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议报》第170期 行为艺术【运动留痕】
   
   敬爱的女士、先生们以及关心此案的记者朋友们:
   
   法院终于开庭了!

   
   自7月18日立案至今的五个多月里,我在焦虑、彷徨、不安中好似过了半个世纪。我感谢文化艺术界、知识界、新闻界和全国各地关心此案的朋友们对本案的关注和支持。
   
   此案发生后,中国音乐学院的教授特地为我演奏了他的作品。在他演奏的乐章中,我看见深遂的蓝天上,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飞来……我禁不住直掉眼泪,“人的尊严和权利”是生而有之,是谱写在蓝天之上的真理!然而在这片蓝天之下,我却横遭执法者的毒打……
   
   朋友们:本案开庭之前,此案的被告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我将恳请法庭认定本案的被告是:北京公安局海淀分局。因为此案是执法机关的违法行政所致,应由具有法人资格的行政机关──公安局承担被告,而并非是状告警察。
   
   1993年7月2日晚上,我被海淀公安局东宫门派出所非法拘禁、严刑毒打事件,许多新闻媒介已作了披露。这里,我要向法院反映的是:在我起诉以后,在本案长达五个月的审理期间里,在光天化日之下所发生的一系列我不能理解又难于接受的事实。它使我明白,我将为我的起诉付出惨重的代价。翻开备忘录,有如下的记载:
   
   7月28日前后,首次报导此案的《消费时报》编辑部多次受到身份不明人的骚扰。
   
   8月份以来,我一次次接到电话恐吓,我被人跟踪盯梢,被人窃听电话。
   
   8月份到9月份,本案的目击证人以及为我诊断伤情的医院和医生多次受到公安机关盘查;警方多次给为我做鉴定伤情的法医鉴定室打电话,干扰法医鉴定。
   
   8月17日,有人换走了我的自行车,给我设下圈套;早已待命的便衣,立即对我跟踪摄像、拍照,我再次被审讯了9个小时(1998年,北京公安局法制办承认我的自行车被公安“拿”走,并赔我两辆新车的钱500元)。
   
   9月底,北京公安局法制办杨晓林给椒江市人大去电话,要他们动员我撤诉,否则要拘留我15天。
   
   10月14日,我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中仅有两粒花生米和一颗红枣。
   
   11月8日,我的另一辆自行车在北大又被人“偷”去。
   
   11月中旬,“七楔二案件”的主要施暴警察到《消费时报》编辑部,抗议该报报导。所以我不得不怀疑海淀公安分局早就对我宣布的:他们已对此案负主要责任的打人警察所采取的“行政措施”……
   在这里,我还要公布我所接到的匿名电话的内容,这些情况我曾向公安机关反映过。但公安的“不作为”,使不同的人能在电话中多次警告我:“如果我坚持自己的诉讼行为,他们将遗憾地看到我会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暴死街头,或者看见我的尸体在圆明园福海中浮起来。
   
   现在,我要告诉那些恐吓我的人,他们的咀咒巳成事实,幸灾乐祸吧!
   
   24天前的一个雨夜,肩负我们全家生活重担和一个公司责任的我的26岁的儿子严溯宇,被一辆关闭车灯疾驶而来的汽车轧得肢离破碎!来不及挣扎,来不及呻吟,来不及体味人生最后的苦难,便离开了人世。黑夜带着比黑夜更加浓重的黑暗掩埋了一切,留下的仅是一滩腥红的鲜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残酷的命运将逼迫我离开画家村和我的艺术追求。因为他们谋害我儿子的目的:不仅是为了警告我,更是为了砍去支撑我生活和从事艺术创作和实践的经济来源……
   
   我并不愿意把这一切和我的起诉联系在一起。只是我向我的被告──北京公安局反映我所受到的种种恐吓和威胁时,他们冷漠的笑使我不寒而栗,它使我丧失了最基本的人权保障,更使我无日不在惶惶中度过。
   
   中国人忌讳“七”字,我这个活了“七楔七”四十九年的人,终于信服了命运。这一年,我厄运丛生、灾祸不断,而且都离不开“车”字。朋友们:你们不愿相信,我却相信了!尽管我不屈服也摆脱不了。我相信,无论判决如何?这只是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只是为了演绎一种无法回避的事实。而我从法庭出来,不知等待我的是精神病院还是监狱……
   
   愿此文作为备忘录,提请新闻界及朋友们关注此案判决后的一切动态。(按:此案判决后,其中一警察被判一缓一,而严即被投入监狱,押送北大荒强劳。)
   
   中国几千年封建意识的积淀,使得“行政诉讼”只是个幌子,民告官谈何容易?但愿“叶公真能好龙”。我不愿见到法律只能在暗箱中操作,而罪恶却在权力的阴影里繁殖着畸形的“真理”!
   
   事实上,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我得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的关切和支持,这是我能够走完这段艰难历程的最主要的精神支柱。因此,无论此案如何判决,我都将谢谢大家!
   
   朋友们:就在法庭开庭的前几分钟,法院竟突然宣布:“此案无期限延迟开庭!”荒唐的理由是“审判长病了!”
   此刻,我感到愤恨!执法者互相串通的谋害和对法律的践踏,已到了恣意妄为的程度!
   
   我要大声抗议:我在台州追查我儿子死因和幕后凶手之时,北京法院却用印有国徽的传票,让我立即赶到北京参加诉讼,如果我不到庭,就取消我的行政起诉,我只好立即赶回北京。想不到今天的开庭又是一个人为的阴谋和圈套,目的只是骗我回北京,使我不能追查儿子被谋杀的事实。
   
   我知道:我并非和公安局对薄公堂,而是和一个专制的强权对薄公堂,我面对的是一个“国家恐怖主义”!今天它制造车祸谋杀我儿子,是警告我的恫吓!目的让我屈服。但他们想错了,儿子被谋杀的血腥暴行只能使我进一步看清专制政治的黑暗。如今我生不如死,面对屠夫的屠刀,我义无反顾地要把这个“民告官”的官司打到底!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是以“行为艺术”的方式来揭露统治者的暴虐!!!
   
   严正学1993年12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