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世存文集]->[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
余世存文集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两千年误读庄子谁更精彩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先知失势
·成人之美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8年公告
·名门世臣申无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慈善或志愿不是一种施舍,而是我们社会正义的实现方式。由其引申的同情原则即是弥合裂痕,使社会朝着正义的方向而不是仇恨斗争报复的方向前进;而反哺原则是一个健全自信的社会主体对弱势的补偿或回报。
   
   三年前,我曾经帮过一个法国人,她装扮成维吾尔族姑娘,冒险到我们中原内地的一个艾滋病村里去"看看"。自她看过以后,我们农村特色的艾滋病问题成了法国人新闻报道的话题;同时,由她和她的朋友们捐助的艾滋病人逐年增加。自她看过以后,每次她到中国,都要跟我谈一谈。我们谈论的中心话题是,有没有更多的人来做社会志愿者工作。
   
   每次她来中国,我都很高兴,因为我周围的志愿者朋友越来越多,我们的非政府非经营性组织日益发展。但是,她和我一样,心里总解不开一个结,即中国的知识界没有为我们的慈善或志愿者们正名:后者在当下的社会发展里应是一个什么位置。

   
   要知道,慈善或志愿者之类的观念在我们社会里确实有些名不正言不顺,NGO(非政府组织)或NPO(非营利性组织)是从国外引进的观念。说一个人是志愿者,说一件事是慈善,那是另类、异端,是与主流格格不入的生活方式。到今天为止,内地的一些地方官员仍以怀疑的态度对待志愿者组织,甚至视志愿者行动为"洪水猛兽"。而我因为写过几篇有关的文章,有认识的人就看我怪怪的:你怎么做起慈善来了?
   
   瑞典经济学家缪尔达尔曾在《世界贫困的挑战》中说:"西方发达国家的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正在被组成许多团队前往几千英里以外的不发达国家,经常是到乡村中帮助和教育贫苦大众。与此同时,这些不发达国家自己学校的毕业生却想不到这样去做,而是愿意挤在城市中做受过教育的失业者,或为了创造'合适的'工作而要求他们的政府扩大其行政机构。"
   
   这样的现象并不完全适合于我们。我见过那么多的年轻人,有些还是未毕业的大学生,他们是那样真诚地从事志愿者工作。这些志愿者一无所有,他们仅仅因为受过教育而有了创造性的获得,而愿意把这一获得回报给社会。那么,在今天人们建构我们社会的正义规范或合法性问题时,慈善或志愿的位置究竟如何?
   
   什么是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的正义论是这样说的:第一,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他们可以拥有与别人类似的自由相容的、最广泛的基本自由权;第二,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应该如此解决:(1)使条件最不利者也能得到最大的利益;(2)一切的公职和职位在机会完全平等的条件下对所有人开放。
   
   在我们的社会里,不仅只有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还有更为本质的正义观念问题。没有后者,前者对法的统治的幻想就会落空;形式正义与内容正义的宣传就总是在特殊群体里展开,法的统治也不会深入人心,具有普遍性;即使有法的统治,那也是严打式的法制,我们的社会将成为丛林世界,人情冷漠,世风日下。由此我认为,由慈善和志愿表达的,是一种同情原则,它是我们时代的第一社会正义原则。
   
   同情原则的表达主体是个人和非政府和非营利性一类的组织。绝不是与主流社会脱节的,相反,他们既是在表达自己的良知,又是在实现我们社会的正义。对于落后民族地区来说,复仇、憎恨、敌对、歧视等社会心理带来了社会结构的分裂,同情原则的实施即是弥合裂痕,使社会朝着正义的方向而不是仇恨斗争报复的方向前进。
   
   慈善和志愿还引申出社会正义的第二原则,即反哺:繁荣的城市不再歧视异乡人,活跃的资本不再歧视无产者,爆炸的知识不再歧视无知者,法的统治能够给予救援,流行的文化能够给予温情,权威的组织能够给予亲切,国家政策能够给予财政转移支付。在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的情况下,没有这种反哺的正义原则实施,没有这种如罗尔斯所说的"最小最大化原则"的贯彻落实,等待人们的将是相互仇恨,清算,审判,暴力和紧张的社会气氛。
   
   反哺,是一个健全自信的社会主体对弱势的补偿或回报,因为强势社会主体的获得正是建立在对弱势的社会资源份额的挤占之上的,如城市之于农村,解决农村的问题因此不能仅靠农民的积极性,它确实需要城市的反哺。日本人对麻疯病人的补偿,美国人对黑人和印第安人的补偿,西方人对社会结构中弱势一方的政策倾斜或财政转移支付,可以说本质上就是这种社会正义的贯彻落实。
   
   慈善或志愿不是一种施舍,由其引申的同情和反哺应该成为我们的社会正义原则,我把自己久想一吐为快的想法写在这里,质诸高明,不知以为然否?
   
   
   (3/22/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