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黑暗深处的光—读班忠义《“盖山西”和她的姐妹——山西日军性暴力十年调查》]
余杰文集
·有时,我们要下到井里看看繁星——从“面包时代”的七七宪章到“蜗居时代”的零八宪章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且看北大僵尸教授如何批判零八宪章
·每个受害者都站起来揭露中国的古拉格
·陈云林为何“绝对尊重”台湾民众的不同意见?
·钞票当钥匙,鞋带当白绫
·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呼吁全球华人基督徒都来关心刘晓波案件
·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这大光照亮黑暗中的百姓——神州传播机构总编导远志明访谈(下)
·从“以人为本”到“以神为本”
·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教宗若望•保罗二世与苏东剧变
·西藏就是潘多拉,王力雄就是杰克,唯色就是纳特莉
·她陪整个民族受难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本雅明:没有美,便没有善
·谁动了中国人的奶酪?——从《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中国站起来》之“三部曲”看中国的法西斯思潮
·引导大学师生追求有信仰的人生——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校牧伍渭文牧师访谈
·专制制度下的官僚还是平庸点好
·图图离中国有多远?----从《图图传》看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前景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以真理建立教会和影响社会——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访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刘晓波早已走出了谏言路——就《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一文与曹长青商榷
·谎言说第二遍就成了真理?----冷看温家宝与网民在线交流
·陶兴瑶与阿米尔,谁更有尊严?
·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羞辱妓女能够让这个国家获得尊严吗?
·“大国崛起”的迷梦几时方休?
·让每一个流氓警察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世博会与老鼠药
·那红色是鲜血的红色 ——读周德高《我与中共和柬共》
·温家宝神话是怎样造出来的?
·“黄金时代的故事”继续在中国上演
·中共是个隐蔽的塔利班
·卡钦斯基:从波兰“第四共和国”到“新欧洲”
·作为“上帝之城”的美国——读本内特《美国通史》
·官员妙语一箩筐
·SB会在北京开吗?
·从蜗居中走出来的总理就能让人民免于蜗居吗?
·温家宝该为北大的堕落负责吗?
·县委书记是个高危职业吗?
·温家宝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耀邦对待魏京生与温家宝对待刘晓波之差别
·温家宝为何对惩治腐败束手无策?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温家宝为什么认为中国的国情很特殊?
·难道只有第一把手才有资格改革吗?——从叶利钦终结苏联看温家宝的不作为
·那个杀人的日子与我有关
·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你们的结局会比昂纳克更好吗?——读弗雷德里克.泰勒《柏林墙》
·温家宝“三顾”北大应当见什么人?
·《钦差大臣》的故事在中国上演
·宦官已绝,文妖不绝
·伪善是温家宝与季羡林最大的共通之处
·黄鼠狼给鸡扫墓
·屠童案背后的深层原因
·从毛泽东的木乃伊到胡温的御笔
·温家宝打造的“服务型政府”
·中朝边境的六四枪声
·中朝边境的六四枪声
·上朝文网无穷密,鲁国春秋一字删——我被第二次传唤的经过
·取消国保是中国长治久安的第一步——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反党不是叛国——从陈独秀案与刘晓波案看威权与极权制度之差异
·他们为何如流星掠过黑暗的夜空?——读《光与盐:探索近代中国改革的十位历史名人》
·刘晓波将像曼德拉一样观看世界杯
·既然缅怀杜重远,便当释放刘晓波——寄语叶公好龙的温家宝
·中国的信仰复兴、社会重建与制度转型——“以神为本”丛书总序
·奥巴马的姑姑与温家宝的家人为何命运迥异?
·神州处处皆酷刑
·一切祸患的根源都在中央政府——如何破解温家宝所说的宏观调控的“两难”局面?
·“大国”崛起,“寡民”沉沦——评央视《大国崛起》专题片及丛书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战胜恐惧的“萨米亚特”式写作——兼论我为何批评温家宝
·温家宝恢复了爷爷的私立学校,却恢复不了民国教育的自由精神
·这个少将不是人,天蓬元帅下凡尘
·我为什么批评温家宝?
·莫道人人说影帝,西游演罢是封神——温家戏班中“跑龙套”演员的“绝妙好词”
·谁是中国的形象大使?
·温家宝正面回应《影帝》一书?
·温家宝如何取信于民?
·温家宝不是赵紫阳
·太平天子言德治,末代之君反三俗
·当总理,还是当地质专家?——评温家宝在江西、湖南水灾灾区的言行
·温家宝缺乏胡耀邦的真精神
·温家宝真的“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年轻农民工”吗?
·美国强大非偶然,“中国奇迹”是空谈——读《周有光百岁口述》-
·《钱穆全集》变“残集”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温家宝及历届中办主任的荣辱升黜
·“攻占台湾岛,活捉林志玲”
·温家宝是遇罗克的同龄人
·日本强硬派抬头,要求制裁中国
·我们需要听听渔民的声音
·我们在地狱,孩子在天堂
·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能够输出什么价值?
·刘晓波打败胡锦涛——再版序言
·反党不是叛国——从陈独秀案与刘晓波案看威权与极权制度之差异
·撒旦是怎么死的?
·从兔死狐悲到在家偷着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深处的光—读班忠义《“盖山西”和她的姐妹——山西日军性暴力十年调查》


   余 杰
    
   
    (一)不是慰安妇,而是日军性暴力受害者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诸多出版物中,班忠义的《盖山西和她的姐妹——山西日军暴力十年调查》是最为沉重的一本。这本书触及了那场战争最黑暗、最邪恶的深渊,这本书记录了一群被那场战争所伤害的最悲惨、最凄苦生命。班忠义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部宏伟的“史诗”,而是一群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山西地区侯冬娥(外号“盖山西”,意即山西最漂亮的女子)、万爱花、侯巧莲、李秀梅、郭喜翠、陈林桃等数十名日军性暴力受害者的经历。这些被历史所遗忘、生活在“边缘的边缘”、“底层的底层”的女人们,终于打破那铁一样的沉默,言说那段不堪回首的、地狱般的遭遇。这些珍贵的文字,是班忠义经过长达十年的调查而获得的第一手史料。
   作为一名留日学者,班忠义在偶然的机会里接触到了中国日军性暴力受害者赴日本进行法律诉讼的情况。一开始,他只是凭着新闻人的敏感和中国人的自尊去关注这一事件,但随着了解的深入,他逐渐将自己的生命与这一事件联系起来。在此后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对山西日军性暴力历史的调查成为班忠义最重要的事业:一项没有工资收入而只有付出的事业,一项“吃力不讨好”的、经常遭致日方乃至同胞的误解和敌视的事业。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相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班忠义与几十名被病痛和贫困所困扰的、朝不保夕的幸存者们成了朋友,他获得了她们的信任、支持和尊重。他记录下了她们所讲述的一切,并发出了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中发出过的绵延不绝的呼喊:一定要让历史记住这些人!
   如孔子所说“名不正,言不顺”,班忠义首先为“盖山西”们“正名”——她们不是慰安妇,而是日军暴力受害者。这两个名词有何不同呢?苏智良在《日军性奴隶 ——中国“慰安妇”真相》一书中指出:在日语中,慰安妇常常被称为“从军慰安妇”,或者“随军慰安妇”,尤其是一九七三年千田夏光著的《从军慰安妇》一书出版后,该词被广泛使用。但是,这个说法存在着严重的误导性:“‘从军’和‘随军’的说法,容易使人误解为‘慰安妇’似乎与‘从军记者’、‘从军护士’等一样,是自愿随军到战地去服务的成员。”那么,被“慰安妇”这个词语所遮盖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苏智良指出:“此制度是日本军部将日本兵战场性暴力合法化、组织化和永久化,其实质是日本国家及其军队有组织的性暴力问题。所以,慰安妇最准确的解释就是日军的性奴隶。”班忠义所记载的“盖山西和她的姐妹们”,实实在在的就是日军的性奴隶:当年,她们都是被日本占领军用暴力掳掠到据点,长期囚禁、长期强暴和长期虐待,直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失去“使用价值”之后,日军方才准许其家人前去收领。以“盖山西”为例,与她同时受难的幸存者陈林桃这样描述说——“她抬回来的时候,就跟死人一样了……回来时肚子大大的,裤子都不能穿,她妈妈就用擀面杖在肚子上擀,流的那白的呀,叫白带呀!……她那儿子小银根,从门蓬儿偷偷地看那不成样子妈妈,好久都不敢回家了……。”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体无完肤的侯冬娥好不容易才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却落下了诸多纠缠她终生的严重疾病。毫无疑问,她们并不是“自愿”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她们与日军之间从来没有任何“商业关系”。因此,用“慰安妇”这个以加害者为主体的概念来命名她们,无疑是再度粗暴地凌辱了她们的尊严。
   日本士兵曾根一夫在回忆战时情景时说:“无论是老爷般的士兵,还是童颜般的少年兵,都一致渴望早一点接触到女体的猴急模样,实在是滑稽透顶。”老兵水野靖夫指出:“上级号召士兵们首先要去‘养精蓄锐’。没有体验过女人的人,就打不了仗。所谓的‘养精蓄锐’,就是要去体验女人。……为了满足性的欲望,不,为了培养一支像样的杀人部队,使之玩弄一下敌国的女人,那简直算不了什么。”对于日本士兵来说,对女性的蹂躏,是为战争的胜利服务的,是天皇允许和赞同的。至于受害者的生死,则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在施加性暴力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想到自己也有母亲、妻子、姊妹和女儿。在人类战争史上,没有哪次战争的性暴力的广泛程度超过了日本侵华战争。在中日双方持续多年拉锯战的山西,更是性暴力事件的重灾区。于是,班忠义的调查便从这片黄土地上开始了。
   
   (二)日本文化中“不忏悔”的因子
   
   这本厚厚的调查报告,其主人公不仅有作为受害者一方的中国妇女,还有作为加害者一方的日本老兵。班忠义将这两方面的内容交织起来叙述,使这本书具有了某种 “复调”的性质。他笔下的日本老兵,个个都是“正常的人”。班忠义并没有像某些国内作者那样将日本兵“鬼子化”、“非人化”——这样的作法除了发泄一时的愤怒之外,并无助于公义的实现和真相的呈现。班忠义所接触的日本老兵,对人彬彬有礼,生活富裕安宁,与那些依然深陷在病痛、困窘和羞辱中的受害者们的生活境遇形成鲜明对比。然而,愿意向班忠义讲述当年罪行的老兵寥寥可数,即便是这极少数开口说话的老兵,在讲到关键环节的时刻大都吞吞吐吐、闪烁其辞。对于他们当年向被害者施加的戕害,并没有深切的内疚和忏悔。这是什么原因呢?
   这与日本的文化和信仰体系中缺乏基本的人道主义根基有关。长期以来,日本社会存在着一种对邪恶和暴虐的欣赏与赞美,以及对人的生命和尊严的蔑视与贬低。日本哲学家中村雄二郎在《日本文化中的恶与罪》指出:“与其将日本社会中恶的观念说成是对于存在的否定,不如说它更带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性、生命性,甚至可以说其意味着一种存在的过剩。例如,中世纪时期日本出现了一个被称为‘恶党’的与众不同的战斗集团,而且这个集团很快就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集团。被称为‘恶党’的这些人是一些非常勇猛、具有独特美丽的‘野人’们。他们与需要他们为之战斗的人们签订契约,在战斗中非常勇猛。但是他们的手段则非常残忍,人们对他们是闻风丧胆。但是,‘恶党’中的某些人却成为了当时世人对于镰仓政府不满的代言人,并且负担着人们渴望改变现状的历史重任。”这是一个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的民族。正是在这种文化传统的激发下,日本的士兵才在前线疯狂地杀戮、毫无廉耻地奸淫,正如老兵铃木对班忠义所说的那样:“越想报效祖国,就越要英勇杀敌。”
   战后,在美国的主导下,日本建立起了民主制度,但其内在的价值体系并未得以全面而彻底的清理与更新,经济的迅速腾飞又遮盖了战争的创伤与反省。于是,战争中的性暴力事件也就在日本民众的视野中销声匿迹了,那些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的加害者们则悠哉游哉地享受幸福的晚年。近年来,中国、韩国、菲律宾、澳大利亚、荷兰等国的数百名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起诉日本政府,日本舆论依然对此遮遮掩掩、百般抵赖。右翼教科书《新历史》编纂会的创始人、东京大学教育学教授藤冈信胜专门写了一篇题为《为什么不应该向中学生讲授军队慰安妇》的文章,认为把日本军队中只有随军妓女而没有慰安妇:“事实是,慰安妇不过是被代理人送到战区的妓女。”因此,他认为在教科书中涉及此事是故意贬低日本:“战后知识分子和教育工作者已经把贬低日本和日本人民变成了美德。这一趋势只会导致道德沉沦和知识分子的腐化。”他反对让学生了解此情况:“在学生尚未形成人生观之际,深入了解人性的阴暗面没有任何意义。”编纂会的另一成员涛川荣太则振振有词地说: “在教科书中写入描述慰安妇的内容,也是这个国家病态心理的证明。写历史教科书的时候,我们要逐词逐句掂量邻国的反应。这是知性和意志衰退的典型表现,也是一个国家在意识形态和精神上受人奴役的典型表现。连最微不足道的错误都会引起邻国的强烈抗议,他们就有力量推翻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日本是一个没有独立主权的国家。”支持此观点的日本棋圣米长邦雄更加赤裸裸地说:“对我来说,《新历史》就像《圣经》一样。《圣经》是一个故事、一个传说,讲述对人类的爱,以及应该怎样生活。事实并不重要。有些是正确的,有些是不正确的。重要的是它积极地引导我们。《新历史》有同样的效果。它讲述了一个故事,教我们去爱我们的国家,而且写得就像《圣经》一样。里面甚至也有天使。”他认为,日本人应当把国家当作自己的信仰:“信仰很重要。我们必须信仰国家,才能信仰我们自己。美国人绝对热爱他们的星条旗,好像那是信仰的条款一样。英国人也爱他们的国旗。我们却教育孩子们不能爱我们的国旗,我们初升的太阳。教育孩子们把自己看成是魔鬼的后代。那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既然“面子”比真相和真理都重要,老兵们便心安理得地保持了缄默。当国家成为惟一的、最高的、不可质疑的信仰,而在国家之上缺乏一种普世性的人权价值,日本国民便理所当然地对罪恶闭上了眼睛。班忠义的这本调查报告,以详尽而真实的、无可置疑的当事人的讲述,证明了日军性暴力事件普遍性的存在,也是对诸如《新历史》教科书等右翼宣传品的有力回应。
   
   (三)她们永远生活在伤害之中
   
   美国学者约翰·内森在《无约束的日本》中引用了日本极右翼漫画家小林善纪在《战争论》中的一段叫嚣:“事实是:大东亚战争是一首史诗,表达了我们日本精神所有内涵。我们早期胜利的奇迹,我们可怕而心酸的撤退,这是日本的战争!我们单独和西方作战;我们有义务战斗;当战争结束的时候,世界的地图改变了——帝国主义的时代结束了。我可以傲慢一点吗?重评这场战争的日子总会到来的,那时人们会发现事实的真相:这是人类最美丽、最高贵的战争。让我们向那些英勇的英雄们表示感谢,为了我们,他们超越了自己。”这样的历史观在日本虽然还不是主流,但是它已经开始悄悄地蔓延开来。小林试图“重评”日本所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然而他刻意回避的事实之一是:这场所谓“人类最美丽、最高贵”的战争,却带来了无数无辜女性一生的毁灭。
   从昔日的日本老兵到今天的小林之流,他们一直都在充当加害者的角色,并强词夺理地将加害者涂抹成“施恩者”。然而,加害者又不仅仅是他们。作为历史的发掘者,班忠义一次次地挖开坚冰,发现了一幅幅惨不忍睹的真相。在我看来,这本调查报告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不是单向度地对日本一方的谴责,同时还直面我们自己民族文化、民族心理中的最为阴暗的、令人揪心的部分。自我反省并不意味着减弱日本一方的罪恶,相反自我反省会让我们的谴责变得更有力量。班忠义在书中对比了中韩两国对待各自的战争性暴力受害者的不同方式:在韩国,政府和民间社会都关怀和同情战争中的性暴力受害者,为她们修建居所,为她们提供生活费用和医疗服务。韩国社会普遍认为,这些受害者是民族苦难的承担者,她们与那些在战场上抵御日寇的战士一样,是民族的英雄,人民理应给予她们尊重而非歧视。然而,在中国,尤其是在传统文化积淀最深的北方省份,那些当年的性暴力受害者们却一直生活在伤害和侮辱之中。班忠义发现了这样一种可悲又可怕的事实:“当地人认为,女人要是被那么多的男人‘欺负’,就像一块洁白的布匹被搓成了抹布,谁也不愿接近,谁也不愿提起她了。”其中最让我震惊的一个场景是:当班忠义来到 “盖山西”所生活的那个山村的时候,当地人刚刚得知他的来意,便激动和喧嚣起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