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薄熙来的“神光圈”]
余杰文集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
*
13、《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光和光的背面:我的美国之旅》目录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五:布什: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六:公民有焚烧国旗的自由吗?
·七:看哪,那些办报纸的人
·八:劳拉:从图书馆馆员到第一夫人
·九:马车上的阿米西人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包遵信序《拒绝谎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
·刘晓波序《拒绝谎言》: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就本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劳动合同纠纷致读者的公开信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神光圈”

   中国政坛新星、太子党干将、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近日携带辽宁省的一班市长回到母校北京大学,前去招聘优秀毕业生。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近年来,各地的优秀人才往往都是“孔雀东南飞”。作为东北地区的一省之长,能够意识到人才的可贵、将引进人才当作振兴地方经济的重要举措,薄熙来还是颇有远见卓识的。然而,当我读到中国新闻社记者罗冰写的一篇新闻报道的时候,顿时象无意中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这则报道是这样写的——

   薄熙来北大觅才

     “来了!来了!薄省长!薄省长!”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的2年  级女生徐淼兴奋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喊着。

     这是10月19日下午,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北  京大学交流中心新闻发布大厅时出现的热闹而喜气的一幕。从下  午1点多钟开始,三五成群的北大学生们就陆续赶到这里,为一  睹这位辽宁新省长的风采。

     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徐淼,背着书包、带着照相机。她说:  “就是想来看看薄熙来省长,他很帅、很有风度,很让人佩  服。”

     她说,3、4天前,北大三角地的告示板和宿舍楼里就贴出了《启  事》说:薄熙来将到北大与学生座谈。同学们闻之都奔走相告。  这几天,她和同学们都盼着能见一见薄熙来这位新任辽宁省省  长。

     本来在与学生座谈之前,是辽宁省与北大签署合作协议的仪式,  可是一些同学们等不及了,纷纷挤进了签约现场。

     签约结束,北大副校长郝平宣布说,下面,薄熙来省长将要在新  闻发布厅同辽宁籍学生会面座谈。闻听此言,守在签约现场的一  群女生发出了“抗议”:“怎么?我们别的省的就不能进  啦?!”说着,她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向了会场,却还是晚了  一步。偌大一个新闻发布厅此时已座无虚席,连过道上都挤满了  人。

     当薄熙来率辽宁省各市市长走进会场时,刹那间,只见全场闪光  灯不停地闪烁──原来,学生们都事先带来了相机。一位北大政  治行政管理系的研究生与同寝室的同学都来了。这位老成稳重的  男生也颇为激动地说,他很敬佩薄熙来的口才和亲和力,所以特  意赶来,想和薄省长当面对话。

     “尊敬的薄熙来省长,您很有个人魅力,我们很荣幸能在北大校  园一睹您的风采,请问,是什么驱使您到北大来寻求合作?”

     “您看中了北大学生的什么?请问,您用什么优惠政策把北大学  生吸引到辽宁?”

     “您做为北大历史系的毕业生,20年后的今天又回到北大,有什  么不同的感受?”

     ……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许多次是几个同学一齐站起来抢着提问。  对于北大学生们的问题,薄熙来都谈笑风生地一一作答。

   新一轮的造神运动!

   这又是新一轮的造神运动!“文革”时代弥漫于全社会的那种“阴沟里的气味”笼罩在我的四周。不久前,当《亚洲周刊》将薄熙来与台北市市长马英九相提并论的时候,我就很不以为然。固然,在海峡两岸政坛上,薄、马二人都是脱颖而出的政治新秀,都是女性市民心中崇拜的“帅哥”;但是,两人就本质而言,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薄熙来是专制政权下“长袖善舞”者,虽然治理大连颇有实绩,但 作风专横粗暴,骨子里不过是一个干练机敏的“土皇帝”而已,迄 今为止依然看不出他会为大陆的制度更新作出任何贡献;而马英九 乃是初步实现民主化的台湾由选民直接选举出来的市长,他以踏 实、诚恳的个性赢得民众的支持,以他在国民党内冉冉升起的地位 和在市长选举中战胜陈水扁的经历,将来有望为台湾民主制度的巩 固作出重大贡献。◆薄熙来深陷于专制制度之中、丝毫不知民主为何物,他的权力是最 高领袖给予的,他只对最高领袖负责;而马英九则熟悉民主政治的 操作方式,力图将理想灌注于政治实践之中,他的权力是选民给予 的,他也必然对每一个选民负责。

   薄熙来如何利用媒体塑造自己的形象?

   与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陆地方官员不同,薄熙来历来就善于利用媒体塑造自己的形象。作家陈祖芬为其撰写长篇报告文学,诸多传媒的记者鼓吹其政绩,使之成为地方领导中少有的、具有全国性知名度的人物。近年来,在薄熙来的身后逐渐出现了一道辉煌的“神光圈”。

   就在薄熙来由大连市长升任辽宁省长的时候,大陆多家媒体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万人送别”的动人情景。然而,我怎么看都象是二十四史中清官离任时的剧情的翻版。两千年了,我们的政治制度为什么依然停留在远古时代?我们的人民为什么还是如此的可怜、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某一位官员的身上?在领导人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的今天,“法治”为何还是难于取代“人治”?

   戴煌:精心组织发动的证据

   我读到过若干对薄熙来歌功颂德的文字,却很少发现有清醒者的思考。以直言不讳闻名的老记者戴煌的文章让我耳目一新。他在文章中质问说:如果不是有人存心放风,普通老百姓和基层干警,怎会得知市长“在2001年1月17日上午”离开大连履新?如果不是精心组织发动,“9时50分,当薄熙来的车行驶到离市政府还有百米之遥的市公安局门外时”,一位中学生怎能一边追逐着人群一边喊:“我从早上6点就来了”,足足等候了4个小时?同样,如果不是经过精密的组织发动,当10时50分市长的车子到达高速公路入口时,怎会出现“等待已久的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顿时锣鼓喧天,鼓乐齐鸣”?以中共对民众控制之严密,这类“非法聚会”岂能随便举行?在市政府门前,3、5个人聚会都会立刻被驱散甚至被逮捕,如此大规模的、成千上万人的聚会,如果说“上级部门”一无所知,那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并非真正爱民如子

   戴煌分析说,薄熙来在大连主政期间,在市政建设等方面确有成绩,但是主要的功劳究竟属于广大纳税人、还是属于某一位领导者?戴煌尖锐地指出:“若对一些有显著政绩的官员如此这般地哄抬下去,那就很可能再现‘文革’式的那种只有领袖而无人民的邪氤恶氲;何况这种不祥之气现已相当浓厚;这是很值得良知不泯的世人高度警惕的!”

   其实,薄熙来在大连也并非“爱民如子”——对于那些不听话的“子民”,他是毫不留情的。比如,《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揭露大连官场的腐败,因其中涉及到薄氏本人及其亲属,立即被大连的安全部门秘密逮捕,至今还身陷黑狱之中。

   不要对他五体投地、顶礼膜拜

   对于这样一个官员,有必要顶礼膜拜、五体投地吗?

   虽然记者的描述可能有所夸张,但我相信还是基本属实的。我为我的北大校友而感到羞愧。北大人有勇于思考、热爱自由、捍卫独立的“5.4”传统,但是近年来在官方的招安和商业的胁迫之下,“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薪火已经奄奄一息。北大学子与大陆其它高校中的学子们一样,不幸成为“6.4”之后10多年间愚民式教育和单一的舆论宣传的牺牲品。大多数北大学生已经丧失了起码的思考能力和批判精神,不自觉地、可悲地成为了权势者的传声筒和录音机。北大百年校庆的高度政治化、北大学生故意刁难来访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北大学生因使馆事件和撞机事件而掀起的反美浪潮、以及最近“9.11”恐怖事件之后北大学生的幸灾乐祸……这一系列可怕的事实,充分暴露出北大可耻的堕落。薄熙来事件不过再次印证了这一结果而已。

   网络对薄熙来的的“放肆”意见

   幸运的是,网络已经成为中国年轻一代生活的一部份。借助网络,他们自由而放肆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在网络上,我毕竟听到了一些清醒的声音。对于某些北大学子的追星媚态,有的网友叹息,有的网友讽刺,有的网友愤怒,有的网友则悲叹。他们留下了许多精彩的言论——

   ◆直接的献媚,变相的强奸。被献媚者可有赏赐?被侮辱者可有愤 怒?◆写得不错啊,俺们上小学时的范文就是这样写的!◆我真的不怀疑,文革还没有过去。◆当年写毛到农村就是这种笔法:“来了……健步走下、神采奕奕 ……依依不舍……”。不过,原来是愚弄农村老百姓,现在进化为 意淫北大女学生了。◆不过有时我也真担心,北大女生是不是真的“崇拜”他。看看这几 年北大的自我侮辱——从“5.8”的呼喊(注:中国驻南斯拉夫使 馆被误炸后北大学生到美国使馆示威)到质问克林顿,还有各种政 治投机和生活靡烂——我怕的有理。◆北大是死了,不光如此,学术和思想也死了。◆薄氏的受欢迎,来自民间和半官方的吹棒,大学生表现不足为奇, 学生时代思想单纯,热情有余阅历不足,容易搞崇拜追星。所以本 不值得大惊小怪。只是我以为,这也多少反映出中国民间渴望好官 的心声。唉,可怜呵!◆没有人比你更幸福的了,薄省长。没有人比你更沮丧的了,元培校 长。◆北大还是有好东西的。在北大,依然有承传了良好学统的学者,依 然在为民族文化乃至人类文化默默耕耘。北大依然是做学问的好地 方,我希望更多的有坚定信仰和坚守良知的学子去占领北大,把混 混儿和混混女赶出北大。◆俺早说过,北大神话、薄熙来神话、海尔神话、焦点访谈神话是当 代中国四大神话。现在终于有人把他们其中两个拌到了一起。当然 是恶心到家了。

   几时可以有自由让编织的谎言变成沙滩上的城堡?

   网络是我们的希望所在。利用网络,我们终究会打破谎言编织的神话;我们终究会击碎沙滩上的城堡。

   我更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拥有自由言说、自由表达、自由呼吸的权利。到时,在灿烂的阳光之下,谎言和伪饰哪里还有横行的机会呢?

     2001.11.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