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余杰最新简历、作品目录及评论]
余杰文集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下)
·律师也要讲政治
·集权专制没有真正的智囊
·没有自尊,何来贵族?——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这是一个盗贼统治的国家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
·黑帮老大过生日
·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 ——关于《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的争论
·问鼎奥斯卡奖的《建国大业》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大国沉沦:写给中国的备忘录》导读
·感谢开胸验肺的伟大祖国
·金大中的国葬与刘晓波的入狱
·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不要忘了缅甸,不要忘了昂山素姬
·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与中国社会的民主化
·胡锦涛是毛岸青的兄弟
·齐奥塞斯库的幽灵在中国徘徊
·为中国当代艺术注入神圣性
·将独裁者毛泽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张戎夫妇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为什么重要?
·毒奶粉的黑手成为第六代接班人
·去“党国”的神圣化是中国实现宪政的第一步
·中国的柏林墙要立到几时呢?
·有时,我们要下到井里看看繁星——从“面包时代”的七七宪章到“蜗居时代”的零八宪章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且看北大僵尸教授如何批判零八宪章
·每个受害者都站起来揭露中国的古拉格
·陈云林为何“绝对尊重”台湾民众的不同意见?
·钞票当钥匙,鞋带当白绫
·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呼吁全球华人基督徒都来关心刘晓波案件
·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这大光照亮黑暗中的百姓——神州传播机构总编导远志明访谈(下)
·从“以人为本”到“以神为本”
·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教宗若望•保罗二世与苏东剧变
·西藏就是潘多拉,王力雄就是杰克,唯色就是纳特莉
·她陪整个民族受难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本雅明:没有美,便没有善
·谁动了中国人的奶酪?——从《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中国站起来》之“三部曲”看中国的法西斯思潮
·引导大学师生追求有信仰的人生——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校牧伍渭文牧师访谈
·专制制度下的官僚还是平庸点好
·图图离中国有多远?----从《图图传》看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前景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以真理建立教会和影响社会——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访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刘晓波早已走出了谏言路——就《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一文与曹长青商榷
·谎言说第二遍就成了真理?----冷看温家宝与网民在线交流
·陶兴瑶与阿米尔,谁更有尊严?
·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羞辱妓女能够让这个国家获得尊严吗?
·“大国崛起”的迷梦几时方休?
·让每一个流氓警察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世博会与老鼠药
·那红色是鲜血的红色 ——读周德高《我与中共和柬共》
·温家宝神话是怎样造出来的?
·“黄金时代的故事”继续在中国上演
·中共是个隐蔽的塔利班
·卡钦斯基:从波兰“第四共和国”到“新欧洲”
·作为“上帝之城”的美国——读本内特《美国通史》
·官员妙语一箩筐
·SB会在北京开吗?
·从蜗居中走出来的总理就能让人民免于蜗居吗?
·温家宝该为北大的堕落负责吗?
·县委书记是个高危职业吗?
·温家宝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耀邦对待魏京生与温家宝对待刘晓波之差别
·温家宝为何对惩治腐败束手无策?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温家宝为什么认为中国的国情很特殊?
·难道只有第一把手才有资格改革吗?——从叶利钦终结苏联看温家宝的不作为
·那个杀人的日子与我有关
·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你们的结局会比昂纳克更好吗?——读弗雷德里克.泰勒《柏林墙》
·温家宝“三顾”北大应当见什么人?
·《钦差大臣》的故事在中国上演
·宦官已绝,文妖不绝
·伪善是温家宝与季羡林最大的共通之处
·黄鼠狼给鸡扫墓
·屠童案背后的深层原因
·从毛泽东的木乃伊到胡温的御笔
·温家宝打造的“服务型政府”
·中朝边境的六四枪声
·中朝边境的六四枪声
·上朝文网无穷密,鲁国春秋一字删——我被第二次传唤的经过
·取消国保是中国长治久安的第一步——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反党不是叛国——从陈独秀案与刘晓波案看威权与极权制度之差异
·他们为何如流星掠过黑暗的夜空?——读《光与盐:探索近代中国改革的十位历史名人》
·刘晓波将像曼德拉一样观看世界杯
·既然缅怀杜重远,便当释放刘晓波——寄语叶公好龙的温家宝
·中国的信仰复兴、社会重建与制度转型——“以神为本”丛书总序
·奥巴马的姑姑与温家宝的家人为何命运迥异?
·神州处处皆酷刑
·一切祸患的根源都在中央政府——如何破解温家宝所说的宏观调控的“两难”局面?
·“大国”崛起,“寡民”沉沦——评央视《大国崛起》专题片及丛书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战胜恐惧的“萨米亚特”式写作——兼论我为何批评温家宝
·温家宝恢复了爷爷的私立学校,却恢复不了民国教育的自由精神
·这个少将不是人,天蓬元帅下凡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最新简历、作品目录及评论

   作者简历
   余杰,一九七三年十月生于四川成都。十三岁开始尝试写作,中学时代发表文学作品十余万字并多次获奖。一九九二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二零零零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在北大求学期间,创作近两百万字的文化评论和思想随笔。一九九八年,部分作品结集为《火与冰》出版,以对北大现状和中国社会、文化、教育等领域的尖锐批判,在读者和学界引起巨大反响,短短两年间印行上百万册,被视为九十年代以来知识分子批评立场回归的标志之一。
   作为一名独立作家,一直致力于文化和时政批评的写作,是近年来若干文化论战的重要参与者,是中国大陆最关注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作家之一。同时,还从事小说、游记、诗歌、报告文学和电视记录片等跨文体写作,并继续近现代文学史和思想史方面的学术研究工作。迄今为止,已经出版作品十余部、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近年来,写作的主题主要集中于近代思想史及文学史、基督信仰与文化使命、中国教育制度的变革、美国的宪政制度、俄罗斯的文学传统以及中日关系等方面。
   处女作《火与冰》被席殊读书俱乐部评为一九九八年“十大好书”(文学类)之一;评论《为自由而战》获《亚洲周刊》(英文版)“二零零零年度最尖锐评论奖”;二零零二年获纽约万人杰基金会之“万人杰文化新闻奖”;二零零三年入选美国国务院“国际访问者计划”;二零零四年为法国外交部访问学者;长篇小说《香草山》获香港汤清基督教文艺奖基金会之“二零零六年年度文艺奖”。曾受邀为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访问学者,先后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芝加哥大学、哈佛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国巴黎大学、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澳洲悉尼科技大学、莫纳什大学、德国海德堡大学、法兰克福大学等大学讲学。
   作品年表

   
   1998年
   《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
   《铁屋中的呐喊》,中华工商联出版社
   1999年
   《火与冰》(香港版),天地图书公司
   《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文明的创痛》(自选集),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0年
   《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2001年
   《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老鼠爱大米》,香港明报出版公司
   《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香港新丝路出版社
   2002年
   《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火与冰》(修订本),北岳文艺出版社
   2003年
   《拒绝谎言》,香港开放出版社
   《铁磨铁》,上海三联书店
   2004年
   《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铁与犁:百年中日关系沉思录》,长江文艺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当代世界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2005年
   《百年中日关系沉思录》,香港三联书店(《铁与犁》之相对完整版)
   《日本,一个暧昧的国度》,香港三联书店(《暧昧的邻居》之相对完整版)
   《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2006年
   《香草山》(修订本),珠海出版社
   《沉默的告白》(散文自选集),珠海出版社
   2007年
   《致帝国的悼词》,香港田园书局
   2008年
   《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香港晨钟书局
   《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香港晨钟书局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美国劳改基金会
   2009年
   《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台湾联经出版公司)
   《从柏林围墙到天安门——从德国看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台湾允晨文化)
   《胡温之困——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何停滞?》(即将出版)
   《生命书——圣经中的大智慧》(即将出版)
   2010年
   《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
   《台湾不是殖民地》
   《香港沉没》
   《卑贱的中国人》
   
   
   
   有关余杰的评论
   
   你们是勇敢的人,是我的朋友,我很荣幸在这里会见你们。我非常愿意倾听你们的声音,你们的信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你们所从事的事业正在推动中国走向民主和自由。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一日,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会见余杰、王怡、李柏光等三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基督徒和独立知识分子时的欢迎词
   
   当今中国,余杰是最敢于仗义执言的独立作家之一。三十岁出头的余杰,早就开始了对中共权威的挑战。一九九八年,还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的他,批评中共在一九八九年用坦克和机枪扑灭了激励无数青年的民主火种。余杰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创始人之一,他以这种“摸老虎屁股”的勇气,在这群作家里独领风骚。余杰还是一位基督徒,他支持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希望中国有一位像达赖喇嘛那样的精神领袖。
   ——梅兆赞(Jonathan Mirsky)在《国际先驱论坛报》上所发表的评论 《泰晤士报》资深记者,八九年因采访天安门事件而获颁英国年度最佳新闻从业人员奖
   
    余杰是具有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特质的中国青年作家。他虽然只有笔杆武器及学生、毕业生、年纪相仿的读者队伍,却代表着中国青年的心声。他用作品呼吁:任何人在中国都应当不必冒风险地畅所欲言。与“战士”魏京生及“指挥官”吾尔开希不同的是,余杰更具反思能力:他以中国灵魂为诉求,中国即是其创作素材。他请大家多读二十世纪浪漫作品,好将作者及人物的人道主义及个性特征作一联结。读者通过对比,将可推论出遭中共禁锢的社会是多么粗暴,而这个社会极力否定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及其内在的真实世界。
   ——索尔孟(Guy Sorman)《谎言帝国》 法国具有领袖地位的自由知识分子,预言社会主义之崩溃与全球化之发展的先锋
   
   余杰是一位真“以色列人”。他勇敢地为主作见证﹐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陈佐人《神学无疆界,爱心无惧怕》 神学家,美国归正神学院院长
   
   余杰在北京大学文学系读书时,便开始其文学创作和批评活动,被称为“北大才子”。在众多中国作家酣畅于经济的高速增长,忘却人权问题、弱势权益的今日,余杰的作品以充满正义感的社会批判,令人耳目一新。因此,余杰正在忍耐他尊敬的鲁迅也未曾体验过的严酷的打压。
   ——藤井省三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著名汉学家
   
   余杰是今天中国最著名的人权活动的倡导者之一,他期盼中国能够出现一个马丁•路德•金式的人物,以信仰和道德的感召力,以非暴力的方式来实现自由的梦想。余杰是政府肋旁的一根刺,他在一九九八年出版了《冰与火》一书,发行超过一百多万册,这本书尖锐地批评了政府的腐败。余杰认为,中国的基督徒需要学习做一个好公民,积极捍卫宗教信仰自由及其他的人权。自由从来都不是政府赏赐给民众的,而是民众自己努力争取而来的。
   ——美国《今日基督教》杂志的长篇报道《中国新一代基督徒中的人权活动人士》
   
   余杰以犀利的言论频频轰炸沉闷的知识界,显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前期出现自由知识分子断层之后,“八九”之后的一代学人开始展示实力、锐气和清醒,也使我们看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希望。
   ——王丹 天安门民主运动学生领袖,哈佛大学博士候选人
   
   余杰是年轻一代知识分子在公众中最负盛名的一个,同时也是坚持说真话、并在批判极权制度上走得最远的一个。在国内,余杰作为一个锋芒毕露的文学思想者的形象被放大。在海外,余杰却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让肉食者寝食不安的政论家。尽管余杰作为政论家的意义,在国内的媒体甚至网络上受到遮蔽和忽略,他的公共形象也因此出现断裂。但余杰的存在,也给每一个大陆的公共知识分子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名气拿来做什么?
   ——著名宪政学者王怡《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
   
    余杰先生是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的良心,健笔伸正义,谠论震群丑。他正义的言论,尖锐的文章,驰誉海内外。大作经常在香港、台湾及国外的华文报章杂志上出现,备受海外爱国爱乡华人同胞推崇。
   ——纽约“万人杰文化新闻奖”基金会二零零三年致余杰的颁奖词
   
    放眼“六四”记忆渐行渐远的神州内外,余杰不愧是天安门惨案播下的火种中,卓然升起的一颗最明亮的星。今天,在毛时代之后近三十年,中国经济开放已经为结束千年“帝制”奠定了空前有利的物质基础,在这历史性变革的前夜,像余杰这样怀有赤子之心、自强不息、勇于跳出旧巢并自食其力的一代新人,带给我们许多想像的空间。
   ——金钟《历史性变革前夜的一代新人》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
   
   当代三位名驰两岸以至海外华区的余姓才人,余光中教授于人权法治较佳的港台数十年,不会有足够表现“大勇”的机会。余秋雨暴得大名,刚愎傲满,错过了许多“胜者强”,表现大勇的机会。惟有最年轻的余杰,英锐刚正,斥奸邪,骂暴君,不只表现对国族文化最真挚深沉的大爱,更从基督教的终极关怀与超越价值中,取得精神资源,表现了“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的大勇。
   ——陈耀南《勇哉余杰》 香港大学中文系教授
   
   余杰以鲜明的思想与锐利的文风令人瞩目。他文章中的批判精神与对自由个性的向往具有很强的感染力,许多热血青年视他为心中偶像,许多中年才俊视他为同道,许多执着的老年人视他为忘年交。在一个早已过分“成熟”的社会里,存在着余杰这样“不成熟”的声音,难道不是大幸事吗?读余杰之文,常常令人想起安徒生笔下那个“不成熟”的孩子,在许多“成熟”的大人用语典雅、不失风度地讨论皇帝的“新衣”如何美妙之时,不成熟的孩子却幼稚地叫道:“他什么也没有穿!”
   ——秦晖 清华大学教授
   
   

此文于2009年08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