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严正学文集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只希望用畫筆去表現真實的人生《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八)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恳请习近平先生帮打个电话】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忍看同胞成新囚】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子《给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行为艺术】北京南站“幸福路的幸福生活”
·【行为艺术】《呼吁国际人权关注,还生命以尊严!》
·【行为艺术】《被拨尿的普罗米修斯》
·【行为艺术】《在希望的田野上》----致彭丽媛
·【行为艺术---丛林问鼎】
·【行为艺术】---头可断、血可流、人格尊严不可辱!
·《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暴力血截访为何屡禁不止!?》
·【行为艺术----呼吁关注姜力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议报》第170期 行为艺术【运动留痕】
   
   敬爱的女士、先生们以及关心此案的记者朋友们:
   
   法院终于开庭了!

   
   自7月18日立案至今的五个多月里,我在焦虑、彷徨、不安中好似过了半个世纪。我感谢文化艺术界、知识界、新闻界和全国各地关心此案的朋友们对本案的关注和支持。
   
   此案发生后,中国音乐学院的教授特地为我演奏了他的作品。在他演奏的乐章中,我看见深遂的蓝天上,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飞来……我禁不住直掉眼泪,“人的尊严和权利”是生而有之,是谱写在蓝天之上的真理!然而在这片蓝天之下,我却横遭执法者的毒打……
   
   朋友们:本案开庭之前,此案的被告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我将恳请法庭认定本案的被告是:北京公安局海淀分局。因为此案是执法机关的违法行政所致,应由具有法人资格的行政机关──公安局承担被告,而并非是状告警察。
   
   1993年7月2日晚上,我被海淀公安局东宫门派出所非法拘禁、严刑毒打事件,许多新闻媒介已作了披露。这里,我要向法院反映的是:在我起诉以后,在本案长达五个月的审理期间里,在光天化日之下所发生的一系列我不能理解又难于接受的事实。它使我明白,我将为我的起诉付出惨重的代价。翻开备忘录,有如下的记载:
   
   7月28日前后,首次报导此案的《消费时报》编辑部多次受到身份不明人的骚扰。
   
   8月份以来,我一次次接到电话恐吓,我被人跟踪盯梢,被人窃听电话。
   
   8月份到9月份,本案的目击证人以及为我诊断伤情的医院和医生多次受到公安机关盘查;警方多次给为我做鉴定伤情的法医鉴定室打电话,干扰法医鉴定。
   
   8月17日,有人换走了我的自行车,给我设下圈套;早已待命的便衣,立即对我跟踪摄像、拍照,我再次被审讯了9个小时(1998年,北京公安局法制办承认我的自行车被公安“拿”走,并赔我两辆新车的钱500元)。
   
   9月底,北京公安局法制办杨晓林给椒江市人大去电话,要他们动员我撤诉,否则要拘留我15天。
   
   10月14日,我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中仅有两粒花生米和一颗红枣。
   
   11月8日,我的另一辆自行车在北大又被人“偷”去。
   
   11月中旬,“七楔二案件”的主要施暴警察到《消费时报》编辑部,抗议该报报导。所以我不得不怀疑海淀公安分局早就对我宣布的:他们已对此案负主要责任的打人警察所采取的“行政措施”……
   在这里,我还要公布我所接到的匿名电话的内容,这些情况我曾向公安机关反映过。但公安的“不作为”,使不同的人能在电话中多次警告我:“如果我坚持自己的诉讼行为,他们将遗憾地看到我会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暴死街头,或者看见我的尸体在圆明园福海中浮起来。
   
   现在,我要告诉那些恐吓我的人,他们的咀咒巳成事实,幸灾乐祸吧!
   
   24天前的一个雨夜,肩负我们全家生活重担和一个公司责任的我的26岁的儿子严溯宇,被一辆关闭车灯疾驶而来的汽车轧得肢离破碎!来不及挣扎,来不及呻吟,来不及体味人生最后的苦难,便离开了人世。黑夜带着比黑夜更加浓重的黑暗掩埋了一切,留下的仅是一滩腥红的鲜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残酷的命运将逼迫我离开画家村和我的艺术追求。因为他们谋害我儿子的目的:不仅是为了警告我,更是为了砍去支撑我生活和从事艺术创作和实践的经济来源……
   
   我并不愿意把这一切和我的起诉联系在一起。只是我向我的被告──北京公安局反映我所受到的种种恐吓和威胁时,他们冷漠的笑使我不寒而栗,它使我丧失了最基本的人权保障,更使我无日不在惶惶中度过。
   
   中国人忌讳“七”字,我这个活了“七楔七”四十九年的人,终于信服了命运。这一年,我厄运丛生、灾祸不断,而且都离不开“车”字。朋友们:你们不愿相信,我却相信了!尽管我不屈服也摆脱不了。我相信,无论判决如何?这只是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只是为了演绎一种无法回避的事实。而我从法庭出来,不知等待我的是精神病院还是监狱……
   
   愿此文作为备忘录,提请新闻界及朋友们关注此案判决后的一切动态。(按:此案判决后,其中一警察被判一缓一,而严即被投入监狱,押送北大荒强劳。)
   
   中国几千年封建意识的积淀,使得“行政诉讼”只是个幌子,民告官谈何容易?但愿“叶公真能好龙”。我不愿见到法律只能在暗箱中操作,而罪恶却在权力的阴影里繁殖着畸形的“真理”!
   
   事实上,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我得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的关切和支持,这是我能够走完这段艰难历程的最主要的精神支柱。因此,无论此案如何判决,我都将谢谢大家!
   
   朋友们:就在法庭开庭的前几分钟,法院竟突然宣布:“此案无期限延迟开庭!”荒唐的理由是“审判长病了!”
   此刻,我感到愤恨!执法者互相串通的谋害和对法律的践踏,已到了恣意妄为的程度!
   
   我要大声抗议:我在台州追查我儿子死因和幕后凶手之时,北京法院却用印有国徽的传票,让我立即赶到北京参加诉讼,如果我不到庭,就取消我的行政起诉,我只好立即赶回北京。想不到今天的开庭又是一个人为的阴谋和圈套,目的只是骗我回北京,使我不能追查儿子被谋杀的事实。
   
   我知道:我并非和公安局对薄公堂,而是和一个专制的强权对薄公堂,我面对的是一个“国家恐怖主义”!今天它制造车祸谋杀我儿子,是警告我的恫吓!目的让我屈服。但他们想错了,儿子被谋杀的血腥暴行只能使我进一步看清专制政治的黑暗。如今我生不如死,面对屠夫的屠刀,我义无反顾地要把这个“民告官”的官司打到底!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是以“行为艺术”的方式来揭露统治者的暴虐!!!
   
   严正学1993年12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