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路漫漫》 ]
严正学文集
严正学的画,都是在中国北大荒的“双河监狱”里画的,在高
墙、电纲、铁窗、电警棍下,在污秽的牢狱中,趴在地上一个
局部一个局部地在宣纸上画出来的。这批丙稀水墨画(连同狱
中日记《阴阳陌路》)都是用一层层塑料袋包裹,埋入冰冻的
粪坑中几经周折从铁幕重重的大陆,最黑暗的监狱带回到北京
又展转到各地,才得以举办画展。
·严正学《狱中画展》(1)
·严正学《狱中画展》(2)
·严正学《狱中画展》(3)
·严正学《狱中画展》(4)
·严正学《狱中画展》(5)
·严正学《狱中画展》(6)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民告官是一种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下)
·【行為藝術】嚴正學起訴政府賣淫
·【行为艺术】《 官违法 民要告 》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路漫漫》

严正学


   《中国美术报》1989年
   (博讯2005年11月04日)
    民主通讯 2005.11.4

   

题记:《中国美术报》1989年第一期开始,连载严正学的自传《路漫漫》。该报在编者按中写道:“我们发表它是因为这个无名画家的经历有一种撞击人心的力量,可以让我们思考许多问题。”,浙江美术学院教授朱金楼在读了《路漫漫》文稿后说:“读大作深为您苦难的历程、执着的求索、正直的灵魂、辛辣的文笔所感动。”,中国美术家协会湖北分会会长,《美术思潮》编委鲁慕迅来信写道:“真诚正直而又有思想的艺术家,才能算得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这样的艺术家决不会有平坦的路,而不平坦的路又往往造就出这样的艺术家,幸运儿往往是浅薄的……”,作家诗人白桦在读了文稿后来信勉励道:“梵高几乎是默默地消失的,但他的画永存下来。徐青藤到死没有离开困境……走自己的路,潦倒之后会是不朽。”

   
   —————————————————————————————————————
   那一年,我刚开始识字。
   忘不了那个寒冷的早晨,小镇街道的墙上刷满了“严厉镇压反革命! ”的标语。一种内心的惶惑:我的姓怎么会和这可怕的文字连在一起……
   那一夜,朦胧中我见到许多荷枪的人,翻箱倒柜地抄了我的家,父亲被押着在昏暗的夜色中消失……从此,我就成了“反革命崽子” 。
   
   一九五七年早春,我正是海门中学初一的学生。我们的语文老师施因,是新四军转业的干部。这一夜,由于施因老师不肯认“罪”的态度触怒了当局,在众目睽暌之下,施老师被拖到厕所倒插入粪桶。那时我人小,站在最前面。含着泪珠,看着这人生的一幕……施因老师始终没有屈服,当他最终被拎出来时,只见他黑色的头发上闪耀着黄色的粪便,尿液聚集在他的发际往下滴;粪尿混合液顺着他瘦削的脸额徐徐向下淌,停留在他那咬着牙关紧闭的唇边……
   
   我感到这污秽头颅里的不屈精神,以至几十年后的今天,在色彩学上我仍感到黑色和黄色对比的崇高和伟大。
   
   谁能抑强扶弱呢?一个十多岁少年的内心充满了自责和内疚。终于有一天,在没有旁人的时候,我向地里劳动的他,叫了一声:“施老师!”只见老师缓慢地抬起了头,深凹的眼眶里充盈着泪水。没有多久,施老师的岳母跳河自尽,老师也被送去外地劳动教养。再没有过多久,我又听到了老师的死讯。一个刚直的灵魂连同他的肉体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孤独又过早地体验到这世态炎凉的我,更感到空虚和渺茫。为了逃避这弱肉强食的世界,我一头埋进了线和色的世界;从此,我迷上了绘画。在这里,我沉重的屈辱和顽强的自尊在心里得到了平衡。
   
   三年很快过去了,在唯成份论的年月,我升不上高中是理所当然的。失学,十五岁的我踏上了社会,尽管我的画技在小城里已小有名气,但又有谁能用我这个“反革命的崽子”呢?
   
   那是三年灾荒的岁月,母亲因父亲的株连下放到院桥农村劳动,我和哥哥能够自救的便是出卖劳力。一天八角八分的苦力钱,换不来斤把大头菜,粮食吃完了,空着肚子还得去拉车。饥不择食,什么糠饼、白蟹刺根、树皮、蕃莳叶都吃完了,连观音土也填肚子充饥。
   
   半年后,我被下放到农村劳动,这是政府为我安排的唯一出路。我尝到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体会到世界是由残酷的斗争、单调的劳动和强烈的饥渴组成的。我不是画了许多大跃进的壁画吗?在我画的“卫星上天、高产火箭,以及万斤稻、千斤棉”的壁画下,竟躺下这么多饿殍。现实作了如此辛辣的对比,一个又一个人倒下了,我也患上了浮肿病……
   
   姐姐给我买了一本《天山南北好地方》的书,内中有许多画家黄胄的插图,这美丽的边陲生活图画激起了我寻找新生活出路和艺术前途的愿望;尽管它离现实哪么遥远,但我还是看到了一线的希望。
   
   一九六一年的共祸,是饿殍万里、哀鸿遍野……那一年的夏天,母亲紧携着我骨瘦如柴的手,塞给我两张糠饼,送我去逃荒。我上了轮船,母亲没有叮咛,也没有嘱咐,唯有眼泪和叹息……我咬紧牙关伫立在船边,泪水盈眶……迷惘地望着天的尽头……我将哪里去?去干什么? 一切茫茫然……
   
   轮船开动了,幽暗的船舱里,我的心象透过这圆形玻璃窗看到的昏黄的天和同样昏黄的水交织而成的图画。无限的惆怅和悲愁袭向心头,人们都眷恋生养他的故乡,然而我却咀咒着要离它而远去。轮船在黑暗中摇晃着前进,在宁波港我换了船,第三天到达了上海。
   
   上海,一个崭新而陌生的世界,高楼耸立,人流不息,然而谁能理解我的孤独和凄怆。举目无亲,哪里是我的歇脚的之处呢? 徒步了一天,终于在外滩的草坪上坐下来。过度的疲倦,使我一躺下便昏昏入睡。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夜风和草地的湿气使我清醒过来,我发现我的鞋子被人脱去,身旁换下一双没有后跟的破布鞋。我支撑着爬起来,南京路已失去了白日的繁华,唯有远处的霓虹灯神秘地眨着鬼眼。拖着破鞋我向九江路走去,在邮电大厦的圆柱下,我发现蜷缩在黑暗中的一堆人。我挤进去坐了下来,冲着秽气,我感到群聚的温暖,疲惫不堪地又进入了梦乡……
   
   黎明,城市的喧闹声使我苏醒,这乞丐的国度里仅留我一个人,使我吓了一跳的是我的裤带被割断了,腰袋划开了一个口子,欲去新疆的路费和粮票一洗而空;完了!一切都完了!连同这渺茫的希望!我成了一分不名的人。饥饿、寒冷和这绝顶的倒霉都冲我而来,我低声哭泣,怎么活下去呢?回家吧,我会饥渴而死;坚持下去,又是寸步难行。“好马不吃回头草!”,饥肠辘辘、头昏目眩的我徘徊在南京路五光十色下,黑暗笼罩着我整个的内心世界。霓虹灯下,我看着自己渐渐拉长又渐渐缩短的影子,顾影自怜,我唱起了拉兹之歌:
   到处流浪! 到处流浪! 命运唤我奔向远方;孤苦伶仃,飘流四方……
   
   我不愿回家,又不想饿死。生存下去的强烈欲望,迫使我寻找到谋生的本领。我仿效江湖剪纸艺人的方法,在城隍庙九曲桥豫园前的墙上,挂起了我的人像速写;旁边写着:《人像速写、立等可取》的大字。这是我的第一次画展。立即引来了一大群观众。好奇声中,我的营生竟热闹起来,在那饥馑的1961年,凭着一支炭笔和几页白纸,我求得了生存的食粮。
   
   晚上我躺在中央商场的空铺板上,如没有蚊子的骚扰,我可心满意足了。半夜里,我奇痒难熬,原来流浪人久居的铺板缝里长满臭虫,摸摸身上,贴着铺板的半身全是疙瘩。翻过身来,我又昏昏入睡。朦胧中只觉得头被人用棍棒敲了一下;随之而来是一道强烈的手电灯光,直射入我的两眼,一个颇有力量的问话在黑暗中吼出来:“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睡在这里,证件?”我嗫嚅着:“有饯我才不会在这里受罪!饯和证件我都没有。”几只粗暴的手随着手电灯光移动在我身上搜摸着,随之帆布书包被翻了个里朝外,抖出一地颜料、笔和调色盒之类的东西。画夹也被打开了,都是些上海的水彩风景画和速写。他们恍然明白,喃喃地道:“是个流浪的小画家。”走了;身后却牵走了长长一串和我同类的人。露天商场里留下孤独的我,黑暗中,我蜷缩得更紧了,想起蚊子、臭虫和警察;想起离家出走以来的种种挫折、磨难和遭遇,我辗转翻侧无法入睡。
   
   徘徊、彷徨、踟蹰不前……我除了画人像谋生,就是赶在黎明和傍晚画水彩和水粉写生画。这个时候,绘画,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而此刻,我追求的绘画艺术就是本能地再现和模仿自然,满足于流利的笔触、渗化的色彩对视觉经验的描绘。有这么一个黄昏,我被南京路灯光陶醉,强烈的表现欲望驱使我坐在华侨饭店前的人行道边画起水粉画来。暗兰色的书面纸上用耀动明亮的点和线表观着整个南京东路迷人的夜色。不一会我的身后围起了一大圈人,连交通警察也挤了进来,但破例没有训斥我。当我收起画具赶路的时候,一个旁观的陌生人和我搭话了,他叫欧阳光,卅多岁,是个修理风琴的流浪汉。
   
   相同的命运使我们走在一起。他对我谈上海,讲人生;他说:“人生是场梦,世界是空无的;我们活着,是世界万物存在的根据;我们死了,那么世界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讲着、讲着,他就兴奋起来,一边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唱起了《渔光曲》:“云儿飘在海空,鱼儿长在水中……”然后,又一边抚弄着他唯一的家当,一个装着钳子、螺丝开和簧片的帆布包;一边热烈地谈着他的未来:“他一定会成为音乐家,有一架钢琴、还要有洋房和女人。”
   
   我呢?我只希望用画笔去表现真实的人生。“哦,你应该成为一个画家!”他突然严肃地奉劝我,他要我去报考美术学院;他一板一字地对我说:“只有那个地方,才可以使您的灵性不致湮没。”虽然我几年后才清楚他的这种说法并不正确,但当时我竟深信不疑。命运到这里让我作了重新的选择,我决定舍弃闯新疆的念头,改弦易辙,去报考美术学院。
   
   一九六二年夏天,我考上了浙江美术学院附中。这是全国最高等的艺术学府之一,好多知名的画家在这里执教,我十分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兢兢业业地对待一切,我还被选为班长和学生会成员。学院按苏联的一整套方法教授学生,课堂上接受契斯恰可夫索描体系的严格训练;理论上背诵唯物主义辨证法,创作上接照《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左右一切。
   
    ◆ ◆
   一件事,让我重新正视起现实来。著名油画家于长拱自杀了。苏联油画大师马克西莫夫的门生,大白天躲在被窝里用刀片割断喉管,求得对尘世的超脱。
   
   血!殷红的血扰乱了我的艺术酣梦。
   一种多么可怕的麻木!艺术是什么?美是什么?车尔尼雪夫斯基说:美是生活。生活是什么? 生与死、苦与乐、灵与肉。在混沌的世界里,我坚信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我艰难地分辩着方位,探索着脚下的路……
   
   门的后面还是门!疑问后面还是疑问?我困惑!?现实不能回答我,只好去书籍里寻求。我开始了对哲学的思考。西子湖畔,我阅读起《反杜林论》《共产党宣言》《哲学与贫困》《哥达纲领批判》以及《马、恩、列、斯论共产主义社会》等书籍。书籍上描绘的和现实生活的比较,使我越来越迷糊了。一种虚无的观念潜入我的意识中。也许存在的本身就是欺骗!宗教用“死后的天堂”欺骗过多少世纪的人;人们默默忍受着现世的苦难,去追寻后世的天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