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
严正学文集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严正学

   《北京之春》2005第五期

   《民主通讯》

   《搏讯》

   《大纪元》

   《网络文摘》

   03/21/2005连载

这些文字,由释放人员带出。它们被密密麻麻地写在两张16开大小的废纸的正反面,为防搜身和清监,撕成了10几条小纸片。我们将其拼接后打印,凡破损或看不清的地方,均由□□□代替。                     

                  

2005年3月8日□□□

   “当心报复!”

   “当心车祸!”

   “当心买凶杀人!”……

   善良的街坊和朋友们总是这样一再提醒我。3月8日上午8时30分,不该发生的一幕终于发生了。那么突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两次把我打倒在地。领教了拳脚之后,被拖出法庭。打晕了的我被关进1203室。

   □□,椒江法院法警大队长谭阳光临了,“猫惜老鼠”见我右手背流着鲜血,撕开一张“伤口贴”往我手背上贴。见他生了恻隐之心,心一热,就撸起上衣,请他看看我的后背的伤情,他拿出酒精药棉,为我清洗腰部的伤口。一边说:

   “你太倔了,我们一些新来的法警不认识你,也出手太重了些……”

   我还想脱去衣服,让他看看前胸和左肩伤情,被他制止了。谭阳说:

   “葛佩玉让邵丹拟写《拘留决定书》,你得理解我,等一会我必须当众给你铐上手铐……”

   给我铐手铐,我不知他们要给我定什么罪名?为了打倒我,抓捕我,椒江法院今天值勤的全部警力,早已在二楼待命。

   一会儿《拘留令》到了,姓周的小警察清了清嗓门,用足底气,大声对我宣读的罪名是:

   “冲击法庭,殴打法警”。

   明明是我拿了法院的“传票”准时到法庭领“判决书”来的。审判长葛佩玉在台上宣读了(2005)椒行初字第12号、第17号(两案合审)判决书的部分内容后,仅给我一份第12号案的判决书,就要我在“宣判笔录上”签收两份。我心存疑惑,就向其要17号判决书。

   “据理力争”就成了警察当庭施暴的借口。

   我抗议:

   “我被你们打得遍体鳞伤,倒给我扣上‘殴打法警’的罪名……”

   “你以为□是拘留,弄好了材料就逮捕你!”有人在门外回击我。

   “瞎了你的狗眼,葛佩玉的前夫是国务院《首脑必读》的主□,后夫是台州市□□□检□□,今天,你可碰在刀尖上了。”

   我被法警大队长谭阳铐上手铐,看他干得爽,我心理在骂谭阳

   “无耻!”

   谭却说:

   “我执行葛佩玉的命令!”

   “葛佩玉要枪毙我,你就一枪蹦了我?”我反诘道。

   谭阳说:“葛庭长怎么判我就怎么执行,葛佩玉判□死罪,我只能奉命□□就地正法!”

   “刽子手!”……

   看官,莫以为这是古藉《水浒传》中的一个章节,林冲在白虎堂遭暗算,关入死囚被发配沧洲。今天的一幕正重现着千年专制的黑暗。“权力返祖”你说谁是恶官高俅,谁又是奸臣陆谦呢?!

   如今我成了中共保“鲜”和“提高中共执政能力”的样板。一队警察正威风凌凌地押我走下楼梯,法院的大院里一早准备了囚犯上路的刑车,我被塞入刑车后的铁笼中。这个铁笼不到0.5立方米,铐着手铐的我躬身其中。

   刑车悠哉悠哉向中山西路开去,引来满街市民注目观看。这景象使我想起了文革中的处决犯。同样是游街示众,他们虽然被五花大绑,嘴上还塞了铁毛桃,颈上抽上尼龙丝,甚至被割□割气管或用细铁丝拴住上下门牙押赴刑场□□,但□还能挺胸昂头做一回英雄,如今我成了困兽,怎不令杨东才、葛佩玉、谭阳之流得意忘形呢!

   听到狗叫声,刑车开进了大铁门,就到了椒江监狱。我被押进办公室。两个警察数个协警(保安)扫视着我,在弥漫着萧杀之气中,例行对我搜身□□□,……一个警察意味深长地说:

   “□人大代表又进宫了!”

   我装作没听见,提出让警察送我去验伤治病。警察说:

   “你是法院放这里的,我们不管”

   我瞧了一眼他的警号,他警觉地一把夺走我的病历和原珠笔,撕破病历折断□□笔后一把扔在地上。

   “别放了我,让我出去就告你!”

   我再看一眼他的警号:“070271”默记在心。我们目光再次交锋时,他捡起地上的□□病历和折弯的□□笔,还给了我。我们双方都不再说话。

   铁门开了关了,再开再关,我被推进了“4号”监舍。铁门咣当一声后吱吱地发着刺耳的嘈音……立即□接到命令,让我转到“8号”监去;我艰难地迈着沉重的脚步,才走了一半,□□又说:“收押‘7号’监。”

   我被推入铁门后,眼前一阵昏黑。半响才看清横七竖八躺在地铺上的6个囚徒。12道阴冷的目光射向我,并对我全身进行扫描。我扶着狱壁走向铁门,从探视小窗向东高声呼喊,要求警方给我验伤治病。整个监狱死样的寂静,没有人理睬我,唯有我的挣扎和呼嚎□□□。不知是哪个监舍发来了牢头的指令:

   “老B不懂事,‘7号’□加工加工。”随即,监狱沸腾了。

   “烦人!”

   “操你妈!”

   “□找死!”一帮人骂骂咧咧地把我围堵在中间。

   我挺直身子,一下子剥去上衣吼道:

   “长眼睛的看清楚!警察把我打成这副模样了还要关我在牢中,也许我一碰即死,愿意做垫背的一个个来,看谁陪我上路!”

   哑雀无声,只有“7号”对“6号”的回呼:

   “‘6号’、‘6号’,老B是警察打的……”

   “□□□……”

   协警的皮靴声从筒道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对监舍进行了全面的巡视。一号的劳动号扛来了午饭,一切□恢复了平静。

   下午约3时,铁门被打开后推进一个人,“小湖北”喊了声“熊猫”后,全监的犯人立即聚焦在门下,卷缩在门下的是一个广西人,两眼被打得血红,两眼窝紫黑,脑门肿得象个歪瓜,眼角、鼻孔和嘴都流着鲜红的血。大伙问他到底是被谁打的?“熊猫”半天不吐一字,被问得急了才说出“警察”两个字。

   “又是警察□,老B,警□打‘熊猫’是给你做榜样的,再喊,你也是这个下场。”

   按狱中不成文的规矩,“熊猫”是最后进来的,得靠茅坑睡下。

   我没有移动位置,示意“熊猫”向里靠,我仍靠茅坑躺着,因为我觉得“熊猫”伤得重,万一感染了眼睛就会做一辈子的瞎子。“熊猫”躺下后,我轻声问他:

   “在哪里挨的打?”

   他直摇头死活不吭声。我慢慢对他说:

   “不是做了贼的谁都能打,不是做妓女谁都能强奸!偷东西你犯法了应由国法处罚你,警察施暴是犯了□□罪。出去,我给你去告公安局。”

   他惊得张大嘴巴,轻声诉说他挨打的经过:

   “在刑警队警察打我踢我,□被打得实在受不了啦,卷曲身子在地上滚来滚去,在桌子下我摸到了半片刀片,喊□叫着就塞进嘴巴。3个警察揪着我的头发,挖我的嘴巴,但刀片已吞下肚子了。我以为警察会送我去医院了,但警察拿来两付手铐把我铐在铁窗上,我被悬起,两脚尖刚踮着地。由于肚中有刀片,两警察不再拳击胸腹,就左右开弓,轮流对我的头面□□发拳。他们打累了就送我来这里。”

   我问:“警察不怕打死你?”

   “熊猫”说:“警察说我自残,死了送火葬场。”

   “熊猫”叫韦科建,广西桂林人。

   晚上,广西人不住呕吐,发烧寒颤得利害。我喊醒大家说:

   “‘熊猫’发高烧,我腰背痛得无法入睡,请大家原谅些,我们得喊叫求医。”

   大伙没有吭声,我扶着狱壁走到铁门前,高喊

   “报告,求医。”

   没有人理睬我们,我就摇晃铁门发出“咣当当、咣当!”的声响,还是没有人理睬,“小湖北”自告奋勇下铺帮我摇晃,并喊着:

   “‘8号’、‘6号’、‘4号’;‘7号’呼叫,大家一□唱歌。”

   片刻,监舍里响起了□□歌声,不知是哪监哪个弟兄拉起号子:

   “嗨……”

   接着是“8号”的囚徒唱起了狱歌:

   “铁窗呀!铁门、铁锁链,仰望着铁窗我望着蓝天……”

   又有人喊了:

   “‘8号’、‘7号’;‘6号’呼叫,我们□□齐声唱:‘路见不平一声吼,’给严叔助威。”

   □□,胖协警披着军大衣,喊着

   “谁闹监?谁闹监?”

   走到“7号”监舍前发狠地问。

   “报告,我们求医。”

   胖协警□□□□开了铁门,将广西人带走。大伙说:

   “老严,警察专拣软柿子捏,‘熊猫’又要挨凑了。”

   几分钟后,“熊猫”回来了,没有被打,倒是让他吃了两片药。我赶紧向胖协警求医,胖协警说:

   “你是法院放这里的,我们管不了,我们向椒江法院请示了几次,也说了你的伤情,他们不同意给你看伤,我们无权送你去医院。你喊也没有用!”

   胖协警□上路,大伙吼着□送他。

     “大河向东流,天上星星参北斗,说走咱就走你有我有全都有,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嘿呀依儿呀唉嘿唉嘿依儿呀!……”

2005年3月9日 星期三

   腰胀背痛左胳膊还流着血水不能动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我十分内疚,为了镇住我,广西人成了警察施暴的人体沙包。我看着近在咫尺被打得血污狼藉的“熊猫”,他也流着血,睁着赤红的双眼,我轻声对他说:

   “兄弟,千万别想不开。”

   “我头眩、□□、剧痛,要是我不行了,给我家里打个电话,好歹让我父母知道我是被打死的。我的本名叫‘韦小路’,广西荔浦县双江镇两江村人。”

   “熊猫”把后事交托了我……但我明白,我是在这里等着“逮捕令”的。我就把“熊猫”的托付告诉了大家,希望谁出去了,就给他家里打个电话。

   我安慰“熊猫”,并对查监的协警说:

   “广西人吞了刀片,得送医院抢救。”

   “这叫自残,后果自负!”协警说。

   “总得讲点人道,能否明天给弄一小把生韭菜让他吞下去,排出这个刀片。”

   “死了才能‘杀鸡儆猴’,看谁还敢威胁政府……”

   上午,法院的人向“8号”监的一个囚犯宣布延期,我想这一幕也是做给我看的。抓捕时就告诉过我“整好材料就批捕你!”我心里早已作好坐穿牢底的准备,既来之,则安之,别无选择。

   午后又关进叫舒敏的湖北人,自称□□青岛当过兵,在台州当民工因老板不付工资,打架进了监狱。进“7号”监,他说记个电话号码就拿走我圆珠笔。

   我开始认识同牢的囚徒。

   在窗边躺着的叫“长毛”,椒江区枫南人,出海接鲜为生。此□□赌□入□。“长毛”为人豪爽,见我两天水米不进,就拿出他全部的食物,一字形排在我的铺边。

   挨着他的是两个男孩,一个来自江西,另一个来自湖北。来自江西的叫春林,不知犯的是哪一椿案子,整天闷声不响,大家只知道他是等着走人的,因为他说过家里□□用了很多钱,打□了关节。

   来自湖北的叫黄佳佳,能说会唱。他们都不超过17岁,黄是打架关进来的。

   接着是两个安徽人,矮的叫刘军田,自称“神偷”,高瘦的叫周庭杰,蓄有二撇八字胡子,被称为“猴警长”。椒江的黄包车(三轮车)都是□□公安□垄断经营的,一辆数百元的黄包车(三轮车),□□公安的年租金能达“万元”之天价。他们是无照经营的黑车,是骑着黄包车骑进监狱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