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严正学文集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只希望用畫筆去表現真實的人生《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八)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恳请习近平先生帮打个电话】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忍看同胞成新囚】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子《给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行为艺术】北京南站“幸福路的幸福生活”
·【行为艺术】《呼吁国际人权关注,还生命以尊严!》
·【行为艺术】《被拨尿的普罗米修斯》
·【行为艺术】《在希望的田野上》----致彭丽媛
·【行为艺术---丛林问鼎】
·【行为艺术】---头可断、血可流、人格尊严不可辱!
·《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暴力血截访为何屡禁不止!?》
·【行为艺术----呼吁关注姜力钧!】
·【行为艺术】有一种流氓叫“缺乏自信的流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今日维权》肖克报道 11/30/2005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12月01日)
   

   “拆迁官司法院不再受理”最高人民法院:拆迁争议将由拆迁管理部门或同级人民政府裁决。
   
    这是三个月前(2005年8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58次会议对浙江省高院作出有关“拆迁官司法院不再受理”的司法解释。该(法释[2005]9号)解释,惜墨如金,仅有一句话:
   
    “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或者拆迁人、被拆迁人与房屋承租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就补偿安置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并告知当事人可以按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向有关部门申请裁决。”解释像一声闷棍,撂倒了拆迁维权的大众。
   
    近些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腾空的地皮被用来建设高级住宅,豪华商场,公园,和为了“政绩工程”“长官工程”标致性地树立,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已经拆迁了几百万户家庭,涉及到数千万人民。不少地方在城区改造中,有关拆迁的争议屡屡发生。而最终受到损害的都是处于弱势的公民(如本案中,拆迁办“温岭市城市建设指挥部”官员趾高气扬的态度,老伯姓都是申告无门)。
   
    中共十五大曾经将“"保障人权” 和“保护私有财产”纳入宪法,接着又炒作《物权法》将出台,分析家们认为这对于保护被拆迁者利益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公众热切期望着应由“物权法”来回答的问题,竟让法霸们解答了,“保障人权、保护人民财产”成为永恒的空话!该司法解绎公告全国法院,居然可以硬性规定不再受理民愤极大的拆迁官司,留下来就是让无权无势的被拆迁人和比拆迁人更为强大的官商勾接并掌握着专政工具的政府对决。
   
    “拆迁行政强制”中被拆迁人利益受到伤害时,这个司法解释把处于绝对弱势者的被拆迁人推向与政府的对决位置。而众所周知的是,大规模拆迁无一不在包括中央政府在内的、各级政府首长或主要官员的“关怀”“庇护”下运作,在结成利益同盟中,以政府行为作幌子在国家专政暴力下实现的。
   
    最高人民法院此举使各级贪官、刁官、恶官、昏官和房地产大款、大佬、大鳄从心底里高呼万岁!
   
    不争的事实是“中国的法院本来就是专制独裁权力的奴仆!”但如此公然、公开吻靴的倒是第一次。
   
    这个司法解释,将《物权法》对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软弱的保护愿望消于无声与无形。而那些对抗强制拆迁的人则会遭遇明目张胆的暴力拆迁,甚至是袭击,骚扰,恐吓和拘捕。
   
    呜呼!这就是中国的民主与法治!
   
    该最高法院司法解释,将政府部门的裁决,提升为被拆迁人向法院提起诉讼的必经前置程序。换言之,被拆迁人只能向拆迁管理部门或同级人民政府请求裁决,也就是说只能向强盗诉被抢,被拆迁人的维权路径被严防死守!
   
    地方官僚出于利益和政绩的考量,和政府部门屁股早和开发商坐到一起的事实,在一条裤子中操作着不惜动用武力的野蛮拆迁,老百姓手中的宪法不过是推土机前的几张废纸。对开发商来说,所谓的“只能向拆迁管理部门或同级人民政府请求的裁决”,早已完全蜕变成一个虚拟的前置程序,而现在“虚拟”又上升到“必经”的地位,实际上就是对被拆迁弱势的一种欺压,这难道就是最高法院司法解释要留给被拆迁人的唯一救济渠道吗?法律对公民最重要的私有财产,难道就只能给予如此脆弱的保护吗?
   
    “先拆后讼”时代已经到来,该“解释”在公众脆弱的维权神经里,不啻于一声惊雷!
   
    值得欢呼的是,本案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先生在如此险恶的背景下接受的委托,提起行政诉讼可谓是顶风作案。严正学说我知道任何维权之路早被堵死,在当事人走尽上访、申诉、控告……的无可奈何的现状下,我们几乎无法寻求任何司法的救济,唯一的希望是智斗。如今当官员均底气不足,他们有这样那样辫子怕给人抓住,还有许多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混帐事怕被人曝光,他们有权、有势、有钱,但我们有正理和道义!浙江巨贪杨秀珠是他们的上司,也是他们的榜样;也就是“上粱不正下梁歪”,“歪”就是他们的软肋。
   
    严正学说:“中共的权力是用暴力获得的,56年来,共产党拒绝通过民选,使统治合法化,而官员横征暴敛和普遍的贪渎,丧失了民心,也就是缺乏最基本的道义支持;他们心是虚的,脚也没有踏在实地,他们更怕和我的交量中载跟头,看来,官也有心寒的时候。所以,我在对‘台州市建设规划局'提起《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诉讼一周年之时(11月2日),向他们寄出《行政复议书》。我明知该局不受理,但务必不让他们担心‘不予受理'带来的一、二两审的行政诉讼,以此‘敲山振虎',但立即得到回应;11月7日,公司经理即收到被告方‘愿意以2万8仟调解’的要求,反被我们拒绝。我们说要出口气,让谢兴昌、应振法这样的官僚反着来求老佰姓。因此,我就接着去立行政案,几经周折和交涉,且步步为营,终于在11月17日取得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台行初字第154号]《行政裁定书》,中院决定立案受理,同意我提出整体回避温岭市人民法院,要求异地管辖的请求;裁定:‘本案移交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审理。'11月29日正式立案,11月30日,被告又再次提出庭外调解,赔偿从三万谈到三万伍,最后以三万九千元(因4字谐音‘死',不吉祥!)结束讼争。”
   
    显然,争回数字的位数是次要的,那仅是公司财务的得失,但被告温岭市政府不战而降,严正学《出师未战已告捷》,为艰难维权走出了一步,可喜可贺,也是全国针对“拆迁行政强制”案中绝无仅有的第一案!在中国我们确实见证了与日俱增、与时俱进的“拆迁行政强制”,大多是随“权力加暴力”汹汹而来。而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终于用智慧打蠃了“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的第一仗! (肖克报道)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 严正学

   
   哲学中有个永恒的命题:“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
   
    我们把权当蛋,把官比作鸡;那么,如此多“强奸民意”的鸡案中,是先有泮金莲?还是先有西门庆?
   
    地方政权有恃无恐,中共则任其胡作非为。个人膨胀和贪欲,使这些无须承担责任的官员漠视民众的生存(在中国,立法的过程就是设租的过程;行政、司法的过程就是寻租的过程。腐败的脆弱性使专制国家不能有效地为社会提供保护和秩序,遑论为底层民众提供平等保护和公正。——沈良庆语)。
   
    越俎代庖、权钱通吃、坐地分赃……
   
    政府有病是因为制度有病!所以我接受委托把温岭市政府告上法庭。
    -----严正学
    —————————————————————————————————————

行 政 起 诉 状


   原告:台州市汇宝广告装璜有限公司 住所地:台州市椒江区云西路105 法定代表人:郭建荣(董事长)
   
   诉讼代理人:严正学 汉族 男 职业画家 住所地:北京市回龙观天慧园五幢一单圆101室
   
   被告:浙江省温岭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叶海燕(市长)
   
   诉讼请求:
   
    (1)、依法确认温岭市人民政府"拆迁行政强制"违法,判令“官霸劫财,侵犯民权”的被告赔偿人民币4万元。
    (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
   
    原告租用温岭市人民中路2号东门邮政局楼顶场地,投资建设了长达63米\高达6米的巨型广告设施(证据1), 租凭期至2006年3月22日(证据2)。
   
    原告在楼顶发布“全球通”广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规定,经审核后批准获得广告许可(岭2005)户外广登字第5265号《户外广告登记证》,广告发布期至2006年3月22日(证据3)。
   
    发布的中国移动通信《全球通》广告,年广告费人民币8万元(证据4)。
   
    2005年9月13日, 原告接温岭市邮政局行政科钟振福电话,突然告之:“市政府下令,邮政大楼和楼顶广告要被拆除。”
    原告立即赶到温岭市后,发现被告温岭市城市建设指挥部违法委托无拆迁资格的拆迁人“临海市崔氏拆迁队”的崔发兴已搭脚手架开始拆房,楼顶广告将被拆掉。
   
    原告立即到温岭市城市建设局,找温岭市城市建设指挥部谢兴昌(政策处理科)科长、应振法等官员等交涉,并告知:“该广告属发布期内合法广告,你部末公告拆迁、公示评估而造成原告‘广告设备'评估时遗漏(证据5),你们又拒绝增补给予补偿;现请求让原告拆回楼顶的巨型广告设施的角铁、射灯等,另迁他地,以免造成原告更大经济损失。”
   
    被告官员谢兴昌科长把腿跷在办公桌上,闭着眼睛,吐着烟圈半响才答复:“付叁万元钱后,准予拆回。”原告据理力争,谢兴昌、应振法和另一女官员等六、七人态度十分粗野,并蛮横地轰走原告。
   
    原告请求承租人温岭市邮政局夏主任出面交涉,被告方一口拒绝,拍着桌子,双方在电话中争执不休。
   
    原告对自已的合法财物被无端扣押成了绑票,很不理解,又再三向上述官员请求,并说:“《物权法》公布了,原告对自已的财产应该有处置权,总不能白白被侵占、掠夺、变卖。”
   
    被告说:“《物权法》生效了吗?你讲什么法都没用,我说不还就是不还给你,得听我的,你能怎么样?这个项目是市委书记拍板的,有本领你找他去。”
   
    原告说:“‘保护公民私有财产'在十五大中已写入宪法,你不能扣押变卖原告的财物……”被告说:“我是政策处理科科长,共产党的法比你学得透吧!少跟我说这些废话,说告我,告诉你要告就告市政府,市长叫叶海燕,这是温岭,你以为在椒江……”
   
    此时,原告恳求:“能否少付些钱,拆回角铁架、射灯?”仍遭拒绝。此后,原告到处找关系托人情攻关无果;又上访、申诉、控告……遭推诿;无可奈何,还是三番五次找被告哀求仍均被拒绝。原告的财产,被不法官员无端扣押,成了“绑票” ,现在强逼原告付三万元钱去续买,不然就撕票!这完全是强盗的逻辑,太黑!被告怎么能允许下属官员如此无法无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