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只希望用畫筆去表現真實的人生《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八)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恳请习近平先生帮打个电话】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忍看同胞成新囚】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子《给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行为艺术】北京南站“幸福路的幸福生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严正学


   (博讯2005年12月28日)(民主论坛)
   

答XX兄问:

   

    本文绝非“小说创作”,而是真人、真事、真名(因不愿伤害圈内朋友,"私生女"隐去 真姓),事情真发生在(浙江省台州市)真黄岩县、真十里铺,其妻姓俞今仍健在,仍住真台州市黄岩区十里铺。我这个人,笨脑子,(过去)只会写真人、真事、真感受的记实文章;我的《文集》也未写过虚构的故事,以后恐怕也不会编“小说”。
   
    严正学12/28/2005
   
    附:
   
   

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嗜血武斗和血醒屠杀后的1969年早春,我正被黄岩县的革命派规轨在黄岩县香料厂画毛泽东油画。
   
    一清早,我刚爬上脚手架,给《沁园春——雪》(毛泽东在中南海边的全身像)上光。所谓上光就是在露天的油画上刷清漆。此时,朋友汪洋来看我。汪洋来头不小,喊着、 嚷着非让我下来不可。但刷清漆,是个不能息手的活,汪洋声声、吼吼和嚷嚷,让我不得安宁。
   
    我只得放下油漆罐,爬下脚手架,汪洋一把抓住我沾满油漆的手,紧握着,兴奋异常又说不出话来。他盯着我画在铁皮上毛泽东在中南海边的全身像发呆,半响才喃喃告诉我,中午一定到他家用餐。他环顾四方后,又抑制不住地对我耳语:“你猜猜我父亲在哪里?”,立马又回答:“我的父亲在墙上。”,我有些茫然,不知所言何意?汪洋是黄岩县城建局的绘图员,也算是我的同行吧,出身为孤儿的汪洋,三十年代,被一个跑单帮的农民从上海领养,家住黄岩十里铺。
   
    中午,来到他位于青年路电影院前的约十个平方的小阁楼。他的夫人俞荪燕已在门口等我,我跟着她上楼,看见楼道边张贴着多幅《沁园春——雪》毛泽东的全身像,汪洋则穿上一件藏青的长呢大衣,在通道的一头正对我频频点头。“正学,我的父亲在墙上!”,他仍只是一再重复着这一句让人非解的话。
   
    环顾内墙上,已贴满了各种姿势的毛泽东像。
   
    他的夫人小俞告诉我,昨天,有《解放日报》记者和县革委会的人找他谈了话,他说他还被抽走了一管子血,回来疯疯颠颠地只会说一句话:“我的父亲在墙上!他正被验正是否是毛主席三几年在上海丢失的儿子?”,小俞叹了口气,又沉重地问我:“要是真的怎么办?我家是地主成份,中南海我是去不了……”
   
    我总算明白过来, 看着墙上有穿军装招手的毛泽东,有高瞩远瞻的毛泽东,还有穿着浴衣昂首叫“不怕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毛泽东;还有大小不一的标准像。汪洋拉紧我,让我跟他从左边瞧瞧,又从右边瞧瞧,他说:“标准像上的毛主席,眼珠总盯着他转,因为他是毛泽东亲生儿子。”他后退几步,拉直常青色长呢大衣,两手往凸鼓的肚子一捺,追着问我:“像不像?”。我退后几步,眯着眼睛注目凝视,斩钉截铁地说:“像,就是你的个子矮了点。”“我遗传母亲杨开慧。”汪洋斩钉截铁地回答我。
   
    “正学,毛主席是革命导师、革命舵手,毛泽东思想战无不胜!毛泽东的话,一句顶一万句……”他举起小红书(毛语录)上下窜动着念念有词:
    “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万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万岁!万岁!万万岁!万万岁!”
   
    汪洋张狂了半天,突然嗫嚅着问我:
    “正学,我怎么跟得上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用轿车在后边紧跟,你是太子,是天生的革命接班人。”
   
    “正学,江青能认我吗?我可是杨开慧生的?”
    “……”我可回答不了这个难题。
   
    兴奋过一阵子后,汪洋是毛泽东的亲生儿子,在小小的黄岩县城,已是公开公秘密。
   
    两个多月过去了,在黄岩人民医院我遇见了他的夫人,小俞说:“汪洋不肯吃药医病,你快来劝劝他。”,我跟着小俞进了门诊室,见汪洋手亦舞之,脚亦导之,他边唱边喊,指着医生护士狂叫:“药,我不吃,你们别想毒死我,我的父亲在墙上,等我跟上了毛泽东,战无不胜,看我这么法办你们……砰,啪啪!”。
   
    我只好帮俞夫人把汪洋边哄边劝拉回十里铺。快到家时,小俞对我说:“家里还住看一个女病友,是汪洋从医院带回家的‘神经病’,同病相怜,他们都说医生要害死他们,都不吃药。”
   
    进了他们在十里铺的老屋,一个菜色脸蛋的年轻女子从门缝里伸出头来说:“我是贫下中农,她是地主囡,我要跟着汪洋去中南海;她,去不了。”
   
    我劝汪洋:“要耐心等待,验明正身需要时间,你看现在都焦虑出毛病来了。”“毛主席大儿子也有神经病,这是遗传。”我佩服汪洋还有这么一点自知知明。
   
    《解放日报》的记者的调查和验血的结果,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在漫长的等待中,汪洋觉悟了,是江青害的,他开始咒骂妖妃不得好死;汪洋清醒了,是王洪文做太子了;他,天天叫着:“锵!锵!锵!手执钢刀把你砍。”。后来毛泽东老了,病了,死了;后来江青判了,关了,上吊了;汪洋憔悴了,病重了,弥留之际,他始终没有忘了要紧跟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汪洋是否是真龙天子,成了永远的迷?他是否能在天堂或地狱,紧跟毛泽东思想,成为战无不胜,也只能由人想像。
   
    无独有偶,28年后的1996年,我在北京又遇到毛泽东的私生女。
   
    毛泽东的私生女姓姬,是民运圈内一个名人的发妻。那个时候,她丈夫羁狱,而北京正传阅着两本书,一本是《毛泽东的私人医生回忆录》,另一本是《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毛泽东的荒淫无耻成了国人的共识。而姬女士的姨正是301医院的护士,因此,姬女士说:
   
    “她见过她姨有毛泽东亲笔书写的毛诗,毛主席怎么可能将它随便送给一个小护士呢?我姨一定也被老毛他宠幸过。”
   
    姬女士又说:“我姨怀孕了,偷偷生下了我后,就送安徽老家交她姐姐领养。”
   
    姬女士接着说:“她姐就是养我的妈,我长到20多岁后,姨把我领回北京,我姨对我特好,不是亲生的,不是她和毛主席情感的结晶,她会对我这么好吗。”
   
    姬女士还说:“毛主席是风流才子,你看看那两本书,现在北京地摊上到处都有卖的。”
   
    姬女士最后说:“我就是毛泽东的私生女,你看像吗?”
   
    我说:“像!毛泽东当年搞民主,后来闹革命,做了太上皇;你也搞民主,嫁个老公是明日之星。”
   
    我又说:“如果我是毛泽东亲生的儿子,我都会深感耻辱,因为,我的血管里流着这个混世魔头的血。毛泽东夺取政权,就做了中国皇帝,在他的私人医生李志绥的回忆录中,老毛丧尽人伦,如果我竟是他私生孽种,我会无颜见人!”
   
    姬女士说:“我只是说说而已……”
   
    “传统皇权的根深蒂固,连以追求民主为已任的人,头脑里竞盘据着封建主义的幽灵,‘打倒皇帝做皇帝’ 就是中国的历史,难道还会延续下去吗?”
   
    我希望得到否定的答复。“毛泽东的私生女”后来漂洋过海,去了意大利,我愿再次见到她时,她会告诉我:“中国还不如斯巴达克斯时代的斗兽场!”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