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关闭邓家菜馆意味着什么?]
余杰文集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闭邓家菜馆意味着什么?

   听说北京的邓家菜被关掉了,因为它用了国家领导人的名头。报纸上的报道很有几分“义愤填膺”的味道——“伟大、光荣、正确”的领袖、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怎么能够被你们这些黑心肠的商人用来赚钱?上海的邓家菜据说还没事情,因为该店的老板姓邓。这个显然有意的巧合,总算让店面继续“苟延残喘”下去。而成都的那家自称是“正宗”的邓家菜馆,一边发布消息宣称其它地方的邓家菜馆都是假冒的、要对它们提起诉讼;一边却又受到媒体的猛烈攻击,被戴上那顶古已有之的“大不敬”的罪名。

   北京邓家菜馆之所以被关闭,是因为违反了《广告法》中不能用在世的或者去世的国家领导人作宣传的规定。在我看来,这是一条让人“莫名惊诧”的规定。

   首先,究竟谁是国家领导人?秦始皇和雍正皇帝算不算“已经去世”的“国家领导人”呢?在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那个名叫唐国强的演员倒是常常以雍正皇帝的形象出现,为那些有“壮阳”功能的补药做广告。这算不算是违法广告法呢?

   如果说国家领导人特指中共建政以来的政治人物,那么更严重的违法事件每天都在发生着:连毛泽东的尸体都被放置在天安门广场中央的一个玻璃盒子里吸引游客观赏;这难道不是中国最为宏大的广告行为吗?虽然参观毛泽东的尸体不用另外收取门票,但作为外地游人到北京必看的一个旅游项目,它显然是一种“变相广告”。对于国家主导的违法行为不闻不问,偏偏对一个可怜的个体餐馆下手,真是“抓小放大”。

   其次,我更加感到迷惑不解的是:国家领导人为什么不可以做广告宣传?

   有学者指出,从本质上讲,国家领导人也是国家公务员中的一员,不能拥有超然于《宪法》之外的政治权利。国家领导人同时也必然具有公民属性,即使是“第一公民”,也是“公民”。

   在前几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中,韩国经济遇到了沉重打击。这个时刻,为了振兴萎缩的旅游业,韩国新当选的总统金大中毅然“粉墨登场”,走上电视屏幕,满面微笑地向远方的客人鞠躬,欢迎他们到韩国来旅游观光。他并不在意自己总统的“尊严”,不惜屈尊为旅游业做广告,让自己成为一张“国家的名片”。他的做法并没有丢韩国的脸,反而让世界对困境中的韩国刮目相看。金大中考虑问题的根本,在于民众的福祉,而不是自己虚幻的“权威”。我想,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会产生象他这样的领导人。

   我又想起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他在离职以后,当律师、经商、写书,忙得不亦乐乎。美国人民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在他们看来,克林顿只是一个给选民打工的“公仆”(这是实实在在的公仆,而不是我们这里比上帝还要高高在上的“公仆”)。合同期内,总统履行职责;合同结束后,他还是普通公民一个。

   金大中和克林顿都成了广告创意的源泉。在北京,邓家菜馆却在“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中黯然关门。看来,真正的民主离中国何其远也。

     2001.11.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