年回家過年最大新聞。但溫家寶只有一個,他的出行連大城管、大局長都配不上為他鳴鑼開道,況小小城管能讓溫總理再流一趟從心腑流出的熱淚呼?民工在車站幕捐,在招來市民同情的同時也引來了城管的驅趕。對於雞年末日城管的暴行,我表示抗議。城管理屈而退,但解決重傷民工最大問題是火車票,在我幫助他們向客運值班室請求被拒絕後,我捐出我到上海的N510軟臥車票,好說歹說幫助他們辦了進站特許,送兩個民工抬著重傷民工登上了軟臥。

     當我背著登山包重新站在購票長龍後邊時;當我經過兩個多鐘頭的循序前進,站軟了腿時;當我好不容易排到售票窗口,即被售票員告知:北上列車三天內的車票(包括站票)已銷售一空之時。我才嚐到「後悔」的滋味,為一時的仗義和衝動,我將付出不能回京過年的代價。乘公交車回到杭州火車東站,站在同樣長龍似的購票隊伍後,「空手而歸」已是定局。怏怏然出了售票大廳,一陣暴烈寒流拂面而去,顫懍過後,我清醒了許多。

     「體驗民工回鄉過年」,作為一項新的「行為藝術」,我滿懷信念,並升騰起一種使命感,它立刻平衡了我的倜悵和失落情緒。

     返回到購票隊列,徘徊在售票大廳前,和民工弟兄一樣,不得不接受票黃牛的掠奪。儘管有公安部的「蘭盾鐵拳打擊票販子」的標語,票黃牛們不到十分鐘,神出鬼沒地弄來了十多張去上海的車票。在懸掛著「以人為本、保障春運」嘩啦啦作響的紅布橫額下,票黃牛們嘩啦啦地數錢,將原價是38元的車票倒賣成百元天價出手。我和一夥回蘇北的農民工,忍氣吞聲、心甘情願地接受盤剝。

     跟著牽兒攜女、提袋扛包的民工們擠上T748次列車,該車21時發車。因為是站票,就舖幾張報紙席地而坐,沒幾分鐘,就被不斷湧至民工擠得無立錐之地。

     列車上,我結識了回阜陽的民工們,和他們稱兄道弟,成了他們的一員。子夜近1時多到了上海站,聽他們奉勸,不出出站口,跟著如潮而至的民工們暴力登車。所謂暴力登車就是由一位年輕力壯的民工,卸掉全部行李,搶先擠過驗票的列車員擠進車廂。由他登車後去開面對站台的車窗,先往裡塞行李,隨著大包小袋塞進而爬窗強入,他們手拉肩頂地把我也拉進窗口。登上列車,我成了看客,回首俯視站台,一層層湧進民工的潮流,萬眾一心地在「回家」喘息中吶喊。不擇手段地在鬼哭狼嚎中登上他們寄於最後希望的列車。車廂的人越來越多,車廂連接處、過道、椅背、輿洗室都站滿了人。我站在9號車廂列車長辦理補票的桌子旁,即看見連這個地方,都被列車員高價私買50元一個坐位,我想餐車的坐位也一定在高價之列,讓那些有此小權的小人物們發點小財。

     車位下,本是放行李和臭鞋的地方,都爬進了人,成了最讓人眼紅的臥舖。椅背和行李架上的旅客得有不瞌睡和保持平衡的本領。除此以外,全線都是零距離接觸的站立旅客。「人滿為患」只是官樣文章中的修辭。實際上,在這「末日的臨客」上,人不如運牲口車上的豬或牛。因為運人必須有吃、喝、拉、撤、睡的功能,已被剝奪殆盡。車窗被密封,為了提神,煙民們的「煙囪」齊燃,煙霧瀰漫中熏得孩子們直咳嗽。隨地吐痰和便溺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的,因為誰都有忍無可忍的時侯。據說有穿了紙尿褲的旅客,真是棋高一著。三個提大包的年輕女同胞佔據了廁所,怎麼說她們都不肯讓位,讓一位中年男士方便。男士內急,苦苦哀求無果;男士急了,大打出手。女士挨了拳腳才側身逃出,高喊著警察,這警察怎麼來得了;在這裡,只有「叢林法則」,誰都無可奈何。有人哭喊高叫:「錢包被偷,一年的工錢被盜」,號啕只管號啕,面對一雙雙同情的目光,回家過年仍是無望。 T748次列車長領著兩名戴紅袖章的說是來查票,他怎麼查,連坐位下都扒滿了人?我是主動補票的,正在辦著手續;有人問列車長,說是超員空前,已達到百分之二百?列車長尚未點頭,14號車廂傳來了尖嚎,有旅客在兩車廂交接處小便時,手扶鐵框在一陣晃蕩中,被截去手指。

     整整站了一夜,終於到了蚌埠站,我得在蚌埠轉車北京。好不容易擠到門口,因站台上是人山人海,車廂門不能開,怕一開就再也關不回來。只得讓我擠回車廂,強行從車窗跳下。登山包從窗口拉出時,一股人流衝上來,兩於個壯漢,用千斤頂似的手臂頂著不讓關窗,托著一個個同夥往裡爬,不遠處的車窗被砸,鋼化玻璃像散線的珠,暴滿一地,頃刻間湧去一堆旅客,死活不顧往上翻。太陽照耀著白雪映映的車站,一切都是如此的茫然。

     在蚌埠我乘上了L448次普快,11時左右開車,還是人滿為患,上了車睏倦得不行,好在人和人擠著,互相依靠和支撐著就迷迷糊糊站著睡覺。一覺醒來,已過徐州。大批民工轉向隴海線西去,車廂漸鬆。人是少了,但滿地垃圾,數名拾荒的老太太爬上列車,在垃圾堆、坐位下撿易拉罐和礦泉水瓶。一位年輕的乘務員過來,踩住拾荒的蜿皮袋,滿頭白髮、蓬頭污面的老太太,怯生生地仰視著年輕的乘務員,隨著乘務員的目光,老太太接過了年輕的乘務員用腳踢過去的掃巴,她知道必須為年輕的乘務員打掃車廂才能撿回為數不多廢品謀生。這人生的一幕,其強烈的對比,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擠了過去,在9號車廂找到該車的列車長,我向他表示抗議。列車長二話沒說,抬起腳就去處理我的投訴。

三、中國雞年末日

     下車的多,車廂開始寬鬆,也乾淨了,車廂裡的旅客是越來越少了。惡夢己經過去,我一頭扒下竟昏昏慾睡。半夜裡我被徹骨的寒流凍醒,一看時間,已是2006年1月28日 1時,今天是農曆除夕,中國雞年的末日。

     揉眼四望,空蕩蕩的車廂只有不到十來名乘客,大家呵著手,躊躇踏步。我問大家:「車到甚麼站頭啦?怎麼這麼冷?」“列車已過濟南,列車員已封鍋爐,沒有暖氣能不冷嗎!」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罵著,「找列車長去」我起身走向餐車。

     餐車裡坐著十多個列車員,我向他們抗議:「再這麼坐三個半小時,還不凍出病來。沒有熱水,沒有最起碼的生存條件……」“列車已經封爐沒暖氣啦,找10車廂鍋爐去烤火暖身吧。」一個自稱為值班的答覆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