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世存文集]->[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余世存文集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两千年误读庄子谁更精彩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先知失势
·成人之美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8年公告
·名门世臣申无宇
·不出国门的声明
·无主之鬼与夷
·读《说什么激进》
·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不会说汉语
·今天怎样读历史?
·色中小人蔡季
·在散文的形式里招魂
·他们的世界和世界的期待
·热爱养牛的王子
·奥运开幕,怀念郭飞雄先生
·游戏结束了——奥运观摩的心得体会
·小人之勇与匹夫之怒
·官家主义的创新
·胡曾颠覆
·活宝小人虞公
·百年淬厉电光开——叶曙明《重返五四现场》序
·文明的道路,“礼失求诸野”
·自由之美——为野夫兄获2009年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野夫在散文的形式里招魂——序野夫先生的《尘世挽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余世存

   一、大环境

   1992年,邓小平南巡,拉开了“权抢钱私有化”的序幕。历时三年之久的社会彷徨、停滞、倒退局面至此有了方向,后极权政治在此经济改革的遮羞布里顺利地进入了次法西斯政治。后极权社会里风起云涌的民间文化、政治反对派、社会公共空间,在这种中国特色的次法西斯时代,有过短暂的抽搐、闪光,就迅速地瓦解。下海者上岸,反对者投诚,清议者被招安。到世纪末,大陆中国的民族文化资源、经济地理资源、政治治理资源,等等,几乎全部被发掘并集聚到以中共为核心的统治精英之手。如同作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法学家们看到的,中国社会的结构已经“牢不可破”地定型,它在次法西斯政治制度的调适下,先于自由民主制度定型是当代中国的大事,由行政(政治)、市场、知识教育等主导的社会二元结构,构成了中国社会最为深刻的断裂。无论民间有关自由民主的声音有多高,关于中共下台的预测有多么乐观,以五年、十年为一价值时段,如同国情论者康晓光先生观察所得出的结论,中共将会统治下去。空洞地诅咒或预测中共的命运没有意义,真正为人们赋予家国天下价值的是,他们必须努力使自己成为一种力量,一种中共之外的人格、历史、正义力量。人们曾经理性地推演中共在权抢钱私有化后,会有一个钱买权民主化的时期,今天,胡锦涛主持的次法西斯政治更热衷于把中国变成一个执政能力强大的军警化国家,那些有着现代国家关怀和文明责任的中国人更是任重道远。

   对这个十多年来的中国政治社会变迁,并不是所有人都预先明白感知,事后同意上述认知的。落后民族的特殊性,导致其共同体的生态多是“骗子对傻子的革命”(用孙文的话,先知先觉带动后知后觉或不知不觉者)。因此,共同体里那些天真的傻子或半傻子,往往会在名词、观念、认知结构的误导下,从事漫长的人生弯路。在权抢钱私有化的阶段,那些有幸“接漏油”的商人、志愿者、学者、白领,就属这样的一些人,他们也少有悔于自己的人生选择。这并不是说他们小康即坠,先富了即可,只满足于自己有了活动的空间,而是他们本身的心智多年来在人类进化的某一阶梯上停滞不前。即使今天他们懂得了维权,明白了人有身份认同和最终归宿,他们仍不会理解现代公民的真正含义。如果我们不纠缠于终极原因,大体上可以说,这种心智结构的定型得益于中共的专制统治,它的宣传和它的教育启蒙。

   邓小平南巡后一年,任静玺先生举意兴办教育。十二年来,他开创的南洋教育成为“一路领跑中国民办教育发展的思考者”、“中国民办教育的航空母舰”,创造了中国民办教育的许多个第一。但是,到今年夏天,任静玺将他在南洋持有的股份全部处理,彻底地退出了南洋。他写了一本小册子,《教育炼狱十二年》,这本小册子与其说是对我们中国教育领域黑暗面的揭露,不如说是现象描述;与其说是对教育部门的抗议书,不如说是哭诉书。这本小册子目前只是在圈内流传,因为任先生还不敢立刻刊布,他害怕一石激起千层浪,大浪会把早已跟他无关的“南洋集团”掀翻。

   二、暴利行业

   任静玺说,十二年南洋教育集团的发展历史,乃至20年中国民办教育发展的历史,是一部辛酸史。在应试教育标准控制下的中国民办教育,其存在没有意义、希望和未来。因为中国教育发展所面临的最大症结,是“中国以专制特权、垄断利益、僵死模式为特征的残酷的应试教育制度”。任何想有走“新教育之路”的学校和个人,都最终被关进应试教育的铁牢之中。“不是我们改变了应试教育,而是应试教育改变了我们。”

   任静玺认为,应试教育是中国教育制度的万恶之源。应试教育给教育行政部门带来了庞大的垄断利益。全国中小学的课本定价总额,每年在200亿元左右。全国中小学的教辅定价总额,每年在600亿左右。如果再加上试卷等有关费用,要突破1000亿元。根据2004年8月曝光的四川教材回扣案,教材和教辅的回扣费用约在30%左右,也就是说每年约有300亿左右的回扣流入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负责人手中,这就是统一教材教辅和考试的好处。在美国,公立学校不仅不收学费,还免费向学生提供教科书。由于教科书是公共资产,所以学校要求学生要爱惜好教科书,学期结束后,学生都要将教科书还给学校,给下一年级的学生用。一本教科书,要经过许多届学生的手。但是,我们的教材每年都有一点变化,学生不能从上一届学生处借用,只能买新书,既耗费家长的钱财,又浪费自然资源,其实就是为了教材教辅每年销售的利润。

   即使迫于形势,教育部门也只会在全国推广所谓素质教育和个性化教育的新教材,即按它规定的模式搞素质教育和个性化教育。用任静玺的话,由应试教育生长出来的垄断利益集团为了独占垄断利润,拼命维护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的行政垄断权力。对普通的学生、家长、教师来说,“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试卷、教材、教辅专制权+教育垄断特权分利集团”这个黑色堡垒,成了独占行政暴力的难以违抗的邪恶力量。

   正是在这种层层争权分利的教育罗网里,教育行业成为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的第二名,教育腐败成为中国腐败的最重要领域之一。广东西北部一个贫困县的教委主任,一年就敢吃掉几百万元。而中国的学生也成了教育的童工,打工者含冤致死。“我不喜欢这个世界。学习的压力真的很大,让我喘不起气来……学习给我的压力真的很大……我希望你们都能够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有个好的将来,不要像我竟输给了学习。所以,我必须选择离开。”2004年3月11日下午,重庆市忠县拔山中学的两名女高中生陈薇和陈艳玲,在写下上面这些遗言后,拥抱着从楼顶跳下。用任静玺的话,这两个可怜的学生和全国许多因学习压力而自杀的学生一样,他们并不是“输给了学习”,而是输给了教育部,输给了中国专制垄断的教育制度。全中国的学生和教师都输给了教育部门的官僚集团。

   应试教育的顶端——中国高考,则在中共的治理下,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政治控制阶段,分数控制阶段,利益控制阶段。目前就是利益控制阶段。在第二阶段,高考承担着社会公平的职能,它给人们带来的印象,“高考=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公平竞争”,直到今天,人们愿意相信“高考是中国惟一公平的竞争”。但事实上,这种愿望只是一种幻觉。高考的考试和录取起点不公平,教育行政部门以财政资源培养重点学校,人为造成学校应试教育水平的差距,使“条子生”(教育部门领导写条子)、“交系生”(与学校有利害关系的其它部门的领导)和“票子生”(家长对学校的贿赂)为形式的“择校生”屡禁不绝,优势应试教育资源开始为权势所享有。城乡教育财政投入不平等,人为造成农村孩子在应试教育上的劣势,农村孩子占大学生的比例日趋下降,城乡教育的不公平已经全面反映到高考中来,区域不公平也明显地表现出来,各地区录取总数和最低录取分数线不一致,造成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孩子低分即可进入重点大学。上海的考生只要460分就上重点,而江苏、四川等地却要500多分才行,这已不是什么公平竞争了。区域不公平也明显表现在高考领域;最近的“独立学院”和“名校办学校”政策使公立大学降低分数线乱收费彻底合法化,公立重点学校成为不公平的阵营。这些现象,已使高考原有的分数竞争的公平性大打折扣。

   三、垄断通吃

   残酷的高考竞争,异化的基础教育,何以如此?任静玺说是教育供给不足,教育垄断导致教育供给严重短缺。可笑的是,“国家太穷了”“穷国办大教育,办不起啊”成了官员们的口头禅。

   修桥铺路办学校,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三件最积德的事。中国人历来重视教育,从来有花钱办学的热情。秦朝到满清二千多年的历史中,虽然政府也举办官办的学校,但是私立学校总数仍然占绝大多数。即便到半个世纪前的1945年时,中国有高等学校205所,其中私立高校81所,占高等学校总数的39%,占高等学校学生的37%左右。有中学5073所,其中私立中学2152所,占学校总数的42•4%,占高中学生总数的39%左右。这种热情在中共的统治下一再被浇灭。今天的实际情况是,我国民办小学仅占全国小学在校生的1•83%,民办普通中学在校生仅占全国普通中学在校生的4•63%,民办高校在校生仅占全国普通高校在校生的2•19%。教育供给的情况,虽然教育行政部门大力宣传高考成就,即今天中国的高考毛录取率超过了15%,但我们普通初中升高中的比例仅有50%!大量的初中生与高中无缘了。今天政府财政预算内拔款也仅占全国教育经费比例的56%左右,所谓的“义务教育”早就义务不了。而且近年来,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的增长幅度一年比一年在减少,中国的教育财政投入仍然不到GDP的4%这个印度的水平。由于教育质量满足不了学生家长的要求,大量家庭将几十万孩子送出国学习,每年大量的外汇流出中国。

   现在中国大学毛入学率刚突破15%,与此同时财政性教育投入占GDP的比例不到3%。按此比例简单推算,我国大学毛入学率要提高到30%,财政性教育投入就应当占到GDP的6%。如果大学毛入学率要达到60%,财政性教育投入就应当占到GDP的12%,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达到这样的财政投入水平。显然,走增加政府教育财政性投入的路,只能解决部分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教育供给不足的问题。现在美国的公共教育经费占其GDP的5-6%左右,而其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已超过80%,原因是什么呢?是社会教育自主化和社会资金的大量流入,是私立教育的大发展。美国人口仅为我国的20%左右,但其高等学校四千多所,而我国仅有二千来所,美国高等教育在校生有一千四百五十万人,而我国仅有五百多万人,高等学校总数和大学生在校生数都超过我国一倍以上。这个数字的背后,是美国私立高校占其高校总数的59%以上,23•5%的学生进入了私立高等学校。

   在当代富裕的发达国家,私立学校学生总数也仍然占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二左右。美国私立高等学校占学校总数的58%左右,日本的私立高等学校占其高校总数的71•1%,韩国的私立高校占其高校总数的80•5%,我国香港地区和台湾地区的私立大学也占总数的50%和66•1%。即便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私立学校学生数也超过一半以上。印度私立大学占全国大学入学率的59%,印度尼西亚则高达94%。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