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薄熙来的“神光圈”]
余杰文集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神光圈”

   中国政坛新星、太子党干将、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近日携带辽宁省的一班市长回到母校北京大学,前去招聘优秀毕业生。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近年来,各地的优秀人才往往都是“孔雀东南飞”。作为东北地区的一省之长,能够意识到人才的可贵、将引进人才当作振兴地方经济的重要举措,薄熙来还是颇有远见卓识的。然而,当我读到中国新闻社记者罗冰写的一篇新闻报道的时候,顿时象无意中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这则报道是这样写的——

   薄熙来北大觅才

     “来了!来了!薄省长!薄省长!”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的2年  级女生徐淼兴奋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喊着。

     这是10月19日下午,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北  京大学交流中心新闻发布大厅时出现的热闹而喜气的一幕。从下  午1点多钟开始,三五成群的北大学生们就陆续赶到这里,为一  睹这位辽宁新省长的风采。

     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徐淼,背着书包、带着照相机。她说:  “就是想来看看薄熙来省长,他很帅、很有风度,很让人佩  服。”

     她说,3、4天前,北大三角地的告示板和宿舍楼里就贴出了《启  事》说:薄熙来将到北大与学生座谈。同学们闻之都奔走相告。  这几天,她和同学们都盼着能见一见薄熙来这位新任辽宁省省  长。

     本来在与学生座谈之前,是辽宁省与北大签署合作协议的仪式,  可是一些同学们等不及了,纷纷挤进了签约现场。

     签约结束,北大副校长郝平宣布说,下面,薄熙来省长将要在新  闻发布厅同辽宁籍学生会面座谈。闻听此言,守在签约现场的一  群女生发出了“抗议”:“怎么?我们别的省的就不能进  啦?!”说着,她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向了会场,却还是晚了  一步。偌大一个新闻发布厅此时已座无虚席,连过道上都挤满了  人。

     当薄熙来率辽宁省各市市长走进会场时,刹那间,只见全场闪光  灯不停地闪烁──原来,学生们都事先带来了相机。一位北大政  治行政管理系的研究生与同寝室的同学都来了。这位老成稳重的  男生也颇为激动地说,他很敬佩薄熙来的口才和亲和力,所以特  意赶来,想和薄省长当面对话。

     “尊敬的薄熙来省长,您很有个人魅力,我们很荣幸能在北大校  园一睹您的风采,请问,是什么驱使您到北大来寻求合作?”

     “您看中了北大学生的什么?请问,您用什么优惠政策把北大学  生吸引到辽宁?”

     “您做为北大历史系的毕业生,20年后的今天又回到北大,有什  么不同的感受?”

     ……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许多次是几个同学一齐站起来抢着提问。  对于北大学生们的问题,薄熙来都谈笑风生地一一作答。

   新一轮的造神运动!

   这又是新一轮的造神运动!“文革”时代弥漫于全社会的那种“阴沟里的气味”笼罩在我的四周。不久前,当《亚洲周刊》将薄熙来与台北市市长马英九相提并论的时候,我就很不以为然。固然,在海峡两岸政坛上,薄、马二人都是脱颖而出的政治新秀,都是女性市民心中崇拜的“帅哥”;但是,两人就本质而言,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薄熙来是专制政权下“长袖善舞”者,虽然治理大连颇有实绩,但 作风专横粗暴,骨子里不过是一个干练机敏的“土皇帝”而已,迄 今为止依然看不出他会为大陆的制度更新作出任何贡献;而马英九 乃是初步实现民主化的台湾由选民直接选举出来的市长,他以踏 实、诚恳的个性赢得民众的支持,以他在国民党内冉冉升起的地位 和在市长选举中战胜陈水扁的经历,将来有望为台湾民主制度的巩 固作出重大贡献。◆薄熙来深陷于专制制度之中、丝毫不知民主为何物,他的权力是最 高领袖给予的,他只对最高领袖负责;而马英九则熟悉民主政治的 操作方式,力图将理想灌注于政治实践之中,他的权力是选民给予 的,他也必然对每一个选民负责。

   薄熙来如何利用媒体塑造自己的形象?

   与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陆地方官员不同,薄熙来历来就善于利用媒体塑造自己的形象。作家陈祖芬为其撰写长篇报告文学,诸多传媒的记者鼓吹其政绩,使之成为地方领导中少有的、具有全国性知名度的人物。近年来,在薄熙来的身后逐渐出现了一道辉煌的“神光圈”。

   就在薄熙来由大连市长升任辽宁省长的时候,大陆多家媒体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万人送别”的动人情景。然而,我怎么看都象是二十四史中清官离任时的剧情的翻版。两千年了,我们的政治制度为什么依然停留在远古时代?我们的人民为什么还是如此的可怜、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某一位官员的身上?在领导人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的今天,“法治”为何还是难于取代“人治”?

   戴煌:精心组织发动的证据

   我读到过若干对薄熙来歌功颂德的文字,却很少发现有清醒者的思考。以直言不讳闻名的老记者戴煌的文章让我耳目一新。他在文章中质问说:如果不是有人存心放风,普通老百姓和基层干警,怎会得知市长“在2001年1月17日上午”离开大连履新?如果不是精心组织发动,“9时50分,当薄熙来的车行驶到离市政府还有百米之遥的市公安局门外时”,一位中学生怎能一边追逐着人群一边喊:“我从早上6点就来了”,足足等候了4个小时?同样,如果不是经过精密的组织发动,当10时50分市长的车子到达高速公路入口时,怎会出现“等待已久的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顿时锣鼓喧天,鼓乐齐鸣”?以中共对民众控制之严密,这类“非法聚会”岂能随便举行?在市政府门前,3、5个人聚会都会立刻被驱散甚至被逮捕,如此大规模的、成千上万人的聚会,如果说“上级部门”一无所知,那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并非真正爱民如子

   戴煌分析说,薄熙来在大连主政期间,在市政建设等方面确有成绩,但是主要的功劳究竟属于广大纳税人、还是属于某一位领导者?戴煌尖锐地指出:“若对一些有显著政绩的官员如此这般地哄抬下去,那就很可能再现‘文革’式的那种只有领袖而无人民的邪氤恶氲;何况这种不祥之气现已相当浓厚;这是很值得良知不泯的世人高度警惕的!”

   其实,薄熙来在大连也并非“爱民如子”——对于那些不听话的“子民”,他是毫不留情的。比如,《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揭露大连官场的腐败,因其中涉及到薄氏本人及其亲属,立即被大连的安全部门秘密逮捕,至今还身陷黑狱之中。

   不要对他五体投地、顶礼膜拜

   对于这样一个官员,有必要顶礼膜拜、五体投地吗?

   虽然记者的描述可能有所夸张,但我相信还是基本属实的。我为我的北大校友而感到羞愧。北大人有勇于思考、热爱自由、捍卫独立的“5.4”传统,但是近年来在官方的招安和商业的胁迫之下,“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薪火已经奄奄一息。北大学子与大陆其它高校中的学子们一样,不幸成为“6.4”之后10多年间愚民式教育和单一的舆论宣传的牺牲品。大多数北大学生已经丧失了起码的思考能力和批判精神,不自觉地、可悲地成为了权势者的传声筒和录音机。北大百年校庆的高度政治化、北大学生故意刁难来访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北大学生因使馆事件和撞机事件而掀起的反美浪潮、以及最近“9.11”恐怖事件之后北大学生的幸灾乐祸……这一系列可怕的事实,充分暴露出北大可耻的堕落。薄熙来事件不过再次印证了这一结果而已。

   网络对薄熙来的的“放肆”意见

   幸运的是,网络已经成为中国年轻一代生活的一部份。借助网络,他们自由而放肆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在网络上,我毕竟听到了一些清醒的声音。对于某些北大学子的追星媚态,有的网友叹息,有的网友讽刺,有的网友愤怒,有的网友则悲叹。他们留下了许多精彩的言论——

   ◆直接的献媚,变相的强奸。被献媚者可有赏赐?被侮辱者可有愤 怒?◆写得不错啊,俺们上小学时的范文就是这样写的!◆我真的不怀疑,文革还没有过去。◆当年写毛到农村就是这种笔法:“来了……健步走下、神采奕奕 ……依依不舍……”。不过,原来是愚弄农村老百姓,现在进化为 意淫北大女学生了。◆不过有时我也真担心,北大女生是不是真的“崇拜”他。看看这几 年北大的自我侮辱——从“5.8”的呼喊(注:中国驻南斯拉夫使 馆被误炸后北大学生到美国使馆示威)到质问克林顿,还有各种政 治投机和生活靡烂——我怕的有理。◆北大是死了,不光如此,学术和思想也死了。◆薄氏的受欢迎,来自民间和半官方的吹棒,大学生表现不足为奇, 学生时代思想单纯,热情有余阅历不足,容易搞崇拜追星。所以本 不值得大惊小怪。只是我以为,这也多少反映出中国民间渴望好官 的心声。唉,可怜呵!◆没有人比你更幸福的了,薄省长。没有人比你更沮丧的了,元培校 长。◆北大还是有好东西的。在北大,依然有承传了良好学统的学者,依 然在为民族文化乃至人类文化默默耕耘。北大依然是做学问的好地 方,我希望更多的有坚定信仰和坚守良知的学子去占领北大,把混 混儿和混混女赶出北大。◆俺早说过,北大神话、薄熙来神话、海尔神话、焦点访谈神话是当 代中国四大神话。现在终于有人把他们其中两个拌到了一起。当然 是恶心到家了。

   几时可以有自由让编织的谎言变成沙滩上的城堡?

   网络是我们的希望所在。利用网络,我们终究会打破谎言编织的神话;我们终究会击碎沙滩上的城堡。

   我更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拥有自由言说、自由表达、自由呼吸的权利。到时,在灿烂的阳光之下,谎言和伪饰哪里还有横行的机会呢?

     2001.11.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