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同胞之间的杀戮]
余杰文集
·肺病患者的生命意识——鲁迅与加缪之比较研究
·“秦制”:中国历史最大的秘密——论谭嗣同对中国专制主义传统的批判
·最是文人不自由——论章学诚的“业余”文章
·晚清的报刊热与《知新报》的创办
·未完成的转型----《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跋
*
*
24、《从柏林围墙到天安门:从德国看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台湾允晨文化出版,2009)
·在哪个岔道走错了?----《从柏林墙到天安门》自序
·触摸受难者的体温——访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迟到的忏悔还是忏悔吗?——君特•格拉斯为何隐瞒党卫军的履历?
·在死亡之地重建爱与和平——访柏林墙遗址及和解教堂
·邪恶也是一种美——里芬斯塔尔及其纪录片《奥林匹亚》
·在上帝与凯撒之间——从德国教会历史看政教关系
·从焚书到焚人——“焚书纪念处”侧记
·祈祷和烛光的力量
·白玫瑰永远绽放
·言论自由是信仰自由的开端——从马丁.路德故居到古登堡印刷博物馆
·记忆不仅仅是记忆——柏林“欧洲被屠杀犹太人纪念碑”侧记
·为奴隶的母亲——访柏林珂勒惠支纪念馆
·让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下)
*
*
25、《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何停滞?》(即将出版)
·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谁让母亲成为妓女?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人民意愿轻如鸿毛
·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黑心矿主与黑心政府
·航空母舰与国家形象
·邓小平与美少女
·独裁国家无友谊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胞之间的杀戮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中国留学生杨建青夫妇命案,最近成为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其中,《人民日报》下属的国际时事报纸《环球时报》连篇累牍进行报道。报道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报道由此攻击美国社会犯罪率居高不下,残忍的杀人事件不断发生,并质疑:既然如此,美国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文明社会”呢?其次,报道竭力煽动民主主义仇恨,毫无理由地指责美国警方“办案不力”、“种族歧视”。这些报道渲染说,美国警方的态度已经激起许多中国留学生的抗议。

   其实,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并没有表示对警方不满。他们知道美国是一个成熟的法治社会,并相信,警方很快将获得破案的线索——如果他们对美国连这点信心都没有,他们又怎么会离开祖国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去学习和生活呢?

   果然,半个月之后,警方的侦查工作就出现了重要的进展。据美国华文媒体报道,杨建青、陈玉雪夫妇本月3日在寓所遭杀害后,警方曾于案发后4天取得搜索令,前往学校附近的一处民宅搜查,寻找到染有血渍的衣物、写有受害人姓名的文件、受害人的照片,以及前往中国大陆的机票证据。警方说,目前获得的证据显示:凶手是中国人。警方还从住宅中找到许多与案件有关的证物,包括血液样本,以及一把牙刷及一把梳子,作DNA比对之用。亚大中国学生联谊会负责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称:嫌犯很可能是熟人,因为案发现场的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在亚利桑纳大学修读化学博士学位的杨建青与妻子陈玉云是在3日上午,被他们6岁的女儿小雪发现陈尸家中、而打电话报警的。警方判断,案发时小雪虽然在家,但在熟睡中,所以没有见到嫌犯,也不清楚案发情形。杨氏夫妇在福建的家人正赶办签证赴美办理后事。

   又是同胞之间的杀戮!

   这一消息公布之后,《环球时报》如同被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一样,立刻停止了鼓噪。我猜想,这一血案可能与当年北大学生卢刚杀人案件有相似之处。它显示的是我们民族自身的“劣根性”,而不是美国社会的“弊病”。发生在客居异乡的同胞之间的残酷杀戮,让每一个有良知的和真正“爱国”的中国人都深感羞辱。

   我感叹于国内被官方牢牢控制的媒体的可怜与可耻——他们本来想抓住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大做文章。没有想到最后却让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他们为什么没有胆量报道国内层出不穷的凶杀、抢劫和腐败事件呢?大名鼎鼎的《南方周末》,就因为深入报道轰动一时的张君抢劫银行案件,并揭示其深刻的社会原因,而遭到中宣部的严厉整肃,差一点就被迫关门大吉。

   《圣经》中说:“瞻徇恶人的情面,偏断义人的案件,都为不善。”(《箴言》18:5)我愿意把这句话送给《环球时报》诸君——你们忏悔吧。

     2001.11.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