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大家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大家评论]->[天地间有两个女子在行走]
大家评论
·一个日本人写给张××的信
·你为什么来美国?
·中国女教授到美国当保姆
·上网,找个老外嫁出去!
·洋插队的辛酸
〖科学教育〗
·国内大学和美国名校的差距
·北大的堕落
·不是走投无路,决不去北大清华!
·成长,在大都市的边缘
·高等教育领域的浮夸风
·“创造性”能不能教
·一位语文老师的手记
·我所看到的美国小学教育
〖天网黄琦〗
·关注黄琦,关注天网
·一、黄琦狱中来信
·二、黄琦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成都检察院于1月2日起诉
·三、天网临时管理员关于天网管理的声明--给成都市公安局、检察院
·四、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关于四川成都市安局起诉黄琦的声明
·五、范律师会见黄琦的内容摘要
·六、中华百姓评:黄琦先生是贪官污吏的敌人
〖网络〗
·网络未来七大预言
·网虫忏悔录:我的网上皮肉生涯
·专访逮捕的网络记者、民主党人吕新华
·网络,还是“江湖”?!
·色情网站让电子商务达到高潮
〖政治、民主〗
·建国以来监利县影响最大的一封信
·从当代奴隶问题说起
·新国大金融诈骗案真相
·国家大剧院争鸣记实
·官话大观:看看官话有多么凶猛!
·我的两次民主体验
·2000年网络流行文本
·世纪之交的中国互联网演义(第一部)
·当办事百姓成了监督主管干部的主体以后,监督才能是有效的
〖科技、工业〗
·30至50年建成东南沿海几千公里特大城市带的中长期战略规划构想
·全国盗版市场调查报告
·中国软件出口海外为何受阻
·中国广告人堕落篇
·中国、韩国、印度软件产业发展比较
·关于中国的汽车工业,消费者忍无可忍的最后
·成交量的虚伪
·电信中国 版图重组
·科技诱人入陷阱
〖社会〗
·当代中国社会阶层格局及其价值取向
·姜文 :日本对中国的态度始终没有变过
·关于《鲁迅先生》的胡想胡说
·我们现在究竟还能相信什么?
·虚拟中国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仰天五叹----中国社会病态的偏激之论
·在腐败经验交流会上的发言--完全腐败手册
·中国就是二流国家
·中国大学生进入机关工作必修手册
〖男女问题〗
·金庸笔下的男女
·片段的思想--我是同性恋
·扫黄,听听我们做小姐的怎么说
·一个女人试图证实自己的征服力
·我是小姐
·关于中国娼妓问题的对策性思考
·天地间有两个女子在行走
·爱滋病在中原大地肆虐之黑幕!!
〖稳定与反抗〗
·农村的反抗
·中国奴隶生存现状
·给尊敬的广州府大爷们的一封信
·低级牢骚、高级牢骚和超级牢骚
·我与“魔鬼”打交道
·回乡考察纪实:工厂部分
·回乡考察纪实:农村部分
〖文学〗
·恐龙手记
·小王子 
〖其他〗
·军方保密会议点滴
·而今中国社会科学为何极为不昌原因之一瞥
·其实是干部腐蚀了企业家
·草民和将军
·耻于与知识分子为伍!!!
·薄熙来精彩言论集
·徒步旅行日记
·泪光中的潜流--从芳林小学爆炸案管窥中国传媒现状
·没有伟人的年代,你怎么办?
·年三十给父母兄长的家信
·“ABA”公司惊天大骗局? 记者卧底三日揭开内幕
·孙正义所放出的魔鬼再也不会回到瓶子里面
·张广天就《晨报》三点质疑的回答
·各大名社报道中国航母(爆笑版)
·刀下留人
·迟到十年的告别--遥祭我的80年代
·无厘头新闻人手记之李敖专访
·杨过跳崖之环保篇
·记忆历史深处的细节
·雪山下的“辛德勒名单”
·百年语录:1900-1999中国人的声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地间有两个女子在行走

编辑:罗莉萍     人生最大的无奈和恐惧
莫过于时间和空间的束缚。
所以,我一直希望
在一个完全受自己支配的时空
单纯的用相机
表达自己对生活的感受……
--吴 颀(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去年9月,吴颀和雨雁风尘仆仆地归来。大半年的时间,她们走遍了东北的黑土地,作客于陕西的黄土窑,从河南、河北、湖北一路走过,在延安窑洞中度过春节。(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她们坐在我的办公室里,动情地讲她们一路的见闻,讲她们今后的计划:整理资料、出书、开影展……(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一时间,我那间沉陷于都市的办公室里,充满了塞北风情和江南烟雨。    20多岁,有多余的情感和时间可以挥霍,一种说不清的生命力的启示,一种突破无限时空的渴求……    认识吴颀和雨雁,是在1995年的初春。(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当时,我在杂志社所主持的一个热线栏目,收到一个叫“雁欣”的读者的来信,信中说她准备用几年的时间走遍祖国的山河土地,感受行进中的生命,了解远方未知的世界。那封信写得流畅而美丽,让我对这个都市女孩颇有好感,于是我拨了信上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中年妇女,她说她们已经上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两个月后,两个风尘仆仆的女孩带着相机和画夹来了。原来,雁颀,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两个女孩,吴颀和雨雁。(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两个美丽瘦弱典型的都市女孩,雨雁背上的大画夹几乎有她半个人那么高,我不敢想象她们如何能放弃都市中的一切,背着超大的背囊,使用最简单的交通工具,行进在渺无人烟的山川大地。我不敢想象她们怎么能风餐露宿在荒野田园,徒步穿行在原始林区。我更不敢想象她们怎么能4天仅靠几块饼干充饥,怎么能几天洗不上一次澡,怎么能用柔弱的双手拍下和画下那么多的美丽的风景。(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从那以后,我们成了好朋友。我的办公桌上,常常压着她们从全国各地寄来的明信片,她们每一次归来,都会带着她的稿子和照片来找我,还放她们拍的幻灯片给我看,让我领略一路迷人的风情景物。(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三年半的时间里,我们见面的次数有限,她们好像永远在路上。行走,感受,拍照,画画,用她们的心和灵魂,去寻找旅途上生命的力量。(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对于为什么走上旅途,她们这样说:(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我们远离了家、亲人、公务和日常所习惯的一切,置身于陌生的事物之中,感到若有所失。这‘所失’使我们怅然,但同时又使我们获得一种解脱之感,因为我们发现:原来那失去的一切并非我们所必需,过去我们固守着它们,反倒失去了更可贵的东西。在与大自然的交融中,那狭隘的乡愁被净化了。寄旅和漫游深化了我们对人生的体悟。”(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我们喜欢用旅行的方式看世界,而旅行本身就是一种品味,是体验;亦是一种超越时空的阐释。让情感纵横在山川绿水间,让思绪驰聘在乡野田原上;让思想在游历间穿行飞越。然后,再染上属于我们的色彩,点缀轻盈的生活。”(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芒鞋踏尽天涯路,是我们的心愿。”    人在旅途,人是流浪的,情感是流浪的,我们像读一本书。    吴颀告诉我许多关于她们旅途中的故事。(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997年7月,她们离开济南时,车在半路坏了,于是她们停在一个叫葛沟的小镇,一边修车一边拍下这极具鲁南特色的地方。(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因为她们的拍照,引来了不少当地人的围观。忽然,人群中传出了一句低低的、不太纯正的广东话:“你们是从广东来的吗?”(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怯怯的乡音惊动了远离故土的游子,她们应声抬头,不由呆住了。只见一个衣衫褴褛、身材瘦弱得可怕、面容憔悴的女人,正用一双充满委屈、哀怨和期待的眼睛望着她们。吴颀说,一路见了太多悲伤的故事和人,见了许多乞丐和流浪者,但她们从来都没有被如此地震撼,那个女人的眼神,太多的悲惨和哀痛了。(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她们走到女人身旁,试着用粤语与之交谈。女人很胆怯,不停地注视四周,而四周也不断有人围上来,用不友好的眼神望着她们。女人只告诉她们自己是广西人,便不肯再说什么。吴颀和雨雁见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愤怒地盯着她们,怕连累了这个流落他乡的女人,便悄悄对她说:“等一会你到我们车旁来,我们有点东西给你。”然后回到车上。(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这时,她们的车子修好了,吴颀招手让女人来到车前,把一张准备好的100元钱叠成小条递给她。女人迟疑了一下,终于接了。吴颀再问我们还能为你做点什么,女人便不肯再说,急急地走了。(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许久许久之后,吴颀和雨雁都无法忘怀那双悲凉的眼睛,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女人流浪异乡?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女人衣不裹体?她有亲人吗?她今后的日子将如何度过?(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吴颀说她很后悔没能为这个女人拍张照片,那悲凉的眼神甚至令她无法冷静地举起相机。在这一刻,吴颀和雨雁发觉自身的力量原来是如此弱小,弱小至无法帮助那个与自己说着同样语言的女人。(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那一天,在著名的风景旅游区雁荡山下,吴颀和雨雁支起脚架,想拍几张雁荡山石碑的像。刚拍了两张,便过来几个年轻人,一下子把她们围在中间,操着本地口音说她们把他们几个拍进了照片,要她们赔偿“肖像权费”。(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吴颀和雨雁哭笑不得,她们告诉那几个人照片里保证没有他们的身影。几个青年说那好,你跟我们回村里把相片冲出来,看看有没有。吴颀和雨雁明知他们不怀好意,自然不肯跟他们走。只说要去可以,必须叫上一个警察保证她们的安全。可几个当地人推说警察不管这些闲事。(博讯www.peacehall.com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