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远华案黑幕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远华案黑幕]->[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远华案黑幕
·tee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

盛雪 著

   时鉴

   不瞒读者诸君说,我刚刚读了这部书稿的前十页,就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所读到的这些话了,这个被中国当局急切要引渡归案的赖昌星,可真敢讲!

   难道这么多身份集于他一身不就是天方夜谭?──小学四年级都没念完的福建晋江农民,身家数十亿的远华集团老板,香港永久居民,香港二十世纪杰出青年,福建人大代表,中国国家安全部荣立三等功的处级特工,海峡两岸双面间谍……当然,最后还有北京官方给他的头衔:「中国最大的走私嫌犯」,和他自己拼了命争取的头衔:「加拿大政治难民」。

   听听他历数的这些人际交往,究竟有几分可信度呢?

    结交的中国党政军警要人不计其数,上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委员、国防部长,下至福建省委书记、公安厅副厅长、厦门海关关长,据其自己统计,有交情的自江泽民、朱熔基、罗干、曾庆红、吴仪等高官以降的秘书就达八十三人,既是中国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座上宾,又是台湾警备司令陈守山的身旁客,

    手眼通天,亲友来北京了?拨一个电话,就能把中共第三代核心的专车开出来让他们兜风过瘾;听说中央有新精神了,打一个招呼,就能让国务院总理的秘书翻箱倒柩找出会议记录,总参二部、三部、总政联络部「三个部长都跟我是好朋友」,

    中共政治局委员、邓小平的牌友王汉斌帮他办了中南海的车牌,能进钓鱼台、人民大会堂,这辆车他不在北京时王汉斌坐,他去北京了他坐,王汉斌让司机给他开车,

   其他诸如让董文华给罗干递材料,从巩俐的丈夫黄和祥那里进香烟,与澳门赌王何鸿桑合股开赌船,乃至与那些早已众口腾喧的人物的交往,李鹏的父子李小勇啦、笑星姜昆啦、影星业富婆刘晓庆啦……

   能相信吗?信口开河,云山雾罩,难道凡是名人,都与赖昌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直接间接的瓜葛?

   信不信,我还是看下去,因为它实在大有可读性了。这毕竟是北京当局最不愿意看到的、千方百计要阻止的事情:赖昌星开了口在境外,通过本书作者,对公众开了口。

   北京当局其实不必杞人忧天,担心这个家伙开口。有什么可担心的?让他去侃他的「过五关斩六将」和「走麦城」、官场恶斗真相、军情倾轧秘辛好了,海内海外有谁会傻到这个地步,。真的去相信他大侃特侃的这些「内幕」?还不如去相信好莱坞那些异相心天开的间谍惊险片呢!他说:江泽民的大秘书贾庭安得知有人举报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便让手下透露给赖昌星,赖便通知李到珠海见面,告诉他「有人要整你」,后来公安部长贾春旺接到一张纸条密报李「在汕头卖官五十万」,李纪周专案组的人也马上密报给了赖,

   他说,他为中国国安、军情系统花了一千多万搞情报,每月用自己的钱,给台湾那边十六个地下特工发工资,其中「有个人他父亲是总统府里的」,

   他说,他在香港回归前夕,接受中国大陆国安部的任务,派车偷偷将香港入境处的四大箱文件运进大陆,这是国安部「做梦都没有想到到能够真地得到」的,

   他说,台湾情报官员叶炳南经他牵线来到大陆,国安部人员为了邀功请赏,却违背原来对叶与赖的承诺,将叶抓起来审问,挖出了向台湾密报中共导弹未装弹头的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刘连昆少将、邵正中大校,处以死刑.──

   他说,三十一军副军长的儿子朱牛牛先搞冒牌柯达胶卷厂,后来到澳门豪赌输了几千万,把山东、福建的政府公款拆了东墙补西墙,补不了了就以告状相威胁,勒索赖昌星一亿元,才引发了所谓「达华走私案」,

   他说,罗干头天批示海关和中纪委查他,他第二天就知道了,专案班子从哪些部门抽调人员,在北京郊区开一个星期秘密会议如何部署,后来调查受挫又如何改变策略,他都了如指掌,他说,专案组是最腐败的,成员之一、中纪委二室主任李XX到香港去查案,利用职权要「小姐」陪了十几天,「刷卡就刷了四十万港币」,又间接向赖昌星要去五万美金,另一成员、海关总署调查局的张XX去上海「一晚上睡了三个小姐」,海关官员小博则拿了赖昌星三十万,─

   他说……

   我不用再列举了。随心所欲,天马行空,越侃越离谱跑调,越侃越售儿腔走板!但是读着请着,心里却冒出一个问号:这个朱熔基声称愿以一千六百亿美元外汇储备为后盾,一定要弄回去的走私嫌犯,为什么在命运悬于一线之际,还要花一百来个小时对一个记者说这些大话呢?

   我不知道本书作者是如何让赖昌星打开话匣子的,我宁愿相信是如作者所说:「若非为申请难民以保命,他永远不会讲真相」。细读一下,赖昌星对于讲什么、怎么讲,都有精明的算计,看似胸无城府,口无遮拦,其实粗中有细,弦外有音,他的表白虽说漫无边际,其实还是紧扣一根主线的,这就是:否认自己的走私经济犯罪,想方设法地将自己的厄运归于中共高层的政治斗争──不,毋宁说是权力拼抢:

   在政治局,是朱熔基因手下爱将朱小华被搞得家破人亡而悲愤莫名,便抓住「远华案」想打下贾庆林,向江泽民发难,

   在公安部,是部长贾春旺上任后想搞掉前任陶驷驹所信任提拔的副手李纪周,以便换上自己的心腹,苦于无法奏效,就揪住了李纪周与赖昌星的关系作为突破口;

   在总参,是副总参谋长、江泽民最信任的熊光楷要整棹不买账的军情部长姬胜德,因为姬坏了江泽民挑战老军头刘华清的大计,才非要把姬与赖拴在一起;

   。,在中纪委,在海关,在福建……无不有类似的权力争夺?在赖昌星说来,这些当权者争相将政敌推入「达华走私案」的烂泥潭,为了一推进去就能让他们没顶,就必须把「远华走私案」做成一个罪无可赦的铁案,于是他赖昌星就成了权力斗争的代罪羊、牺牲品。

   赖昌星围绕这一总体思路,一方面大谈特谈自己的政治背景、高层的权力斗争,揭发他们大量的腐败犯罪,一方面矢口否认自己走私,为被当局判了死刑的庄如顺、杨前线等人辩、诬,说他们都是「好干部」,统未涉案,外界传言政治局委员贾庆林在福建任职期间与赖昌星有牵扯,贾夫人林幼芳是远华父司挂名董事,拿过赖昌星二一千万,但赖昌星却澄清说绝无此事:「林幼芳不是我X司的董事」,「我跟她三分钱的关系也没有」。

   这就是这本书奇特价值的由来!

    北京称赖昌星为潜逃至加拿大的走私分子,是经济犯罪,要引渡回国归案,赖口四星则声称北京当局要抓他是绿于政治迫害,无关经济,向加拿大申请政治庇护。从北京方面说,向加拿大提交各种证据和保证,让加方相信此人是经济犯罪分子,会得到公正审判,是把赖昌星。弄回来的唯一办法,而赖昌星留在加拿大的唯一方法,是向加国官方提交各种证词,以证明中共黑幕重重,回国小命难保──就算朱熔基郑重向国际社会承诺不处死他管什么用?他知道的事太多,恨他和怕他的人大多,铁窗、之中弄死个人灭口还不容易?犯人互殴、意外事故…国际社会届时难道还会到中国监狱里去查究个水落石出?

   北京官方与赖昌星双方都要向加拿大官方证明自己的说法,如此一角力,我们读者才有了这个一窥黑幕的难得机会:赖昌星在加拿大与本书作者长谈一百小时并允许录音,交给她大量中国当局对在押犯人的审讯记录影印件(都是中国官方为引渡赖昌星而提供给加方的),以及加拿大官员在北京询问李纪周等服刑要犯的录像,等等。我们才虽不绝后、也算空前地,有了这么丰富、这么完整的第一手材料,去对比验证双方各执一词之后的真相,去推敲判断「远华案」的社会背景和真正起因。

   赖昌星对自己的极力洗刷当然是破绽百出,无法令人信服的。他怎么可能洗刷得乾净!?接受采访一百个小时,他不可能不在牛皮下露出马脚。他砸大钱送大礼,大规模全方位结交高官、秘书,怎么会不要求回报?他给厦门市副市长蓝甫两百万,给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一套别墅、凌士心四OO型轿车和虎皮,给李纪周家人好几笔巨款,让贾春旺之子小方来自己赌船赌钱,输了自己给他掏,赢了让他拿走,「三百来万应该有了」……赖昌星再怎么说自己是规矩生意人,没有进口权不可能走私,但是他与政府公司合作,假手他人走私牟取暴利,蛛丝马迹也是掩盖不了的。

   我不敢相信他对自己及这个中国大舞台的记述描绘。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中国的官场岂不是烂透了,烂穿了,正像红楼梦中柳湘莲所说的:「就是门口一对石头狮子乾净罢了」?政界、军界、司法界──.无处不黑,无人不贪,即或有「两袖清风」,也并非因其「一身正气」,而只因身属「清水衙门」,官场上下不是争权夺利,就是醉生梦死,陷入结构性、制度性、整体性、根本性的腐败,以权揽钱,以钱通权,以权买色,以色换钱,任何一例曝光,在其他国家都足以引发地震,导致内阁换班、总统下台甚至自杀以谢罪天下,而在中国,却从福建到陕西,当事人安之若素,旁观者视若无睹,红道、黄道乃至灰道全搅成一团,比黑道更黑上百倍千倍!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岂不是从「太子党」、夫人到七大姑八大姨,乃至秘书、司机,凡跟权力沾边者,天下乌鸦一般黑,「洪洞县中无好人」,无一不暴露出贪婪嘴脸,无一不是中国肌体上的毒瘤?红色贵族肯降尊舒贵跟一个满口方古言、土得掉渣的乡巴佬称兄道弟,不就是因为他有大把大把的美元、港币么,更有甚者,高官们深谋远虑,一边坚守岗位以最后的疯狂捞钱,一边将老婆子女远送海外──公安部副部长的女儿办理投资移民去了美国,总参军事情报部长的老婆孩子都是「美国父民」…:耗子争相离开,不正是船即将沉没的信号?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中南海对行政体系岂不是丧失了控制力?既然最高层「挂羊头卖狗肉」,下面干嘛不「有奶就是娘」?各单位勾心斗角、邀功争宠,让赖昌星这样的人如鱼得水「四二O专案组」已经围将上来,中纪委、国安部内部居然还有人随时向他通风报信,

   专案组一举一动都在其掌握之中。查一个赖昌星是如此,其它均可类推,当局发出任何号召倡议,颁布任何党纪国法,越堂而皇之,越成为笑柄,只有大开杀戒,才能勉强贯彻政令。当局在「不反腐败失民心,反腐败失官心」的怪圈中无法解脱,基本上丧失了所有维系官员向心力的手段──不让这些官员捞外怏,他们干嘛要留在岗位上卖命呢?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当局连年「反腐败」「搞三讲」之类的准运动,岂不都边际效应递减为零?一阵阵刮风只让那些会看风使舵的官员「好风凭籍力,送我上青云」,更可怕的是否专案造成冤案,反腐败导致腐败」:成立「专案组」,搞了一元化领导下的「公检法联合办案」,势必先人为、王认定审杏封象有问题,势必逼供信,捕风捉影,罗织罪名,侵犯人权,草菅人命,所谓「严打」,所谓「从重从快」,只意味着对法治的大破坏,而「专案组」成员自身正义在胸,权力在手,君临一切,有恃无恐,不腐败才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