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
余杰文集
·在哪个岔道走错了?----《从柏林墙到天安门》自序
·触摸受难者的体温——访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迟到的忏悔还是忏悔吗?——君特•格拉斯为何隐瞒党卫军的履历?
·在死亡之地重建爱与和平——访柏林墙遗址及和解教堂
·邪恶也是一种美——里芬斯塔尔及其纪录片《奥林匹亚》
·在上帝与凯撒之间——从德国教会历史看政教关系
·从焚书到焚人——“焚书纪念处”侧记
·祈祷和烛光的力量
·白玫瑰永远绽放
·言论自由是信仰自由的开端——从马丁.路德故居到古登堡印刷博物馆
·记忆不仅仅是记忆——柏林“欧洲被屠杀犹太人纪念碑”侧记
·为奴隶的母亲——访柏林珂勒惠支纪念馆
·让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下)
*
*
25、《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何停滞?》(即将出版)
·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谁让母亲成为妓女?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人民意愿轻如鸿毛
·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黑心矿主与黑心政府
·航空母舰与国家形象
·邓小平与美少女
·独裁国家无友谊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日前,据《中国时报》报道,著名歌手罗大佑在台湾清华大学礼堂举行演唱会,当演唱会接近尾声的时候,罗突然作出一个惊人之举:他把自己的美国护照当众撕掉,宣布放弃美国国籍。罗大佑说:“老美习惯当老大,台湾一直被美国牵着走,现在美国要求台湾派兵去伊拉克打仗,我实在看不下去,所以下周我会去AIT撤销我的美国身份。”罗大佑的这一举动引起台下听众的一阵惊讶声。罗大佑还表示,台湾大选之后,台湾的政治处境更加危险,台湾简直就是美国老大心态下的牺牲者,“这整件事情都是美国总统布什搞出来的,两岸现在已经对立,我们只要求和平。”

   对于罗大佑先生的这一“行为艺术”,我只能深表遗憾。罗大佑在一九九二年拥有美国国籍的时候,一定在美国国旗下宣过誓,誓言自己效忠美国。这一决定是罗大佑自觉自愿选择的,不会有人逼着他加入美国国籍并宣誓。今天,罗大佑毅然背叛自己十二年前的誓词,成为美国的“叛徒”,这同样是他自己的选择。我相信,一个民主的国家是“可进可退”的,美国政府不会惩罚这样的“叛徒”,也不会像中共那样动用宣传机器组织铺天盖地的文章来辱骂之、甚至使之“臭名昭著”(如同当年对小山智丽那样)。也许正是看中了美国的这一“软肋”,罗大英雄才敢于如此“大胆”地实施其“反美义举”。

   除了被撕毁的美国护照之外,罗大佑还拥有台湾护照和香港永久居留身份。我不知道他是否会继续撕毁这两种身份证,转而申请大陆的身份证。以罗大佑的聪明,他不会不明白台湾问题的根本症结在于:大陆的中共政权对台湾人民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的漠视和轻蔑。基于自己的独裁性质,中共政权从来不承认台湾实际存在和民主成就,并以武力威胁来恐吓台湾人民。看看大陆的类似于“强国论坛”之内的网站,对台湾喊打喊杀、乃至“血洗台湾”的声音浩如烟海。尊敬的罗大佑先生为什么不敢对这些疯狂的声音“说不”呢?原因很简单:他深知自己市场在大陆,他在大陆可以策划几十场万人演唱,会有财源滚滚来。这位昔日以叛逆风格走红的校园歌手,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聪明绝顶的、“屁股决定脑袋”的商人。

   罗大佑的“反美秀”让我感到莫名惊诧。美国在台海对峙中倾向于保护台湾,固然有其国家利益以及维持亚太地区战略稳定的考量,但更重要的乃是出于道义和民主价值的宗旨——当年美洲十三个殖民地与母国大英帝国的关系,与今日台湾同大陆的关系十分相似。作为以推广民主制度为己任的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不会放任一个大的独裁政权消灭一个小的民主政权。可以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没有美国的呵护,根本不可能有台湾的安全与民主成就。当年如果不是慑于美国第七舰队的威力,毛泽东早已实现了他那“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梦想。那么,在毛泽东的帝国格局中,台湾连“特别行政区”的待遇也无法享有。那样的话,也许罗大佑先生仅仅因为歌唱几句“靡靡之音”,早就被送进了中共的集中营。今天罗先生对美国的态度,让我想起了“农夫和蛇”的故事。仇恨自己的恩人,谄媚自己的敌人,这不是什么崇高的品质。

   罗大佑撕毁美国护照的丑陋的表演,使我想起了最近张惠妹在大陆的遭遇:六月十二日,张惠妹应邀在大陆杭州为“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活动上表演,作压轴嘉宾,却未能出席登场,主办单位不给任何理由。香港《太阳报》十三日报导说,四年前张惠妹因在陈水扁的总统就职典礼上领唱中华民国国歌,遭到大陆封杀,一年之后才解冻,粗估她在被封杀期间的损失达数千万元,人气亦受打击。她今年初代言康师傅的“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活动,台湾大选后的局势引发大陆网友反弹,将她列入“深绿艺人”名单。张惠妹十一日晚抵杭州,十二日下午才确定取消张惠妹演出部分。有消息透露,此决定乃是由中共浙江省省委书记亲自作出的。无独有偶,歌手蔡依林十二日传出五月十八日到浙江一所大学举行校园歌友会,也被浙江当局封杀。

   与之相反,罗大佑在大陆却风头出尽。每一次举办演唱会,大陆的主流媒体均作重点报道,其待遇直追宋祖英之类的主旋律歌手。但是,罗大佑清楚地知道张惠妹、蔡依林的命运随时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他当然不会说一句中共当局不喜欢的话。罗大佑二十年前的歌迷们,今天已经晋升为大陆的“中产阶级”了,这些人有钱买一张上千元的门票去听昔日偶像的音乐会。而罗大佑也安于享受这昨天的荣光。对于美国出兵伊拉克,罗先生说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但是对于一个用坦克和机枪镇压请愿学生的政权、一个让艾滋病病毒肆意泛滥的政权、一个听任无数奴隶劳工在矿难中丧生的政权,他却不会“看不下去”。与侠骨丹心、为死难学生举办义演的梅艳芳相比,罗大佑只能让我齿冷。当年那个单纯可爱的罗大佑已经死了。今天的这个奸商,既不会对天安门母亲表示同情,也不会关心大陆饱受蹂躏的工农大众的命运。他已经沦为一个大陆点缀歌舞升平的表象的小丑。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为中国作家,现为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访问学者

   (6/14/2004 1:25:11 PM)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