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
严正学文集
·《与狼共舞》
·《路漫漫》
·阴 阳 陌 路
·《 龙柱下的笑靥 》
严正学《狱中画展》《序》
严正学的画,都是在中国北大荒的“双河监狱”里画的,在高
墙、电纲、铁窗、电警棍下,在污秽的牢狱中,趴在地上一个
局部一个局部地在宣纸上画出来的。这批丙稀水墨画(连同狱
中日记《阴阳陌路》)都是用一层层塑料袋包裹,埋入冰冻的
粪坑中几经周折从铁幕重重的大陆,最黑暗的监狱带回到北京
又展转到各地,才得以举办画展。
·严正学《狱中画展》(1)
·严正学《狱中画展》(2)
·严正学《狱中画展》(3)
·严正学《狱中画展》(4)
·严正学《狱中画展》(5)
·严正学《狱中画展》(6)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民告官是一种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下)
·【行為藝術】嚴正學起訴政府賣淫
·【行为艺术】《 官违法 民要告 》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维权网记者魏得力报道

   日前,记者收到了严正学『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的诉状,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正式立案。北京时间今日(12日)下午二时,通过越洋电话记者接通严在台州的电话(小灵通),严正学显得紧张、语无论次,半响才有应答。

   ——————————————————————————————

   严(录音):“……就在半个钟头前,我险遭车祸…肝脑涂地……成了车下冤鬼…肇事车是椒江法院的警车……

   记者:出事的地点在哪里,能谈一下过程吗?

   严:在椒江法院门外司法大楼前。也就是我撤离台州前,椒江法院法警大队长谭阳聚众殴打我致伤的地方……今天是“院长接待日”……

   接待室就设在司法大楼西侧(原是门房之类的小屋)。接访的是法院老院长钱国强,还有口碑不错的立案庭女庭长孔桂珍、民庭庭长张爱军以及执行庭副庭长刘昊。我排队等到被接访时已10时多。开始我向执行庭刘昊副庭长询问有关执行问题,后向钱院长申述的还是“长达五年多椒江法院违法多收诉讼费问题”。我说:“迫于无奈,椒江法院杨东睿副院长巳将2000年至今的约十个行政诉讼案退费单让我签字退费。但有几个案签字后至今仍未退款,还有民庭的两个案尚末签办退回多收的其它诉讼费。钱院长说:“严正学,我看你是特殊材料做的,椒江46万老百姓就给你一人退费,这也不公平呀。” 老院长惦记着应该给椒江老百姓退费,凸显其人本意识还有那么半点幽默,“共产党员才是特殊材料做的还要保‘鲜’,老百姓都被江泽民‘三个代表’了,我拒绝代表,所以才给我退费。问题是法院至今仍违法多收不退,鱼肉椒江百姓。老百姓巳惯于任人宰割,不敢吭声就成了‘民不举、官不究’!”钱院长表示会督办退费,我就跟他们招手告别了。

   兴冲冲出了接待室,想不到一辆轿车朝我疾驰而来,我避险后退时还被拌了一下,原来我身后还有个“人”。在这个停满车辆的小道上(供行车、走人的路面仅二米多),肇事车是轿车式的警车,有法院两个大字。开车的司机(干警)没有穿警服,还挂一圈粗大的白金链条,嘴角叨烟,随烟吐向我的第一句话是:“卵泡(台州方言:指女性生殖器)儿,没长双眼!”我说:“这不是高速公路开得这么快,撞死我怎么办?”“撞死你大不了‘两年’,不吃法院的饭!”“这里是法院,你总得讲点理!……”没容我说完,司机(干警)下车就要对我动粗,身后的“人”也加盟跟着骂我。总算我还长了记性,想起东北的“宝马撞死人案”,更怕谭阳再率—帮法警来群殴,就急忙跑步避退入接待室,司机(干警)开车紧追,到接待室门口还对我骂骂咧咧……

   记者:没有撞倒你,真是大幸!院长是如何表态的?

   严:我找两个院长交涉,要求告知开车撞我的是否是法院干警以及他的名字?两个院长拒绝告知。钱国强院长算是吭了声:“这个地方不应该开车这么快!”

   缪信权院长却说了句“没有撞伤还说什么!”

   记者:如果发生车祸,你认为这是交通事故还是交通事件?

   严:不能孤立看这个问题,今年三月份起,因行政诉讼,我被椒江法院当庭抓打、铁笼解押、牢中虐囚、后又遭法警围殴致伤……;十三年前,状告北京公安局的我,在不断遭电话恐吓“要撞死我!”时,肩负全家经济重担的儿子严溯宇,在黑夜中被一辆末开车灯的汽车撞倒,暴死街头!当时《浙江日报》向中央发的“内参”称此为非常事件!儿子鲜血染红了我 “民告官行为艺术”的第一页!

   今天的一幕希望仅是个偶发事故。在血色恐怖中,我视死如归!假如再次遭遇不测,请记者呼吁国际社会为我共遣暴行。

   记者:我很感动!但更希望严先生提升防卫意识,由于一党专权,中共在硬件上堵死了维权之路,使官权黑社会化。

   最近,广东番禺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中,官、黑勾接抓捕人权律师郭飞雄,殴打帮助村民维权的中山大学女教授艾晓明和律师唐荆陵、郭艳,围殴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香港《南华早报》女记者刘欣、法国国际电台记者Abel segretin和1位凤凰周刊记者;当上了市人大代表和村主任的吕邦列被绑架死里逃生后向媒体表示:他不再采取法律行动维权,因为殴打他的人与政府有关。

   近日,嘲神骂鬼,出言无状的勇将东海一枭,率领近百名法学专家、教授、记者和律师组成的“法律援助团” 和浙南地方官、匪斗法,败阵龙泉之后仰天长啸:决不再打官司!

   中共权力不受任何制衡,“专制和独裁”在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统治史中,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残暴程度。在这样政治生态中你孤身斗群魔,是否具有太多的理想主义色彩?

   严:维权是后极权时代的民主潮流,维权目标是重建公民社会,也就是米奇尼克的《通往公民社会》。十几年来,我近百次地和违法政府对簿公堂,其目的就是揭露中国法制的虚假。“法制”不等于“法治”,中华帝国在秦始皇时代就有“法制”,法律(刑鼎)是统治者用来控制社会,镇压老百姓的工具;中共的“依法治国”仍只是口号,“法治”并不存在中国。政府仍在刻意模糊“法制”和“法治”的概念。为了建立真正的“法治中国” ,我们责无旁贷。

   我是个艺术家,我以艺术家的艺术行为去斗法,所以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而是“行为艺术”的过程,官司的输赢对我并不重要,恰恰该赢的官司被判败诉才能引起社会和媒体的关注,共遣司法的黑暗和邪恶。所以我的心态很平和,尽管我被打、被抓、被笼困、遭虐囚、甚至是再遇“车祸”遭暗算,我都得“感谢”缪信权、葛佩玉、谭阳之流对我行为艺术的参与,从而鞭笞了政治的罪恶和司法的独裁专横。启动人们对“公民社会”责任的理性思索及救赎。

   ————————————————————————————————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 严正学

    2005年10月9日,接“受理通知书”,本案已由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案号为(2005)台确字第13号

   

《申请确认状》

确认申请人:

    严正学,男,汉族, 61 岁,职业画家 住所地:北京市回龙观天慧园小区 5 幢一单元 101 室 邮编:102209  北京电话:010 - 81735903

    台州电话: 0576 ― 8657593

   

被确认申请人: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 院长:缪信权 住所地:椒江区中山东路

   

确认申请请求:

    (1)确认审判长葛佩玉捏造事实,构陷“殴打法警一耳光”违法拘留申请人违法;

   (2)法警当庭殴打申请人致伤并禁止给(羁押狱中)受伤、尿血、发高烧的申请人人道的治伤医病等行径违法。

   (3)依法撤销(2005)台行复字第1号《复议决定书》,(2005)椒行初字第152号《拘留决定书》。

   

事实经过:

   

(1) 法庭上迫害的经过。

   

   2005年 3 月 8 日上午8时20分,申请人接传票到椒江法院第二法庭接受宣判。审判长葛佩玉宣读(2005)椒行初字第 12 号和第 17 号(两案合审)判决书的部分内容后,要申请人立即签字;申请人要求看完全部内容后再在宣判笔录上签字。葛仅给一份12号判决书拒绝给 17 号判决书,竟强令申请人签收两份。申请人依法申辩,葛即命令两法警夺去申请人 12 号判决书和宣判笔录,并将申请人一手反剪后背,一手前拉,拖向法庭门口,在门和旁听席椅间窄道处申请人拌倒在地。法警泮江龙乘椅墙障目处猛踢申请人腰背部。申请人呼救才缓释后,挣扎着勉强站起,并表示椒江法院剥夺当事人核对笔录权非法,给一案判决书强令签收两案判决书违法,当事人未签字退庭即强行开庭审另一案非法,暴力拖打当事人出庭违法。同时走到审判桌边拿回12号判决书和宣判笔录继续看阅。但此时葛却说:“我不要你签字,你给我滚出去!”就连连敲击法槌令早巳在庭外等侯的约十名法警—轰而入,再次将申请人扭打倒地,拖出法庭。致外套破碎,遍体鳞伤。法警大队长谭阳,指令“将他装杀脚!”(台州方言:狠狠揍他!)。申请人被拖进禁闭室,拷上手铐后,塞入备候已久带小警笼的刑车,送看守所。

   

   8 时 20 分至8 时 30 分几分钟内,申请人仅说了“我必须看完内容后再签字,法庭应该允许我看完全部内容签字……” 、“审判长无权剥夺我合法的签字权利!” 、“我还没核对笔录未退庭不等于本庭已结束,就不该审理另一案;” 、“我是接到法庭传票,准时到庭来接12、17号两案判决书的,审判长不能仅给一份12号案判决书,而强迫签收两份;” 、“法警摘掉警号踢打我,证明你是故意伤害我,是有预谋的!(法警泮江龙踢打我时,早已摘去警号)”等寥寥几语。

   

   申请人被拘留后,申请人的妻子和哥哥找椒江法院杨东睿院长,问什么是“冲击、哄闹法庭、殴打值庭法警”的罪。杨东睿院长说:“是抄《民诉法》101条定罪的。”《民诉法》101条确有“冲击、哄闹法庭、殴打值庭法警”的罪。但抄了法条去套没有违法事实的当事人,先拘留,后罗织罪名来实施报复!

   

(2) 法庭外虐待的经过 。

   

   申请人拖入 1204 室时,谭阳为掩外人耳目,用伤口帖封帖申请人流血的右手背,并用药棉酒精擦净腰部约长 9 公分伤口的流血,谎说:“送你去医院。”但直送茄止监狱(证据[1] 当日签收“拘留决定书”送达回证上已写明伤情)。

   

   入监前,看守所对申请人伤势作记录:肩部红肿两处受挫裂伤流血,左腰部受伤流血伤口长9公分,右手背受伤流血。入监后一直尿血(15天后,医生诊断为:肉眼血尿,有生命危险)。或许冤狱惊天,大雪骤降,申请人连续发烧 4~5 天,饮食不进,全身痛楚,神智眩晕。

   

   入监第三天,申请人曾让来监提审的椒江法院汤俊斌和邵丹等约四名法官及法警验伤,恳求给予治伤医病(见证据[2]“提审笔录”),入监第四天,申请人又让台州中级法院来监提审的虞林军、王平涛两法官及司机验伤(见证据[3] “提审笔录”),并交上同监囚犯对申请人遍体伤情和内伤尿血的见证(见证据[4]同监囚犯见证4页共8份),请求给予人道的救治仍遭拒。而向拘留所申请就医,拘留所黄小喜所长一再表示:“拘留所曾多次向椒江法院反映,法院不许,我们就无权送你去医院。”

   

   15天拘留期满,申请人已是病息奄奄,当天先后去台州市市立医院和台州市中心医院医治。诊治结果,在两医院出具的《医疗诊断证明书》和《入院证》上均写着“左肾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左肾外伤,左侧肩部外伤” “肾脏挫伤,上呼吸感染”。(证据[5]两医院《医疗诊断》、化验单、病历和《入院证》4页共10份)医生说肾挫伤尿血不止危及生命,你的伤势严重,应住院监护治疗。申请人即找中院办此案法官虞林军和椒江法院要求解决就医费用,被拒绝,因无力支付7000 多元住院首付费只得忍痛门诊就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