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教育杀人]
余杰文集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
·人情恨不如
·问谁同是忆花人
·又踏杨花过谢桥
·紫骝认得旧游踪
·长恨涉江遥
·从今屈指春期近
·人情似故乡
·伤心最是醉归时
·深情惟有君知
·天将离恨恼疏狂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一寸狂心未说
·一棹碧涛春水路
·正碍粉墙偷眼觑
*
*
19、《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第一卷 凄雨冷风说北大
·谁是北大最优秀的学生?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北大之殇,可谓国殇
·致没有三角地和旁听生的北大
·北大教授的书房
·北大教授与小学教师
·北大教师的“造反”与教授治校的前景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老房子
·怀念一位远去的北大学长:沈元
第二卷 高等教育的忧思
·还大学生以献血的自由
·大学之门,向谁而开?
·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
·学历的危机与诚信的缺失
·最有思想的教授最清贫
·“教授”是一种高贵的称呼
·美丽的灵魂,死于不美的时代
·大学不是制造愤青的工厂
·寻求大学的尊严,寻求经济学的尊严——与邹恒甫对话
第三卷 基础教育的困局
·爱的影子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忘记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致人于死地的教育非改不可
·解开芬兰的奇迹背后的秘密
·以“童子军”取代“仇恨教育”-
·捍卫公民的受教育权
·雷锋与盖茨:谁是真的英雄?
第四卷 知识分子哪里去了
·贺谢泳受聘厦门大学
·误人子弟的杨帆应当下课
·知识分子是“牛虻”,也是“春蚕”
·钱钟书神话的破灭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说真话
·余秋雨:文人无行,忏悔无期
*
*
20、《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香港晨钟书局)
·《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目录
第一卷 我们的罪与爱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迎接中国福音传播的第二个黄金时代——读赵天恩《中国教会史论文集》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三位基督徒在中共劳改营中的生命见证
·超越时空的网络福音——序范学德《传到中国》
·我必不至蒙羞——读《六十三年——与王明道先生窄路同行》
·我们的身体是箭靶而不是武器
·朋霍费尔对中国自由主义的更新
·我们的罪与爱──序北村《愤怒》
·“入中国”与“出中国”并行不悖
·乡村教会如何由隐匿走向开放?——给一位乡村教会领袖的一封信
第二卷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
·中国印刷和传播圣经的真相
·圣经中有“国家机密”吗?
·中国需要更多的“以诺”企业
·站起来便拥有了自由——有感于傅希秋牧师荣获“约翰•李兰德宗教自由奖”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真相是不能被消灭的——致世界报业协会“金笔奖”得主李长青
·从美国民权运动透视基督信仰与社会公义之关系
·如何捍卫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兼评中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
·坎特伯雷大主教在中国的“波坦金之旅”
·从矿难看中国人对生命的态度
·个体的救赎与民族的救赎——与王军涛的信仰通信
·“宗教局长”如何变成“谎话大王”?
第三卷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
·桃源乐土的追寻——论基督宗教伦理与当代中国精神文明的重建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论新一代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
·我们是一座桥梁——论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
·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
*
21、《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2008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
·美国民主的真相与根基——与庄礼伟商榷,兼论美国的基督教精神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希拉里回忆录的中文版是如何被肢解的?
·民主女神浴火重生——华盛顿“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亲历记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从尼泊尔毛派的末路看全球清算共产主义罪恶的浪潮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布什总统讲话的划时代意义
·人权议员布朗贝克和他的中国女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育杀人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因为期中考试成绩不理想,西宁市某中学5名女中学生吞服大量舒乐安定片后集体上山轻生,幸亏及时发现抢救生还。此事引起家长、社会的严重关注。因考试成绩不价而集体轻生,堪称新中国教育史上惊心动魄的一章。
   
   西宁市某中学初二的5名平时成绩较好的女学生,因为期中考试成绩不理想,思想包袱很重。其中的一个女学生委托朋友买了170片舒安定片,其他几名同学也纷纷效仿。一天中午,她们服下此药,最多的服了21片,最少的服了10片,然后跟部分同学说:“同学们,永别了!”到了下午上课时,老师发现5名学生不在课堂,便有同学向老师报告这5名学生中午时的异常表现。学校立即组织力量四处寻找,到了晚上7点钟,在南山坡上发现5名女学生并排躺著等死。随后,学校将学生带回教室,进行说服教育工作。家长得知消息后,立即将自己的女儿送到附近的诊所进行治疗。期间,耳闻目睹此事的群众拨打“110”报警电话,警方又将这些学生送进西宁市第一人民医院,5名学生这才脱险。
   
   报道很简单明了,但是我更关心事件之后这些少女的心理状况,以及更多的中学生们的心理状况。责怪孩子是不对的,孩子是牺牲品,是我们的不正常的教育体制的牺牲品。我之所以震惊,是因为我没有想到我们的教育竟然堕落到这样的地步──教育不仅不能启发人的心智、促进人自身的解放,反而成为杀人的工具。教育的神圣性和进步性丧失无遗,教育走向教育的反面,受教育的人成了教育的奴隶。这当然也不完全是西宁市这所学校的老师们的错误,这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我们的教育制度整体性崩溃的一个明显的信号。如果我们对这个信号再不引起充分的重视,我们的未来就岌岌可危了。因为未来掌握在现在的受教育者手里,他们的智力水平、心理素质和道德水准的高下,就直接决定在下个世纪的地球村中我们民族所处的地位。

   
   考试成绩居然比生命还要重要,这样的考试比起封建时代的科举制度来,有什么进步呢?诗人裴多芬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然而,上面的事件却让我发现,在我们的中小学里却是“若为分数故,生命不足贵”。冷冰冰的数字吞没了鲜活的生命,这是教育最大的失败。一个人的能力和一个人的素质,难道仅仅就能被分数所界定吗?“人”本身是最重要的,而分数是外在的。分数所能够说明的,也许仅仅是一个学生的无足轻重的某个方面而已。那5个自杀的女学生,因为分数的不理想,就丧失了所有的自信心和自信力,这不仅是她们自身心理素质较差,而且更重要的是外部环境的压力。一旦考试成绩下降,老师、家长和亲戚朋友邻居对学生的看法立即发生了变化。有的老师将学生分为三六九等,对分数不等的学生采取不同的态度,成绩好的学生问问题时他们循循善诱、耐心讲解,成绩不好的学生则冷淡敷衍、不闻不问。家长自认为为孩子付出了一切,孩子要用优秀的学习成绩来“报答”父母的一片苦心,如果孩子成绩不理想,分数不高,就一定是没有专心学习,就是“对不起”父母、就是不肖之子和不肖之女。这样,一个学生的价值必须用分数来标识,外界看不到别的因素,而别的因素却是更重要的──例如学生的创造力、想象力、独立思考能力等等。这些因素在我们的教育体系里却隐而不彰。你再有创造力、想象力和独立思考能力,假如没有得到高分,那么这一切都无足轻重,你照样是“差生”。在我们的教育思想里,像爱迪生、爱因斯坦、比尔·盖茨这样的学生百分之百是坏学生:你的成绩不佳,你的智力肯定有问题,你就必须被打入二流、进入另册。我们的教育思想不知扼杀了多少有创造力、想象力和独立思考能力的好学生,他们不知不觉地被纳入到僵化的考试制度之中,成了僵死的木乃伊。
   
   从报道中,我看不到一点点关于自杀的5个女孩心理状况的描述和分析,我也没有发现家长和社会对这一事件究竟有什么反思。“分数第一”的思维,使中小学生从小就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与天真和单纯绝缘。为了分数,他们甚至可以不择一切手段,中小学生之间已经没有多少真正的“友谊”可言了。北京某重点中学的一名优秀学生,深夜潜入学校教务处的办公室,目的不是偷窃,而是找到模拟考试的成绩单,涂改自己的分数,使自己的名次由第4名跃升到第1名,然后再涂改自己的竞争对手的分数,希望以此打击对方。有人说中小学生太看重分数只是因为他们年龄太小、心理承受能力较差,那么大学生呢?近年来,高校里学生因为成绩不理想而自杀的事件时有发生。每个学期的半期考试和期末考试以后,清华大学的主楼上都会有几个学生“勇敢”地飞身跃下。这些理工科学生精确地计算了自由落体的速度,从十几层的主楼上跳下来必死无疑。看来,心理脆弱不仅仅是年龄的原因。没有人关心学生的心理健康,所有人都盯著学生的考试成绩。结果,教育造就了一大批智商高、情商低,有丰富的知识而没有良好的心态的学生。教育对他们的伤害远远大于教育给予他们的帮助,他们今后将面临漫长的人生道路,面临挫折和打击,但他们的心理已经无比脆弱。没有重量的分数就能压垮他们,更何况其他的考验呢?欧美国家从小学起就开设了心理健康的课程,而我们直到大学还缺乏起码的心理教育。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开设的心理咨询活动,参加的学生远远没有组织者设想的那样多,学生们普遍对心理咨询持冷淡的态度,或者认为去咨询的都是“有病”的人。其实,从小就被扭曲的教育所扭曲的青年一代中,又有多少人的心理是完全健康的呢?
   
   反思杀人的教育和教育何以达到“杀人”的地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我所说的“杀人”,既包括显形的杀人──即如同西宁市的那5个女学生那样被分数逼得自杀;又包括隐形的杀人──即对人的心理和精神的扼杀和扭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