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黄玉振:追求自由民主.挑战专制政权──介绍《拒绝谎言》作者──余杰先生──]
余杰文集
·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写给所有的母亲,也写给所有的父亲
·从“持不同政见者”到“持自己政见者”——读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
·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吃人,中国的象征与现实
·玩偶、黑帮与过家家
·中共可能避免瓦解的命运吗?
·“暴徒”是怎样炼成的?——杨佳杀警案背后的制度危机
·想起王旭明,想起范美忠,想起孩子
·矿难之后又是矿难
·爱阅兵的大学校长与被奴役的大学生
·为什么美国孩子比中国孩子幸福和快乐?
·谁将顺民变成了暴民?
·那哀歌为谁而鸣?
·你为死者开——读杨显惠《定西孤儿院纪事》-
·“吃人”何以成为“艺术”?
*
*
23、《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台湾联经出版公司,2009年)
·《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目录
·盗火者与殉难者—论谭嗣同思想体系及生命实践中的基督教因素
·从“士大夫”到“知识分子”
·从曾纪泽与慈禧太后的对话看晚清改革开放与道德伦理之冲突
·“清流”不清——从《孽海花》看晚清的“清流政治”与“清流文化”
·肺病患者的生命意识——鲁迅与加缪之比较研究
·“秦制”:中国历史最大的秘密——论谭嗣同对中国专制主义传统的批判
·最是文人不自由——论章学诚的“业余”文章
·晚清的报刊热与《知新报》的创办
·未完成的转型----《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跋
*
*
24、《从柏林围墙到天安门:从德国看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台湾允晨文化出版,2009)
·在哪个岔道走错了?----《从柏林墙到天安门》自序
·触摸受难者的体温——访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迟到的忏悔还是忏悔吗?——君特•格拉斯为何隐瞒党卫军的履历?
·在死亡之地重建爱与和平——访柏林墙遗址及和解教堂
·邪恶也是一种美——里芬斯塔尔及其纪录片《奥林匹亚》
·在上帝与凯撒之间——从德国教会历史看政教关系
·从焚书到焚人——“焚书纪念处”侧记
·祈祷和烛光的力量
·白玫瑰永远绽放
·言论自由是信仰自由的开端——从马丁.路德故居到古登堡印刷博物馆
·记忆不仅仅是记忆——柏林“欧洲被屠杀犹太人纪念碑”侧记
·为奴隶的母亲——访柏林珂勒惠支纪念馆
·让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下)
*
*
25、《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何停滞?》(即将出版)
·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谁让母亲成为妓女?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人民意愿轻如鸿毛
·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黑心矿主与黑心政府
·航空母舰与国家形象
·邓小平与美少女
·独裁国家无友谊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玉振:追求自由民主.挑战专制政权──介绍《拒绝谎言》作者──余杰先生──

美国万人杰新闻文化基金会,7月7日在纽约中华公所举行第11届颁奖典礼,余杰先生是今年获奖者之一。他代表大陆新一代知识份子崛起,怀着批评专制的使命。
   最具才华青年作家
   余杰先生1972年10月出生于四川成都平原蒲江县,在山清水秀的小镇上度过童年,外祖父是中医世家,丰富藏书供他博览,及就读北大得天独厚的人文环境,对他的气质学养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2000年7月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获北大文学硕士学位。1998年,他出

   版处女作散文集《火与冰》,恰逢北大百年校庆。他对中国现实乃至北大现状的批评,受到全国、乃至世界的广泛关注。这本《火与冰》畅销60万册,出版前在北京九间著名大学以手抄本形式流传。到2002年已出版的著作,有《铁屋中的呐喊》、《文明的创痛》、《说、还
   是不说》、《尴尬时代》、《想飞的翅膀》、《老鼠爱大米》、《爱与痛的边缘》、《压伤的芦苇》、《香草山》等30多本,另发表他研究近现代史的文史论文数十篇。香港多本权威杂志经常发表余杰文章把它们列为首选,这说明余杰先生是中国大陆最有才华、最受欢迎
   的青年作家之一。
   近年余杰先生应邀为海外媒体撰写不少评论文章,涉及历史、文化、社会、政治评论许多热门话题、国际问题、臧否人物,直抒胸臆,针贬时弊。他将在海外发表的政论文章,即“漂泊在本土之外”而不能在大陆媒体公开发表的,在香港出版,书名:《拒绝谎言》,另一本
   论文集《彷徨英雄路》即将出版。
   揭露丑恶挑战专制
   《拒绝谎言》收集他64篇海外政论选,分为“政治观察”、“文化思考”、“中国与世界”三大类。余杰先生凭他渊博学问,掌握丰富正确资讯,本着大无畏的道德勇气,鲜明的自由主义立场,强烈批判中共专政祸国殃民,公开揭露特权集团虚伪丑陋,直接挑战以言论封杀
   为特征的思想专制。余杰先生以诚实的言说,揭破虚伪,笔力千钧,痛快淋漓,激情洋溢。如他列举毛泽东一意孤行发动“大跃进”,搞垮国民经济,造成史无前例的大饥荒,8千万人民死亡,饿殍遍野。而北大博士旷新年还是对毛狂热崇拜──余杰批评这名新左派称:
   “假如一个人念书念到博士阶段,还连基本的是非善恶都分不清,那么他拥有的知识多半是垃圾;如果这样的人也能够获得北大的博士学位,那么北大的教育水准已经堕落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
   余杰先生文章指出,毛泽东的阴影游荡在中国大陆上,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1976年毛去世,被打倒的邓小平死里逃生,从华国锋手中夺得政权,倡导有限度的改革开放,马上阻止对毛的批判和反思,因为邓知道,对毛的否定将直接导致对整个中共极权主义体制的否定,所以直至今天,中共还是死守“四个坚持”。
   评价台湾民主选举
   中共前任总理朱镕基对台湾民主选举,轻蔑地说:“我们认为根本是个笑话。”余杰在文章中回应说:
     “朱镕基作为一个堂堂大国政府首脑,对彼岸的进步视而不见,
     对自身的落后讳疾忌医,对民主制度缺乏起码的尊重,这才是一
     个真正的笑话。”
     “而此次台湾通过民主制度的建立、通过全民的选举,没有流
     血、没有死人,一日之间,政权象小孩过家家一样转移了。败者
     尊重民意,乖乖下台;胜者秉持公心,并不‘宜将剩勇追穷
     寇’。以相差无几的百分点败落的宋楚瑜,在获知失败的消息后
     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不管谁取得了最后的胜利,都是民主的
     胜利。’从这个意义上去理解这次台湾选举的意义,可以说它在
     中国的历史上将是划时代的,它象征着专制体制的彻底终结和民
     主制度的初步建构。同时,它更启示大陆人民:我们也能够争取
     到民主,只要我们付出足够的耐心、勇气和韧性,只要我们具备
     相当的理性、智慧和善意。”
   《拒绝谎言》书中有多篇直率指责专政以谎言掩饰的荒唐事件和悲惨灾难,以及揭发中共出卖国土的事实,读之令人哀伤痛愤。
   文章精彩好评如潮
   《拒绝谎言》文章篇篇精彩,好评如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余杰是20多岁的中国青年学子中,‘5.4’精神与鲁迅精神最优秀的传人之一。”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秦晖说:“余杰文章中的批判精神与对自由个性的向往具有很强的感染力。许多热血青年视他为心中偶像,许多中年才俊视他为同道,许多执著的老年人视他为忘年交。”
   北京文学评论家刘晓波说:“余杰恰逢其时地崛起于世纪末的中国景观之中,这种世纪末景观在更深的意义上绝非物理时间的尺度,而是民族精神的衰败的广度和深度。故而,余杰的出现既是一个异数,也是一种必然──平庸的生存需要激情之思的冲击,万马齐暗的舆论环
   境需要锐利呐喊的刺痛,刻意制造出的繁华盛世需要批判勇气的警醒,被淘空的记忆需要真实历史来喂养,灵魂荒漠需要良知信仰的滋润,普遍的人性冷酷更需要爱的温暖。”
   承传春秋大义精神
   众所周知,中共暴政所赖以支撑的是靠两个法宝,一是恐怖暴力,一是谎言。苏俄大文豪索尔仁尼琴说:“我们反抗专制应当从不说假话做起,专制者的欺骗是靠大家跟着说假话而实现的。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拒绝跟着他们说假话,他们的欺骗就难以维持下去。”余杰先生
   政论文集用“拒绝谎言”为书名,真是妙绝、传神。《拒绝谎言》是承传了中华民族春秋大义的传统精神,历史上不断出现捍卫正义公理、讨伐暴君的圣哲,有铁笔记载史实不怕杀头灭九族的史官。在国家民族濒临危亡时,总有有良心、有骨气的读书人挺身而出为民请
   命,支撑危局。最近香港出版《脊梁》,评论三代自由知识份子,即中国受“5.4”薰陶的老一代、经文革锤炼的中年一代,和受“6.4”洗礼的年轻一代已经并世而出,出现了一个既有深厚知识素养又有独立人格的知识份子群体。他们是中国的脊梁,是中国的希望。
   新一代知识份子崛起
   余杰先生是属于年轻一代的“中国脊梁”之一。还有10个青年知识份子出现于2000年10月联名声援被作家协会剥夺工作权利的余杰。70年代前后出生的新一代知识份子,在经历了“6.4”血与火的考验,经过10多年的艰苦挣扎和努力之后的崛起。美国最有影响的《纽约时报》曾以半版篇幅报导了剥夺余杰工作权的令人愤怒的事件。流亡海外民运领袖王丹也发表《余杰浮出海面》的评论,称这是“89一代青年学人开始展示实力”,“这使我们看到了89一代青年学人的锐气和清醒,也使我们看到了中国知识份子的希望,当更多的人象余杰一样浮出海面之后,一个独立的批判性的知识份子群体才会出现,知识份子才能真正有效地影响社会发展的进程。”作家汤致平说:“一个日子,成为一群人,乃至一个民族觉醒的起点,在中、外历史上都是不多见的。1989年6月4日,正是这样一个让许多中国人刻骨铭心,让许多中国人开始觉醒的日子。它也促成了一个群体的诞生,这就是‘89一代人’,他们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极权社会的反叛者,是专制制度的掘墓人。因为那一夜黎明的枪声击碎了他们对这个制度残存的希望,鲜血染红了他们年轻的信念。这一代人注定了是要承担社会责任的。这也是伟大的1989赋予他们的使命,追求自由是他们永远的理想。”
   满怀庄严使命感
   余杰先生就是怀着如此崇高庄严的使命感,在他《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有一段话,令我非常感动,他说:
     “我深知,在某些特定的历史时期,作为一名思考者、言说者和
     写作者,需要为自己的观点付出特殊的代价。我有这样的思想准
     备,也不回避任何不公正待遇的来临。即使失去了应得的工作,
     我也可以依靠自己的写作在自己的祖国生存下去,尽管生存会变
     得艰难一些。我深爱这片苦难的土地和生活在它之上的苦难的人
     民。我为自己而写作,也为苦难的土地和苦难的人民而写作。同
     时,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公民,作为一个强调“民主和法治”的
     国家的公民,我更要捍卫自己天赋的权利。我相信,在我的背后
     还有法律、正义和良知。我不愿意象我的长辈一样,在不公正的
     待遇降临的时候,只会屈辱地承受、默默地忍耐。我将拿起法律
     的武器、运用舆论的力量,以一种相当理性的方式,为我自己
     ──一个普通公民的权利而奋斗和抗争。其实,这也是为每一位
     遭到不公正待遇的知识份子的命运而奋斗和抗争。抗争的结果对
     我来说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抗争的过程本身。
     “我生活过,写作过,抗争过,这就够了。
     “从这一刻起,感到恐惧的将不是我,而是那些躲藏在黑暗的角
     落的家伙。
     “从这一刻起,我让自己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之下。我将生活得更
     加充实和快乐、更坚强和自信。我将不畏惧任何的伤害。”
   余杰在《自由与阳光》文中,更写了以下无比沉痛的一段话:“……在梁启超、和陈独秀之后,堪称‘民族的脊梁’的、有鲁迅、胡适、殷海光、有储安平、遇罗克、林昭。他们当中,有的在与风车的大战中精疲力竭而死:鲁迅死于肺病,去世时体重不足40公斤;胡适死于突发的心脏病,缓缓地倒在台阶上;殷海光死于癌症,最后连住院的钱都差点缴纳不出来。也有的是以更加惨烈的方式死在与罪恶的公牛作战的斗牛埸上,他们惨死的时候,周围全是兴高采烈的看客:储安平在被侮辱和殴打之后神秘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遇罗克在一片狂热的‘打倒’声中被押上刑场执行枪决;林昭被枪杀之后,比法西斯的政权居然强迫她的家人拿出五分钱的‘子弹费’!经过几次浩大而残酷的政治运动之后,魂飞魄散的知识份子们沉默了,古语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于是,梁启超和陈独秀的传统断裂了。”
   一个世纪过去了,今天重新阅读梁启超和陈独秀的文字,我依然感到元气淋漓、入木三分。然而,他们所诅咒的“黑屋子”、他们所谴责的“奴隶性”照样岿然不动;他们所梦想的“新中国”、他们所呼唤的“新青年”也还是没有浮出历史地表。罪恶依然罪恶着,黑暗依然黑暗着。所谓“三讲”,无非是“讲权力”、“讲金钱”、“讲女人”;所谓“三个代表”,无非是“代表着政权腐败的极致”、“代表着民众苦难的顶峰”、“代表着人类文明发展的反方向”。马基雅维弗利《谈话录》中说过:“有人谈到,现在有许多人从事抢劫等犯罪活动,他们会发现这些犯罪活动都源于这样的事实:那些统治者也有与此类似的活动。”在今天的中国,最大的犯罪团体就是权力阶层。贪婪已经变得无法制止,掠夺已经变得明目张胆。从江西芳林小学那些手捏着鞭炮引线的孩子的尸体,到广西南丹煤矿中惊天动地的爆炸,从陕西烽火村武芳那被硫酸腐蚀得千疮百孔的面容,到山西那被警察割掉舌头的检举者李绿松……正义在哪里?良知在哪里?同情在哪里?悲悯又在哪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流氓人格和犬儒精神泛滥成灾。人类公认的伦理和道德底线形同虚设。在这样的背景下,梁启超和陈独秀没有过时。他们的文字、他们的声音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