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中国青年报》'冰点' 沙林 2001年1月08日
   
   
    2000年12月12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官违法、民要告”案在浙江省台州市公开开庭审理。在11月30日下午因台州市椒江区法院突然变故而扑了个空的记者们,一清早就云集椒江区法院的审判庭前等待。
   

    “他们回避今天的出庭,我表示遗憾!”
   
    这是一起被法院定为“严正学诉椒江文体局履行查处文化违法行为职责行政争议”为案由的行政诉讼。法庭审理开始后,审判长问:“文体局长为什么不到庭?”被告代理律师答:“因开会没法到庭。”
   
    审判长又问:“有没有证人要出庭作证?”原告严正学说:“审判长,依照法律规定,原告在上星期已向你庭递交要求法院传唤包括市有关领导在内的14位证人出庭作证的名单,法庭有义务通知他们到庭……在长达几个月的举报中,原告曾向有关领导作过几十次举报,所以我事先要求法庭传唤椒江区分管文化的区长、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区宣传部长、区文体局长、区文化馆长出庭质证。他们有义务向法庭证实我不只一次向他们反映过文化馆色情表演问题,他们回避今天的出庭,我表示遗憾!”
   
    原告在宣读起诉书时指出:“原告三月初以被告文化馆公开进行色情表演的事实向椒江区文体局举报,要求依法限期搬迁不适合与中山路小学共存的营业性歌舞厅、夜总会,禁绝黄毒,并对色情表演的组织和提供场所的责任人依法作出查处。然被告借故拖延、推诿。由于原告不断举报、催办,被告下属椒江文化馆于2000年3月底捏造原告欠2.9万元的事实向椒江法院起诉,后因不缴纳诉讼费被裁定撤诉。收到撤诉裁定书后,原告特地告诉民庭:不再开庭的话,我‘五一’要去四川写生。想不到4月26日,原告在到四川凉山采风写生的途中,收到电话:法庭传票定于2000年5月8日上午8时开庭。原告只好星夜挤上节前爆满的列车回台州。在4月29日赶到法院时,法庭却说,因对方(文化馆)不缴纳诉讼费而第二次撤诉。这是两次以同一理由立案、又以同一理由撤诉的裁定书。既然没有缴纳诉讼费,法院怎么可以送达开庭的传票呢?”
   
    “原告又去区文体局向局长控告,要求对被举报人的报复行为通过行政手段调解。文体局置之不理,至今未作任何处理……被告失察、失职怠于行使文化管理职责,竟对原告一而再、再而三的实名举报不答复,其推诿、敷衍塞责是典型的行政不作为。”
   
    “我愿出庭作证。”
   
    9时20分法庭调查开始,审判长让原、被告双方举证。
   
    原告严正学向法庭出示了他的两份书面揭发文化馆长达5个月间歇性色情表演的举报信,同时递交一份几个月前给文体局的“控告状”,控告文化馆两次诬告其欠2.9万元,及要求文体局领导调查此事,并依法作出处理和答复。
   
    审判长将三份证据交被告质证,被告查验表示无异议。被告举证时展示了一份稽查大队文件《关于椒江区文化娱乐总汇演艺厅演出一事的情况报告》———以证明被告没有“不作为”。对于这份《情况报告》,严正学当即指出这是事后炮制的伪证,而且是在法庭无故延期时间里制造的。严正学说:“被告2000年12月7日向我邻居送达了这份所谓《情况报告》,被告12月8日又来人证实是否由邻居交给了严正学,12月10日又来找严正学要求本人签收以用作证据。严正学当时即告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33条规定:“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不得自行向原告和证人收集证据。”指出进入诉讼程序后,被告行政机关的任何法外活动都是违法的,必须停止。但这张伪证还是向法院递交了。”
   
    原告当庭质问:“如果是3月29日制作的文件,为什么到12月7日也就是立案3个月后的今天才送交原告?”被告答:“当时已邮寄。”原告问:“邮寄的证据?”被告答:“平信寄出。”原告说:“这种关键证据你说用平信寄就可以欺骗法庭吗?”原告又追问:“所寄地址?”被告答:“北京回龙观。”原告当即反驳:“回龙观是原告8月18日时买的新房所在地,至今尚未通邮。请被告看看,举报信下边明确写着要求将答复寄浙江台州市椒江区中山东路67号。”
   
    原告再问被告:“这份报告是一次打印的,还是二次打印的?”被告拒不回答。此时原告向法官递交了《情况报告》的原件,指出:“正文是用旧式24针打印机打印的,而‘抄送严正学同志’几个字是用激光打印机补加上的。而且这应付市长、书记用的报告,怎么可能给小民百姓的我抄送呢?”主审法官验证后无语,此时旁听席上爆发出长久不息的雷鸣般的掌声。
   
    法庭安静后,审判长问:“原告,你说文化馆进行了色情表演,请你举证?”原告严正学拿出数十份之多的证人证词:“这些都是我对目击者调查和访问的书证,证明文化馆的舞台上从1999年国庆前至2000年春节后,长期间歇性地进行色情表演……我这里还有向区长、局长和有关人员反映时的谈话记录。”
   
    被告代理律师质证后说:“这些访问笔录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因为原告是公民,他无权侦查,请问原告是否是自己亲眼看了脱衣舞表演……”
   
    此时,原、被告发生争端。原告还要继续举证,审判长却宣布休庭。
   
    15分钟后继续开庭。主审法官问:“原告是否是亲自入内观看了色情表演?”原告答复:“原告当然不会入内去观看这种违法的脱衣舞演出。”接着审判长作出判决:“因原告自己没有购票进场观看,该演出内容对原告不存在任何包括精神上的侵害;同时被告对原告的举报已进行核实并作出答复,至于被告进一步的作为或不作为对原告无直接的利害关系,所以,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裁定,驳回严正学起诉,诉讼费280元由原告严正学承担。”此时旁听席上一女士突然高喊:“我亲眼目睹脱衣舞表演,我愿出庭作证。”两家媒体立即将摄像机镜头对准了这位女士并进行采访。
   
    严正学当庭表示:“我要上诉!”
   
    “为了我们您一定要上诉。”
   
    严正学一案已引起全国司法界的关注,律师张星水说:法庭审理不当主要表现在回避审理原告提出的最低请求,即依法搬迁不适合与中小学共存的娱乐业,禁绝黄毒。法庭以原告没有亲自购票进场观看脱衣舞,该演出内容对原告不存在任何包括精神上的侵害为由,驳回起诉判原告败诉。按这种逻辑,举报或起诉赌场和卖淫场所,必须先赌输了钱或入内嫖娼得了性病———即造成了所谓的经济损失或精神侵害才能获得诉讼的主体资格。以此类推,法成何法?
   
    台州一位姓王的律师认为:我国现行的《行政诉讼法》确实缺少惩治违法官员的可操作条款,老百姓只能通过举报或向纪检部门控告,但这又流于官员自己监督自己的形式。就本案来说,严正学向被告举报了文化馆官员违法在小学前经营色情业,且庭审中已证明是事实,而且立案也是因为被告没有查处反而让下属诬告严正学欠2.9万元。这已经产生了侵害,严正学此时已从举报人变成受害人,所以法院当初也是以此立案的。法庭以严正学没有亲眼目睹色情表演,没有对严本人构成精神损害的裁定,驳回起诉的理由是很苍白的。
   
    严正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颇为不平:“怎么能说文化馆色情表演对我没有侵害呢?我原是椒江美协副主席,文化馆从来就是我们美协和文联各协会的活动场地,而如今文化馆像黑色夜总会,这是否构成了对我们权利的侵害!而且我有几个亲戚朋友的孩子就读于中山路小学,在这种充满色欲的环境中读书,你怎么能说没有侵害?”
   
    这起被称作“全国罕见的不涉及原告利益的行政官司”在椒江法院审结后,各地媒体纷纷发表文章。判决的第二天,《浙江工人报》发表“想为大家出头无奈难当原告,椒江‘公益举报人’昨天输了官司。”《钱江晚报》也于这天发表:“为公益而诉讼为何输了官司”的评论。12月16日浙江省教育电视台“走进今天”栏目,将镜头对准了义愤填膺的旁听公民、市民以及中山路小学的小学生,他们众口一词地对文化馆搞色情表演进行了遣责。
   
    严正学输了官司后,收到一封发自中山路小学的信,信中有硬币和纸币15.90元,还有一封短信:严伯伯,我们听说你为我们斗坏蛋输了官司很难过,我们凑了些零钱支援您,为了我们您一定要上诉。椒江区中山路小学少先队员向您致敬!严正学拿着信热泪盈眶。
   
    2000年12月22日,椒江区决定封闭文化娱乐总汇,注销其营业执照。
   
   
   
    《中国青年报》 2001年1月0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