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
严正学文集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只希望用畫筆去表現真實的人生《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八)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恳请习近平先生帮打个电话】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忍看同胞成新囚】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子《给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行为艺术】北京南站“幸福路的幸福生活”
·【行为艺术】《呼吁国际人权关注,还生命以尊严!》
·【行为艺术】《被拨尿的普罗米修斯》
·【行为艺术】《在希望的田野上》----致彭丽媛
·【行为艺术---丛林问鼎】
·【行为艺术】---头可断、血可流、人格尊严不可辱!
·《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暴力血截访为何屡禁不止!?》
·【行为艺术----呼吁关注姜力钧!】
·【行为艺术】有一种流氓叫“缺乏自信的流氓”
·【关注高智晟】
·沈阳市沈北新区的侯美华不肯配合基层单位造假,而再次遭到打击报复
·【严正学行为艺术】被屏蔽!禁言!封杀!新浪暴虐!警察包庇!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聆听高智晟
·【行为艺术】一把手『人已他住』 !
·【行为艺术】2016新春第一状,状告文化部 立案
·【行为艺术】状告王歧山“亲家”《文革式迫害 》
· 状告“王亲家”历时18月『立案』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铁血玫瑰巍巍立
·转『上帝的窄门』损赔案例点评 侯美华
·【行为艺术】状告文化部 讨《惊蛰》
·【行为艺术】《惊蛰》起诉文化部
·《惊蛰!》状告文化部 立案【行为艺术】
·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国《行为艺术下课!》
·严正学【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国】《行为艺术下课!》(连载一)
·铁血玫瑰屹然不动
·【你是谁?】严正学严正斥责冒充物业者!
·往事堪忧话“屹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博讯2005年12月19日)
   ( 民主通讯2005年12月19日)
   

维权通讯记者 海岳 报道


   

   
    国政府调集千余名武警和防暴警察动用了坦克和自动步枪,在广东省汕尾市开枪镇压示威维权的群众,(BBC报道当场打死20名),12.6 『东洲屠杀』震惊中外。
   
    『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亚当斯说,中国政府只承认12月6号镇压抗议村民过程中误杀3人,误伤8人,但是当地目击者和村民向媒体透露,多达20人死亡,大约40人失踪。因此,『人权观察』敦促 『联合国』立即对这次军警枪杀村民抗议事件进行调查。
   
    与此同时,中国浙江省椒江法院行政庭法官,凶残地喊『打死你!』,向一名喊冤农妇施暴,拳脚相加,酿成血案。
   
    目击者称: 『怕被扣上「妨碍公务」,我们都不敢去阻拦和营救,偷偷打110,后来,一名警察带二名联防队员迟迟来到现场,听说又是法官、法警打人,就推诿说:「法院有纪检,我们没法管。」至今未查办打人凶手。』
   
   据12月12日下午,受伤的农妇,被扶进上访现场。根据现场数个访民给记者打来电话和手机短讯,控诉如下:
   
    『公民诉冤,被法官往死里打,打得右眼肿胀睁不开,鼻梁左下巴青紫,右脸鼻翼及嘴巴伤痕累累,撩起衣服所见,身上更惨不忍睹。』(录音)
   
    『椒江哪有人民法院?「倡牙三」(音)的法院不是为人民开的。』(录音)
   
    『她的臉被打得青紫红肿,脑门几个大包,眼睛肿成一条缝,法官不分青红皂白的暴力毒打,惨不忍睹,我们给扫描照片传给你。』 (短讯)
   
    『法官打人打得太惡毒了,法院拿1000元封口,不让告!我们就要告。』(短讯)
   
   『殴打告状的公民就是法西斯,向人民施暴的也只有共产党的贪官、恶官,「倡牙三」(音)走狗就会咬人。』(录音)
   

为什么要暴打喊冤的村妇?

   
    记者接到照片后,采访被打的村妇(录音):『我叫肖波(音)为丈夫泮红非(音)的一件冤枉官司来申告被法官毒打,』因农妇嘴巴受伤,说不清,便由其丈夫代言:『我被法院枉判官司告了两年多,上访、申诉跑断了腿,已由淅江省高级检察院作出「抗诉」决定。那天,我女客(老婆)拿着省检察院「抗诉决定书」要求重审,就遭到法院行政庭法官暴打,法官冲出来,口口声声喊着「打死你!」把我女客打倒在地,还往死里猛打猛踢。』
   
   记者:『打你的地点在哪里?』
   泮:『就在法院前。』
   
   记者:『没有法警来阻拦打人和营救你的妻子吗?』
   泮:『就在法警值班室前法警看着打的,他们冷眼旁观,还说该打。』
   
   记者:『法院没人来制止法官行凶吗?』
   泮:『院长室和法官的办公室就在楼上,我女客被打着尖叫,高喊救命,有许多人伸出头在看打,就没有院长或法官来解救。』
   
   记者:『后来呢?』
   泮:『……』好像在呜咽,听不清 ……
   

记者打开电脑,用Google搜索『椒江法院』。

   
    在『曾受肖扬点名批评的椒江法院』后,还有《人民法院报》上几篇政绩广告,是椒江法院行政庭邵丹、邢宝青法官撰文《椒江法院:亲民、爱民、护民》和《椒江法院:打造法院良好形象》自我标榜的文章。但行政庭邵丹却遗漏了『法院狗干警,侄、婶通奸乱沦,双双裸死轿车里的丑闻』,和『法院执行庭集体贪渎执行款,13名执行法官被查处和绳之以法的恶行』。还有多条是著名的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关于椒江法院违法多收诉讼费(至今仍违法收取),严控告达五年之久后,被法院行政庭庭长葛佩玉、副院长杨东睿、院长缪信权阴谋构陷「当庭扇打法警耳光」,严正学当庭两次殴打得遍体鳞伤;塞入囚笼、打入大牢后,不给放风、不给治伤的纪录。』还有多则是『椒江法院法警队长谭阳抢夺严先生起诉区党办主任、610头头证据,在法院外聚众殴打严致伤的罪行。』接下去看到还有『椒江法院法警队长谭阳,当众剥女访民状衣,抓其精神病儿入狱的新闻。』 ……椒江法院在缪信权掌管下,贪、腐、恶齐头并进。
   
    真像访民们所言:『中国的法律』只能在法院门口贴着,法院的黑暗,是黑箱套黑箱的黑暗,法官判案唯己利是图,故虎狼当道、黑白颠倒、滥权枉法,欲加之罪风行、盛行……执法机构率先违反宪法,违反党纪国法,随意侵权,欺压公民,鱼肉百姓。中国百姓最明白的一句口头惮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现在,下梁歪了,上梁可就塌了。
   
    在那些『信权』的『谬』院长眼里,『权』是上司给的,『法』是为百姓定的,争来的『权』是为了捞钱发财,发了财就好再升官。官员们手中的『权』就是『法』,法是治民的,就是为了强制老百姓从命服法。你要喊冤,众目睽睽下,邪恶毕露的法官、法警们就大打出手。
   

接着,记者又用Google搜索『缪信权』、『葛佩玉』。

   
    点击后,各有近千条新闻,对于他们的纵权枉法,已刻入耻辱柱,有目共睹。
   
    为此,记者打电话采访6个月前,同样被打的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先生。严对记者提到『台州地力政权黑社会』不以为然。
   
    严正学说(录音):『不是因为台州是我的故乡我要护台州官埸的短,对公、检、法仍要区别,不能出了个「李小国」就骂或椒江、或台州公安局「黑」,黑的不是公安。我和北京、东北的许多公安打过官司斗过法;比较起来:椒江、台州的公安还是依法行政的。虽然我起诉过他两次,或许还会第三次、第四次起诉他们。但公安局表示:「那是你的权利,我们感谢你的监督,以此,提高我们执法水平」。』
   
    严又说(录音):『椒江公安局出了「李小国」事件后,造成负面影响很大。据我所知,文章涉及高收费之一的「金龙照相」老板金龙,还一直向市府「12345热线」投诉称冤,报社也有不可推卸责任;至少,回敬了李大队长一耳光,而导至事态激化和升级。 李小国是交警大队长,没有抓人的权,即使李是刑侦队长也不能「公报私仇」抓吴湘湖。他们是党的铁拳和党的嘴巴,嘴巴和铁拳硬碰硬,铿锵有声。』
   
    记者:『当然,你近距离观察会比我们更清楚。』
   
    严说(录音):『就此事,顺便请记者对关心我处境的国内外朋友道谢一声: 「谢谢关注,假如我有事、我出事,对我下手的地方,一定不在台州而远离台州。动手的人就是恨之我入骨的人。」是那些能在法庭上构陷我「扇打法警耳光」的人,是那些召恶警聚众殴打我的人,还有那个在法警群殴我和陶英姿(党办主任)并肩而出来信权院长,拒绝我求救而不制止法警殴打,竟在打人现场双双蒸发,这是院长失职和不作为(我将保留起诉他的权利)。事后,「信权」的院长竟致函公安说:「谭阳打人是公务。」。』
   
    『当然,法警谭阳行刑杀人也是他的公务,那一天,谭不在「刑场」杀了人,不知法盲院长还会说「谭阳杀人是公务!」。也许,也只有「杀人」才能了断法庭上无法得到的结果来结果讼争!谁是台州绿壳官,看官心里明白。补充一句,「绿壳」台州方言即强盗。』
   
    记者:『你对台州绿壳官的剖释令人感叹!法盲执法,尤可悲也!法官讲不过理的时候,就打人。在中国,就有流氓法官是靠打人起家的;还有舞女法官是在床上培养的;椒江法院院长的职业素质确让人啼笑皆非。对人权的不尊重,肆意践踏来告状的公民,竟动不动对自己的同胞以铁拳镇压,中共要保鲜,要提高执政能力,缪院长还要让他手下举起的拳头不会发抖。严先生:「你如何看待中共的保鲜?」』
   
    严:『苹果烂了,如何保鲜!一党专政,使中共的贪官前朴后继,丧失人性的贪官恶吏,已退化到连和坤都不如。大家都知道《宰相刘罗锅》、《铁齿铜牙纪晓岚》里的和坤是清朝最大的贪官,他贪得无厌但他还不至于逃到海外去……更不会把财产转移到海外。不管贪多少银子,霸多少房产、土地、珠宝、衣物……都还在中国。抄家时还没收总值超过8亿两白银家产。而现在的贪官的手段之狡诈,是把不义之财转移到海外。他们在事发查处前,早把资产通过洗钱,通过子孙出国留学变成合法财产了。据官方不完全统计,2003年前,已有4,000多名贪官携公款500多亿元远逃诲外。几年来,少说外逃资金也至少是2000个亿。多年来,在悉尼、温哥华、多伦多、洛杉矶、纽约、夏威夷、休斯顿,我们经常可看到开超豪华轿车的中国男女,在海外早已经形成一个贪官前遣队。而和坤深得乾隆宠信还因他是个才子,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用和坤狱中悬梁自尽留下绝命诗,供绿壳官们细品:
   
     「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远红尘。
    他时应泛龙门合,认取香烟是后身。」
   
    绿壳官们结党营私、吃喝嫖赌、吹唱拍钻、尽歪门邪道;绿壳官们天天养尊处优、夜夜笙歌达旦,除了搜刮民脂民膏,什么都不会?所谓绿壳官,不是台州特产,只是台州的检察院没有发掘,没抓住几个,他们仍混迹官场,还在发号施令外,时不时还要动辙打人。』
   
    记者:『崇尚暴力和杀戮,将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的仇恨要发牙!」 』
   
    严:(录音)『官员无恶不作,将咎由自取。』
   
   (Modified on 2005/12/19)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