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
余杰文集
·新官场现行记
·中国人还没有走出义和团的阴影
·谁毁灭了我们的家园?
·两朵金花耀中华
·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连运钞车一起贪污的贪官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世界公园变动物庄园?
·你从古拉格归来——致索尔仁尼琴
·人之子——再致索尔仁尼琴
·致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公开信
·写在奥运边上
·献媚中共的西方左派政客终将自食其果
·百姓为何痛恨警察?
·鲁迅和他的敌人仍然活在今天——论鲁迅思想的精华与软肋
·生态危机源于信仰危机
·李鹏连说谎的自由都没有了
·警匪联袂的江湖
·历史大视野中布什总统的是非功过
·谁在用谎言折腾我们?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鲁迅与当代文坛
·七十年代人,仅仅是同龄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岁月的温情与锋芒——序吴藕汀《药窗诗话》
·我们需要拥抱吗?
·夏瑜的自觉
·我们如何宽恕日本?——兼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以及我们如何纪念抗战
·黑暗深处的光——读班忠义《“盖山西”和她的姐妹——山西日军性暴力十年调查》
·以民间文化交流解中日之结——中国作家余杰与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的对话
·你们眼看何为善,何为正----在赎愆祭的观念下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菩萨能够保佑贪官吗?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下)
·律师也要讲政治
·集权专制没有真正的智囊
·没有自尊,何来贵族?——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这是一个盗贼统治的国家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
·黑帮老大过生日
·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 ——关于《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的争论
·问鼎奥斯卡奖的《建国大业》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大国沉沦:写给中国的备忘录》导读
·感谢开胸验肺的伟大祖国
·金大中的国葬与刘晓波的入狱
·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不要忘了缅甸,不要忘了昂山素姬
·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与中国社会的民主化
·胡锦涛是毛岸青的兄弟
·齐奥塞斯库的幽灵在中国徘徊
·为中国当代艺术注入神圣性
·将独裁者毛泽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张戎夫妇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为什么重要?
·毒奶粉的黑手成为第六代接班人
·去“党国”的神圣化是中国实现宪政的第一步
·中国的柏林墙要立到几时呢?
·有时,我们要下到井里看看繁星——从“面包时代”的七七宪章到“蜗居时代”的零八宪章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且看北大僵尸教授如何批判零八宪章
·每个受害者都站起来揭露中国的古拉格
·陈云林为何“绝对尊重”台湾民众的不同意见?
·钞票当钥匙,鞋带当白绫
·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呼吁全球华人基督徒都来关心刘晓波案件
·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这大光照亮黑暗中的百姓——神州传播机构总编导远志明访谈(下)
·从“以人为本”到“以神为本”
·为什么我们要捍卫良心的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教宗若望•保罗二世与苏东剧变
·西藏就是潘多拉,王力雄就是杰克,唯色就是纳特莉
·她陪整个民族受难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本雅明:没有美,便没有善
·谁动了中国人的奶酪?——从《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中国站起来》之“三部曲”看中国的法西斯思潮
·引导大学师生追求有信仰的人生——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校牧伍渭文牧师访谈
·专制制度下的官僚还是平庸点好
·图图离中国有多远?----从《图图传》看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前景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以真理建立教会和影响社会——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主任牧师洪予健访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刘晓波早已走出了谏言路——就《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一文与曹长青商榷
·谎言说第二遍就成了真理?----冷看温家宝与网民在线交流
·陶兴瑶与阿米尔,谁更有尊严?
·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羞辱妓女能够让这个国家获得尊严吗?
·“大国崛起”的迷梦几时方休?
·让每一个流氓警察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世博会与老鼠药
·那红色是鲜血的红色 ——读周德高《我与中共和柬共》
·温家宝神话是怎样造出来的?
·“黄金时代的故事”继续在中国上演
·中共是个隐蔽的塔利班
·卡钦斯基:从波兰“第四共和国”到“新欧洲”
·作为“上帝之城”的美国——读本内特《美国通史》
·官员妙语一箩筐
·SB会在北京开吗?
·从蜗居中走出来的总理就能让人民免于蜗居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日前,据《中国时报》报道,著名歌手罗大佑在台湾清华大学礼堂举行演唱会,当演唱会接近尾声的时候,罗突然作出一个惊人之举:他把自己的美国护照当众撕掉,宣布放弃美国国籍。罗大佑说:“老美习惯当老大,台湾一直被美国牵着走,现在美国要求台湾派兵去伊拉克打仗,我实在看不下去,所以下周我会去AIT撤销我的美国身份。”罗大佑的这一举动引起台下听众的一阵惊讶声。罗大佑还表示,台湾大选之后,台湾的政治处境更加危险,台湾简直就是美国老大心态下的牺牲者,“这整件事情都是美国总统布什搞出来的,两岸现在已经对立,我们只要求和平。”

   对于罗大佑先生的这一“行为艺术”,我只能深表遗憾。罗大佑在一九九二年拥有美国国籍的时候,一定在美国国旗下宣过誓,誓言自己效忠美国。这一决定是罗大佑自觉自愿选择的,不会有人逼着他加入美国国籍并宣誓。今天,罗大佑毅然背叛自己十二年前的誓词,成为美国的“叛徒”,这同样是他自己的选择。我相信,一个民主的国家是“可进可退”的,美国政府不会惩罚这样的“叛徒”,也不会像中共那样动用宣传机器组织铺天盖地的文章来辱骂之、甚至使之“臭名昭著”(如同当年对小山智丽那样)。也许正是看中了美国的这一“软肋”,罗大英雄才敢于如此“大胆”地实施其“反美义举”。

   除了被撕毁的美国护照之外,罗大佑还拥有台湾护照和香港永久居留身份。我不知道他是否会继续撕毁这两种身份证,转而申请大陆的身份证。以罗大佑的聪明,他不会不明白台湾问题的根本症结在于:大陆的中共政权对台湾人民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的漠视和轻蔑。基于自己的独裁性质,中共政权从来不承认台湾实际存在和民主成就,并以武力威胁来恐吓台湾人民。看看大陆的类似于“强国论坛”之内的网站,对台湾喊打喊杀、乃至“血洗台湾”的声音浩如烟海。尊敬的罗大佑先生为什么不敢对这些疯狂的声音“说不”呢?原因很简单:他深知自己市场在大陆,他在大陆可以策划几十场万人演唱,会有财源滚滚来。这位昔日以叛逆风格走红的校园歌手,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聪明绝顶的、“屁股决定脑袋”的商人。

   罗大佑的“反美秀”让我感到莫名惊诧。美国在台海对峙中倾向于保护台湾,固然有其国家利益以及维持亚太地区战略稳定的考量,但更重要的乃是出于道义和民主价值的宗旨——当年美洲十三个殖民地与母国大英帝国的关系,与今日台湾同大陆的关系十分相似。作为以推广民主制度为己任的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不会放任一个大的独裁政权消灭一个小的民主政权。可以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没有美国的呵护,根本不可能有台湾的安全与民主成就。当年如果不是慑于美国第七舰队的威力,毛泽东早已实现了他那“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梦想。那么,在毛泽东的帝国格局中,台湾连“特别行政区”的待遇也无法享有。那样的话,也许罗大佑先生仅仅因为歌唱几句“靡靡之音”,早就被送进了中共的集中营。今天罗先生对美国的态度,让我想起了“农夫和蛇”的故事。仇恨自己的恩人,谄媚自己的敌人,这不是什么崇高的品质。

   罗大佑撕毁美国护照的丑陋的表演,使我想起了最近张惠妹在大陆的遭遇:六月十二日,张惠妹应邀在大陆杭州为“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活动上表演,作压轴嘉宾,却未能出席登场,主办单位不给任何理由。香港《太阳报》十三日报导说,四年前张惠妹因在陈水扁的总统就职典礼上领唱中华民国国歌,遭到大陆封杀,一年之后才解冻,粗估她在被封杀期间的损失达数千万元,人气亦受打击。她今年初代言康师傅的“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活动,台湾大选后的局势引发大陆网友反弹,将她列入“深绿艺人”名单。张惠妹十一日晚抵杭州,十二日下午才确定取消张惠妹演出部分。有消息透露,此决定乃是由中共浙江省省委书记亲自作出的。无独有偶,歌手蔡依林十二日传出五月十八日到浙江一所大学举行校园歌友会,也被浙江当局封杀。

   与之相反,罗大佑在大陆却风头出尽。每一次举办演唱会,大陆的主流媒体均作重点报道,其待遇直追宋祖英之类的主旋律歌手。但是,罗大佑清楚地知道张惠妹、蔡依林的命运随时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他当然不会说一句中共当局不喜欢的话。罗大佑二十年前的歌迷们,今天已经晋升为大陆的“中产阶级”了,这些人有钱买一张上千元的门票去听昔日偶像的音乐会。而罗大佑也安于享受这昨天的荣光。对于美国出兵伊拉克,罗先生说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但是对于一个用坦克和机枪镇压请愿学生的政权、一个让艾滋病病毒肆意泛滥的政权、一个听任无数奴隶劳工在矿难中丧生的政权,他却不会“看不下去”。与侠骨丹心、为死难学生举办义演的梅艳芳相比,罗大佑只能让我齿冷。当年那个单纯可爱的罗大佑已经死了。今天的这个奸商,既不会对天安门母亲表示同情,也不会关心大陆饱受蹂躏的工农大众的命运。他已经沦为一个大陆点缀歌舞升平的表象的小丑。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为中国作家,现为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访问学者

   (6/14/2004 1:25:11 PM)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