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鲁德成,我愧对你! ]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德成,我愧对你!

   
   
   黄河清
   
   天安门三君子鲁德成、喻东岳、余志坚,我愧对你们!

   不说你们在天安门向专制魔王宣战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你们被学生抓送到公安局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你们被判了16年、20年、无期徒刑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你们在监狱服刑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屡屡传出喻东岳被摧残折磨受伤、残废、疯了的讯息时,我愧对你们;
   不说受尽磨难死里逃生的鲁德成逃到泰国发表声明,半句也不责备我们,我愧对你们;
   只说鲁德成在泰国几百天,我再没关心他一点点,为他做丝毫事,以至他要被泰国警方遣返大陆,重陷魔掌,再入炼狱,要死两次时,我真无地自容,我愧对你!我愧对的不仅是你,更是自己的良知!
   
   大约一年前,我从余杰的文章里看到捷克哈维尔基金会多年前就认为天安门三君子是英雄,要帮助他们的家属,却苦于找不到他们的家属。我的良知被触动,为此向有关人士呼喊了一下,却没有再去关注下文了。
   
   鲁德成逃难到泰国,发表声明,我的良知又一次被触动,但我没有行动。我以我不懂外语,同西方主流社会没有联系为由让自己偷懒;我更抱着这下天安门学生可有机会忏悔赎罪帮鲁德成逃到西方生活了的想法来安慰自己。
   
   直到鲁德成处到了要遭“二茬死”的境地,我才有了一丁点的实际行动:在第一时间发出呼吁“紧急呼救鲁德成”。我收到了许多人发来的同意附议的邮件,其中有: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 一平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 张玲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美国匹兹堡市驻市作家 黄翔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 刘国凯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香港《开放》杂志编辑 蔡咏梅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著名北京画家 严正学
   《北京之春》主编 胡平
   
   我知道,有许多人在实地实际的营救鲁德成,唐柏桥先生在呼吁签名救助鲁德成,听说汪泯先生到泰国警察局直接交涉、薛伟先生代表民联看望鲁德成且在设法把他接到美国……肯定还有我所不知道的许许多多的救助行为。这一切是多么好啊!这一切,要是早些发生作为是多么的更好啊!
   
   在北京的笔友严正学在来件中说:
   
   黄河清先生:
   
   网上看你呼吁,泪如泉涌;做看客,是中华民族的耻辱,我们将是历史的罪人。1989欠三君子的债末清,现在就更不能漠视……请河清兄代为联署.
   严正学.12.17.2004
   
   在旧金山的笔友王一梁对我说:看到他们被判16年、20年、无期,我哭了!当王一梁知道哈维尔基金会曾在找三君子家属时,立即说:哈维尔在台湾,贝岭也在台湾同哈维尔有接触,我马上同贝岭联系,让他把三君子的资料交给哈维尔基金会,英文我来翻译。
   
   在纽约的笔友一平说:除了呼吁,我们要采取实际行动。我找中国人权刘青说,还要找更多的渠道。
   
   我曾说:“对于鲁德成三君子,我们大家都有罪,都欠了他们还不清的债。我们大家,我们这个民族对不起鲁德成、余志坚、喻东岳啊!”
   看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并非我一人有此看法,有此歉疚,有此锥心之痛。严正学、王一梁、一平是,还有一位流亡美国的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原副主席郑义也是。我看到过他几年前写的对此忏悔的文章,郑义说自己知耻了,他的忏悔是真心实意的。
   
   对于这样一件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永远捶打着民族良知的大错事,我们全体都应忏悔,而不是装聋作哑、分辩解释、推搪诿过、或仅仅私心难过。如果连这样的认识、勇气、担当也没有,我们与中共何异?!我们这个民族将无救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其过也人皆见之,其改也,人皆仰之。
   
   中华民族道德滑坡全体沉沦的挣扎从此始!对天安门三君子,对鲁德成的态度可以是一块试金石。我期待着有更多的人对此真心忏悔。知耻!知耻近乎勇!知耻,非真耻;不知耻,才是真耻!知耻,才对得起三君子!知耻,才对得起良知!知耻,才是人!知耻才会有救!知耻,才能救鲁德成!知耻,才能救自己!知耻,才能面对将来、面对子孙!知耻,才能再做事!
   
   04、12、18 (12/19/2004 5:52)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