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世存文集]->[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余世存文集
·十月诗草之五:歌拟奥登
·十月诗草之十:关于逃亡
·在孩子们中间
·听说读写:世纪末你有何留言――答北京文学李静问
2004年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 余世存
   

   
   
    去故乡而就远兮
    遵江夏以流亡
    ——楚辞•九章•哀郢
   
    二〇〇五年二月二十三日,是刘宾雁先生的八十华诞。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欣闻“刘宾雁八十华诞暨文学创作六十五周年庆贺会” 将于二〇〇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特发布此公告表示祝贺。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认为,数百年来在东西方、大陆中国碰撞传布的人类知识里,普世性知识跟地方知识之间的关系、功能仍难以明晰,这导致世界知识谱系理解地方知识及其精神的困难,也导致地方精神的不可替代性、难以自知和为人所知。但是,非西方的发展落实的不是先导的知识观念,而是人格事件,这些人格事件几乎是独自悲剧性充当了历史不自觉的工具。这是包括汉语精神演进之路在内的一个事实。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认为,刘宾雁先生正是汉语精神演进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人格象征。
    尽管刘宾雁先生天性中的良知力度和批判直觉使其一生成为悲剧英雄,“三十岁以前,他是革命热切而忠诚的战士,旧中国黑暗而悲惨的现实的激烈反叛者;四十岁上下,他成为这场革命及其后果痛苦而英勇的质疑者”(王康先生语)。但是他的工作却是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后才富有成效,他成为了后极权时代的“中国的良心”。他和其他当时中国的忧患之士们对革命的经验性警觉和对国家的第二种忠诚,决定了后极权政治中国的汉语精神品性和质地。他们并不与政治短兵相接,他们借助于语言普遍可传达的力量直指了人心和民心。
    刘宾雁先生的独特在于,他以报告文学的方式落实了“活在真实中”这一后极权社会的人性命题。他一再发出的告诫,曾唤醒和震撼了整整一代人,他独有的人道主义呐喊和现实主义批判曾使包括胡耀邦在内的中国明达正直之士深受启迪。刘宾雁对中国底层、普通人、不幸者、弱势人群和抗争者的同情、寄望、呼喊,对中国暴君、权势者、卫道士、极左势力和一切扼杀人性的黑暗力量的揭露、抗议、审判,至今犹存于中国人自救自重自强的悲壮奋斗中;在中国人追求平等、自由、民主和精神解放的行列中,刘宾雁始终站在最前列。他为此一次又一次被贬绌,被迫害,最终被放逐,——还有人希望他永远被忘却,永远湮没无闻。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承认在其研究视界内跟刘宾雁先生的人生经验和表达有着距离,这一距离既有专制政治制造的遗忘断层,又有代际的断层。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注意到这种断层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一直变本加厉发生的事实,尤其是,当代中国的专制生活已经跟后极权政治有了距离,而在一种次法西斯政治里获得了不同的经验和意义。今天,作为流亡的革命者、梦想家、殉道者,刘宾雁先生完全被大陆中国的戏子和辅导员、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者、统独份子和毛份子、新左和名教自由主义者、暴发户和帮闲们遗忘了。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痛感当代中国的专制生活毁灭了中国人在自我实现、人性完善、自处和共处等途径中的最低共识,痛感每一代人的从零起步,尤其是,在次法西斯时代,中国人更是切断了自己的历史和代际联系,每一代人起步于一块空白的,真正可怕地荒凉的地方。因此,在“刘宾雁八十华诞暨文学创作六十五周年庆贺会”召开之即,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愿意向与会者表达贺忱谢意:刘宾雁先生和与会诸君在远离中国大陆的地方,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致力于当代汉语的表达和经验,再造它与过去和未来连续的效果,重建它的形式和内容,推动汉语精神的演进,这一意义非同小可。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荣幸地向刘宾雁先生表达敬意: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大陆中国今天还有上访者和失业者、农民工人和不幸者、弱势人群和艾滋病人、受迫害的作家和意见领袖、维权者和民主斗士,历史文本的书写已经瞩望于新人;而刘宾雁先生所象征的良知的汉语精神,仍是今天中国的仁人志士们正在跟进并需要超越的高度。
   
    2005年2月26日于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