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文集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马强
   
   
   严正学的画,都是在北大荒双河监狱里画的。在铁窗下,他在几十厘米宽窄的宣纸上,一个局部一个局部地创作,然后等画纸稍干,团成一个一个的废纸团,藏在冰冻的粪坑,埋在菜窖里,让解除管教的狱友带回京城再拼接成数米宽窄的巨幅作品……

   严正学的日记,都是记在各种各样巴掌大的纸片上,横着写的、竖着写的、斜着写的、反着写的,然后再撕成几块,分别揉成几团废纸,藏入冰冻的粪坑,想办法再从监狱里带出来的,直到今年,才被他一点一点地将这小土包一般的纸片堆整理成50万字的自传《阴阳陌路》……
   
   还要说一个细节,为了逃避清监,免遭严酷惩罚,在漫长的冬季,这批画和日记是用一层层塑料袋包裹,埋藏在冰冻的粪坑之中。这些画和日记能从黑幕重重的大陆最最黑暗的监狱中转运到北京、转运到纽约办画展;其本身就是个充满离奇的故事。
   
   如今,严正学终于在网络上发表了他近50万字的《严正学狱中日记──阴阳陌路》,并出国去办画展。临行前,他托我帮他刻了30张光盘,里面包括他的画、电视台对他的采访和他出狱后举办《狱中画展》时的录像。我不知道这些光盘能不能带出去。我只知道目前国内对电子制品还有很烦琐的检查制度。我更不知道老严还能不能回来。总之,我觉得我对老严所做的事情还不够,不足以报答他对我的真诚。所以,我准备写下这篇短文,写一写这位在中国将“民告官”当做行为艺术的画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严的确真诚。他的真诚写在他的眼睛里。他真诚地跟每一个人握手,并真诚地将心都掏出来给你看。最后,他真诚地认为“民告官” 可以告赢!在官官相护的司法中,严是十告九输,期间被他的被告 “北京公安局”投进监狱,关入橡皮牢房中,在两年的监禁中,警方对他施酷刑、关黑牢……受尽了磨难,但老严从不气馁。他说:“我只要过程,不在乎结局!行为艺术就是通过和专制政权对簿公堂横遭迫害的过程来暴露这种庄严而虚假的恶法!选择了‘民告官’我无怨无悔。”
   
   1944年出生的严正学几乎饱受了中国半个世纪来的所有苦难,并且还不够,更糟糕的是,他还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一个更苦难的事业── 美术。1962年求学于浙江美术学院附中的他,画笔还没有握稳便赶上了文革。美院瘫痪,他则独自走上了探求艺术真谛之路──以波希米亚人的生存方式浪迹天涯,走遍了整个中国。当代美术史书上称他为中国首位“盲流”艺术家。直到1988年,他和女儿一起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严正学、严颖鸿父女两代人画展》。1989年《中国美术报》连载了他的长篇自传《路漫漫》。同年,他在北京的圆明园福缘门村租了一个独院,和女儿一起,撑起了一个简陋的画室。这才稍稍过上了几年稳定的生活。没想到,灾难却在不知不觉中又向他降临了。
   
   北京圆明园福缘门村,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这里自从90年代初开始,便逐渐聚集了一大批醉心于绘画、音乐和诗歌的艺术“盲流”,逐渐形成了一个群落。人们称这里是中国的“枫丹白露”、美国的“Soho”。在中国美术史上,这个小村落还有一个非正式的名字:“北京圆明园艺术家村。严正学,以 恼娉稀⒖砗窈腿? 义,被推选为艺术村的“村长”。
   
   1992年圆明园艺术家村被中外媒体报道……1993年6月26日《中国商报》在首版、四版上以一个多版面刊登严正学的日记“梦断圆明园” ,题为《野性、狂情、挣扎》编者在后语中写道:圆明园艺术家村实际上是一个流动的群体,他们自生自灭,完全按照艺术的规律。在他们之间至今良莠不齐。他们对应于大多数中国人的“另一种活法”无疑是件新闻的素材,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这儿已被人称作“中国美术史上的奇观”。
   
   鉴于众多新闻报道的雷同,我们选用严正学的日记登载于此,是因为希望以一种新的视觉向读者展现这一“奇观”。没有谁能保证这个村落会长期存在下去,也没有谁能断言下个世纪中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不会诞生在这里。我们坚信的是:只有真正的艺术才有永恒的生命力。
   
   艺术村不断地壮大和名扬在外,引发了有关部门“取缔艺术村”的白色信号,并终于向这位被推举为“村长”的艺术家开刀了。就在《中国商报》报道后的第六天,1993年7月2日深夜,在画家村的住地北京公安局海淀公安分局东宫门派出所里,严正学被三名警察严刑毒打致重伤。著名作家白桦当时在《南方周末》撰文感叹道:“在中国历史上,‘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请’的故事重复过无数次还会重复。我只想给明智的中国人提供一条历史资科。19世纪40~60年代的法国是一个多事之秋,残暴的拿破仑三世并设有取缔枫丹白露的巴比松画家村。”
   
   严正学被打成重伤并扔到派出所门外后,幸被好心的路人救起送往海淀医院。严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起诉北京公安局。此时,中国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严正学即以身试法,起诉北京市公安局。当时,有北大法律系研究生王家骐挺身而出,自愿免费为严正学做诉讼代理人;同时此“民告官”案得到了许多的媒体的支持和关注。
   
   《消费时报》、《南方周末》、《中国青年报》、《视点》杂志、《青年时报》、《法苑文摘》、《浙江日报》、《台州日报》、《山东工人报》、《中国消费者报》、《山西工人报》、《景德镇日报》、《报刊文摘》、《法制文萃报》、《旅游导报》,香港的《天天日报》、《明报》、《南华早报》、《开放》杂志,美国《新闻周刊》……等都作了报导。
   
   严正学还是个民选的“人大代表”,所以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严正学的官司一定能赢。但迫于统治高层的压力,海淀法院行政法庭却一直按住案子不予审理。在这长达9个多月的漫长的等待中,严正学饱受各种监视、跟踪和骚扰,还有不断的恐吓电话、装有“红枣、花生米” 的匿名信件。严正学不断受到警告:“若不撤诉,你将在交通事故中暴死街头!”
   
   1993年11月29日深夜,肩负全家经济重担、身为广告公司经理的26岁儿子严溯宇,被一辆未开车灯的汽车撞死。这个事件引发了被官方称为“64后最大的签名呼吁!”。迫于声援和誉论,法院为了取消严正学的“行政诉讼”,竟突然让刑事法庭介入提起公诉,北京当局将此案列为九四中国第一大案,开庭前,竟一夜之间拘捕严的诉讼代理人王家骐及袁红兵、周国强等。北京海淀法院刑事庭立即判警察张弛有期徒刑1年缓期1年而想以此草草结案。
   
   这中间有很多人劝老严撤回行政诉讼,一来缓和一下矛盾,二来也能多赔偿一些钱。但是老严固执地认为:“这是发生在行政机关内的行政行为,施暴、恐吓和谋害是统治上层的旨意,其目的除取缔‘圆明园艺术家村’外,是压制民间民主的呼吁。因此,此案中违法的是行政机关,不能拿一个警察判刑作替罪羊,不了了之。”既然恐吓、威胁、利诱连儿子被害“暴死街头”都不能阻止严正学撤回行政诉讼,北京当局终于签发了逮捕令。
   
   1994年4月18日,严正学被抓捕关入北京公安局镶白旗看守所的“橡皮监狱”。后投入大兴团河监狱,关押在不到两平米的黑牢里(禁闭室)。最后,他被押送(黑龙江)荒无人烟的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所”。为了摧残他的意志,他们在强劳中对他实施反背铐、电击等酷刑。
   
   随后不久,北京圆明园艺术村被取缔。艺术村的画家有些被拘禁、有的被关押、有的被迁送,更多的,被驱散到中国的各个角落。
   
   哦,对了,这中间还有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细节需要提及:在严正学 被毒打到被劳教后到狱中受酷刑直至刑满释放,整个过程中他一直是浙江椒江市人大代表。当地人大并没有罢免他人大代表的资格。
   
   --------------------------
   原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