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包遵信: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余杰《拒绝谎言》序]
余杰文集
·问谁同是忆花人
·又踏杨花过谢桥
·紫骝认得旧游踪
·长恨涉江遥
·从今屈指春期近
·人情似故乡
·伤心最是醉归时
·深情惟有君知
·天将离恨恼疏狂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一寸狂心未说
·一棹碧涛春水路
·正碍粉墙偷眼觑
*
*
19、《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第一卷 凄雨冷风说北大
·谁是北大最优秀的学生?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北大之殇,可谓国殇
·致没有三角地和旁听生的北大
·北大教授的书房
·北大教授与小学教师
·北大教师的“造反”与教授治校的前景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老房子
·怀念一位远去的北大学长:沈元
第二卷 高等教育的忧思
·还大学生以献血的自由
·大学之门,向谁而开?
·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
·学历的危机与诚信的缺失
·最有思想的教授最清贫
·“教授”是一种高贵的称呼
·美丽的灵魂,死于不美的时代
·大学不是制造愤青的工厂
·寻求大学的尊严,寻求经济学的尊严——与邹恒甫对话
第三卷 基础教育的困局
·爱的影子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忘记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致人于死地的教育非改不可
·解开芬兰的奇迹背后的秘密
·以“童子军”取代“仇恨教育”-
·捍卫公民的受教育权
·雷锋与盖茨:谁是真的英雄?
第四卷 知识分子哪里去了
·贺谢泳受聘厦门大学
·误人子弟的杨帆应当下课
·知识分子是“牛虻”,也是“春蚕”
·钱钟书神话的破灭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说真话
·余秋雨:文人无行,忏悔无期
*
*
20、《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香港晨钟书局)
·《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目录
第一卷 我们的罪与爱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迎接中国福音传播的第二个黄金时代——读赵天恩《中国教会史论文集》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三位基督徒在中共劳改营中的生命见证
·超越时空的网络福音——序范学德《传到中国》
·我必不至蒙羞——读《六十三年——与王明道先生窄路同行》
·我们的身体是箭靶而不是武器
·朋霍费尔对中国自由主义的更新
·我们的罪与爱──序北村《愤怒》
·“入中国”与“出中国”并行不悖
·乡村教会如何由隐匿走向开放?——给一位乡村教会领袖的一封信
第二卷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
·中国印刷和传播圣经的真相
·圣经中有“国家机密”吗?
·中国需要更多的“以诺”企业
·站起来便拥有了自由——有感于傅希秋牧师荣获“约翰•李兰德宗教自由奖”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真相是不能被消灭的——致世界报业协会“金笔奖”得主李长青
·从美国民权运动透视基督信仰与社会公义之关系
·如何捍卫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兼评中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
·坎特伯雷大主教在中国的“波坦金之旅”
·从矿难看中国人对生命的态度
·个体的救赎与民族的救赎——与王军涛的信仰通信
·“宗教局长”如何变成“谎话大王”?
第三卷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
·桃源乐土的追寻——论基督宗教伦理与当代中国精神文明的重建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论新一代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
·我们是一座桥梁——论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
·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
*
21、《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2008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
·美国民主的真相与根基——与庄礼伟商榷,兼论美国的基督教精神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希拉里回忆录的中文版是如何被肢解的?
·民主女神浴火重生——华盛顿“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亲历记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从尼泊尔毛派的末路看全球清算共产主义罪恶的浪潮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布什总统讲话的划时代意义
·人权议员布朗贝克和他的中国女儿
·美国媒体在“妖魔化”中国吗?——从美国媒体关于中国黑心商品的报道谈起
·巴以冲突中美国的角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包遵信: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余杰《拒绝谎言》序

    包遵信

   中国特权集团总是要说谎。说谎与维护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明白了这一点,人们就会理解余杰公开提出「拒绝谎言」的意义。它不仅体现了一位现代知识分子的良知与理性,同时也是对特权集团道德虚伪的公开揭露,对他们奉行以言论封杀为特征的思想专制最直接的抗争。

   文章有两种,一种可以国内发表,另一种则只能在海外发表。这种奇特的文化现象,可能只是咱中国所独有的。余杰将他这两年发表在海外的文字汇成一编,并以《拒绝谎言》为题,说明他对这种文化现象的厌恶与决绝,不甘心屈服于这种文化现象背后的专制主义,公开向它挑战,揭露它的丑陋、虚伪、怯弱与龌龊。

   说谎恐怕每个民族都有,什么时代也避免不了的。但像时下中国社会这样,上下都在说谎,而以官场最普遍;到处充斥着谎言,而以媒体最突出,则是极为罕见的。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市场经济造成的——有人总是不假思索地把谎言的横行归于市场经济,这是难于服人的。因为这种近乎全民的普遍说谎,并不是在有了市场经济以后才有的。早在我们还把市场经济当作洪水猛兽的岁月,说谎就已甚嚣尘上,不过那时不叫谎言,而称它为假话,假话就是谎言。只是那时人们大多还被禁锢在思想牢笼中而不自觉,因而把说假话当作了应付政治高压的一种权变,人们日常言行还恪守着传统的道德信条。当时官方利用各种方式,灌输一种据说是新道德,这种道德本身就具有极大的虚伪性,甚而背离了人类最基本的普世原则。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不但意识不到讲假话就是说谎,甚而自觉不自觉地自己也参与了说假话。这就像李卓吾批判道学统治的晚明社会:「无所不假,则无所不喜。满场是假,矮人何辨也。」因为以讲假话为时尚,所以听了假话反倒很高兴;既然到处都讲假话,想辨白也根本不可能。回想我们经历过的「大跃进」和「文革」,不就是这样的吗?

   改革以后市场经济的勃兴,冲破了原来道德信条的堤防,说假话就从政治生活中的权变策略,变为人们的处世原则,以致说假话成了普遍的社会风气了。如果说当年说假话、谎话,大多是各级官员,它的效应也仅限于官场,那么今天它则波及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官场不用说,连一向以清纯自许的学界也未能幸免。近年学界出现的一些丑闻,就让我感到浑身发冷。和改革以前不一样,那时人们似乎还信守道德的基本底线,说谎还被视为「不道德」;时下说谎却成了「乖巧」、「机灵」、「识时务」,谎言成了权力的附生物,利益占有的票证,所以它横行无忌,连遮羞布也用不着,社会道德风尚也就完全败坏了。作者用「动物庄园」和「优孟王国」作上下篇的题名,那意味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现在御用媒体动辄就说,我们有五千年文明历史,有着优秀的传统文化。每当我听到这样的说教时,心中总不免要纳闷:老祖宗不是教诲,要和传统彻底决裂吗?怎么突然转向了呢?要是真的这样,也是我们民族之幸,传统之幸!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现时张扬传统的喧嚣,无非是要给当权统治集团的合法性,涂上一层斑斓的油彩,最终还是为了欺世骗民。

   那么,孔老夫子不是抬进了文庙,又供上了冷猪肉了吗?是的。但这只能叫尊孔,不能说是弘扬传统。最能说明问题的就是,经过这几年的宣扬,孔子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与其说是一位思想家,还不如说是个政治宣传的模特或江湖术士,对他的一些有益的格言,则很少有人问津。譬如孔子乃至儒家各派都特别强调诚信,所谓:「敬事而信」、「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而说谎即所谓「巧言令色」,则完全是被鄙弃的。不能说中国人都恪守孔子的教诲,但诚信是我们民族传统的美德,是可以肯定的,这也是人类通行的普世原则。不管对孔子怎么评价,他强调诚信还是值得我们珍重与发扬的。但孔子是悲哀的,这种悲哀不是因为他讲了许多错话、无用的话,而是他思想中蕴含的那些具有普世原则的思想,始终没有相应的制度保证而根本无法落实到实践中去。历史上如此,今天则更是如此。集权专制的社会制度,是无法实现人类通行的普世原则,根本不讲什么诚信的。

   中国现代的集权专制政权代表的只是特权集团的利益,他们的道德态度是普遍的虚伪与自欺。他们总是把维护自己利益的要求,冒充为人民的利益、民族的利益、国家的利益,这就注定了他们总是要说谎,只有说谎与维护他们的利益才是一致的。明白了这一点,人们就会理解余杰公开提出「拒绝谎言」的意义。它不仅体现了一位现代知识分子的良知与理性,同时也是对特权集团道德虚伪的公开揭露,对他们奉行以言论封杀为特征的思想专制最直接的抗争。作者的这分道德勇气,我是非常佩服的。

   现在谎言的流布可谓无孔不入,国人大多泰然处之,似乎陷入了普遍的麻木。有人慨叹我们民族的素质的下滑。不过,让人们最为忧虑的,还是知识界的普遍失语,那些有着教授、专家头衔的学者们,都安坐在自己的书斋里,一帧郑板桥的题词「难得胡涂」,成了许多人的座右铭。社会上各式各样的丑恶现象,有人虽然也不满,但只在朋友前嘀咕几句,若是劝他说一说,他总是以「没有用」来搪塞,以一种功利态度将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给消解了。至于少数不耐寂寞,不甘清贫,为争职称,争博导,四处钻营,不惜向「主旋律」趋奉,向恶势力献媚的,那连脊梁骨也软化了,就更谈不上什么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和独立人格了。

   余杰的出现,正是知识界的普遍失语,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严重遮蔽的时刻。他对当下中国社会现实的批判,对文化弊病的针砭,展现的不只是余杰的才气与锐气,而且让我们看到五四精神的新一代传人,这可是中国的明天与希望所在。

   5/4/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