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世存文集]->[老调子不会唱完]
余世存文集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两千年误读庄子谁更精彩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先知失势
·成人之美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8年公告
·名门世臣申无宇
·不出国门的声明
·无主之鬼与夷
·读《说什么激进》
·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不会说汉语
·今天怎样读历史?
·色中小人蔡季
·在散文的形式里招魂
·他们的世界和世界的期待
·热爱养牛的王子
·奥运开幕,怀念郭飞雄先生
·游戏结束了——奥运观摩的心得体会
·小人之勇与匹夫之怒
·官家主义的创新
·胡曾颠覆
·活宝小人虞公
·百年淬厉电光开——叶曙明《重返五四现场》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调子不会唱完


   (北京)余世存
   一,一从权利逃进文化
     历史的发展经常有鬼斧神工之力,又有变幻莫测之机。如果我们僭妄地以为自己在创造它,在驾驭它,我们最终不过在这个造化的大师面前暴露自身的浅薄、丑陋或罪苦。以战争为例,谁能想到,近两年的伊拉克战争被文明地拉长,以至於人心已经不能忍受;而长度数倍於伊拉克战争的车臣战争被蒙昧地压缩,以至於外人至今少有瞭解并同情那里民众的悲欢离合。在这种情形下,我们的任何态度、情感都将在单纯里失真,只有在错综複杂的文明进程里读认我们的态度、情感才是有意义的。在历史显露的资讯面前,经验、表达或检测我们的文明理性或良知正义还不是最难的。最困难的,是我们对历史的认知,对命运的把握。历史借助於人物、事件给予我们的丰富使我们常常忘记了它固有的逻辑,使我们常常以人事本身的面目置换了历史的意义。在这方面,“中国文化”大概是最难索解的概念之一。
     2003年被称为“中国人的权利”年,中共党和国家新一届领袖上任本身所代表的“新”意,所倡导的善治、亲民等政治理念,最终彙聚到民生、民权那里,“中国人的权利”成为一个激动人心的话题,上至国家总理,下自民工、学生,都服务於它,使其成为一个充满希望并有待拓展的领域。但历史的发展并不一泄千里,奔流乘胜,进入2004年,它突然停顿,迂回,它有意无意挑选了另外一群人,导演、戏子、经师、学者、贤达,以文化的名义,以另外一种姿态、用心跟我们对话。这就是“中国文化”的胜出、表演。中法文化年的活动,张艺谋的奥运短片、旧片新作(《英雄》、《十面埋伏》)的炒作,北京“2004文化高峰论坛”及其“甲申文化宣言”,知识界关於读经的争论,杨振宁教授引发的关於《易经》的价值讨论,深圳文化博览会,等等,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再次成为一种活跃的力量,并且佔据了2004年中国人的生活空间。
     这些文化现象给了不少人以错觉,似乎中国文化正在复兴,中国文化在全球化大潮里日益显露自己的品质、价值。无论物性的全球化如何,中国的文化,或中国人的精神层面越来越为人,至少为部分中国人所神往、虚拟并演义。号称国学大家的季羨林先生,多年前一直主张“三十年河东河西”的文化观点,这种无来由的轮流坐庄思想大概算是他老人家最反智的一句话,但今天似乎又在为事实印证。张艺谋的《英雄》为美国人瞻仰,据说创下不低的票房;在雅典奥运会的闭幕式上,由他导演、带有下一届奥运会主办国广告迎宾性质的8分钟短片则让全世界人见识了、笑了、神经了,或“大跌眼镜”了。至於他的《十面埋伏》,听说英国的电影都有抄袭摹仿的嫌疑。这已经有点领潮开启风气的意味了。这是大众文化层面。在精英文化层,庞朴、季羨林、王蒙等等这些当下俨然的“国之大老”,据说60多人,则合唱出一曲《甲申文化宣言》,阳春白雪,和者虽寡,涉及中国文化的自存发展,不可谓不重大。参加这一合唱的杨振宁先生虽然解释了《易经》和中国思维的关系,但引起的反弹却让人觉得,这位有些糊涂的大科学家未必说出了真理,未必理解中国文化的玄妙高深。中间层面,或说民间社会和文化教育界,倡导阅读中国经典和反对读经的声音不相上下,这至少说明,中国经典本身已是人们思虑的物件。这些现象也许可以证实,历史确实置换了,或遮蔽了“中国人的权利”,它挑选的角色强行给2004年打上了文化的烙印。
   二,张艺谋的心智
     在全球化的交往沟通理性里,理性极易异化。在无限丰富的文化生活里,人们的生活理性不得不或有意无意地异化为“简单的拥有感”。在这种异化中生活,那些形式质感最浅显的事物往往最易充当媒介。因此,无论内容品质如何,张艺谋的电影都具有“眼球效应”。甚至举之国中,国人多会同意,在雅典奥运会上,在2008奥运会上,张艺谋都是我们拿得出手的有数的导演之一,张艺谋是能够代言我们国家我们文化我们社会的导演之一。而张艺谋与中国文化符号合谋导出的东东,如要给予意义,那就太容易也太丰富了。一,它强化了传统文化符号在今天的力量;二,它暗示中国传统的“博大”或“奇特”;三,它表明张艺谋等中国导演具有文化创造性;四,它说明,如同韩国、日本在经济起飞后出现了可观的“日剧”、韩流等文化成就一样,中国在二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之后,终於迎来了自己的文化创造阶段。
     但是我们需要切记的是,自我给定的意义不一定就是事物本身的意义。张艺谋及其电影深得注意力经济之惠,自有其道理,但不能把这道理等同於历史进程或民族文化中的正向价值。媒体炒作的现象、观众消费的物件,不一定具有文化的含量。如果人们错以为那就是文化,或那里的文化含量高,实在是“把无知当无有”(傅斯年语)。遗憾的是,当下媒体有资讯而无知识,有关怀而无责任,它们变本加厉推动了一种蒙昧的世态。即使作家、学者、艺术家们有足够的眼光,比如艺术家艾未未说张艺谋的《十面埋伏》:“身为导演拍出这样的一部电影是不能被原谅的。商业电影、娱乐电影也是分层次的,谁都想被娱乐,可是这种电影不是在娱乐观众,简直是愚弄观众。对自己在乎到了什么程度,才能拍出来这样槽糕的东西。这是一个事先说明发生在唐代的故事,唐代是一个特点鲜明的中国朝代,可是从服装到道具到兵器,没有一件东西是唐代的。不管是不是类型电影,这种拍法是在降低我们的文化素质。”作家尹丽川则如此评论:“影片本身已经不值得被讨论了。逻辑上根本不成立的情节,蹩脚且不断重复的台词,刻意得令人发指的场景调换,没有半点侠义精神的大段武打……简言之,这是一部无视观众感受、蔑视观众智力的不好看的弱智文艺片。”导演田沁鑫说:“他心里多明白的一个人,昏聩到什么程度,才能像现在这样,依然把一部电影拍成了这样,我特别的难受,真的是心里特难受。”这些话仍不足以使媒体跟读者建立一种平等亲和的关系。媒体仍要以自己的主见强行切入读者的生活,强行构筑读者的阅读视野。对《十面埋伏》的评论也就摇身变为“名人眼中的《十面埋伏》”,即使大众表示了不满,比如新浪网做的网民调查,近一半人认为《十面埋伏》不及格,但这不要紧,它们一起做成了与张艺谋有关的新闻。
     可以说,张艺谋及其作品的行世,并不完全由大众的喜好或市场主导。但是,人们有理由表达传佈真实真相。比如北京电影学院的郝建教授就指明张艺谋的风格是“唯漂亮主义”,笔者也曾分析张艺谋的电影有着“次法西斯美学”的观念特徵,无论张艺谋掀起的文化波澜有多么广阔,对真相的揭示仍应是我们平实而本分地看待自家文化现象的态度。至於艾未未的愤激之辞:“张艺谋影片除了《秋菊打官司》外,其他都不怎么样。尤其是《十面埋伏》简直噁心之极。如果是香港导演拍就罢了,可是被国人推崇到如此地步的张艺谋,居然堕落成这样,简直太丢脸了。不过他做为国宝级人物,这也很正常,中国的文化就是堕落之极,找他代言太合适了。”艾未未对张记奥运片的评价,“其实他拍不拍没人关心,关键是他却公然以主流的方式出现,贩卖着主流中最差的东西。他成为国家美学的代言人太准确了。想想他在希腊那8分钟,简直是恐怖,一个恐怖的小孩和一群女人,简直太可怕了。你大把赚钱没问题,但不要糟蹋观众。”则只是艺术家的直率,缺乏更平和更有力的阐释。
     总之,对张艺谋的电影,人们大可不必跟着媒体人云亦云地以为是他生活或民族社会里的“大事”,不要跟别人一样怀具报人心态对生活大惊小怪。只有相信自己的头脑、趣味,平视物件,并与之互动,才能提升自己的生活水准和生存质量。
   三,甲申文化宣言的喜剧
     9月初的“2004文化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本来没有什么,一群名人或寂寞的老人闲着聚聚唠嗑儿,并不是坏事。谁料想名人心热,老骥志高,他们一定要“语不惊人不死休”,他们抛出了一个“甲申文化宣言”,作圣作文,要定位中国人的生活,要教化世界人的态度。宣言强调:“文明多样性是人类文化存有的基本形态。”《宣言》主张:“每个国家、民族都有权利和义务保存和发展自己的传统文化;都有权利自主选择接受、不完全接受或在某些具体领域完全不接受外来文化因素;同时也有权对人类共同面临的文化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
     媒体对这样的文化事件自然不会放过,且都做正向报道。这也能够理解。一群与民生民权无涉的人爱国、爱文化,并且要在世界人面前梗着脖子要平等,要文化民主,其用心也可感。只是我们实在看不到这一宣言有什么背景或基础。我们的民族文化发展,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要跟别人谈民主?
     如同袁伟时教授指明的,如此郑重的关於中国文化的宣言,在20世纪已经有过两次:1935年1月,王新命等十位教授联名发表《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宣言》;1958年元旦,牟宗三、唐君毅、张君劢、徐複观等人发表的《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可是,考诸宣言,都有出台的社会背景或事件基础。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号称经济腾飞的“黄金时代”,中国社会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几乎没有什么阻碍地实行“拿来主义”(鲁迅语),崇洋趋新成为时尚,王新命等人是针对国人西化风尚有感而发,要求国人心中有文化本位的观念。至於50年代台湾地区的文化宣言,则是一批真诚的儒者,或说以中国文化自命的践履者们,激于罗素等西方大哲骨子里的“西方中心主义”,而发佈的庄重的声明。
     我们从甲申文化宣言中看不到这种背景,也看不到有哪一位签名者是中国文化的当代人格形式。他们不是反身则诚之人,他们都自为是口含天宪者。他们是被自己梦幻的墙和别人墙围住,与社会生存脱节了的贤达、大老,或说“猛人”。人精似的王蒙?那是文化的笑话;人瑞似的季羨林?那是反智的典型;学术掮客似的刘梦溪?那会使文化失重;大陆中国的面子人物杨振宁?那只是文化票友……
     因此,不带诛心地说,甲申文化宣言是一场闹剧。好听一点,是这群文士雅聚,心血来潮地要为中国文化的世界地位“未雨绸缪”。想到在世界突飞猛进的当口,中国社会正处在转型的关键时期,这些大人先生者们的作为实在让人不齿。袁伟时教授认真地对宣言进行评议,实在是迂阔得可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