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黄玉振:追求自由民主.挑战专制政权──介绍《拒绝谎言》作者──余杰先生──]
余杰文集
·谁在用谎言折腾我们?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鲁迅与当代文坛
·七十年代人,仅仅是同龄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岁月的温情与锋芒——序吴藕汀《药窗诗话》
·我们需要拥抱吗?
·夏瑜的自觉
·我们如何宽恕日本?——兼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以及我们如何纪念抗战
·黑暗深处的光——读班忠义《“盖山西”和她的姐妹——山西日军性暴力十年调查》
·以民间文化交流解中日之结——中国作家余杰与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的对话
·你们眼看何为善,何为正----在赎愆祭的观念下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菩萨能够保佑贪官吗?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下)
·律师也要讲政治
·集权专制没有真正的智囊
·没有自尊,何来贵族?——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这是一个盗贼统治的国家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
·黑帮老大过生日
·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 ——关于《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的争论
·问鼎奥斯卡奖的《建国大业》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大国沉沦:写给中国的备忘录》导读
·感谢开胸验肺的伟大祖国
·金大中的国葬与刘晓波的入狱
·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不要忘了缅甸,不要忘了昂山素姬
·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与中国社会的民主化
·胡锦涛是毛岸青的兄弟
·齐奥塞斯库的幽灵在中国徘徊
·为中国当代艺术注入神圣性
·将独裁者毛泽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张戎夫妇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为什么重要?
·毒奶粉的黑手成为第六代接班人
·去“党国”的神圣化是中国实现宪政的第一步
·中国的柏林墙要立到几时呢?
·有时,我们要下到井里看看繁星——从“面包时代”的七七宪章到“蜗居时代”的零八宪章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且看北大僵尸教授如何批判零八宪章
·每个受害者都站起来揭露中国的古拉格
·陈云林为何“绝对尊重”台湾民众的不同意见?
·钞票当钥匙,鞋带当白绫
·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呼吁全球华人基督徒都来关心刘晓波案件
·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这大光照亮黑暗中的百姓——神州传播机构总编导远志明访谈(下)
·从“以人为本”到“以神为本”
·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教宗若望•保罗二世与苏东剧变
·西藏就是潘多拉,王力雄就是杰克,唯色就是纳特莉
·她陪整个民族受难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本雅明:没有美,便没有善
·谁动了中国人的奶酪?——从《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中国站起来》之“三部曲”看中国的法西斯思潮
·引导大学师生追求有信仰的人生——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校牧伍渭文牧师访谈
·专制制度下的官僚还是平庸点好
·图图离中国有多远?----从《图图传》看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前景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以真理建立教会和影响社会——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访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刘晓波早已走出了谏言路——就《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一文与曹长青商榷
·谎言说第二遍就成了真理?----冷看温家宝与网民在线交流
·陶兴瑶与阿米尔,谁更有尊严?
·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羞辱妓女能够让这个国家获得尊严吗?
·“大国崛起”的迷梦几时方休?
·让每一个流氓警察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世博会与老鼠药
·那红色是鲜血的红色 ——读周德高《我与中共和柬共》
·温家宝神话是怎样造出来的?
·“黄金时代的故事”继续在中国上演
·中共是个隐蔽的塔利班
·卡钦斯基:从波兰“第四共和国”到“新欧洲”
·作为“上帝之城”的美国——读本内特《美国通史》
·官员妙语一箩筐
·SB会在北京开吗?
·从蜗居中走出来的总理就能让人民免于蜗居吗?
·温家宝该为北大的堕落负责吗?
·县委书记是个高危职业吗?
·温家宝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耀邦对待魏京生与温家宝对待刘晓波之差别
·温家宝为何对惩治腐败束手无策?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温家宝为什么认为中国的国情很特殊?
·难道只有第一把手才有资格改革吗?——从叶利钦终结苏联看温家宝的不作为
·那个杀人的日子与我有关
·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你们的结局会比昂纳克更好吗?——读弗雷德里克.泰勒《柏林墙》
·温家宝“三顾”北大应当见什么人?
·《钦差大臣》的故事在中国上演
·宦官已绝,文妖不绝
·伪善是温家宝与季羡林最大的共通之处
·黄鼠狼给鸡扫墓
·屠童案背后的深层原因
·从毛泽东的木乃伊到胡温的御笔
·温家宝打造的“服务型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玉振:追求自由民主.挑战专制政权──介绍《拒绝谎言》作者──余杰先生──

美国万人杰新闻文化基金会,7月7日在纽约中华公所举行第11届颁奖典礼,余杰先生是今年获奖者之一。他代表大陆新一代知识份子崛起,怀着批评专制的使命。
   最具才华青年作家
   余杰先生1972年10月出生于四川成都平原蒲江县,在山清水秀的小镇上度过童年,外祖父是中医世家,丰富藏书供他博览,及就读北大得天独厚的人文环境,对他的气质学养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2000年7月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获北大文学硕士学位。1998年,他出

   版处女作散文集《火与冰》,恰逢北大百年校庆。他对中国现实乃至北大现状的批评,受到全国、乃至世界的广泛关注。这本《火与冰》畅销60万册,出版前在北京九间著名大学以手抄本形式流传。到2002年已出版的著作,有《铁屋中的呐喊》、《文明的创痛》、《说、还
   是不说》、《尴尬时代》、《想飞的翅膀》、《老鼠爱大米》、《爱与痛的边缘》、《压伤的芦苇》、《香草山》等30多本,另发表他研究近现代史的文史论文数十篇。香港多本权威杂志经常发表余杰文章把它们列为首选,这说明余杰先生是中国大陆最有才华、最受欢迎
   的青年作家之一。
   近年余杰先生应邀为海外媒体撰写不少评论文章,涉及历史、文化、社会、政治评论许多热门话题、国际问题、臧否人物,直抒胸臆,针贬时弊。他将在海外发表的政论文章,即“漂泊在本土之外”而不能在大陆媒体公开发表的,在香港出版,书名:《拒绝谎言》,另一本
   论文集《彷徨英雄路》即将出版。
   揭露丑恶挑战专制
   《拒绝谎言》收集他64篇海外政论选,分为“政治观察”、“文化思考”、“中国与世界”三大类。余杰先生凭他渊博学问,掌握丰富正确资讯,本着大无畏的道德勇气,鲜明的自由主义立场,强烈批判中共专政祸国殃民,公开揭露特权集团虚伪丑陋,直接挑战以言论封杀
   为特征的思想专制。余杰先生以诚实的言说,揭破虚伪,笔力千钧,痛快淋漓,激情洋溢。如他列举毛泽东一意孤行发动“大跃进”,搞垮国民经济,造成史无前例的大饥荒,8千万人民死亡,饿殍遍野。而北大博士旷新年还是对毛狂热崇拜──余杰批评这名新左派称:
   “假如一个人念书念到博士阶段,还连基本的是非善恶都分不清,那么他拥有的知识多半是垃圾;如果这样的人也能够获得北大的博士学位,那么北大的教育水准已经堕落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
   余杰先生文章指出,毛泽东的阴影游荡在中国大陆上,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1976年毛去世,被打倒的邓小平死里逃生,从华国锋手中夺得政权,倡导有限度的改革开放,马上阻止对毛的批判和反思,因为邓知道,对毛的否定将直接导致对整个中共极权主义体制的否定,所以直至今天,中共还是死守“四个坚持”。
   评价台湾民主选举
   中共前任总理朱镕基对台湾民主选举,轻蔑地说:“我们认为根本是个笑话。”余杰在文章中回应说:
     “朱镕基作为一个堂堂大国政府首脑,对彼岸的进步视而不见,
     对自身的落后讳疾忌医,对民主制度缺乏起码的尊重,这才是一
     个真正的笑话。”
     “而此次台湾通过民主制度的建立、通过全民的选举,没有流
     血、没有死人,一日之间,政权象小孩过家家一样转移了。败者
     尊重民意,乖乖下台;胜者秉持公心,并不‘宜将剩勇追穷
     寇’。以相差无几的百分点败落的宋楚瑜,在获知失败的消息后
     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不管谁取得了最后的胜利,都是民主的
     胜利。’从这个意义上去理解这次台湾选举的意义,可以说它在
     中国的历史上将是划时代的,它象征着专制体制的彻底终结和民
     主制度的初步建构。同时,它更启示大陆人民:我们也能够争取
     到民主,只要我们付出足够的耐心、勇气和韧性,只要我们具备
     相当的理性、智慧和善意。”
   《拒绝谎言》书中有多篇直率指责专政以谎言掩饰的荒唐事件和悲惨灾难,以及揭发中共出卖国土的事实,读之令人哀伤痛愤。
   文章精彩好评如潮
   《拒绝谎言》文章篇篇精彩,好评如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余杰是20多岁的中国青年学子中,‘5.4’精神与鲁迅精神最优秀的传人之一。”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秦晖说:“余杰文章中的批判精神与对自由个性的向往具有很强的感染力。许多热血青年视他为心中偶像,许多中年才俊视他为同道,许多执著的老年人视他为忘年交。”
   北京文学评论家刘晓波说:“余杰恰逢其时地崛起于世纪末的中国景观之中,这种世纪末景观在更深的意义上绝非物理时间的尺度,而是民族精神的衰败的广度和深度。故而,余杰的出现既是一个异数,也是一种必然──平庸的生存需要激情之思的冲击,万马齐暗的舆论环
   境需要锐利呐喊的刺痛,刻意制造出的繁华盛世需要批判勇气的警醒,被淘空的记忆需要真实历史来喂养,灵魂荒漠需要良知信仰的滋润,普遍的人性冷酷更需要爱的温暖。”
   承传春秋大义精神
   众所周知,中共暴政所赖以支撑的是靠两个法宝,一是恐怖暴力,一是谎言。苏俄大文豪索尔仁尼琴说:“我们反抗专制应当从不说假话做起,专制者的欺骗是靠大家跟着说假话而实现的。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拒绝跟着他们说假话,他们的欺骗就难以维持下去。”余杰先生
   政论文集用“拒绝谎言”为书名,真是妙绝、传神。《拒绝谎言》是承传了中华民族春秋大义的传统精神,历史上不断出现捍卫正义公理、讨伐暴君的圣哲,有铁笔记载史实不怕杀头灭九族的史官。在国家民族濒临危亡时,总有有良心、有骨气的读书人挺身而出为民请
   命,支撑危局。最近香港出版《脊梁》,评论三代自由知识份子,即中国受“5.4”薰陶的老一代、经文革锤炼的中年一代,和受“6.4”洗礼的年轻一代已经并世而出,出现了一个既有深厚知识素养又有独立人格的知识份子群体。他们是中国的脊梁,是中国的希望。
   新一代知识份子崛起
   余杰先生是属于年轻一代的“中国脊梁”之一。还有10个青年知识份子出现于2000年10月联名声援被作家协会剥夺工作权利的余杰。70年代前后出生的新一代知识份子,在经历了“6.4”血与火的考验,经过10多年的艰苦挣扎和努力之后的崛起。美国最有影响的《纽约时报》曾以半版篇幅报导了剥夺余杰工作权的令人愤怒的事件。流亡海外民运领袖王丹也发表《余杰浮出海面》的评论,称这是“89一代青年学人开始展示实力”,“这使我们看到了89一代青年学人的锐气和清醒,也使我们看到了中国知识份子的希望,当更多的人象余杰一样浮出海面之后,一个独立的批判性的知识份子群体才会出现,知识份子才能真正有效地影响社会发展的进程。”作家汤致平说:“一个日子,成为一群人,乃至一个民族觉醒的起点,在中、外历史上都是不多见的。1989年6月4日,正是这样一个让许多中国人刻骨铭心,让许多中国人开始觉醒的日子。它也促成了一个群体的诞生,这就是‘89一代人’,他们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极权社会的反叛者,是专制制度的掘墓人。因为那一夜黎明的枪声击碎了他们对这个制度残存的希望,鲜血染红了他们年轻的信念。这一代人注定了是要承担社会责任的。这也是伟大的1989赋予他们的使命,追求自由是他们永远的理想。”
   满怀庄严使命感
   余杰先生就是怀着如此崇高庄严的使命感,在他《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有一段话,令我非常感动,他说:
     “我深知,在某些特定的历史时期,作为一名思考者、言说者和
     写作者,需要为自己的观点付出特殊的代价。我有这样的思想准
     备,也不回避任何不公正待遇的来临。即使失去了应得的工作,
     我也可以依靠自己的写作在自己的祖国生存下去,尽管生存会变
     得艰难一些。我深爱这片苦难的土地和生活在它之上的苦难的人
     民。我为自己而写作,也为苦难的土地和苦难的人民而写作。同
     时,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公民,作为一个强调“民主和法治”的
     国家的公民,我更要捍卫自己天赋的权利。我相信,在我的背后
     还有法律、正义和良知。我不愿意象我的长辈一样,在不公正的
     待遇降临的时候,只会屈辱地承受、默默地忍耐。我将拿起法律
     的武器、运用舆论的力量,以一种相当理性的方式,为我自己
     ──一个普通公民的权利而奋斗和抗争。其实,这也是为每一位
     遭到不公正待遇的知识份子的命运而奋斗和抗争。抗争的结果对
     我来说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抗争的过程本身。
     “我生活过,写作过,抗争过,这就够了。
     “从这一刻起,感到恐惧的将不是我,而是那些躲藏在黑暗的角
     落的家伙。
     “从这一刻起,我让自己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之下。我将生活得更
     加充实和快乐、更坚强和自信。我将不畏惧任何的伤害。”
   余杰在《自由与阳光》文中,更写了以下无比沉痛的一段话:“……在梁启超、和陈独秀之后,堪称‘民族的脊梁’的、有鲁迅、胡适、殷海光、有储安平、遇罗克、林昭。他们当中,有的在与风车的大战中精疲力竭而死:鲁迅死于肺病,去世时体重不足40公斤;胡适死于突发的心脏病,缓缓地倒在台阶上;殷海光死于癌症,最后连住院的钱都差点缴纳不出来。也有的是以更加惨烈的方式死在与罪恶的公牛作战的斗牛埸上,他们惨死的时候,周围全是兴高采烈的看客:储安平在被侮辱和殴打之后神秘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遇罗克在一片狂热的‘打倒’声中被押上刑场执行枪决;林昭被枪杀之后,比法西斯的政权居然强迫她的家人拿出五分钱的‘子弹费’!经过几次浩大而残酷的政治运动之后,魂飞魄散的知识份子们沉默了,古语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于是,梁启超和陈独秀的传统断裂了。”
   一个世纪过去了,今天重新阅读梁启超和陈独秀的文字,我依然感到元气淋漓、入木三分。然而,他们所诅咒的“黑屋子”、他们所谴责的“奴隶性”照样岿然不动;他们所梦想的“新中国”、他们所呼唤的“新青年”也还是没有浮出历史地表。罪恶依然罪恶着,黑暗依然黑暗着。所谓“三讲”,无非是“讲权力”、“讲金钱”、“讲女人”;所谓“三个代表”,无非是“代表着政权腐败的极致”、“代表着民众苦难的顶峰”、“代表着人类文明发展的反方向”。马基雅维弗利《谈话录》中说过:“有人谈到,现在有许多人从事抢劫等犯罪活动,他们会发现这些犯罪活动都源于这样的事实:那些统治者也有与此类似的活动。”在今天的中国,最大的犯罪团体就是权力阶层。贪婪已经变得无法制止,掠夺已经变得明目张胆。从江西芳林小学那些手捏着鞭炮引线的孩子的尸体,到广西南丹煤矿中惊天动地的爆炸,从陕西烽火村武芳那被硫酸腐蚀得千疮百孔的面容,到山西那被警察割掉舌头的检举者李绿松……正义在哪里?良知在哪里?同情在哪里?悲悯又在哪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流氓人格和犬儒精神泛滥成灾。人类公认的伦理和道德底线形同虚设。在这样的背景下,梁启超和陈独秀没有过时。他们的文字、他们的声音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