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余杰文集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那是一段被湮没的历史。由于二十世纪后半叶中美关系一波三折,那段历史被掌握书写权力的人故意地遮盖和扭曲了。

   我们并不是一个太懂得感恩的民族,我们过于健忘了——那些为中国的自由而献身的美国大兵的墓地,有多少中国人会去纪念和祭奠呢?
   抗战期间美国对华政策的演变
   根据美国纪录片的资料显示:在二战期间,作为盟军,美国为支援中国抗战牺牲了一千一百一十三人,对中国的资金援助达十六点五亿美元。由陈纳德将军指挥的飞虎队赢得了五十多次对日空战的胜利,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中国捍卫了制空权,并在为中国远征军的物资供给方面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美国还派出大批工程师及工兵设计和修建了中缅公路,即举世闻名的史迪威公路。这条公路蜿蜒在世界上最难通过的丛林中,高攀两千六百米高的山道,下至陡峭险峻的峡谷,横越湍急的河流。它被皮特将军称为“通往胜利之路”,并作为全球伟大工程业绩之一而永存于世。
   在二战期间,美国是对华援助最多的国家。就政府层面而言,美国首先考虑的是其国家利益,它不希望看到中国崩溃、日本独霸亚洲的局面,试图阻止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罗斯福为唤醒国内舆论,发表演说指出,现在世界不法行为的蔓延已经成为一种瘟疫,日本在华行为不合国际法原则,应当对中国表示道义支持。但是,三十年代美国国内孤立主义势盛,罗斯福的中国的同情反倒招致责难,有国会议员甚至扬言要弹劾这名企图将美国拖入战场的“独裁者”。因此,太平洋战争之前,美国对华援助十分有限。南京沦陷前夕,蒋介石恳请罗斯福援助,罗斯福的答复是“愿就力之所及,以谋和平”。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三日,当日本政府发表“东亚新秩序”声明之后,美国逐渐改变对日绥靖政策,增加对华援助的数量。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十五日,国会批准了第一笔对华两千五百万美元的“桐油贷款”,这是第一笔拨给硝烟弥漫、生灵涂炭的中国的贷款。
   美国从一九三九年一月开始通过禁运飞机零件及炸弹的方式向日本施以直接压力。同年二月,给予中国二千五百万美元贷款;七月,宣布废止美日商约。一九四零年初,再给中国两千万美元贷款,以滇锡抵偿。八月,对日禁运汽油、废铁、机器及一切军用物资。一九四一年三月,军火租借法案成立,美国成为民主国家的兵工厂,中国亦享有此租借武器的权利。四月,中美订立货币协定,美国以五千万美元购买中国货币。在对日本最后的外交交涉中,美国要求日本从中国撤退全部军队,方可放松对日经济封锁。日本不愿接受此条件,遂孤注一掷偷袭珍珠港,引发太平洋战争。
   由此,美国终于摆脱孤立主义的束缚,开始在太平洋战场上与苦苦支撑四年的中国并肩作战,并大幅增加对华援助。一九四二年二月七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援华贷款五亿美元,这是二战期间美国对亚洲国家的最大一笔贷款。同年六月,美国国务卿赫尔利与中国外长宋子文签订了高达八点七亿美元的中美租借协定。可以说,没有美国的帮助,中国摇摇欲坠的战时经济根本无法维持下去。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美国答应在一九四二年中提供给中国能够装备三十个师的武器装备,并且准备使得援助中国军队的美械装备达到九十个师。中国远征军第一次赴缅作战失利后,大部退回云南,一部退至印度。美国军事教官分别在印度兰伽营和云南训练中国远征军官兵。在印中国军官两千六百二十六人、士兵两万九千六百六十七人接受了训练,组建成新编第一军和新编第六军,其装备、编制与美军相同,这两个军成为中国军队中战斗力最强的队伍。云南的第十一军、第十二军受训军官达一万人。这些美式训练和美械装备,为中国军队二次入缅作战并获得辉煌胜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美军在昆明设立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对中国军队进行美式装备和训练。同时,美国在桂林建立中国军官参谋训练班,云南建立二十个美式机械化师团。一九四五年四月,中国军队美械装备师已达三十五个。一九四五年一至八月间,在华美军由不到三万多人迅速增至六万余人。
   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中美高层之间的冲突与抵牾也一直存在。史迪威事件差点让罗斯福与蒋介石闹翻,后来仍以美方妥协、召回史迪威而告终。史家郭廷以在《中国近代史大纲》中分析说:“史迪威事件是中美关系的最低潮,几乎走到最后一步。蒋有其个性,更有其立场,最大原因为决不令武力落入外人之手,尤不愿共军受史迪威节制,否则史迪威必以租借物资供应共军,中共如虎添翼,愈不可制。美国之所以让步,怕的是如果与蒋决裂,中国战局可能瓦解,美军纵攻占日本本土,中国境内日军或将继续抵抗,另一可能为中共得利,整个中国将成为苏俄的附庸。”总体而言,罗斯福生前一直比较重视国民政府在全球战局中的地位和作用,竭力说服一直轻视中国的英国首相邱吉尔,得以让中国名列世界四强。
   飞虎队:他们的翅膀掠过这片天空
   抗战期间,美国帮助中国重建了几乎不复存在的空军。在全面抗战爆发之后不久,中国空军仅剩下六十五架可以使用的飞机,尚不足以凑成一个航空队,基本上丧失了制空权。一九四一年七月,美国退伍军人陈纳德以平民身份组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在美国政府尚未正式参战的情况下来到中国帮助抗战。这支队伍拥有作战飞机六百余架,人员五千余名,击落敌机的正式记录为二百九十七架,使得一千五百多名日本飞行员丧命。
   陈纳德以非正统的战斗机战略思想和总跟美国空军上司唱反调而知名。他也是一个领袖——一个以灵感进行领导的睿智而谦恭的人。当时,P-40飞机是主要装备,也是太平洋战争初中期美军的主力战机。陈纳德领导的航空队的P-40飞机上都绘有吓人的鲨鱼嘴和插翅飞虎的队徽。由于战斗勇敢、战功显赫,这支航空队被中国老百姓昵称为“飞虎队”。陈将军的遗孀陈香梅指出:“中国的媒体十分敬重陈纳德,对他的行动做了大量的宣传。虽然美国还没有参战,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还是勇敢地帮助中国。”美国参战之后,将飞虎队编入正规军,以美国陆军第二十三航空队的身份参加中国战场的战斗。从一九四二年起,中国空军大量装备美式飞机,并接受美式训练。由此,中国空军逐步改变了避战方针,主动出击。到了年底,已基本制止了日本航空兵对大后方的狂轰滥炸,并从日军手中夺回制空权。
   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随着一艘标号为“云南渔政四十号”的铁皮船缓缓驶入滇池,对沉没于滇池水下六十一年的一架飞虎队战机的打捞工作宣告正式开始。为此,中国探险协会已经筹备了整整五年。据该协会所掌握的资料,已经初步把打捞的这架坠机锁定为飞虎队的P-40型战斗机。一九四二年四月二十八日,美国飞行员约翰•布莱克本驾驶战机作飞行训练,不幸发生事故坠机滇池。当时,遇难飞行员的遗体很快被打捞出水,其座机却一直伏于水下。据学者推测,当年的飞虎队没有一架完整的飞机保留到今天,而坠落在水里的飞机通常不易发生爆炸,因此这架飞机很有可能是惟一一架留存于世的、完整的飞虎队飞机。
   对于飞虎队年轻的飞行员们,陈香梅有这样一番评价:“虽然他们根本不了解世界这一隅的情况,但他们打仗打得非常漂亮。他们风华正茂,他们满腔热情,很多人去了中国,再也没有返回家园。”年仅二十三岁的约翰•布莱克本便是其中之一。一九一八年,布莱克本生于德克萨斯,在上大学时便取得了私人飞行员的驾照。一九三八年,他毕业于美国新墨西哥军事学院。一九四一年初,被指派到中国服务,在中国空军中做飞行教员。这年十一月,他调到了由陈纳德所领导的飞虎队,作为中国空军的一名志愿战斗机飞行员。在一次空战中,他击落过两架日本飞机。布莱克本殉难之后,先是被安葬在昆明机场,二战结束后移葬美国。
   像布莱克本这样怀着理想与激情,以及对自由的热爱,与中国人民一起浴血战斗的美国官兵还有很多很多。这些单纯而勇敢的美国大兵,将生命留在这片远东遥远的土地上。如果说中美两国政府之间的结盟存在着利益的考量,那么这些普通的美国士兵千里迢迢地横渡大洋来到中国战场,则出于一种人类古老的“锄强扶弱”的天性,以及美国文化中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牛仔精神”。
   驼峰航线上的生命悲歌
   从一九四二年春日本占领缅甸全境之后将近三年的时间里,为中国境内的美国和中国部队运送补给的惟一渠道,就仅仅剩下从印度飞越喜马拉雅山的空中通道。这就是飞行员们绰称为“驼峰”的运输线。这条绵延八百公里的生命线,沿途峰险岭峭,下面是高达三千米的纳加山脉,是丛林覆盖的伊洛瓦底江、萨尔温江和湄公河的峡谷,以及驼峰主脊高达四千六百多米的悬崖。随时出现的敌机和恶劣的气候条件——时速达四百公里的飓风经常致使飞机发生致命的翻转,使得驼峰航线成为二战中最艰险的空中通道,数百名美国飞行员和士兵丧生在这雪域高原之中。
   “驼峰航线”第五十三号运输机的机长福克斯是一个独生子,到中国参战之前便有了一名女友,他们即将准备结婚。因为福克斯赴中国参加飞虎队,婚礼被迫推迟了。福克斯以为只是短暂离开故土几个月,很快就能回国与未婚妻相聚并完婚。然而,他的生命在那一瞬间突然中止在莽莽苍苍的热点雨林中、中止在陌生且多灾多难的土地上。谁能料想到,一场发生在东方的血雨腥风的战争,却残忍地打断了一个普通美国家庭繁衍的链条?在德克萨斯州那个叫达尔哈特的小镇上,福克斯家族从此永远消失了。这是一个平凡的美国飞行员的结局,这是一个催人泪下的战争的碎片。
   一九九九年,八十岁的美国老兵汉克斯重赴当年的“驼峰航线”,悉心找寻驼峰空运第五十三号运输机的残骸。他是福克斯昔日的好友,福克斯的遇难让他很长一段时间夜不能寐。那架飞机的残骸终于被发现了。当汉克斯用颤抖的手触摸到那些沾着泥土和苔藓的飞机碎片时,也触摸到了那段已经逝去的、鲜血和梦想交织的历史。汉克斯带着几块半个多世纪以前的飞机碎片回到美国。步履蹒跚、满头银发的汉克斯,来到德州那个依旧繁花似锦的小镇。他找到了福克斯的未婚妻,也找到了老战友无忧无虑的童年和青年时代。在房前凄凄的芳草地上,白发如霜的老太太微笑着说:“他去中国的前一天,我们度过了一个美丽的黄昏。他一直想回来,回来子承父业……”是啊,如果福克斯平安归来,他会继承父亲的农场,会成为出色的农场主,他们会有美好的婚姻,会有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