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民主与法制》2001/第5期● 于 昕

   椒江地处浙江台州地区,近年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娱乐行业日益火爆,一些不健康的东西亦沉渣泛起:桑拿异性按摩、卡拉OK包厢异性陪侍,甚至夜总会脱衣舞表演随处可见,可谓繁荣“娼”盛。本土人士把椒江唤作“小香港”,海外媒体称其为中国大陆四大红灯区之一。当地群众对此深恶痛绝,地方舆论对此屡屡针砭,治安警力对此多有查处,惜事与愿违,黄毒并未得到有效遏止。

举报无果,著名画家怒上法庭

   去年春节,曾任椒江市人大代表,北京圆明园画家村“村长”的著名画家严正学回乡探亲,路经椒江区文化馆文化娱乐总汇,发现门口的广告牌上充斥着色情表演的宣传照,靓女们搔首弄姿,袒胸露乳,文字说明挑逗刺激,不堪入目;更令他惊愕的是与娱乐总汇仅咫尺之隔,便坐落着教书育人的中山小学!他的亲属和朋友都有孩子在这里就读!

   老严还是浙江美协会员,椒江美协副会长,他知道文化馆原来是文联和群众的活动场所,美协经常在这里举办展览,舞台也是国家用来举行正规表演的,可现在文化馆工作人员已不上班,承包给个人经营,桑拿,歌舞厅,KTV包厢应有尽有,且门口有保安把守,若不是去“温柔乡”消费,概莫能入。因此可以说,包括他亲友子女在内的小学生们的健康成长,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广大群众去文化馆从事健康文艺活动的权利都受到了侵害。

   不久,椒江的知情者向老严提供了文化馆娱乐总汇搞脱衣舞表演的详细情况。老严是一位社会责任感颇强的知识分子,疾恶如仇的他再也抑制不住满腔义愤,3月20日,他拿起电话,向椒江区文体局,台州市文化局以及相关执法部门口头举报了此事。几天之后,他又奋笔疾书,再次呈交实名举报状,直言不讳地指出:“椒江区文化馆文化娱乐总汇,创办于1993年,由政府拨款200万元建成,其法人代表系身兼椒江文化稽查大队大队长和椒江区文化馆馆长的张国胜。该总汇经营卡拉OK和营业性歌舞等娱乐业务,由于对未成年人缺乏限制,特别是国庆至春节期间,公开张扬和进行女性裸体舞表演,散播淫秽词语,严重毒害青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特此要求:

   一、对椒江区文化馆公开进行色情表演的组织者和责任人及提供场地者依法查处;二、限期搬迁不适合与中山路小学比邻的营业性歌舞厅,禁绝色情表演。有关部门对他的举报既不答复,也未采取相应措施。

   多次举报无果,严正学来到椒江区文体局,当面向有关领导反映情况,主管文化市场的一位女副局长训斥他 :“你说娱乐总汇搞脱衣舞,你有录像和照片证据吗?诬告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有过多次诉讼经历的严正学深知,如果文化主管部门行政不作为,只有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了。去年9月19日,严正学一纸诉状,将椒江区文体局告上了法庭,要求法院依法确认被告怠于履行法定职责是行政不作为,并判令其限期对公民实名举报和控告作出查处和答复。

   12月12日,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严正学诉椒江区文体局行政不作为一案。教育界、文艺界人士,中央及地方新闻单位记者,当地群众等三百多人旁听;被告法定代表人——文体局长,以及原告要求法院传唤的包括市区有关领导在内的14名证人均未到庭;老严正气凛然,端坐在原告席上,他的身边没有律师。

   老严宣读起诉书时,向法庭陈述了他势单力孤,然而却执着不渝地挑战黄毒以来的种种遭遇:“原告三月初以文化娱乐总汇公开进行色情表演的事实向椒江区文体局举报,……然被告借故拖延、推委。被告下属椒江区文化馆为了报复原告,于2000年3月底捏造原告欠其29500元的事实向椒江法院起诉,后因不缴纳诉讼费被裁定撤诉。收到撤诉裁定书后,原告特地告诉法庭,如不再开庭‘五一’要去四川写生。不料4月26日,原告在凉山采风途中,收到电话:法庭送达传票,定于2000年5月8日上午8时开庭,抗传者依法拘传。此时原告所在的‘椒江现代广告公司’已向法庭提交反诉状而被拒收。原告只好星夜挤上节前爆满的列车返回椒江,4月29日赶到法院时,法庭却说,因文化馆不缴纳诉讼费而第二次撤诉。显然原告遭到戏弄但也无可奈何。

   “于是,原告又向区文体局局长控告,要求对被举报人的报复行为采取行政手段解决。文体局置之不理,至今未作任何处理……被告失察、失职,怠于行使文化管理职责,竟对原告一而再再而三的实名举报不答复,其推委、敷衍塞责是典型的行政不作为。”

法院裁定,事不关己不得起诉

   接下来进行的法庭调查一波三折:

   原告严正学向法庭出示了他举报文化馆在国家舞台上进行长达5个月间歇性色情表演的两份书面举报信,同时还递交了一份几个月前他控告文化馆两次诬告其欠款29500元,要求被告调查此事,并作出处理和答复的控告信。被告对此无异议。

   被告举证时出示了一份椒江区文化市场稽查大队2000年3月29日作出的《关于椒江区文化娱乐总汇演艺厅演出一事的情况报告》,以表明被告接到严正学举报后并不是没有作为,而是进行过查实,查实的结果是,1999年12月上旬的演出活动只是广告内容格调低下,而2000年春节期间则未发现不健康表演内容。

   严正学当即指出,这是被告事后炮制的伪证。其理由是:一、如果这份情况报告真是3月29日制作的,为什么直到12月7日,也就是立案三个月后才送交给我?二、这份报告的原件正文是用旧式24针打印机打印的,而文后“抄送严正学同志”几个字是用激光打印机打印后补上的,而且这应付上级领导用的报告,怎么可能给小民百姓的我抄送呢?

   被告无言以对,主审法官验证后默不作声,旁听席上却响起热烈的掌声。

   审判长又问:“原告,你说文化馆进行了色情表演,请你举证。”

   严正学拿出数十份证人证词,言之凿凿——

   2000年11月22日上午10时,于椒江公安分局治安科。

   严:我想问一下,去年国庆、今年春节前后,椒江文化馆文化娱乐总汇进行脱衣舞表演,你们有没有查办的记录?

   一个年轻警官:当时我们接到群众的许多举报,就去查办。我拿了照相机去拍,但她们动作很快,我对好镜头,表演者脱下裤衩就拉回来,脱下乳罩又拉上来,没来得及拍下来。

   另一年轻警官:我是拿着摄像机去查的,可光线不足没有录下来。

   严:三月份我曾向你们某局长反映过,局长说:“老严你看仔细了没有?她们穿的是水纱裤衩”。是这样吗?

   二警官:不是的,就是脱光的。

   严:你们贵姓?

   警官:我们两个都姓徐。

   2000年11月27日上午,在人民医院前马路边,和文化馆某老干部谈文化馆色情表演问题。

   严:张国胜身兼三职,发生这样露骨的色情表演,他怎么推卸责任?你们书记没提出制止吗?而且表演前不进行节目审查?

   某:现在表演队来,主要是租场地。哪里像我们(指70年代)管的时候那样认真,现在是谁也不管。表演的确相当露骨,几个文化馆女工作人员对我说:“老某你去看看,表演不仅是脱得光光的,还翘起大腿,下流的程度,我们都说不出口。”

   ……

   老严还列举出他几次向区长、局长和有关人员反映情况时的谈话笔录——

   2000年3月20日上午,在区政府文体局局长办公室,向许良友局长反映文化馆色情表演情况。

   许:春节还有表演!不,是国庆节前后,已经停了吧?

   严:你们没有作出处理?

   许:演出队早走了,不知在全国什么地方。跳舞的人找不到,就没法处理她们了。

   严:我指的是处理组织者和提供场地者,责任在文化馆,处理跳舞的女孩子干什么?她们也是受害人。

   2000年11月23日下午3时40分,到区政府走访朱沛夏区长未遇,和童林春主任谈了话。

   严:今年夏天我向你和朱区长举报文化馆提供场地跳脱衣舞问题,你们根本没有查办。

   童:老严,你讲讲容易,跳裸体舞的已经跑掉了,我们怎么办?

   严:应该查办的是组织和提供场地的责任人,你们查处了谁?你们不查办,去法院打官司我缺乏信心,我已把材料给了媒体,进行新闻曝光。

   童:老严你是椒江人,这么做,是不是不想作椒江人了?

   严:如果椒江官员这么腐败,我宁愿不作椒江人。

   童:那我就开除你的椒江籍(苦笑)。

   ……

   被告律师质证后说:“这些都是间接证据,是非法侦查。这些访问笔录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因为原告是公民,他无权侦查。请问原告是否亲眼看过脱衣舞表演?”

   此时,原、被告互相指责,针锋相对,辩论异常激烈,审判长宣布休庭。

   15分钟后继续开庭。主审法官问:“原告是否亲自入内观看了色情表演?”老严答道:“原告当然不会入内去观看这种违法的脱衣舞演出。”

   审判长遂宣布“全体肃立”,并作出判决:本院认为,原告严正学举报材料所列椒江文化馆文化娱乐总汇2000年春节期间有不健康的文艺表演,是其间接获知此事的,原告并不知道是哪个文艺表演队进行的表演,更没有亲眼目睹,该演出内容对原告不存在任何包括精神上的侵害,被告的作为或不作为与原告无直接的利害关系。据此,严正学不具备行政诉讼意义上的原告主体资格。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四十四条(二)项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严正学的起诉。案件受理费280元,由原告负担。

   严正学当庭表示:“我要上诉!”

虽败犹荣,输掉官司赢得民心

   获悉老严于千禧年春节前夕回到北京,笔者便邀他小坐。

   饱受近一年举报、诉讼之累,已年过半百的老严显得身心疲惫,谈起这场公益维权官司,他感慨颇多:“坦率地讲,我本人就是职业画家,观念是比较现代的,我并不是看不惯舶来品,非要当一回旧传统的卫道士。在西方,脱衣舞司空见惯,但人家有严格的管理,未成年人不得入内。而在我们这里,花上20块钱,什么人都能进,这对青少年特别是中小学生的不良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中山路小学的教师和家长都向我反映,孩子们经常围在娱乐总汇广告牌前,对那些色情表演的照片指指点点,起哄嬉笑;校园周边也不时丢弃内裤、乳罩、避孕套,孩子们好奇地比比划划;一些不知劲歌劲舞为何物的家长甚至带着孩子买票进去,看到竟是脱衣舞,方大呼上当,气愤地要求退票。我与文体局打官司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还孩子们一个健康成长的良好环境。

   “国务院颁布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第六条明确规定,各级人民政府文化行政主管部门、公安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举办娱乐场所,并不得参与或者变相参与娱乐场所的经营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二十六条,禁止在中小学附近开办营业性歌舞厅、营业性电子游戏场所以及其他未成年人不适宜进入的场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