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嘴踢足球]
余杰文集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嘴踢足球

   一九九七年,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的希望再次陨落。在世纪末的地平线上,太阳再不可能冉冉升起。
   
   这是一个足球越踢越臭,足球评论越说越精彩的时代。说到足球,每个球迷都会有王朔的本领,妙语连珠,滔滔不绝,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记得《南方周末》策划过一个作家侃足球的专栏,几位中青年作家侃得头头是道,仿佛个个是行家里手。而广播电台更是发挥它们“说”的优势,许多黄金时段都被足球话题独占了。
   
   人人都在谈足球,足球却不理会这一套。中国足球从一九五七年第一次冲击世界杯开始,已经走过了漫长的四十年。这漫长的四十年,足球一次接一次地从我们的脚心溜走。苏永舜、曾雪麟、高丰文、施拉普纳、戚务生……走马换将,依然走不出兵败城下的怪圈。于是,人们恨铁不成钢之后,开始分析“症结”何在,心理、体能、体制、教练、战术、资金、文化背景……找来找去,都是,又都不是。

   
   足球仅仅是足球。足球是千百种体育运动中的一种,尽管它是最有魅力的一种,但还没有重要到“一球兴邦,一球丧国”的地步。一九九七年秋天在大连的四场比赛,万达足球俱乐部订做了十万面国旗,为了看台上人潮一动,能够掀起国旗的旋风。《义勇军进行曲》被印刷出来分发给球迷,为了三万球迷能够放声高唱:“中国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著发出最后的吼声……”我认为,这种心态是不正常的,小小足球维系不了我们的“国运”。从教练、球员到所有球迷都不能保持“平常心”,这场比赛必输无疑。
   
   足球的胜利是靠脚踢出来的,而不是靠嘴皮子吹出来的。中国是一个语言泛滥的国度,一位留学生朋友曾对我说过:“你们中国人,个个都是演讲大师。”从中央电视台的名牌球评员到胡同里的小学生,从大学教授到出租汽车司机,个个都有一套振兴足球的宏伟计划。一名巴西足球官员在中国旅游了一圈,惊诧地说:“没想到中国人民的足球知识这么丰富,随便在街头巷尾跟一个人谈论,我都感到自愧不如。”然而,它的另一面却是:中国足球的现状令人沮丧。
   
   北京几所大学的校园曾贴出痛骂戚务生的标语。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倒戚,而是端正对足球的心态。从球迷到传媒,先把足球当作足球来看。避免捧和骂,正视中国队的现状:中国队员不但水平差,而且不严格、不刻苦、不团结、不虚心。职业化仅仅是经济上的职业化,造就了一批“足球富翁”,自身素质却远远没有职业化。花花公子般的球员,翻墙跳楼逃离警犬把守的海埂,出外吃喝嫖赌,早已成为不是秘密的秘密。古人求学强调“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足球也是同样的道理。全国人民都在那里唇枪舌剑、津津乐道,球员却不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那么千言万语只能吹出一个氢气球来,一升空就破碎了。
   
   中国人太实在,以为踢赢一场球就能“振兴中华”了;中国人太聪明,以为足球是可以用嘴皮子来踢的。于是,中国人的球队屡战屡败,“万里长征”连一步也没有走完。
   
   中国足球的希望只好寄托到下个世纪去了。但在这个世纪最后的两年里,我们也许能做到一件事:改变我们对这个小小皮球的思维方式。
   
   大纪元首发 转载请注明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