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愚蠢的“远攻近交”]
余杰文集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透气孔”和“萤火虫”——读爱伦堡《人•岁月•生活》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是非成败,转头不空——读《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真相与自白》
·大堤的崩溃,始于哪一颗螺丝钉?——读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
·被忘却,是他的光荣——读格拉乔夫《戈尔巴乔夫之谜》
·爱祖国,更爱真理
·记忆之城圣彼得堡
·沉默的夜莺
·布衣出版家的传奇人生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老大哥的眼睛在盯着你——读纪德《从苏联归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愚蠢的“远攻近交”

   日本首相小泉到北京来了。

   这个刚刚参拜靖国神社的“美男首相”,装模作样地参观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并发表了一篇轻飘飘的讲话。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一个不顾国内、外压力、坚持参拜战犯牌位的家伙,怎么可能同时又对战争罪行表示深刻的忏悔呢?

   数天之后,小泉又访问了韩国。这次访问可没有在中国那么轻松自如——韩国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愤怒声讨小泉歪曲战争历史的言行以及近年来日本军国主义幽灵的复活和扩张。韩国总统金大中严厉地向小泉指出:日、韩关系的基础在于日本对侵略罪行的认识和反思。韩国领导人的态度显然比中国领导人鲜明和确定。韩国民众也远远比中国民众“爱国”。

   面对小泉访华期间的宁静,我感到十分地纳闷:那些在美国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事件之后到美国使馆扔砖头的中国青年们哪里去了呢?那些在美国遇袭事件之后到网络上发表幸灾乐祸之高见的网民们哪里去了呢?这一次,为什么没有多少中国人用行动和言论来抗议小泉的访华?

   在中国若干荒谬的外交政策中,最愚昧和最卑劣的就是“远攻近交”式的“反美亲日”。中共政权对美国的仇恨,缘于美国是一个有原则、有理想的国家。美国会因为人权问题对中国施加压力。而中共对日本的亲和,则因为日本是一个没有原则、只有利益的国家。在“6.4”惨案发生后,日本是唯一继续跟中国做生意的发达国家。追溯历史渊源,中共之所以能够夺取大陆政权,离不开日本对中国的侵略。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人的时候,有这样一番谈话:

     “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  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  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

   其实,毛泽东这一赤裸裸的卖国观点,早在庐山会议上就说过。毛泽东公开斥责指挥百团大战的彭德怀,认为彭暴露了中共的实力。在当时“三国鼎立”(日本人、国民党、共产党)的情况下,打击日本人就是帮助了国民党。毛的秘书李锐记录下了毛在狂怒中说出的“小算盘”:让日本人和国民党自相残杀,共产党坐收渔翁之利。对于毛泽东这样的政治流氓来说,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都是无足轻重的,他唯一看重的是自己的权力。

   按照孙子兵法的说法,正确的外交策略应当是“远交近攻”。一个世纪以来的国际关系史,再次证明了这一论点的正确:美国从来没有对中国的领土野心,而日本始终是中国的一个居心叵测的邻居。然而,半个多世纪来,中共及其领袖以自身狭隘的利益出发,反其道而行之,一直推行“远攻近交”的愚蠢做法。这一做法给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乃至每个公民的利益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今天依然活跃在台前的外长唐家璇就是一个十足的亲日派,比起“5.4”运动时的卖国贼曹、章、陆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次小泉的到访,不过是“远攻”近交的外交政策中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

     2001.1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