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 台湾的选择 ]
余杰文集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莫把大学当监狱
·中共腐败官僚的“信仰”
·林昭与弓琳——两个北大女生的对照
·“万人杰文化新闻奖”答谢辞
·丁子霖女士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余杰代拟)
·就法国政府致力于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致法国人民的公开信
·蒋彦永医生,中国的良知从你开始复苏
·十年改革,一夜屠城
·“船坚炮利”不会“强国富民”
·北大的沉沦与右派的风骨
·不一样的葬礼,不一样的时代
·中共有过“不独裁”的时代吗?
·沦为受虐狂的中国作家:著书都为颂毛魔
·向西藏忏悔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浮出水面
·“太空秀”能够秀到几时?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中共是“唯物党”还是“谶纬党”?
·朱镕基:清官神话的终结
·世界人权日这天,特务掐断了我的电话
·让我们记住那些参与罪恶的人
·永不“引咎辞职”的中共官僚
·新版的“窃国者侯,窃钩者诛”
·官逼民死
·邓小平的“亲民秀”
·邓朴方的获奖与联合国的堕落
·写给为李思怡而绝食的朋友们
·揭开“文革”的红盖头
·为了自由,我们愿意献身:在民主基金会的演讲
·没有理由乐观的“后江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的选择

   喧嚣一时的台湾立法委员和县市长选举落下了帷幕,民进党的大胜和国民党的惨败是此次选举最突出的特征。反观彼岸,中共的对台工作由于陷于僵化思维和教条主义,失去了对台湾民情和民意的基本把握。所以,选举结果公布之后,大陆官方和御用学者们都陷入了尴尬与失语之中。他们只能发些不咸不淡的评论,这些评论不仅无助于两岸僵局的解决,反而会加剧两岸的隔膜和对立。

   我本人早已料到了国民党的下场。在总统选举中败落之后,国民党一年多来所进行的改革,在我看来是拖泥带水、三心二意的。国民的推出连战这样一个要施政能力没有施政能力、要个人魅力没有个人魅力、要年龄优势没有年龄优势的政客来当党主席,希望由此推动国民党的新生,岂不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我在电视中看到过连战的讲话,既没有激情也没有内容,平庸乏味之极。如果从大陆的高层领导中选一个连战的"双胞胎"的话,显然就是李鹏。李鹏是大陆高层领导中最保守、最愚昧的一个,民间关于他的笑话也最多。大陆的老百姓一看到李鹏在电视上出现,都有深受侮辱、"痛不欲生"之感。连战虽然没有李鹏那样明显的"弱智"言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他们都无法让老百姓尊重和喜爱。在极权主义社会,一个无能的领袖可以以靠威权和惯性来维持自己的地位。所以,像李鹏这样智力在平均水平以下的人,也能担任总理和人大委员长长达十余年之久。而在民主社会,选举是产生领袖的唯一手段。因此,领袖的能力、魅力、学识和人品,是其在选战中成败的关键。当时我就判断,国民党以连战为党主席,无疑是自找死路,必然遭到民众唾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亲民党有重大斩获,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党主席宋楚瑜在民众心目中拥有较高的信任度。因此,我有这样的假设:如果当初国民党能够"洗心革面"、对腐烂的肢体动一次"大手术",推出像马英九这样的年轻、智慧、廉政、干练的政治新星担任党主席,也许还能挽回颓势,不至于兵败麦城。

   我为台湾民众拥有了选择的自由和选举的权利而高兴。当然,今天台湾的选举还存在着许多问题,黑金和暴力尤其突出。但是,我认为,这是社会转型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倘若再经过一二十年的民主实践,无论参选的政党和政客,还是普通的、参与投票的公民,民主和宪政意识都会逐步提升,选战也会像美国那样正规和严谨。选举期间,许多平时在大陆经商的台湾商人纷纷回台湾投票,他们非常珍惜自己手中的选票,不惜为此耗费昂贵的路费和宝贵的时间。这就公民意识的觉醒。我相信,只要有这样的公民,台湾就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在我看来,就两岸关系而言,"统"与"独"都不是"最高"问题,"最高"问题是保障和捍卫每一个公民的尊严、自由、富裕和幸福。如果以损伤后者为代价,无论是走向"统"还是走向"独"都将得不偿失。

   作为一名大陆的自由知识分子,我尊重台湾民众的选择;同时,我也期望大陆的民众早日拥有这种选择的自由。而且,我企盼在未来的岁月里,两岸能够以松散的联邦或者邦联的方式共创一个美好的明天。

   12/11/200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