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只希望用畫筆去表現真實的人生《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八)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恳请习近平先生帮打个电话】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忍看同胞成新囚】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子《给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行为艺术】北京南站“幸福路的幸福生活”
·【行为艺术】《呼吁国际人权关注,还生命以尊严!》
·【行为艺术】《被拨尿的普罗米修斯》
·【行为艺术】《在希望的田野上》----致彭丽媛
·【行为艺术---丛林问鼎】
·【行为艺术】---头可断、血可流、人格尊严不可辱!
·《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暴力血截访为何屡禁不止!?》
·【行为艺术----呼吁关注姜力钧!】
·【行为艺术】有一种流氓叫“缺乏自信的流氓”
·【关注高智晟】
·沈阳市沈北新区的侯美华不肯配合基层单位造假,而再次遭到打击报复
·【严正学行为艺术】被屏蔽!禁言!封杀!新浪暴虐!警察包庇!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聆听高智晟
·【行为艺术】一把手『人已他住』 !
·【行为艺术】2016新春第一状,状告文化部 立案
·【行为艺术】状告王歧山“亲家”《文革式迫害 》
· 状告“王亲家”历时18月『立案』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铁血玫瑰巍巍立
·转『上帝的窄门』损赔案例点评 侯美华
·【行为艺术】状告文化部 讨《惊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

   “最冷的一天

    最寒心的一天

    中国之大

    却容纳不了我们自己的一位作家

   ——宾雁,中国的良心”

   昝爱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多維快訊:流亡作家刘宾雁5日零時25分去世!如一声劈雷把我击倒在痛苦的深渊。

   后见黄河清“为刘宾雁先生募捐”短文,即回信并表示募捐300元,并愿意应邀参加治丧委员会。

   叶落归根,宾雁先生的肉体生命没能回到中国,那就应该让他的灵魂回归人民的心中,以了宾雁先生回国的夙愿。刘宾雁的名字在今天的中国是一个禁忌,有人說,當年在十亿中国人民中如雷貫耳的刘宾雁,今天是否已被人民遺忘?那就用我的艺术行为去验证!

我拟了“魂兮归来”《募捐函》,打印了多份。“魂兮归来”全文如下:

   著名名作家、记者、社会活动家刘宾雁先生因患癌症不治,于二○○五年十二月五日凌晨零时二十五分在美国新泽西州与世长辞,终年八十岁。

   中国文坛痛失一位屡遭磨难却大义凛然的良知,一杆朴实无华又大器犀利的锐笔;独立中文笔会痛失第一任主席,一位对中文独立笔会的成长具有开拓之功的先辈。

   刘宾雁先生的一生也是光明磊落、襟怀坦荡、正直无私的一生。他的身上,绝无任何机会主义的影子,也无任何犬儒气息,而是以诚实高贵的品格立于人世,为人典范,令人敬佩,被赞为“中国的良心”。

   他以一身正气挡住邪恶,维护受压迫的平民百姓;他以光明的胸怀逼退黑暗,使猥琐的小人都不敢接近,而使绝望中的人感到生活的希望和信心。

   经刘宾雁家人及身边友人商议,一致推举方励之、苏绍智两位先生任治丧委员会共同主席。

   我是笔会会员,也是“刘宾雁治丧委员会”成员。我们痛惜他客死他乡之悲凉, 为了郑重纪念刘宾雁先生,我请求:愿认同刘宾雁先生并对他逝世表示深切哀悼的个人为其募捐,恳请能与我携手对这位可敬的“中国良心”表达我们的追悼之情的朋友募捐。敬请鼎力相助。

   我经手的款项,将由刘真汇总寄美国,并会对募捐者有所交待,愿意在刘宾雁治丧名单上签名(或签笔名)人士敬请告之。

   谢谢! 严正学顿首12/07/2005

   —————————————————————————————

2005年12月8日 星期四 阴

   拿着这份《募捐函》和打印了《12月7日·刘宾雁先生丧礼安排及资金募集情况》一文,开始了我的艺术行为。

   先让朋友帮我分送一些朋友。

   片刻我接到第一笔捐款的承诺,这位文友正在筹建家小厂,资金一定拮据,他不在厂里,我打通电话告知:“刘宾雁先生逝世了”,他立刻说:“刘宾雁是中国开创文学反腐败的先躯!他的《人妖之間》、《第二種忠誠》等报告文学震撼人心。”“我想请求你募捐?” “应该,应该。” “要捐多少,你捐多少?”“我捐300元。”“那我当然捐300,你给我垫上,我回台州后还你。”“你是否愿意在治丧名单里签名,表示我们的人民在心里纪念着这位‘中国的良心’!有顾虑可签笔名……”“宾雁先生一辈子不说假话,理直气壮,签上我的真名----王幼农。”此公原在兰大读书,文革时攻击毛泽东,枪口下逃命,服长刑后出狱,著有小说“浪”。

   第二位捐款人陈小冬,广而告之从业人员,他说:“他看到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記者會表态,秦说:‘不清楚刘宾雁最新情況,中国政府對他已經作出了結論。’我认捐200元,签真名。”我抱拳相谢,并在《募捐函》上给他写了收条,并说:“把眼光放远,中国民主化实现是必然的,留着它,证明你曾经的作为。”

   我满怀信心向第三个目标走去,这是一家“文化”公司,老总去年去过美国,而且已是具有千万资产的企业。不需寒酸,开门见山,递上写着“魂兮归来”《募捐函》,看着、看着老板微笑的脸松弛了,半响喃喃:“老严,募捐给刘宾雁,我的、我的身份不合适……”“是发财的身份?你是中共党员还是市委书记……”“我得考虑、考虑;商量、商量……”“别汇报,等一下我就去公、检、法、司募辑,这是我的行为艺术。”

   下午接到老总电话说:“募捐二佰伍吧,我交XX给你送去,” “ ‘二佰伍’多损你的身份,颠倒一下,捐伍佰二吧! 这样不会被人喊‘傻X’,如何?” “老实跟你说,严哥,我爷爷死了,也只出了300,现在就捐320元。”“要不要签名?”“……不要。”

   拿到捐款,兴冲冲出来,想小便去趟厕所,如厕前我把一大叠资料放在看厕所卖手纸的台边;出来时,管厕所的正歪着头,还在一字一顿地读着“魂兮归来”《募捐函》。看我出来,就将台上三个一元钢币和四个伍角的硬币推向我。我愕然,此君说:“我为中国良心捐款。”“你知道刘宾雁?”“我知道,几年前,我被黑烟工厂黑老板绑架在福建云霄县的地下工厂里干苦工,那种黑厂真在地下专做假烟, 在绝望之极,刚好有一本撕得破烂缺页的杂志,我反复看着刘宾雁的《第二种忠誠》,它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心,等到被解救。”我注目那五元钱的硬币,眼睛麻糊了,那不是五元钱;我还是在那张“魂兮归来”《募捐函》的反面写了收条,连同我的名片毕恭毕敬地递上,“愿意签名吗?”“愿意。”他歪歪斜斜签下了“王永林”三个大字。

   我把七个硬币紧紧地攒在手心,这不是硬币,而是一颗热血沸腾的心,民主在民间,宾雁在民心……没走几步,就呜咽起来我,禁不住竟失态地号淘大哭,我不明白我为谁哭泣,为刘公还是为中国……而此刻,我在电脑上敲下这行文字时,仍是涕泪泗流……

   傍晚,我去了一装璜公司,年轻的总裁看完两篇短文后,感叹先生坎坷的一生,竟只能魂归故国,他一边说着:“先生一路走好!”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是1000元,用双手递过来,四只手紧握在一起时,我说:“我还得给你写个收条。”“不必,我信任你!”“不,看远点,到民主的阳光普照中国之时,你会为你今日的作为自傲!这就是证明。”他说愿意署名,他叫李健。

2005年12月9日 星期五 阴有雨

   第二天,来到我另时服务的公司,对老板声明募捐一事后,老扳拿出300元,他说:“别说是为刘宾雁捐的,我捐款纯是你的面子。”我理解老板变通的说词,心有余悸的中国人是这个政权造就的。

   上午,我给一位和刘宾雁有相同经历的人打电话,因为眼下他已拥有电脑公司、外国语学校、网巴等数家企业,资产上千万,富甲一方。诸公因50年代在大学时代,当上了右派,中共将本应是的栋梁之材的他,改造成了田头地角的锄头柄。几十年右派加上牢狱之灾,人生坎坷之路饱尝了艰辛。后拼博商海,如今已是高楼独立;每一次路过,见此公的公司和学校,总有高山仰止之感觉。

   接通了电话后,他高兴地告诉我,说儿子在居住的加拿大打电话说看到许多关于我的报道。我说:“可能会吧……”就立即告之刘宾雁黯然离世的消息。他为之一惊,后说:“刘宾雁是中国的良心,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56年写了《在桥梁工地上》、《本报內部消息》等文章,和王蒙齐名。1957年都被打成‘右派’开除党籍。78年平反复出后,又写作了《人妖之间》、《第二种忠诚》等,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的经典之作……被定性为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后,一九八七年被邓小平再次开除出党。”我惊邪他的滔滔不述,插话说:“他和王蒙是两个右派走了两条道路,后者当了文化部长,刘公竟亡命海外!”“刘公是巍巍的一座丰碑。”“我想恳请你为刘公募捐?”“……”“目前有的难,正学,再近,刚好缺钱!” “叁百、两百、一百都成?”“愿谅,请愿谅……”“……”

   募捐愿望从高峰突然跌入冰谷,没有想到会在此公身上碰了软钉子,愈有钱就愈觉得缺钱。中共56年极权统治,确实改造了一批知分子,通过不断地洗脑,使他们或成为斯得哥尔摩综合症者;或得了犬儒之病。他们比谁都明白世故,商海让他们变得精于计算。追求民主的现实由他人去奋斗!

   我有点灰心,铁了心要和中共的“刀把子”短兵相见,到公、检、法、司去募捐。有了宾雁先生归魂的保佑,往日森严之地,竟无人拦阻。

   自今年10月9日,接台州中院“受理通知书”后,《将法院告上法院》成为事实,作为院长的缪信权实际上是我的被告。而椒江法院法警大队长抢夺我诉区党委办610办公室主任的诉讼证据,聚众欧打我致伤(法医鉴定结论是轻微伤)的血案,由椒江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立案后,至今尚在侦查调查目击证人阶段。如果官官相护不对加害的法警大队长谭阳作出行政处罚,让他也蹲两天拘留所,我就会再次提起对椒江公安分局“行政不作为”的诉讼。

   这样一来,等于让椒江公安的警察查办椒江法院的警察;若不作为,我又将椒江公安告到椒江法院,我想这个官司定会有声有色,为中外媒体注目。法院缪院长为了开脱谭警长的罪责,已发公函给椒江公安分局,说谭警长打我致伤属公务行为,不应追究。信权的缪院长忘了,你将下班后、法院外谭警长打人包揽成公务,下一轮提起诉讼的被告将仍是缪信权,信权的院长不信,我会把官司打到最高人民法院!

   到了三楼,敲门进入椒江法院院长室,缪信权院长问:“有什么事?”我说:“今天不提椒江法院违法多收诉讼费的事,因为前几天当着你和市政协柯正凯主任(即《路漫漫》中当年执笔书写“十评有关朱春柳黑材料”造反的知青,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他已混出了头,成了台州市的父母官)再次反映了。”

   我把“魂兮归来”《募捐函》递过去,信权的院长看着,半响不言。我憋不住气就说:“为‘中国良心’捐点款吧,记得刘宾雁吧……”“……”仍是半响不语,我想他在捉摸如何称呼《募捐函》上刘宾雁、方励之、苏绍智之类人物,是反动、异议还是反革命。还是半响不响,我到焦急起来说:“象征性捐出一元吧!”,“我的身份不适宜捐款。”缪院长终于开口了。“对,你伟大的院长身份确实不该捐款,我理解,那就告辞。”我留下一份《杀鸡之痒》的文章说:“在椒江行政庭,我屡战屡败,还屡屡被谭警长打伤,还关进监狱;你看我告温岭市政府,人家主动调解赔偿,结了案。这就是一市两制。”

   出了门转过身,我进了副院长室,杨东睿副院长正正襟而坐。这位先被我当庭斥责穿便服信口开河主管行政诉讼的院长,终于在今年3月8日把我抓捕,打伤我后,警笼押送,投入大狱;十四天中,不给放风、不给看病行虐囚之实。在“中国人权”“国际笔会 中文独立作家笔会”抗议和国、内外朋友签名声讨、遣责、呼吁中,才将我释放。事后,我将上述网上文章打印送到他手中时,他像是接了个“烫手山芋”,忙扔在桌上说不能看……但我走后他一定是看了,不然又如何知道我将“睿”字写成“才”字。这一次他没有故作矜持,递过去就看了。他当然知道刘宾雁,还有方励之、苏绍智是谁。只是平平淡淡地说了句:“刘宾雁死了!”我立即纠正说:“中国良心死了,我搞‘行为艺术’来募捐民心,捐点钱吧!”,他没有说能捐还是不捐,即把二页拍卖行的广告页递过来,并说:“上边齐白石的画是否是假的?”以此,他要转移话题。我接着追问:“捐一元吧!”,他笑容可恭地摇着头,然后补上一句:“请你理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