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余杰文集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美国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我们为什么幸灾乐祸?大部分的中国民众现出了漠不关心和幸灾乐祸两种心态,有些人这两种心态还相互交织在一起。那些幸灾乐祸的中国人心理状态的成因是我们的历史和文化传统就是"专制"与"暴力"。几千年来,我们从来没有享受过一天的民主,我们也并非"热爱和平"的民族。我们就像一堆蛆虫一样,挤占一个狭小的茅坑里。

   晚近以来,中国的历史进程风云突变。然而,戊戌变法、辛亥共和、抗战胜利……好几次走向文明社会的契机都被我们错过了。于是,中国人有了一个更加肮脏、更加丑恶、更加血腥的茅坑,并在这个茅坑中更加残忍、更加暴虐、更加不自知地撕咬着。

   我们成了一群幸灾乐祸的蛆虫。因为自己生活得太悲惨了,当观察到更为悲惨的事件发生在旁人身上的时候,便会情不自禁地开怀大笑。"看客"是鲁迅注意到的中国人最显著的国民性之一。这一次,唯一的不同就是:原来那群流着唾液拥挤在街头观察乞丐的没有多少文化的人,摇身一变成了另一群争先恐后地在网络上发泄怨恨的"有文化的人"。"幸福"就是悠然地旁观别人的遭殃--这就是大部分中国人对"幸福"这个词语的全部理解!尽管别人的苦难并没有给这些人带来什么实际的好处,但这已足以让他们喜出望外了。

   我们成了一群铁石心肠的蛆虫。我们对身边消逝的生命熟视无睹--我们都是"文革"的儿子,尽管许多比我更加年轻的人是在"文革"之后出生的。在这个国度里,生命不是"自主"和"自足"的,生命只有在从属于某种意识形态、某种党派、某种族群的时候,才有其意义和价值。正是这种思路导致了我们的铁石心肠。

   我发现关于这次袭击事件,网络上的言论比现实生活中的言论还要邪恶。而且,在网络上发言的大多数都是受过高等教育、掌握最先进的资讯方式的年轻一代。这一现象这尤其让我感到悲哀。

   长期以来,网络上的言论一直充满着暴虐和血腥的气味。本来,网络应当给信息不畅通、新闻不自由的现实中中国带来一股清新空气,并进而建构一个平等交流、自由讨论、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文化平台。然而,以上正面的功能远远没有实现,网络却日渐凸显出毛式语言、毛式思维占主导地位的危险情势来。可见,假如我们不在心灵结构和思维方式上来一次脱胎换骨的变异,即使我们能够熟练地运用最先进的科技成果,我们依然是一群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野蛮人。

   在我们幸灾乐祸的时候,我们背离了真理。

   中国的历史是"成王败寇"的历史,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历史。几千年来,暴力在中国上升为一种信仰、一种对成功具有决定意义的因素。几乎所有的"历史的胜利者"都是暴力的服从者和实施者。尤其是到了二十世纪,暴力更是披上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的美丽外衣,侵入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我们的日常生活完全地"暴力化"了。

   在半个多世纪以前,鲁迅就天才地发现了,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其实是"吃人"的历史和文化。所有的文化典籍和现实生活都可以被置换成"吃人"这两个字。既然都是"吃人者",那么对大洋彼岸发生的恐怖事件表示一点幸灾乐祸又算得了什么呢?甘地的"非暴力"精神对中国太陌生了,与中国文化几乎是格格不入的。但是,要想重建我们当下的生活,重建我们对爱、对真、对善、对美、对人性本身的信心,我们必须吸取甘地给我们留下的这一丁点"镭"。我想,通过这一次的"事件",如果有更多地朋友和同胞能够意识到改造我们当下的生活状态的重要性、能够对真理焕发出追求的热情、能够开始认识"非暴力"的价值,那么,这一次的"事件"就不再是一次"历史的无用功";那么,这一次的"事件"就有可能是我们重生的起点。

   10/11/200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