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远华案黑幕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远华案黑幕]->[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远华案黑幕
·tee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

盛雪 著

    赖昌星: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

    中国「远华案」首要嫌疑人赖昌星和妻子曾明娜于二OO一年三月十日,温哥华当地时 间中午十二点左右回到家中。赖昌星夫妇是在二OOO年十一月被加拿大警方以违反移民法 为由逮捕的,逮捕之后他们一直受到拘押,加拿大难民法庭的裁判官泰勒斯强调,对赖昌星 及妻子曾明娜是以软禁的方式取代拘押,而不是释放。赖昌星夫妇在家中接受软禁,共有七 项条件需要满是,包括:由保安公司对赖昌星夫妇实行二十四小时的监控,电话监听,以及 不能任意外出等。赖昌星夫妇每个星期要向保安公司交付两万加元的监视费用。赖昌星在电 话里向我表示,回到家里感觉很好。

    在赖昌星回到家里接受软禁五天之后,我第三次从多伦多到温哥华,在赖昌星位于温哥 华伯纳比丽晶大厦共管式公寓的家中继续采访。我让赖昌星写几个字,赖昌星在我的采访本 上写下了 「远华走私紊是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 调查进展我随时知道

    问:专案组开始对你调查的过程怎样?

    赖:专案组的李本刚告诉我的朋友,他们六月份要到厦门来了。在他们来之前我就知道, 六月十三号─可能是六月十三号。

    问:你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得到确切的消息说,他们要对你下手了?

    赖:你听我从头给你讲。他们要对我下手是一直都有安排的,一直要动,一直又没有动。 开始时他们派了两个人到厦门来查我,这两个人回去写了报告,听说报告写得很好。那时候, 从罗干四月二十号签了,到后来成立了「四二O」,我就一直跟进,每天是什么情况,我都 随时知道的。

    问:报告里没有说什么情况?

    赖:对,什么都查不到的。可是查不到他们就不死心,他们说我一定有事,感觉上明显 地一定有事。何勇说,明显地一定有事。然后他们就定的六月十三号,大概就是这个日子再 到厦门来。那天他们来了二十几个人。

    问:就是说,他们决定六月十三号来厦门重新查。

    赖:整个厦门都准备好了,武警也站岗了,宾馆也全部安排好了,所有的都布置好了。

    就开始全面铺下去查了,抓人了。也不需要先调查证据了。我还记得那一天正好胡锦涛在厦 门。

    问:你认为这次是真的动手了?

    赖:这件事从开始到后来,能够整得那么大,总的来说就是牟新生、张国胜、李本刚, 还有何勇,这四个人是关键人物,因为这四个人在调查这个案于上都各有私心。

    问:你说何勇是为了出名、出风头。那么另外几个是什么原因呢?

    赖:对,这个专案组设立是几方面的人组成的么。当时,罗干批示说:海关总署主查, 中纪委协调。主要目的是说,有些人的官职比较大,海关可能查不动,就要由中纪委出面喽, 中纪委是查干部的嘛。这里面的几个人是这样的:何勇就是想出名,他主要负责的李纪周的 案子,什么也搞不出来,他也很没有面子喽。而牟新生呢,他和李纪周两个,在公安部当副 部长的时候就是死对头了,两个合不来的,互相都看着不顺眼的那一种。另外就是张国胜, 他是海关总署调查局的人,他和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本来是海关学校的同学,而杨前线的仕 途就比张国胜好多了。张国胜和杨前线就成了海关里头的对头了。

    问:那么你说李本刚这个人在里边是什么角色?

    赖:李本刚我不是太清楚,我看他只是里边的一个打手,他就是按照领导的指示办事。

    问:实际上一直到八月份才对你动手?

    赖:他们先查我在海关的事,没有。就查我贷款的事,又是没有什么事。他们发现没有 办法抓我,因为我所有贷款都是有房子做抵押的,还超过那个价值很多的,而且全有正式手

    铜钱卜卦定查案,来而忽撤蹊跷多

    赖:你知道嘛,他们有的时候要来查案,经常还要抽签决定呢。

    问:噢?你是说他们要由抽签来决定由谁来查,是吗?

    赖:不是决定由谁来查,而是要由抽签来算一算是凶是吉。

    问:怎么个抽签法? 赖:他们要抽签就是因为他们以为我是黑道人物么,是危险人物,有黑社会背景的那一, 种人。他们好像以为来查我的案子说不定就会死,他们要先找人算一算,看看会不会怎么样。 我的那个在中海集团的老总、那个姓钱的朋友有一个以前的钱币,中间有孔的那一种。

    问:是一种古钱币,怎么算? 赖:对,是个古钱币。然后他就拿来和他们几个算,小傅跟张国胜经常叫他算,小傅和 张国胜两个人用的手机都是他的。每次他给他们算完了就来告诉我喽。

    问:算一算是凶是吉? 赖:算一算什么时候查,查下去会不会有麻烦。

    问:每次都是你那个姓钱的朋友给他们算吗? 赖:正式的时候不是他本人算,是他另外找一个人到他的公司来算的,会卜卦。

    问:是他介绍的,所以每次算完,他都知道是怎么说的? 赖:会算的人是一个高高大大的人。我也去找他算,我还记得很清楚,他当时说,我这 个事可以顶得过去。

    问:就是说两边都找他算,那他可合算了。 赖:可是他给那边算完了,会告诉我。

    问:他要是给你算完了也去告诉对方呢? 赖:不知道喽,不过我想不会的,他不会告诉他们的。他跟姓钱的是朋友,他只会告诉 我的这个朋友,因为这个案子和姓钱的也有点关系。

    问:抽签之后他们是怎么决定的呢?

    赖:他们还是不够搞掂,何勇就又来花样了。他说,有人打电话给他,威胁他,叫他放 李纪周,不放李纪周就杀了他。

    问:是谁打的电话?

    赖: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他就到处说,是我赖昌星打的。说那个电话是从新加坡打过 来的。就说是我,然后向上报,胡锦涛就批示:加强保卫。然后他就是副总理级待遇了,有 警卫了。他就是要的这个。其实,那个电话我一直怀疑是他自己搞的,他因为要别人重视他, 要让这个案子引起人注意,就想办法了。说是我的声音。不可能的,我的声音是很特别的, 一听就听出来的。他现在是正部级干部,享受副总理级待遇了,身边有两个警卫,带枪,还 有,整个北京市都可以通行,哪里都可以进,你说牛不牛?后来等到他的这些目的达到了, 想跟我做交易,他又找人来说,那个电话查清楚了,不是我打的,叫我不要管了。

    问:等于他处理「远华案」提高了待遇。

    赖:连一个处长级都有警卫呀,你说牛不牛?现在给他这个权力他就会乱用了。中国的 正部级干部有多少啊,哪有一个享受副总理待遇的?何勇就是呀。那个电话先说是我打的, 后来又叫别人来跟我说,他相信这个跟我没关系。当然跟我没关系,我自己知道没有。这种 事是他自己想的,他什么都想像得出来。

    问:中纪委中你认识很多人吗?

    赖:我有时也想不通,怎么会弄到这种地步?如果没有这个何勇,我永远都没事。中纪 委是专门查干部的,我认识中纪委的处长以上的起码十个以上。我可以说我认识的都有问题, 最少七个有严重问题。像他们要判的话,起码十五年以上。这些人都是何勇的手下,自己身 边的人都教育不好,你还能抓人吗?这就是我想不通的。

    问:等于是这些人在办理「远华案」?

    赖:对呀,办「远华案」、办李纪周案。我说出来,你写出来,他们看到都会怕呐。说 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一些我会知道。

    问:你的关系很厉害呀。

    赖:他们看了很害怕,我那些朋友他们直接管我叫“所长”─就是派出所所长, 我们有 时候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吃饭,像李纪周、许甘露,庄如顺喽。有时我对公安破案也挺感兴趣 的,我也挺会动脑筋分析,有时候分析也挺准的。他们说,你这样可以当所长。他们就一直 叫我「所长」,我跟他们对叫,不叫名。

    问:那么,六月十三号那一天的行动他们有没有算一下?

    赖:他们那一天原来是计划好的,大批人就到了厦门,很紧张的样子。可是,那一天上 边、北京那边突然来了两个电话,好像是何勇打过来的,突然就叫所有的人撤,立即撤。没 有说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张国胜也不知道。他们有的就说,可能是不用查 了,这件事可能是过去了。

    因为那天胡锦涛就在厦门么,我当时也以为是那个石兆彬和胡锦涛讲了一下,胡锦涛说 不用查了。因为胡锦涛和石兆彬的关系是很好的。石兆彬的老婆如果去北京,都是胡锦涛的 老婆出来陪她的。可惜,现在石兆彬的老婆也因为石兆彬被查自杀了。你说当共产党的官多 可怕。当时在厦门大家都以为是这样,大家以为是石兆彬跟胡锦涛说,这样查下去会对厦门 影响很大,要考虑一下。然后,胡锦涛就指示说这样不是办法,先不用查了。连专案组的人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就不用查了。

    问:连专案纽里边的人也以为这事就算了?

    赖:对,张国胜也不知道。还有一个中纪委的副主任叫孙文健(音)的,他一看人到了厦 门又撤了,就开始吹牛了。他告诉我的那个姓钱的朋友,他对我的朋友说:「我是看着你的 面子,叫他们停了,这个事就不再查了」。他还说:「赖昌星应该叫你爸爸,我跟他不熟, 我干嘛要帮他,我是在帮你。」他就开始这样跟我的朋友吹牛了。我想他是想从我的朋友那 里得到好处吧。

    问:现在朱牛牛在干什么呢?

    赖:配合「四二O」查案呀。

    问:那他欠国家、私人的那些款也就一笔勾销了?

    赖:当然勾销了。还有什么办法,他现在也变成干部了。还带人到菲律宾抓人呢。

    赖昌星说:专案组x x x去上海一夜睡了三个小姐

    赖昌星说:「四二O」专案组是最腐败的。他说,专案组的腐败就像中纪委的腐败一样, 是不可避免的。就像中纪委本来专门是管干部的,但是现在谁没有事。所以就是你整我材料, 我整你材料了,只要靠山够硬,什么办法都可以用,因为上面的领导如果希望你逼出一些口 供,他们当然不会管你是用什么办法得到的。他说:「四二O」里边有人办案发财了,反正 他们办案的也明白,上边就是要让他们整出东西来,他们就可以放心地去做手脚了,总之, 拿出东西给上边就行了。

    赖:其实,那一天只是何勇的战术不一样。然后,那一天到厦门的人就全部回去。惊动 ,了那么多人,从各处来了,就立即又撤了。XX当天没有回北京,而是去了上海。

    问:XX是上海人吗?

    赖:他是北京的,他去上海去潇洒了─我就只好把这个就叫作他去潇洒喽。他到了上海, 锦江饭店礼品店的部门经理张德生就去接他了,然后这个人就打电话给我的一个朋友,转告 我,叫我给他四十万港币。

    问:干嘛?

    赖:张德生说,他要用这笔钱接待XX嘛。XX是专案组的人,他们也知道他在查我的 事。XX到上海肯定要花一些钱嘛。这个人说,这是给XX花的应酬费。我说:「我不给, 我又下认识他。」我很讨厌他,我很恨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